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话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

    雾蒙蒙的长街。

    笼罩在雾中的十字路口。

    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雾霭,带着些许诡异与不安。

    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短发少女低头站在十字路口一边的墙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踢踏——”“踢踏——”的脚步传来,白色的雾气里隐约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少女猛然抬头,悄悄的露出半张脸朝长街望去。

    就是他了!少女心中暗道,然后举起手中的笔记本遮住自己的脸庞。

    身影靠近了墙边。

    “先、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少女依旧躲在笔记本之后。

    “咦?”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停下了脚步,“什么事吗?小姐?怎么把脸藏在笔记本后面?”

    “嗯呜”少女有点犹豫,不过她还是马上继续说道,“很抱歉,你在赶时间还这样耽误你能不能请你帮我算一下命呢?”

    “啊?算命?”中年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女孩是声音微弱了下来:“是的,真的不好意思,要你帮一个陌生人算命。”

    “哦,我懂了,你在玩‘十字路口算命’对不对?”中年人微微一笑,“我听说最近这里附近一带的国中、高中生常在玩这种游戏,原来它还这么流行啊?你要算是可以啦,不过准不准我就不知道了。”

    “没关系,因为你是第一经过这里的人。”少女的声音仿佛重新找到了希望,“再说雾这么浓,大家都说这种日子算命最准了。”

    “这样啊”中年人说,“那你希望我帮你算什么呢?”

    “嗯我想请你帮我算一下我的恋爱会不会成功。”少女有一点害羞。

    “哦,是爱情算命啊好吧我帮你算算看好了。”中年人托着下巴说,“嗯依我这样开来,你的恋爱会很顺利的,你就积极点,试试看吧!”

    “知道了,谢谢你!”少女的声音中忍不住透出喜悦,随后马上转身跑开了。

    雾蒙蒙的长街。

    笼罩在雾中的十字路口。

    路灯透出一丝温暖的光亮。

    通往难澄市的列车上。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把头靠在车窗上,一边感受着车厢的震动,一边凝视着窗外。

    “雾越来越浓了”他看着窗外慢慢变成乳白色的空气,对着邻座的母亲说。

    “马上就到难澄市的车站,你爸他应该已经来接我们了。”略微有点皱纹的母亲说着,“这个小镇还是和十年前一样,雾这么浓,一点都没变,希望搬家公司的卡车在路上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少年不语,只是继续看着窗外的雾气。

    “怎么了,龙介?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还在对先前那城市依依不舍吗?”少年的母亲关心道,“我们这次搬来的是你小时候住过的地方,说不定你还可以遇见自己幼稚园时代的朋友呢!”

    少年依旧望着窗外,“我知道啊再说这也没什么好依依不舍的。”

    因为父亲的工作的关系,我又回到了这个城市,一个雾很浓的地方

    列车被白雾包围着,缓缓驶进站台。

    龙介提起自己的行李,轻轻叹息。

    “喂!在这,在这!”龙介的父亲远远的招手。

    “你等很久了吗,老公?”龙介的母亲露出了一个贤妻的笑容。

    “不,也没有,我刚到。”父亲。

    “搬家公司的人呢?”母亲。

    “他们刚把家具搬进去了。”父亲,“对了,我刚在来车站的途中,碰到有人在做‘十字路口算命’呢!”

    “十字路口算命?”母亲有点疑惑。

    “你忘啦?就是很久很久以前这附近一带很流行的一种算命方式啊!站在十字路口等最早通过那里的人,用他说的话来断定是‘吉’或‘凶’。这种日本自古以来的稀有风俗习惯,在其他城市已经看不到了,可是最近小孩子之间却很流行这种游戏。”

    父亲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意犹未尽。

    “喂,你怎么了,龙介?”他发现龙介站在一边,眼神迷离,“快走啊!”父亲继续催促。

    龙介恍然回过神来,沉默着跟了上去。

    难澄市国中。

    “现在来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他叫神代龙介,其实神代他以前就是住在这里的,所以说不定你们其中有些人还是他的老朋友。”带着厚厚眼镜的老师搭着龙介的肩膀,亲切的介绍着。

    下课钟声一响班级里的同学便交头接耳着。

    “你看你看!他长得很帅对不对!”一个女生兴奋的叫着她的女伴。

    “嗯,好棒哦,他转来我们班!”后者也热烈的呼应。

    “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幼稚园的时候常在那里玩全武行啊!”一个短发男生凑到龙介旁边说道。

    “对不起,我有点想不起来”龙介尴尬的挠着头。

    “喂喂喂,你还记得我吗?”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语,龙介微微回头,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女生出现在他身后,“小时候,我们念的是一样的幼稚园,我对你的事,记得很清楚哎!”

