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01卷 修炼与成长! 第五章 故友对决!

    没过多少功夫,七大门派和铸剑山庄就已经打进了万壑山庄。万壑山庄里的人几乎全部阵亡。

    许延风站在望云台上,俯瞰着地上密密麻麻的尸体,心内不由得一阵绞痛。他紧握双拳,咬牙切齿的自语道:“铸剑,我让你不得好死。”

    许延风御剑从望云台上飞下,五位堂主也相继用各自的方法飞下望云台。此时铸剑山庄和七大门派的人已经团团将许延风和五大堂主包围起来。许延风压住心中的怒气,说道:“想不到延传百年的名门七派,也会堕落到如此地步,跟着一个卑鄙无耻之徒杀我兄弟,毁我山庄。你们可真够心狠手辣的!”

    七大门派向来以邱仙派为首,因此只有邱仙派掌门才有先开口说话的权力。

    邱仙派掌门身着一裘白衣,坐着一骑白虎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说道:“延风,我等并不想与你为敌,只是听说贵庄夺去了两把可以拯救苍生的魔剑。我等是为了天下人夺剑而来,手段是残忍了些,但是,不这么做,我们恐怕是上不了万壑山的。”

    红玉堂堂主纺梦大声骂道:“放屁!什么所谓的七大名派,根本就是一群嗜血恶魔。我万壑山庄会为了区区两把剑,弃全庄几千性命不顾?我家庄主把剑夺回来,是怕铸剑这卑鄙小人将剑夺去,危害武林!你们这些人不分是非黑白,害我庄上庄下几千性命,这笔账,老娘我让你十倍奉还。”

    纺梦说着便拔出利剑往铸剑身上劈去。盘星忙挥手拦住纺梦,轻声说:“四妹,不要轻举妄动。看大哥怎么安排!”

    纺梦忿忿的收起剑,说:“庄主,你下命令吧,让我杀了铸剑这奸人,替兄弟们报仇。”

    “事到如今,你们就不要管什么规矩了,四妹!叫我大哥吧,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许延风转过背对五大堂主的脸,微微一笑,说:“四妹,二弟,三弟,五弟,七弟,想当初我们八个孤儿一同行走江湖,吃尽了酸甜苦辣,历尽了生死离别,才有了今天的万壑山庄,没想到这么快,山庄就崩溃了。这是大哥无能,是大哥的错。现在,就让我亲自为庄上兄弟报仇雪恨,以解我悔恨之意。”

    是时,天突降大雪,阵阵冷寒侵袭而来,五大堂主知道这是许延风秘藏的招数,破血残骸。没有死的准备,是绝不会使出来的。

    五大堂主看着许延风坚毅的伫立在雪中的身影,齐齐动情的喊了声:“大哥!”

    许延风背对着五大堂主,心内念着破雪咒。听见久违的称呼,他不由得裂开嘴角轻笑起来。

    当白雪覆盖了整座山庄的时候,许延风才开口说道:“各派掌门,我万壑山庄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所以,我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纠纷。我许延风虽然年纪尚轻。但在下的法力和功夫,各位都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不想平添过多的死亡,我只想杀了铸剑,替我庄上兄弟报仇雪恨,让我庄上这几千兄弟得意死得瞑目。”

    许延风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大笑。循声看过去,原来是位列气派第二的南山派掌门。南山派掌门大笑过后,说道:“许延风,你好大的口气,现在已经这种情境了,你还敢口出狂言。既然你这么自信你自己的法力和武功,那老夫治好奉陪奉陪,让你好好长长见识。”

    南山派掌门身体一闪,眨眼之间便闪到了许延风身后。他挥剑直逼许延风的喉颈,眼看剑就要刺进许延风的咽喉了,忽然一个白影闪过,南山派掌门便又回到了自家门派跟前。

    南山派掌门怒吼道:“白衣,你干什么?”

    邱仙派掌门从白虎身上一跃而下,鄙视的看了一眼南山派掌门,说道:“要不是许庄主手下留情,就算是两个我,也救不回一个你。”

    “白衣,要不是你从中阻碍,许延风这小子早已被我砍下头颅了。你不会是怕我南山派的声誉超越你邱仙派吧?”

    “哈哈!可笑啊?”

    “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的的是,我邱仙派竟然会和你们南山派次名,真是有辱我邱仙派的声誉啊!”

    “你……”

    “南山掌门,你看看你的剑。”

    南山掌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剑,不禁一惊,剑刃一惊不见,只剩下剑柄,他惊疑的问:“怎么回事?”

    “南山掌门,如果刚才你的剑再接近许庄主一寸,你信不信会被自己的剑刃穿膛破肚而死?”

