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集:入风云宗,噬天之力 第一百八十四章:解决

    鹜护法的铉气极为雄厚比起葛流云的强横不少、不过后者却是借着噬天绝的诡异之处巧妙的化解了那狂暴的能量、即便是黑色火焰有着不菲的腐蚀之力、

    但是与噬天绝比起来却是不在一个档次之上、第一次硬拼二人一个旗鼓相当、顿时领的下方涌动的人流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震惊、一道道不可置信的目光随即投射而来、

    先前那些讥哨葛流云的众多强者也是狠狠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确定葛流云毫发无伤之后、最终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此时所有人都是深深的明白、

    前者那原本被不屑的小子却不是逞强、而是的的确确有着自己的把握、即便鹜护法一招没有出尽全力、但是葛流云与其拼了一个旗鼓相当也是令所有人无法想象的、

    “不愧是如此年轻便是达到铉君级别的强者、果然不同凡响啊”。此时不少的老一辈强者都是摸着胡须赞叹的道、葛流云的表现的确是值得他们赞赏一番、

    此时鹜护法身形微微一退凝望着葛流云消瘦的身影冷笑道:“小杂碎果然有些本事难怪那七剑几个废物难以将你拿下、即便是如此今日也免不了是你的埋骨之地、先前并没有出尽全力现在便是让你知道我与你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葛流云不屑的挑了挑眉头随即讥哨道:“难道你也只是一张嘴吗?先前听你说不用三招解决我、现在看来若是与你比嘴的话或许我支撑不过三招若是比手段的话就凭你这个半死不活的老东西只恐……”。

    随即葛流云便是轻笑的看着那面色刹那间沉到了极点的鹜护法、一股股冰冷的杀气也是如同旋风一般的席卷开来领的不少人都是打了一个冷颤、

    随即望向二人的战场、看着鹜护法目光之中隐隐间有着一抹忌惮、随即葛家不少人都是看了看葛流云即便前者实力极高但是面对这个活了多年的老怪物来说毕竟修炼时间尚短、

    若是真的打起来难免吃亏、“小杂碎你的嘴并不能救你!”。鹜护法的冷喝声猛然如同滚滚怒雷一般的在天空滚滚播散开来、随即鹜护法的身体也是陡然化作一团黑色的火焰、

    一缕漆黑的火焰顿时浮现其中鹜护法冷笑的声音也是随之传出、

    “嘶嘶、魔云殿果然诡异”。此时不少人都是惊骇的看着那团腐蚀力极强的火焰、

    “不要装神弄鬼!”。葛流云冷喝一声、随即长枪一掀、一阵厉风传出的同时葛流云也是化作一道厉芒对着那团黑色的火焰爆射而去、

    电龙流转的长枪火红色的铉气刹那间狠狠的轰击在了那团黑色火焰之上、轰!一声巨大的碰撞声过后随即在众多人惊诧的目光中那团火焰猛然爆开、

    化作满天的黑色火焰光斑洒彻天空之间、“这这……”。看着那鹜护法竟然被葛流云一下击杀此时所有人都是如同丈二和尚一般、难以揣摩其中的奥妙、

    只有一些实力极强的老一辈强者才从那满天的黑色光点冲嗅出了危险的感觉、“恩?”葛流云看着那弥漫在身边的黑色光斑顿时一道铉气护罩刹那间升起在身周、

    一股股危险的味道猛然袭上心头、葛流云几乎自然反应的暴退随即长枪一甩便是浮现在背后、彭!一道黑色人影此时也是浮现在了葛流云原本的地方、

    一掌将葛流云的铉气护罩轰碎、击打在葛流云的长枪之上力道已经卸去了七八分、葛流云闷哼一声面色一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不过却是没有收到太过严重的伤势、“小杂碎反应不错、不知道下次你还有这这般的好运没有!”。此时鹜护法略显得意的看着葛流云眼神中隐隐有着一抹戏谑、

