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仙人抚我顶 楔子

    在康熙三十五、六年首次成年康熙亲率大军征讨准噶尔部噶尔丹班师还朝之后,大清的疆域前所未有的广阔,举国上下百业腾举,民生安乐,共享太平,康熙一朝进入了最鼎盛、最繁荣的康熙盛世。

    此时,皇太子胤礽刚满二十五周岁,在康熙大帝心目中他是十全十美的,外有朝臣的赞许,内有康熙独一无二的器重,是大清引以为豪的皇太子。他那英俊端正的仪表在宫廷里同年龄的皇族中是最完美无缺的,以至在皇族中,在宫廷中没有一个人不称赞他,都相信有朝一日,他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中华帝国前所未有的伟大皇帝之一。

    然而,康熙三十七年三月,康熙朝首次册封诸成年皇子,包括胤禔为多罗直郡王,胤祉为多罗诚郡王,胤祺、胤祐、胤禩和胤俄俱为多罗贝勒。同时,受封诸子参与国家政务,并分拨佐领,各有属下之人,继而开始配置自己的势力,以巩固地位、谋求康熙的认同,以求在朝廷内外占有一席之地。

    这不仅相对削弱了皇太子的力量,而且加剧了与皇太子的矛盾,诸皇子及其党羽的共同打击目标是皇太子及皇太子党。于是,在皇帝与储君、诸皇子与皇太子之间的矛盾错综复杂,日益加剧。

    庙堂之上一直存在着泾渭分明的两股势力,即以拥立太子为首的索额图一党和以明珠为首的反对太子一党。这两党自康熙立太子之初就开始了分庭抗礼,二十多年来你来我往的争斗成为最具代表性、贯穿康熙一朝的政治特征——朋党。

    众皇子们也不敢示弱的加入到朋党的队伍中,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对皇位敬而远之的淡泊皇子。比如皇三子胤祉,皇五子胤祺及皇六子胤祐。对诗词歌赋、算学数理及音律古玩样样在行,但他们对皇位不感兴趣,更加不屑于涉及朝堂的勾心斗角。他们算是朝廷的中立一派。

    第二类,太子党,即以索额图为首的拥护皇太子的宗室大臣。皇四子胤禛、皇十三子胤祥系太子党的铁杆党羽,也是皇太子胤礽最为信任的两名弟弟。

    第三类,反对太子的势力。这里面包含着两派,一派是以明珠为首,拥立大阿哥胤褆的力量;一派是以李光地为首,拥立八阿哥胤禩的力量。其中包括皇九子胤禟,皇十子胤俄及皇十四子胤禵。

    这两大派,三股势力暗里培植势力、拉拢朝臣,明里互相倾轧、争功邀宠。盛年的康熙大帝踌躇满志,自信满满的俯视朝廷的动向,不动声色的主宰着一切,维持着天平的平衡,保持着王者的神圣。

    也许胤礽的位子坐得太久了,也许胤礽从未想过会有被废黜的一天,他依仗着康熙皇帝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开始放浪形骸的奢靡生活。

    他的皇太子仪仗、冠服等同于皇帝。

    他挥霍浪费,所用皆较皇帝上乘,东宫内花销亦高于皇帝。

    他脾气暴躁,任意鞭挞诸王、众臣。得到奏报后的康熙却加以包庇,甚至处置忤逆太子的人。

    他私生活不检,肆无忌惮的广罗美女、豢养面首。

    总之,康熙以父亲的胸怀包庇着胤礽的一切错处,他不厌其烦地选撤太子的侍从,因为他坚信是儿子身边的小人教唆坏了太子。

    长期的姑息养奸,使得高高在上的胤礽养成了不可一世、蛮横无礼的性格,之前的君子气度已荡然无存,变得乖戾暴躁,四周早已树敌无数。

    正所谓:莫为浮云遮望月。眼前的一切皆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祥和,汹涌的暗涌正在积蓄势力,以水滴石穿的力量侵蚀着固若金汤的太子宝座。