    “啊!你该不会是小绿吧?”龙介突然回忆起了这个大眼女生的名字。

    “对对对!你还记得我,真厉害!”小绿欢快的笑了起来。

    妈说的对,我见到了许多年不见令人怀念的老朋友,感觉心里的浓雾仿佛一点一滴散了开来。

    特别是和野藤绿的重逢,相信一定会给我的国中生活带来很多快乐,因为她是我当时偷偷暗恋的初恋对象。

    龙介看着窗外,微微一笑。

    “龙介,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B班的清原玲枝。她和我们读不一样的幼稚园,我想你大概不认识她。”放学的路上,小绿热情的把她的朋友介绍给龙介。

    “你好,幸会。”这个叫玲枝的女生有着优雅的声线。

    “请多指教。”龙介也微微鞠躬。

    “我们班上的女孩子这阵子每天都在提有关你的事呢!”玲枝精致的脸庞上神采奕奕,颇感兴趣的打量着龙介,“说什么学校转来一个好帅的男生,不过因为有绿在,大家都知难而退,自动打退堂鼓了。”

    “你在胡说什么?玲枝我又没怎么样”一旁的绿听了立刻害羞的反驳。

    “跟你说哦!龙介,绿她多有人缘啊!她是男孩子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呢!”玲枝继续笑道,”不不不,应该说她是大家玩‘十字路口算命’的对象才是,大家为了算自己和绿的八字合不合,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流连在十字路口上,对不对,绿?”

    “你别胡说了,要是龙介他当真了怎么办?再说,十字路口算命的主角应该是你才对吧!”绿马上扯开话题,“最重要的是那种算命方法根本就不准,算了也是白算,简直太愚蠢了。”

    “哎呀才没那回事呢!你看人家A班的早川,她虽然一直单恋一个三年级的学长,可是前不久她去玩十字路口算命,人家跟她讲说行动积极点就会成功,所以她就照着去做,你看人家现在不是火辣辣的一对了?”玲枝不依不饶。

    “可是一个碰巧路过的行人,他说的话能有几分力量呢?再说,要是那个路人是个很坏心眼的人,他故意把你的命算的很烂,那怎么办?”绿瞥了一眼玲枝。

    玲枝看着走在前面的龙介回道:“命运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有点风险的。包括最初经过那里的行人他是怎样个性的人,这也是算在‘吉’或‘凶’里面。”

    “话是没错,可是”绿。

    “你认为怎么样,龙介?十字路口算命这玩意你应该有听过对不对?”玲枝笑着问,“龙介?”

    “什么十字路口算命,那根本就是碰不得的东西”龙介突然阴沉的说道。

    “”绿。

    “龙介他到底是怎么了啊?”玲枝。

    龙介加快脚步,只想尽快摆脱她们,和那个令人不愉快的话题。

    雾气弥漫,让这个小镇透着一股不真实感,仿佛是一副印象派的油画一般。

    龙介拉开窗帘,窗外是模糊的街景和依旧白色的雾霭。

    今天外面又是整城的雾气龙介拉起窗帘。

    每当这种日子,在黄昏时刻,想必一定有很多人站在十字路口玩十字路口算命游戏。

    然后所有人异口同声这样问着“我的恋爱会成功吗?”