    葛流云冷哼一声看着那再次爆裂开来的黑色火焰、眉心处的灵魂之力顿时潮水一般的探出将周围的黑色光点尽数掌握在脑海之中、“老东西同样的把戏用两次你也是太高估你了!”。

    此时葛流云冷笑一声身形猛然一变、“叠加!”。碎心掌和裂手掌几乎瞬间出现在了葛流云的手上随即猛然合并对着前方一个黑色光点暴轰而去、

    “这小子疯了吗?这般的乱轰一气铉气很快便是会消耗一空到时候如何与那鹜护法向斗!?”此时不少人都是不解的看着天空中的葛流云、

    然而话音还没有落下、那黑色光点顿时传出一阵闷哼、随即一道略显狼狈的身影便是在那不断波动的空间中浮现、此时鹜护法嘴角也是噙着一丝的鲜血、

    显然没有防备之下被葛流云击中滋味也是并不好受、“没想到老夫倒是低估你了、这样才有趣味嗤嗤老夫很久没有遇上如此有趣的对手了!”。

    鹜护法阴冷的扫了葛流云一眼随即嗤嗤的冷笑了起来、话语中说不出的冷意顿时在空气中弥漫了起来、宛如一道道利刺一般的领所有人感觉到一阵心悸、

    随即鹜护法身上的火焰顿时迎风暴涨、随即仿佛席卷天地一般化作一道漆黑的火焰激流对着葛流云暴轰而来、隐隐间似乎有着一些狰狞的味道、

    “游神六合!”。葛流云爆喝一声随即长枪猛然如同巨龙一般的剧烈翻转、随即在一声爆喝中化作一道怒吼的巨龙狠狠的对着那黑色的火焰爆射而去、

    轰!两者相交狂暴的能量顿时间席卷天地、“小杂碎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满天的能量风暴中传出一声怒吼:“魔云噬天!”。随着一声爆喝落下、

    原本明亮阳光倾泻的天空刹那间便是被那滚滚而来的乌云所替代、随即不断的翻滚之间漆黑的云彩形成一个个狰狞的人头、俯视苍穹之间一抹抹血腥气味也是流转开来、

    “魂祭天魔!”。随着一声爆喝、鹜护法手中也是猛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玉瓶、随即猛然捏碎“呜呜呜呜……”。顿时无数的厉声也是从其中传递了出来、

    随即满天的虚幻人影便是不敢的对着那天空中的狰狞巨头爆射而去、鹜护法有些不舍的看着那一条条被天魔吞噬的灵魂、面色微微有些狠厉、

    “竟然用灵魂祭天魔、这等手段惨绝人寰你魔云殿必遭天谴!”。葛流云对着鹜护法爆喝一声、手上动作丝毫不满一道道炫技不断的对着鹜护法爆射而去、

    “嗤嗤、若是将你这灵魂收在手中日后也是一大底牌、”此时鹜护法脸上的心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贪婪……

    “魔云殿收取灵魂竟然是真的、这这……”。

    “这些魔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时下方也是传来了一阵阵愤怒的咆哮声、显然对于鹜护法的行为十分的气愤不过此时人潮汹涌的尽头、

    却是不断的后退并没有出手之人、显然他们也知道葛流云很难从如此庞大的诡异炫技中脱手了、“我主轮回、轮回天命!”。

    “轮回泯灭印!”。此时天空中的天魔将那成百上千的灵魂吞噬之后体型再度暴涨、一丝丝黑雾不断的从身周弥漫开来显得诡异异常一股磅礴的气势也是散发开来、

    “嗤嗤!小杂碎今日便是让我了解了你”。此时那巨大的天魔猛然开口道、面色狰狞的可怕、原本天魔是没有任何思想、吞噬了被鹜护法下了封印的灵魂之后、

    便是具备了些许灵智、不过其心底深处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杀戮、杀掉面前的葛流云、随即那天魔吞噬天地的嘴巴一张、顿时漫天的黑雾顿时化作一道道漆黑的厉箭、

    对着葛流云爆射而来、漫天的箭雨将空间领的空间都是震颤了起来、似乎随时有可能崩塌一般、此时葛流云所在的地方原本漆黑的天空却是刹那间的凝聚了下来、

    一丝丝的亮光将葛流云略微有些苍白的面孔照亮、原本漆黑的天空刹那间被一个个金光古籇充斥、一切不过刹那、金光古籇升起的同时、

    天空猛然疯狂的震颤了起来、仿佛要尽数崩塌一般、此时漫天的金光古籇瞬间融合、随即化作一条光线对着天魔暴轰而去、光线所过之处、

    原本震颤不已的天空刹那间崩碎开来、仿佛破碎的玻璃一般不堪一击、所有人的眼中天空中一道金色光芒划过随即那无尽的漆黑厉箭全部蒸发了一般、

    轰!金光狠狠的轰击在天魔的身躯之上、随即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雾气重重的魔头之上的狰狞面孔猛然凝聚了下来、随即暴成满天的黑雾、