    南山掌门听了白衣的话,不禁惊得一身冷汗。

    白衣又鄙视的看了一眼七星掌门,然后转过脸对许延风说:“延风,我没想到你一出手竟然就是破血残骸。看到这一招,我就又想起了当年你我对决之时的场面。”

    

“那……你还记得谁输谁赢吗?”

    “不错,那时候的确是你赢了,这我承认。但是,靠这个你就想我放弃和你的对决吗?我已经知道该怎么破解你的破雪残骸了。今天,就再见一次输赢吧。”

    许延风忽一皱眉,看着铸剑,道:“白衣,我许延风的为人你是最了解不过了,况且,我们还是生死兄弟,怎么连你也被铸剑这小人给骗了?不管你破了也好,还是未破也好,我今天都不想与你一战。否则,会被站在一边的小人,得了渔翁之利。”

    白衣举起手中的白鞘短剑,凝聚了法力,说道:“延风,你的为人我当人知道,只是铸庄主为人也一向正值。你和我做过生死兄弟,铸庄主也和我做过生死兄弟。听谁信谁,我无从抉择,但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和你一战。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不等许延风再次开口,白衣已经腾空而起,那骑白虎也直直的向许延风冲去。待在一旁一直不言不语的铸剑忽然咧嘴一笑,他两手插在胸前,似乎正在看一场精彩的斗戏。

    许延风无奈,只好接招。他御剑而起,朝对面的白衣大声说道:“白衣,既然你这么想和我再战,那我就再满足你一次,让你瞧瞧胜过上次的破血残骸!”

    “什么?胜过上次?”

    显然,白衣被许延风的话惊到了,急忙召回从许延风后面攻击上来的白虎,开始布置新的对战策略。

    许延风朝地面上的盘星大声喊道:“二弟,这里交给我了,你们去追六弟,他一个人身受重伤,我怕他有危险。”

    “不!我们不能走!要死一起死!”

    “愚蠢,你没看到是谁占上风吗?破血残骸威力太大,也会伤害到你们的。”

    盘星心里死沉道:“大哥说的对,破血残骸威力极大,况且就算有我们五个人在这里,也帮不上大哥什么忙。”

    “思衬之后,他大声朝许延风喊道,大哥,那你保重,兄弟们先走,你随后跟来!”

    盘星正要走,看见其他堂主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便上前去拉扯他们。

    木风撒开盘星的手,说:“二哥,你就这么贪生怕死,忘恩负义吗?你忘了我们九个流浪的时候,是谁照顾我们,保护我们的吗?”

    “三弟,你们有看到吗?大哥已经练到第七层破血残骸了,单凭这升起来的浓雾,就让人窒息。我们待在这里只会影响大哥。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快跟我走。”

    盘星拉扯着木风,但木风依然坚持不走。许延风见木风一直不走,而破雪残骸已经施展到第四层,法雾已经弥漫上来。他不由得大骂道:“滚,都给我滚,再多说一句话,就别再做我兄弟了。”

    木风见许延风已经动气,无奈之下,只好和盘星等人选择离开。由于大雾弥漫,七大门派和铸剑山庄的人都已分不清方向,更看不见人影,因此,盘星等人很顺利的便逃脱了。许延风见几个兄弟都已离开,便放开了手,瞬间将破血残骸提升到第六层。

    雾气和雪花形成了一个极大的球体,紧紧将许延风包裹着,许延风施展的破血残骸所形成的大雾将各派团团围住,大雾充满了浓厚的法力,因此各派的小卒几乎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有的甚至已经被法雾逼死。

    许延风对白衣大喊道:“白衣,你不是说已经找到破解第六层破血残骸的方法了吗?好!我倒极是想看一看,你怎么破解第六层破血残骸的。”

    白衣被浓雾紧紧包裹着,根本看不清方向,因此也使出了自己的招数。

    “虎旋!”

    随着白衣一声大吼,一只透明色大虎从天而降,直直的撞击在许延风制造的巨大雪雾球体上,然后身向一转,只见一道旋风瞬间钻进了球体里面,将许延风周围的浓雾尽数打散开来。

    许延风刚一现身,白衣就已经举起短剑出现在许延风的面前。

    许延风看着白衣微微一笑,说:“你不是已经找到破解破血残骸的方法了吗?为什么不使出来?难道单单是打散我施下的法雾,然后用你的短剑给我致命一击吗?你太愚蠢了。白衣,我还要对付铸剑,必须保存实力,所以,对不住了。”

    许延风话刚说完,便举剑一挥,那空中悬浮的千万片雪花忽然在瞬间长成了冰刺,直直的刺进白衣的身体里面。

    随着白衣口中的鲜血喷出,许延风摇摇头,收起了第六层破血残骸。他凝聚的法力刚刚隐退,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

    声音刚落,许延风便觉得背部一阵剧痛,紧接着就是一道鲜血洒在了空中。许延风转过身,不禁大吃了一惊。

七界冥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