    诶光是想象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雾蒙蒙的长街。

    笼罩在雾中的十字路口。

    一个脸有点微微发胖的女生站在转角,安静的等待着第一个通过这个十字路口的路人。

    脚步声透过雾气传来,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靠近。

    来了女生有点紧张,这是她第一次玩十字路口算命。

    人影愈来愈近。

    女生把书包举起遮住面孔,“对、对不起,你在赶路把你拦下来我可以请你帮我算一下我的运势吗?那算运势吗?我是想知道有关我的爱情”

    女生把书包稍稍往下挪了一点,“不知道我恋爱会不会成功?”她悄悄往外看了一眼。

    一个带着耳环,一身黑衣的少年侧身站在她的面前。

    少年的皮肤被黑色的衣服衬的格外白皙,五官和脸简直如一个精雕细琢的娃娃一般漂亮,眼角上挑的吓人,而眼眶里则是,一双没有瞳孔的双眸,慑人魂魄。

    “你的恋爱”他张开薄薄的双唇,传出好听的声音,“绝对不会有结果的。”

    少年说完,自顾自的离去。黑色的身影消失在浓稠的雾中。

    女生抱着书包,傻傻的愣在墙角。

    不算晴朗的早晨,大雾似乎让这个城市的天气变得异常单调。

    “听说昨天在市民会馆后面的十字路口,有个一年级女生死掉了哎!”班级里议论纷纷。“对对对!”“她好像是自杀的样子。”“听说她是在十字路口正中央拿刀割脖子死的。身体四周成了一片血海。”

    绿听着朋友们的议论,脑海不禁浮现出一个穿着国中制服的少女怨恨的睁着双目倒在血泊之中的凄惨样子。

    “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自杀哦?”绿问了她邻桌的一个女生。

    “不知道啊,也没有留遗书,而且雾那么浓,现场也没有目击者。”后者回答,“不过我听说,她可能有玩十字路口算命哦!”

    “咦?你怎么知道的?”绿有点好奇。

    “因为,大约十年前左右吧?也会发生过类似的情形。一个玩十字路口算命的女人最后还是在十字路口上自杀了。”女生饶有兴致的说,全然没有发现坐在附近的龙介脸色变得苍白。

    龙介猛的的走出教室,一个人恍惚的来到学校外的草地上双手抱头痛苦的回想着女生们的聊天。

    “大约十年前左右吧?也会发生过类似的情形。一个玩十字路口算命的女人最后还是在十字路口上自杀。”

    “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用刀割脖子。身体四周成了一片血海。”

    啊!为什么我又重回到了这个城市来了?一定是老天在惩罚我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

    一句句话语如同梦魇般冲击着龙介的脑海,他的脸上转眼布满了冷汗。

    我怎么会犯下那种滔天大罪呢?记得那是在我六岁的时候

    龙介开始慢慢回忆,那段痛苦的童年,那段和十字路口女人有关的童年。

    

那时听爸妈说要搬家,我因为不想和朋友分离,所以就和他们闹别扭。和妈妈大吵一架过后我就跑出去了,那时一个雾很浓的黄昏时刻。

    我一个人气急败坏的在十字路口徘徊。就是那个时候,一个女人叫住了我

    “小朋友!小朋友!你等一下”一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女人站在墙的转角处,“小朋友,你听我说,姐姐现在有个烦恼请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好吗?”

    幼年的龙介有点厌恶又不知所措。

    “没关系吧?”女人继续说道:“姐姐现在有个很喜欢的人,姐姐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可是,他已经有了老婆小孩了。”女人顿了顿,“可是你知道吗?姐姐现在的肚子里也有了他的小孩了。你懂吗。小朋友?”

    “姐姐很想把这个小孩生下来。可是他一知道我想把小孩生下来后就突然对我很冷淡。还叫我把小孩拿掉很过分把?”女人似乎是沉浸在了自己的讲述之中,“可是姐姐太喜欢他了!姐姐爱他,迷恋他是的,我爱死了我心爱的他!”

    现在想想,那女的一定是得了精神衰弱症。她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把一切都交给十字路口算命原本那十字路口算命应该可以救了她一命才是。站在十字路口等最初的人,等着那个人解救自己她一定是这样想,才在那里等着的。可是最早出现的却是一个年幼的小孩

    而且是个心情糟糕透了的小孩。

    思绪猛的被再一次拉回过去。

    “小朋友,告诉姐姐,姐姐应该跟他断绝关系还是继续下去呢?”女人俯下身子问着。

    “”幼年的龙介沉默了一会,“哼!谁听得懂你在说什么啊?”