    对着葛流云疯狂的侵蚀而来、葛流云苍白的面孔上也是浮现一抹狰狞、轮回印虽然轰碎了足以堪比八级铉宗的天魔但是剩余的魔气却是依然恐怖异常、

    “噗嗤……”。鹜护法吐出一口鲜血不可置信的看着葛流云、“皇阶巅峰炫技、这小子果然深藏不漏”

    “游神护体!”。葛流云爆喝一声全身上下顿时被一道无形的光圈保护了起来、那些魔气轰击在上面发出嗤嗤的声音消散与无形、泯灭印几乎消耗了葛流云一半的铉气、

    加上原本剧烈的消耗即便是抵挡这些余下的魔气葛流云都是感觉极为困难、而且天魔被毁鹜护法即便是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也是有着再战之力、

    “若是不行看来只能品着天炼之力的本源之力自爆也要让他形神俱灭了!”。此时葛流云眼中也是闪烁着一抹抹疯狂之意、将魔气尽数抵挡而下、

    葛流云最终还是不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虽然比起鹜护法的狼狈却是有些从容、不过那萎靡的气息却是领的一些强者明白如今的葛流云恐怕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快速的将聚气丹如同糖豆一般的吞下、感觉到体内诞生的一丝铉气葛流云警惕的看着同样极为萎靡的鹜护法、鹜护法种在天魔中的灵魂被摧毁、

    因此;那种灵魂分裂的感觉也是领的鹜护法双眼喷出了一丝丝漆黑的鲜血、样子可怕之极、“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葛流云极为忌惮的盯着鹜护法、

    “老鬼还我命来!”。此时天空中一些虚幻的光团顿时对着鹜护法爆射而去、隐隐间似乎有着一道道狰狞的人头、“你们找死吗!?你们统统要死!”。

    此时鹜护法面色狰狞的怒吼一声、随即目光冰冷的盯住葛流云、那成百上千的光团刹那间缠绕在了鹜护法的头颅之上、“啊!!?”。此时鹜护法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些灵魂碎片所发出的攻击直达灵魂、虽然攻击微小但是数量聚集起来功效也是无比的强大、鹜护法感觉到自己脑海中传来的剧痛灵魂似乎有着崩溃的可能一般、

    “小杂碎、下次见面便是我取你性命之时!”。鹜护法怒喝一声、这次被葛流云破掉了天魔天魔尚且没有吞噬完毕的灵魂碎片涌出、领的鹜护法这次的计划崩溃

    面对那般之多的灵魂碎片攻击、即便是他也是不得不暂避锋芒而且还是在他灵魂受损的情况之下、鹜护法运用魔云殿独特的秘法逃生之后、00

    葛流云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鹜护法刚才那种情况正是斩杀他的最好时机、只是对于葛流云的状况动手都是一种困难、

    因此这也只是想想而已、鹜护法的实力的确恐怖、七级铉宗即便是秘法提升到四级铉宗都是难以抗衡、毒尊与月魂的争斗此时毒尊也是上风占尽、

    将月魂彻彻底底的压制、似乎也是知道了鹜护法的落败月魂面色大变之间咬了咬牙冷哼一声:“撤!”。爆喝一声一把将月凝心与月天涯拉住便是对着远处爆掠而去、

    此时原本被葛家压制的沉月堡众人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对着远处爆掠而去、“滚吧!”。“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一群废狗!也敢挑战真是不自量力!”。

    此时的葛家原本众多自视清高风范不同的高人也是如同长舌妇一般的大口骂道、听到后方传来的狠毒叫骂声那些沉月堡众人也是愈加的增快速度、

    雄赳赳气昂昂的来确实如同老鼠一般灰溜溜的走、这般的变故领的不少人都是有些惊愕、显然对于葛家这般的抵抗力有些震惊、今日陨落之巅一战恐怕也是真真正正的奠定了葛家在万国林的身份、

    日后万国林之中明面前五实力恐怕葛家便是要将那沉月堡巨头超越而去、有了这般的名声想必葛家的发展想必以前无疑是更加的迅速、加上葛流云实力提升、

    吞噬天炼之力后火焰等级再次暴升、即便还是难以炼制七品丹药、但是七品丹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只要给予其足够的时间一代炼丹大师并没有什么难度、