    反对派的在等待,如同饿虎潜伏在树丛中,伺机而动。他们在等待着量变达到质变时刻的到来,给胤礽以致命一击。

    

皇十三子胤祥从康熙三十七年开始扈从出行,年仅十二周岁的胤祥为康熙所钟爱,凡出巡必带在身边。胤祥也成了皇太子胤礽以外,康熙最疼爱的儿子。

    胤祥样貌俊逸洒脱,身形萧萧肃肃,器宇不凡。五官精致:剑眉,凤目,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他能文能诗,诗词翰墨,皆工敏清新,与皇四子胤禛并称皇室的诗画双绝,朝臣无不雀跃叹服。

    他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射法熟娴,连发连中,且式样至精;其马上功夫出众,能左右开弓。

    他性情随和,待人接物有礼有度,善于协调,颇具办事能力,奇谋倍出,具化腐朽为神奇之能。

    他格调品味一流,珍玩器皿,无一不精,其鉴赏和格调则堪与当世第一等的设计师和收藏家媲美。

    时至,康熙三十八年四月,敏妃一病不起。为了冲喜,康熙将瓜尔佳氏慧芝指给胤祥,并御赐位于风景秀丽虎山东麓之贝子府邸。然而,唯一儿子大婚的喜庆也没能拦住敏妃逝去的脚步,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皇十三子胤祥生母敏妃去世。康熙三十八年闰七月初二,康熙大帝诏谕礼部:“妃章佳氏性行温良,克娴内则,久侍宫闱,敬慎素著,今以疾逝,深为轸悼,谥为敏妃。”

    康熙四十年六月,胤祥扈从康熙至到关外狩猎。七月十七日,追踪袍子在密林中迷路,与众人失散,眼看暮色沉沉,狍子没有追到反倒不小心中了猎人捕熊的陷阱,迷蒙中有人将他救起,然而眼皮沉重,直至第三天清晨才悠悠醒转。睁开眼睛,胤祥为眼前这世外桃源般的景色深深吸引,更对隐居在此的庄园女主人一见倾心。

    原来,此处位于白山南麓山谷之中,与外界的气候大大不同,四季如春,风景宜人。系盛京将军兼兵部尚书兆元泰的产业,为府中子女研修课业之清净处所。而今,唯有家中小女兆岚睿在此修行。

    此女五岁随师父戴铎离家,同年曾静带艺拜入戴铎门下。戴铎、曾静均为当世世外高士,为万中无一的辅国良臣,其才学、其智谋不亚于孔明。他二人更是风雅之人,一手好琴,一手好字,一手好丹青。

    康熙四十年,岚睿年满十三周岁,课业圆满,戴铎携曾静出谷游历四方,惟留岚睿一人于山谷中隐居。

    她性情平淡从容,不喜世间纷争,独爱幽谷清净恬淡的生活,兆将军爱女心切,便随了她的心愿,许她婚前居于谷中。

    她极少涂脂抹粉,向来喜欢简洁大方的装扮,素面朝天。

    她不喜欢束手束脚的旗装,喜欢宽袍大袖的汉家装扮。

    她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婉转双蛾若远山,眸含秋水,双目澄澈,丹唇素齿。

    她嫣然巧笑宛若绣屏芙蓉,坐如班姬续史之姿,立若谢庭咏雪之态。

    胤祥落难昏厥之时,恰逢她携随从外出请藏医入谷为山户诊病回程之际,岚睿望见林中布设的机关收网就上前查看,见一精装男子连人带马落入捕熊陷阱中,便好心搭救,二人由此结识。

    胤祥对岚睿一见钟情不复还,而岚睿面对他的面容,恍如隔世……

    这绵延数百年的面容啊,难道这就是爱人相遇的标记吗?

    这缠绵数百年的情缘啊,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前世情,今世缘吗?
作者有话要说:
小女子补齐楔子一篇,恭请童鞋们参阅!
望大家【收藏】和【推荐】,小女子先行谢过!

祥睿之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