    “小朋友,你只要简单的告诉姐姐,姐姐跟那个人的恋情会不会有结果,是有还是没有呢?”女人追问着,声音温柔而又咄咄逼人。

    “会有结果才怪!”幼年的龙介猛的丢下这么一句,转身便跑,“大白痴!”

    当我回头看她的时候,我永远忘不了她的神情,那摸样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当天晚上,为了那个女人的事,我真的彻夜难眠,幼小的心灵开始充满了无比的悔恨。

    所以,隔天我又回到了那个地方去看。

    那女的到在血泊中,手里握着一把小刀,四周围成了一片血海她的脖子上有着一个深深的伤口,仿佛一张裂开的在嘲笑我的小嘴一般,已经失去光泽的眼睛,直直的瞪视着我昨天离开的那个方向。

    我慢慢把视线移到下面,被血染红的白裙覆盖的腹部,微微隆起。

    是我杀了那女的都是我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小孩的!

    龙介更加自责和痛苦,把头埋进了膝盖中。

    “你怎么了,龙介?看你一点精神都没有”绿走到龙介身旁,关心的问道。

    “哦!”龙介被吓了一跳,“是你啊,绿”

    “这阵子你变得好奇怪哦,是有什么心事吗?”绿的大眼睛关切的看着他,“假如是我力所能及的事,不妨说出来”

    “不、不用了,没什么。”龙介勉强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不过,谢谢你那么关心我。”

    “真的吗?没事就好,如果你有什么烦恼的话不必客气,可以尽量跟我说。”绿靠着龙介坐在了草地上。

    “我哪有什么烦恼的。”

    “我在想啊,你会不会是对什么十字路口算命有过不好的经历之类的像前阵子,我跟你谈到有关十字路口算命的事,你一听马上就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还是说,是我太多心了。“绿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龙介依旧挤出笑颜,“你还真是有够多心哎!真是奇怪的女孩。”

    “我也有因为十字路口算命而又过很不愉快的经历啊!”绿小声的缓缓说道,“刚刚在教室里,那些女孩子们不就在说吗?十年前有个女人自杀了不瞒你说,那女的其实就是我阿姨,那时候我们住在一起,她总是很疼爱我。我最喜欢我阿姨了。”

    绿的表情有些暗淡,左手不自禁的扯着地上的嫩草,“后来她和一个有妇之夫有了小孩,问题却得不到解决,走投无路的她,就跑去玩十字路口算命。所以我对十字路口算命”

    绿的一字一句冲击着龙介的大脑和灵魂,他又猛的站起,颤颤巍巍的转身离去。

    “怎么会怎么会”龙介喃喃。

    “绿——”清脆的声音。

    “玲枝”绿应声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

    “你今天也一个人回家啊?龙介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玲枝轻快的快步跑来。

    “嗯他在”绿支支吾吾。

    “对了对了!绿,你有没有听说过‘十字路口美少年’的故事啊?”玲枝没缘由的突然问道。

    “什么跟什么?”

    “前不久不是有一个一年级的女生在十字路口自杀了吗?就是有关这个的新消息。听说那个女孩子在自杀之前曾经打公用电话给她的朋友哦!”玲枝说,“三更半夜打电话到人家家里去,说了些奇怪的话你知道她讲了些什么吗?就是啊,她去十字路口算命,结果出现一个好俊美的少年,美的让人不敢相信他是这世界的人,那个美少年跟她说‘你的恋爱绝对不会有结果的’。穿着一身黑衣服的那个美少年个子很高而且听说长得非常英俊。在电话里那女的像被附身了一样,一直重复着这些话,讲完就挂掉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她原本就是要自杀的,所以是不是先前就有点不对劲了?”玲枝发现绿有点心不在焉。

    “很不可思议对不对?”玲枝提高了音量。

    “嗯,对啊”绿赶紧应和着。

    “你怎么看,绿?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和龙介之间进展的不是很顺利?”

    “你说对了最近不知怎么搞的,他好像一直在躲我。”绿说出了心事,“可是我一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想,他一定是不喜欢我了。”

    “不会的,我认为他不可能会讨厌你的。”玲枝安慰道,“要不要我帮你问问龙介?我想着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谢谢你,玲枝,我很高兴你这么关心我,不过”

    “放心吧!一切看我的!”玲枝打断了她的话。

    “就是这样,绿她感到很苦恼,她最后还哭出来了呢!她是这样的在乎你,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躲着她吗?是因为你不喜欢她了?”学校的一角,玲枝质问着龙介,“她心里在想你可能是不喜欢她了,要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喜欢她的哪里?告诉我好吗?”