    葛家胜出无疑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出意外那原本人潮汹涌的人海之中顿时掀起了一阵极为激烈的响动、想到当年那个因为小小的黄家地黄阁而忍气吞声的葛家如今却是成为了能够对抗沉月堡的存在、

    而且今日还是在魔云殿护法的相助之下、这般的成就不可谓不大以一己之力重创沉月堡魔云殿护法!而这般辉煌成就的来由不少人也是看的明白、

    便是那被誉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葛家四少、葛流云!当年那个被誉为天下第一废物的人所创造、当年为了一丝铉气而奋斗了无数岁月的少年、

    如今却是真真正正具备了俯视众生的资格、这般资格也是经过了无数的风雨波折、经历了无尽的痛苦而这些痛苦却是被少年紧紧的藏在心底、

    葛家大胜而归顿时在葛家众多城池、葛家驻地中引起了一阵狂风浪潮、日夜高歌一天的庆祝、只是那为战斗付出最多的人却是并没有出席、

    此时也没有人打扰他、烟花之夜、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不断、葛流云静静的看着面前那被冰晶包裹面色苍白的妩媚少女、那曾经领无数少年疯狂的少女、

    那倾城妖娆的女子、却是在成为他女人不过几个月之后撒手人世、这般的变故领的已经很久没有流泪的葛流云再度忍不住眼中喷薄的热流、

    “燕青……”。一丝略含嘶哑的声音缓缓的从葛流云的嘴中吐出、当年从流云城走出的稚嫩少年、紧紧十六岁的肩膀上便是肩负了太多、

    当真正具有保护亲人的能力时、却是再也见不到当初那熟悉的容颜、月光挥洒之间一抹抹清凉的意味流转心头、抚摸着那薄薄的冰层感觉面前的佳人似乎已经远离自己而去一般、

    当初倔强的少女、如今那倔强的容颜却是再也泛不出、留下的或许只有随着时间流逝的记忆、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葛流云紧紧的攥着拳头、“或许只有那逆天改命的层次方才能够办到”。

    

原本迷离的眼神此刻却是无比的坚定了起来、一夜的时间静静的注视着燕青、第二日葛家便是以风卷残云之势对沉月堡的势力开始扫荡、

    一日时间沉月堡的势力范围眼中缩水的同时葛家的实力也是呈风雷之势迎风暴涨、来相投的强者络绎不绝之间葛家也是到达了一个鼎盛、

    那原本僵持的局面也是被葛家的强势彻彻底底的打破了葛家几乎不费力气的攻占了沉月堡二分之一的势力、原本不少隔岸观火的势力以为沉月堡会誓死抵抗、

    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便是沉月堡遇上葛家之人反抗都是不反抗直接跑路、这般的变动领的不少人都是惊讶万分、此时的沉月堡便如同是已经力竭的毒蛇一般、

    等待时机给予葛家痛击、不过葛流云却是绝对不会给沉月堡这个机会、并没有给其喘息的机会直接一路攻占、战争就是这般一旦错过战机领的沉月堡有了喘息的机会那么即便是能够将其拿下也不免会付出极为大的代价、

    而葛流云却是并不想看到这般的结果、如今葛家一路高歌进攻、士气暴涨各个龙精虎猛大有直接攻入沉月堡驻地的想法、在葛流云的威慑之下、

    月魂也是如同老乌龟一般的龟缩了起来对于沉月堡的状况不闻不问、葛家数万子弟兵一个个冷冷的注视着那庞大大气的沉月堡驻地、

    “怎么月魂老狗、害怕了!”?葛流云·立于虚空之上声音如同怒雷一般的在诺大的沉月堡之间回旋、“无知小辈难道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

    此时一道冰冷的喝声猛然响起、随即月魂便是带着沉月堡数百强者爆掠而来、数百人在葛家众多强者前面停下、顿时葛家众人毫不吝啬的将一道道嘲讽的目光递了过去、

    领的月魂的面色也是愈加的阴沉了起来、“不要以为你葛家能够覆灭我沉月堡!你们还没有那般的资格”。

    “是么?试试不就知道了、月魂老狗你的棺材我都是为你准备好了!”。随即葛流云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阵波动一个巨大的棺材便是狠狠的抛落、

    随即狠狠的击打在了沉月堡的花岗岩之上、看着那有些阴气森森的棺材、月魂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随即看了看旁边一位颇为年轻的少年、

    那少年眉头微微一挑随即手中的长扇一挥在天空中几个极为潇洒的踏步走到前面笑道:“葛兄在下玉家大少爷玉祥锦、万国林五大势力向来生生相息、所以这次能不能看在我玉家的份上息事宁人”。

    葛流云微微挑了挑眉头、玉家万国林明面上的势力若是真的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霸主、非玉家不可、玉家传承万年作为万国林存在时间最长、

    最为古老的势力、而且玉家很少出现在万国林之上虽然实为霸主、但是却从不参加万国林争霸、但是有心人却是能够知道这个看似温顺的势力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有多么的可怕、

    玉家到底有多大的底蕴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实力也没有知道、神秘与古老的衔接、领的玉家愈发充满吸引了、玉家在万国林的产业比起所有的势力来说是最为巨大的一个、

    然而从来不嚣张跋扈、低调行事当年万国林的一大新兴宗门、击败万国林巨头势力之后声势一路暴涨成为仅在玉家之下的第二势力……

    这个势力掌控人已然是一名铉宗巅峰的强者、麾下也有着不少的铉宗效命这般在常人看来的庞然大物、却是以为自己有了挑战玉家权威的把握、

    因此大军进攻玉家想要成为万国林真正的霸主、然而这个宗门所有的铉宗级别的强者却是在一夜之间全部陨落、十余名铉宗的陨落也导致了这个势力从此一蹶不振、

    被敌视势力彻彻底底的占据、虽然玉家没有传出消息是他灭掉这个新兴巨无霸般的势力、但是所有人心中都是有着一杆秤明白玉家的权威不容侵犯、

    雷厉风行的作风直接将其高层尽数铲除、在葛流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对于玉家极为感兴趣、对于这个最为古老与神秘的家族万国林真正巨头、

    葛流云心中也是有着一抹忌惮、万国林素有“玉家出、万国动!”。的传闻意思便是玉家出山国林所有的势力都要尊其号令、微微弹动了一下手指、

    “沉月堡与我葛家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日后让他翻了身那么万国林还有我葛家存在的余地吗?我向来没有放虎归山的作风”。葛流云淡淡的话语却无疑是表明了他的立场、沉月堡必灭之!

    “那葛兄的意思是要破坏我玉家的规矩了?”。虽然话语依然和煦但是其中隐隐间便是有着一抹阴柔的滋味、玉家这个领所有人听了便是心惊肉跳的名词、

    虽然当年玉家的种种事迹已经远去、但是他的威名依然被人深深的埋藏着、任何敢于挑战玉家权威的人都会被其狠狠的吞噬、玉家便是如同一条匍匐的巨龙一般屹立在万国林之上、

    “玉家的规矩难道便是让我葛家放过我们的生死仇人然后引来杀身之祸吗?”葛流云略显讥讽的话语刚刚落下、玉祥锦面色便是微微一动、

    随即皮笑肉不笑的道:“葛兄似乎是理解错了……”。葛流云随即讥哨的道:“五大势力似乎并没有我葛家、若是他日沉月堡要覆灭我葛家玉家也是会这般保护我葛家吗?”

    玉祥锦沉吟了一会笑道:“这个我倒是可以做主沉月堡日后定当不可在报复葛家、否则我不用你葛家出手我玉家也会让他从万国林消失”。

    随即玉祥锦淡淡的看了看月魂、月魂看着那玉祥锦随即铁青的面色微微点了点头、舔了舔那破碎的牙齿、此时玉祥锦轻笑的看着葛流云、

    随即在众多人的注视中葛流云轻轻的笑了笑、随即弹动了一下手指道:“抱歉我并不喜欢将我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上、!”。

    随即看着玉祥锦轻轻的笑着、后者面色微微一凝随即深深呼出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以往·走到哪里所有见到他的人都是毕恭毕敬、

    然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毛头小子讥讽、葛流云这般作为也是彻底的触犯了玉祥锦的底线、“葛流云难道你想要陷葛家与水火之中吗!?”