    龙介靠着墙,无力的坐在地上双手抱头,然后他痛苦的说:“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她但是我没有喜欢她的资格啊!甚至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龙介的声音颤抖起来,“一切全是我的错,所以我也没有办法"

    “龙介”玲枝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事情不太寻常,你告诉我好吗?我想我一定可以帮上你的忙的!”她蹲下身子,扶着龙介的肩膀,“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龙介?龙介!”

    “够了!请你不要再问了!”龙介抬头大喊。

    玲枝吓得站起身来。

    “我想我们还是就这样结束比较好,这样绿也不用太难过”犹如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龙介再次低下头去。

    “可是你明知道绿她现在也在烦恼的。”玲枝看着地板说,“不过算了,既然你不想说很抱歉,今天把你叫出来再见。”

    玲枝失落的提着皮包,一个人走在小路上。

    “对了”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被雾包裹的十字路口。

    玲枝忐忑的站在墙边的转角。

    一阵脚步由远及近。玲枝探出半张脸庞,看见了一个修长的黑影。

    “对不起,打扰一下”玲枝朝着陌生的身影说,“我现在在做十字路口算命,能不能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嗯这是有关我朋友的事。因为最近男朋友对她很冷漠,所以觉得很苦恼。而她的男朋友好像也有自己的烦恼似的”玲枝微微抬头想看看那个黑影的面目,“我想请问你,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两人恢复从前那样的关系呢?你不用想的太深入,只要把你脑中现在浮现的想法告诉我就行了。”

    目光接触的那一刹那,玲枝瞪大了眼睛。

    微长的刘海,俊秀的脸庞,一双没有瞳孔的双眼,也在注视着她。

    “你还是担心自己的恋爱比较要紧。”黑衣的少年冷冷抛下一句,继续向前走去,消失在雾气之中。

    “玲枝,结果龙介怎么说?”绿担忧的问。

    “嗯,我是问过了可是很遗憾,他说他想和你就这样结束掉”玲枝一脸无能为力。

    “哦”绿也似乎有所准备。

    “我还跑去十字路口算了一下你跟他的关系。看你们能不能恢复从前那样。”玲枝眼神有点闪躲。

    “你还特地帮我去问这个啊,玲枝?”绿。

    “是的,然后我想,那个人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十字路口美少年’。”玲枝说,“他出现了那个人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路人。个子高高的,穿着一身黑衣服的那个少年,一副锐气逼人的表情”玲枝回忆着昨日的情景,“他那冷俊的美,看了不禁叫人起鸡皮疙瘩”

    “不过,最让我全身颤抖不已的是,他所说的那句话”玲枝有点怪异的继续着,“他那句话让我发现自己以前的伪装,发现自己一直在欺骗自己,发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做着违背自己心意的事”玲枝回头冷冷的看着绿,“从现在起,我要决定终于自己活下去。绿,我把心底的话老实跟你说我喜欢龙介!打从他转到我们这里以后很抱歉,绿,我真的非常喜欢龙介喜欢的不得了!所以,听到他和你结束关系时,我觉得自己好幸运!”

    玲枝转身跑开,一边大笑一边说:“再见了,我要去向龙介告白了!”

    留下绿默然而无助的看着她的背影。

    从那天起,玲枝很积极的向我靠近。不用说,我当然谁都没心情和她交往。但是那种不必要的委婉拒绝她根本听不进去,甚至还变本加厉,天天缠着我不放。

    那个原本很有礼貌的玲枝到底是怎么了?三更半夜不断打电话到我家来,早上则是在大门口等我。我感觉她的脸每天都在起变化,也许是我太多心,但我真的觉得她的眼眶越来越凹陷、脸颊变得很削瘦,简直和病人没什么两样。

    是的,她简直就是个病人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的病人。

    “龙介,早安”玲枝用近乎干枯的手捧起一个便当盒,“我喜欢你,龙介来,这是你的便当”

    “玲枝拜托你别这样好吗?”龙介几乎有点惶恐了,“你再缠着我不放,我可要报警了!”