    此时月魂猛然阴沉的对着葛流云怒喝道、葛流云冷笑道:“抱歉这招对我没用!沉月堡之人降者不杀、随着葛流云的爆喝声响起葛家众人也是一个个怒吼的对着陡然变色的沉月堡众人杀去、”天铉变!“。葛流云爆喝一声随即身形顿时一变、气势暴涨将那铉君巅峰的玉祥锦彻彻底底的超越了过去、”恩?“此时玉祥锦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作为万国林年轻一辈真正的巅峰、如今竟然被一个比其小十余岁的小子追上心中也是隐隐间有些嫉妒、本来便是对葛流云没有几分好感、

    如今前者这般作为更是挑衅、”哼!“。随即玉祥锦冷哼一声便是对着远处爆掠而去、葛流云沉吟了一会最终没有出手阻拦、若是将其杀掉那么葛家与玉家便是彻彻底底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这对于葛家的发展一丝好处都是眉头、而且玉家的实力葛流云也是极为忌惮、天铉变之后葛流云瞬间将月魂压制、毒尊六级铉宗的实力在沉月堡之中、

    如同利剑一般所过之处惨叫不断、”老狗今日新账旧账一起算!“。葛流云看着月魂冷喝一声、对于以前沉月堡与葛家的恩怨葛流云也是有所了解、

    “燕青今日我便是为你报仇!”。葛流云双眸刹那间被血红色替代、一股前所谓有的杀气顿时从体内席卷而出、“对于那个甘愿牺牲自己来帮助自己”。

    对于那个始终倔强的女子葛流云曾经以为只是邂逅无缘、然而当两人真真正正的彼此相拥的时刻、葛流云放在明白原来原本自己所认为的邂逅是如此的幼稚、

    原来在自己心底早就不知不觉中便是有了那道女子的身影、只是自己愚昧不知、然而当真真正正失去的时候葛流云方才明白到底有多么在意、

    即便是为了她闯入那危险至极的雷横禁地、即便是为了她葛流云怒闯沉月堡、如今自己却是真真正正有了为其报仇的能力、“碎心掌!”“裂手掌!”。

    葛流云如同疯子一般的疯狂攻击丝毫不顾及自己攻击时的漏洞、只是想要迅速结果了对方的性命、在葛流云阴狠毒辣招招要命的攻击之下、

    即便是月魂看出了葛流云的破绽也是不敢下手、“奸夫淫、妇!如今老夫便是让你们做一对泉下鸳鸯!”。此时月魂冰冷的看着暴怒的葛流云、

    此时的月魂仍然不忘记逞口舌之利、毒尊看了看两者的交手之处、以他老练的眼光怎么会不知道月魂这样做便是想要激怒葛流云、想要找个机会逃遁、

    然而如今的葛流云早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想将月魂斩杀又怎么会理会他的唧唧歪歪!“叠加!”。两道手印叠加顿时一道狂风便是席卷而出、

    整个空间都是刹那间崩碎、葛流云近乎不要命的攻击此时的月魂也是狼狈异常、沉月堡的炫技也是在其手中炉火纯青的爆射而出……

    “游神六合!”。葛流云再次爆喝长枪陡然化作一条咆哮的怒龙对着月魂爆射而去、“卷残云!”。月魂面色微微一变感受到那皇阶炫技的煞气也是丝毫不敢怠慢、

    相比于月凝心与月天涯的攻击、月魂的卷残云足足高出了一个层次不止、此时天空仿佛骤然收缩了起来、无尽的罡风顿时充斥了天地令的人脸生疼、

    猛然无尽的罡风中豁然出现一道巨掌对着那爆射而来的巨龙轰击而去、轰!两者狠狠的相交狂暴的能量席卷天地之时、一道亮光也是随之浮现、

    “我主轮回、轮回天命!”

    “轮回泯灭!”。亮光浮现的同时、无数的古籇也是刹那间弥漫了整个空间、骤然融合化作一道金光对着那惊骇莫名的月魂爆射而去、葛流云几乎一口气、

    等级不低的炫技一个接着一个发出、此时的月魂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势、而葛流云则是体内的铉气全部挥霍一空、吞下几颗聚气丹葛流云血红的双眼也是恢复了一丝的清明、

    轰!金光轰击在月魂身体之上、那护体铉气摧枯拉朽般的轰散随即在月魂的一声惨叫中猛然暴成满天的血雾、“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魂咒!”。

    此时一道疯狂的声音顿时浮现、一道漆黑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掠而来、随即在葛流云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猛然轰入后者的天灵盖之处、

    随即一阵剧痛便是席卷了葛流云的躯体领的葛流云浑身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灵魂力量顿时席卷了整个脑海、“恩?”此时脑海深处赫然有着一个不断旋转的漆黑漩涡、

    漩涡仿佛吸食人的灵魂一般、以葛流云的灵魂力量自然可以感觉出那黑色的漩涡不断的侵蚀着他的灵魂力量、虽然极为缓慢但是若是时间长了依然是一个极大地祸害、

    甚至领的葛流云的实力一蹶不振、“这个老狗果然狠毒、这般的毒咒都是懂得!”。葛流云有些气愤的冷哼一声、看着兵败如山倒的沉月堡有些唏嘘的叹了口气、

    月凝心面色微微苍白的看了一眼葛流云、看着地面上月天涯的尸体和已经魂飞魄散的月魂叹了口气、

    “四少爷这个人乃是沉月堡少堡主要不要杀掉示众?”此时一个中年铉皇看着葛流云问道、

    葛流云沉吟了一会最终道:“你走吧!”。

    月凝心惊震的看着葛流云随即道:“放虎归山似乎并不是你的作风?为什么这么做!”葛流云轻轻的一笑道:“我相信你是一个武者、一个真正追求修炼巅峰的武者、我不杀你是因为我不想侮辱我自己、若是有一天你认为有了打败我的实力、到时候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月凝心张了张嘴、随即坦然的眼神中略微泛起一丝丝的波动面色也是出人意料的露出了些许笑容道:“或许那一天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因为那时你一定死在我的剑下!”。

    虽然月凝心与葛流云有着天差地别、但是声音却是充满了极度的自信、那时源于心底的自信、葛流云轻微的点了点头道:“我期待那一天的你!”。

    月凝心沉吟了一会道:“魂咒解法、需要一个七阶铉兽灵魂本源炼化之后、吸收其灵魂本源魂咒自然解除”。随即身形一动便是对着远处爆掠而去、

    看着月凝心远去、葛家众人却是并没有出手阻拦、随即不少人都是微微有些敬佩的看着葛流云、葛流云不可置否的一笑在他看来月凝心永远都是没有机会超越自己、

    “四少爷好风范!”。叶孤寒敬佩的看着葛流云道、葛流云轻微的一笑随即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七阶铉兽……”。葛流云沉吟了一会七阶铉兽便是相当于铉宗级别的强者、

    虽然这种级别的铉兽极为难以对付、但是也并非对付不了、以葛流云现在的修为只要不遇上那巅峰的七阶铉兽便是没有什么问题、最起码凭借九幽鬼魅决逃生便不是问题、

    将沉月堡解决之后、葛流云便是将那魂咒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即便是再一次将烂摊子甩下独自一人前去万国林陨落山脉之中寻找七阶铉兽的身影、

    陨落山脉之中铉兽家族也是不少、一些七阶铉兽更是拥有者号令群兽的本领、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难免会招来不小的麻烦因此葛流云前去也是小新异常、

    若是招惹上一些铉兽家族的话、那么葛家也会有着不小的麻烦、对于这些没有必要的麻烦葛流云自然是不想招惹他所想的便是能够悄然无息的解决就不要招惹许多没必要的麻烦、

    一道飘忽不定的身影鬼魅一般的在诺大的陨落山脉中飘荡、正是将九幽鬼魅决运用到极致的葛流云、此时葛流云正在飞快的向着陨落山脉的深处而去、

    毕竟一些高阶的铉兽都是存在于陨落山脉的深处、外围只是一些低阶的铉兽、铉兽虽然极为敏感但是这些低阶的铉兽对于葛流云这种灵魂力量足以覆盖一起的高阶炼丹师来说、

    这丝敏感也是荡然无存、因此一路而来倒是没有什么人可以发现葛流云、不时间还遇上一个个实力不错的铉皇或者铉王甚至即便是铉君级别的强者随着深入葛流云也是有所发现、

    显然这些人都是来寻找陨落山脉中的宝物、或者寻找铉兽魔精的、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遇上一些幼崽、若是驯养张大便是有着无尽的好处、

    不过这种情况却是极少发生毕竟那幼崽总是有着铉兽父母保护、一些低阶的铉兽这般的强者却是难以看得上、因此这种情况即便是有但葛流云并不如何期待碰上、
作者有话要说:
【两本书一起写、太容易串书了、而且想必一些读者也忍受不了那种速度的更新、想了很久做出了一个决定便是先放弃一本、全力完本这一本书、然而等到这本书写完后在写另一本大家放心太监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烂尾我也不会做、只是另一本的爱好者要伤心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双开是写书的禁忌然而现在我所要做的便是弥补】

毒噬苍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