    “可是今天是要带便当的日子不是吗?”玲枝。

    “我已经准备好了!”龙介提起手里的背包示意。

    “那你吃我做的,你书包里的便当我来想办法解决!”玲枝猛的一把抢过龙介的背包。“

    “啊!”龙介惊呼一声,一手把玲枝推开,“你干嘛啦!别乱来!”

    玲枝跌坐在地上,无神的目光呆滞的看着龙介。

    “拜托你别再闹了行不行?”龙介朝着她大吼,“我已经受够你了!你到现在还不懂吗?我根本就不喜欢那么!我喜欢的是绿!我和绿之间根本没有你插足的余地,你给我滚!越远越好!”

    “可可是你不是说你和绿已经结束了吗?”玲枝哭丧着问。

    “没错!不过我也没有和你交往的意思!”龙介回答。

    “不怎么可以你这样,那我的恋情怎么办?”玲枝哀求,她枯黄的脸庞变得更加病态而狰狞。

    “谁理你!”龙介。

    “我只是照着十字路口算命的结果去做而已照那个人说的那个出现在十字路口的美少年一个没有生气,仿佛死人般的美少年,个子高高的,穿着一身黑衣服,鼻子好挺好高,耳朵上还带有耳环的那个人所说他说要我担心自己的恋情要紧,所以我才照着去做的呀可是难道说我的恋爱不会有结果吗?”玲枝继续哀怨的说着。

    龙介被玲枝的哭诉弄乱了手脚,“你冷静点,玲枝你太相信十字路口算命了。现在的你硬是勉强自己要照那个算命说的去做,你比爱我更爱恋爱这回事,懂吗?”

    “才没有那回事!”玲枝跪在地上,“我喜欢的是你,龙介我喜欢你喜欢的要命”

    龙介看着窗外似乎在微微流动的白雾,回想着这几天的不快。

    “喂!龙介,你又在看窗外了啊?”短发男生说道,“外面雾那么浓,什么都看不到不是吗?你真是个怪胎。”

    说罢,短发男也趴到窗边,用手托着下巴,“天气晴朗点就能看到整座城市了。”他不紧不慢的说着,“今天真是玩十字路口算命的好日子啊啊!对了!听说又有人在十字路口自杀了,只不过这次主角是别校的女生。”

    “咦?”

    “你不知道?最近大家都在谈论这个话题,说是第四个了,而且她有在玩十字路口算命。学校已经发布命令,禁止学生再玩这种玩意。”短发男似乎消息很灵通,“而且,这次那个自杀的女生好像也是遇到那个什么十字路口美少年的换句话说,第一个路过那里的行人就是那个美少年,只是大家遇见他的地方各自不同而已。那家伙开口一定和你说是‘凶’,简直像个死神一样。”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死神”龙介自言自语。

    “没错!说到死神,还有另一个很像死神的人正用热情如火的眼神看着你呢!”短发男凑到龙介耳边,“你回头看看。”

    龙介回头,发现玲枝那张近乎枯萎的脸庞正在教室的门外看着他。

    “真搞不懂她怎么会变成这副摸样亏她前不久还是大家争相玩十字路口算命时的对象呢!”短发男有点悻悻的说。

    龙介低头走在长街上,身后有着脚步声,回头发现果然是玲枝。

    玲枝在雾中的脸庞更加恐怖了,简直就像一个只包裹着脱水表皮的骷髅一般。

    “玲枝你的身体还好吧?大家都很担心你”虽然有点厌恶,但是龙介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我已经反省过了,今天早上我说的太过分了。其实,我也不是说讨厌你”

    “嗯呜”玲枝似笑非笑的应着。

    “只是,我到现在还忘不了绿,所以没办法和其他女孩子交往,更何况你是她的好朋友不过,若只是做普通朋友那倒是无所谓。”龙介继续说,“现在想想,也许当初我应该把事情跟你讲清楚的,说明为什么后来我会开始躲着绿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种模棱两可、暧昧不明的态度才让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现在我把一切都跟你讲,应该还不算太晚吧

十字路口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