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青鸟明丹心 皇子落魄深谷救(二)

    我坐在凳子上一边抚琴一边寻思:穿越三年来,终于研究出怎么用这五弦琴弹出流行歌曲的调调。这个成就让我分外自豪,可是这份喜悦跟谁去分享呢,也只有孤芳自赏了。

    不知道天寒在另一个时空过得可好?找不到我,让他如何自处?见不到我,让他情何以堪?新婚刚满三月的我们,竟因为一份黄卷而分离,这阴差阳错的机缘,这捉摸不定的因缘,上苍究竟要如何捉弄我们这一对道是无晴却有晴的人儿?我们自三岁相识,兜兜转转,寻寻觅觅,坎坎坷坷,终于能坦然相对,终于走到一起的时候居然又被命运折磨?真应了那首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想到这里,不禁又想起病榻上那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皇子。记得去年三月我信手绘了一副天寒古装的模样,引得梅香他们一片议论,就连师兄都以为我也像杜丽娘那般在梦中与人结缘呢!不过话说回来,看到他脸的时候,我还真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那张面孔,已经刻在我心上的面孔,纵然转世轮回也不会遗忘。他的模样,他的笑容,他的腼腆,他的手掌,他的身量都像极了他,难道说历尽百年他的样貌也不曾改变,抑或说这世上每个人只有一种样貌,亘古不变?抑或说这样貌便是相爱之人重逢的标记?

    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还没跟你牵著手,走过荒芜的沙丘,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还没好好的感受,醒著亲吻的温柔……

    幸好,穿越消逝的只有我;幸好,你的身边还有一位不离不弃的好友;幸好,我曾经是你的妻;幸好,我们曾经拥有过彼此。

    或许上苍在造就一个女孩儿的时候,必然会同时造就另一个男子,两人的手腕上都系着看不见的红线,出生在不同的地点,但命中注定的时刻他们会走到一起。这便是缘分,这便是我一直坚信的东西:如果两个人注定要在一起,无论经历过什么,无论相距多远,他们都会在一起。

    或许被我救起的那个胤祥,便是……据清史稿记载,十三阿哥胤祥现在应该已经有瓜尔佳氏的侧福晋,他的嫡福晋似乎就是兆佳氏,二人在他十八岁时成婚的,现在的他也就是个15岁的小屁孩儿。又一转念,虽然我在穿越之前是28岁的人,可是现在我也不过13岁!真是欲哭无泪,他那个老婆不会真的是我吧……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不禁为了自己的异想天开而害羞,还是算了吧!于是,信手将歌词写在扇面上,另一面师父早已画好了一副梅花探春图。

    “有人在兵荒马乱的分离中折半面铜镜,漂泊经年又重圆如新。有人在马嵬坡外的夜半时留三尺白绫,秋风吹散她倾城的宿命。有人在干涸龟裂的池塘中见鲤鱼一对,用口中唾沫让彼此苏醒。有人在芳草萋萋的长亭外送情人远行,落日照着她化蝶的眼睛。我唱着钗头凤,看世间风月几多重。我打碎玉玲珑,相见别离都太匆匆。红颜霓裳未央宫中舞出一点红,解游园惊梦。落鸿断声中繁华一场梦。我唱完钗头凤,叹多情自古遭戏弄。我折断锦芙蓉,走过千年还两空空。一城飞絮几度春风,长恨还无用,解游园惊梦。我几杯愁绪唱罢还是痛,一城飞絮几度春风,长恨还无用,解游园惊梦,我几杯愁绪唱罢还是痛。”

    我一边抚琴一边唱着,眼前又一次浮现天寒谈着吉他悠然而歌的情形,不由得轻声叹息,可惜回不去了。

    “好曲,好歌声!”更宝儿推着胤祥来到了凉亭外。

    “十三阿哥吉祥!”我和梅香行礼。

    “我是来养伤的,就免了那些俗礼吧。”他说,“你刚才唱的曲儿叫什么名字,蛮好听的。”他望着我说,梅香和更宝儿很知趣的退至廊下。

    “我自己编的《钗头凤》,十三爷喜欢听么?”

    “很好听的!”他拿起扇面端详着,“这就是刚才那词儿吧。”

    “是。”

    

“再唱一次好么?”看着他很真诚的眼神,我不由得点点头。

    一曲终了,他打开了话匣子,对我问东问西,我俩攀谈起来,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一晃到了中午,“主子,午饭备好了,是不是在这儿用膳?”梅香就是个鬼精灵。

    “好,就这儿吧。”他是个极爽直的人,直接就喧宾夺主了。

    “摆这儿吧。”摆好桌子,梅香伺候我净了手便跟着更宝儿退至廊下。

    “你阿玛是不是怕你被选进宫,就把你藏在这里了。”他调皮的说,到底是个孩子。

    “你怎么知道?”我问他,之前的尴尬和拘束不见了踪影。

    “你也就十二三岁吧,却在这个山谷中过着隐居的生活,不是有意把你藏起来是什么啊!”他自以为是的说。

    “其实也是也不是。家姐前年参选秀女,现在是宜妃娘娘的女官,而我家驻守盛京已有两代之久,皇上开恩免了我去参选秀女。这个庄子是我阿玛为我们读书建的,我家每个孩子都要到这里研修诗文武艺,满5年就回盛京,我是最小的,所以现在这庄上就我一个。”我解释说。

    “你师父和师兄不是云游去了么,谁给你上课啊?”他问我。

    “我的功课已经结束了,可是我喜欢住在这里。”我给他擦了擦嘴角,递了杯茶给他让他润润喉咙。

    “你也学武艺么?”他好奇的问。

    “只是皮毛,那个我不太喜欢。”

    “女孩子嘛。”他呵呵的笑着,“我今上午让更宝儿找人给行宫捎信去了,说我在兆将军别院养伤,伤好利索了我自己回去,免得惊扰庄上清静。”

    “你想的真周到。”我心想他是想在这四季如春的地界儿多住些日子吧。

    一晃十天过去了,他的外伤已经痊愈,只是这脚踝还要好好养些日子,幸亏不是冬天伤到的,否则真怕是落下病根,这期间老藏医来复诊过三次。阿玛来信让我好好照料十三阿哥,如果喜欢就同十三阿哥一起回盛京。我犹豫着,按说应该回家看看,也该陪着大病初愈的十三阿哥回去,至少全了礼数。可是……

祥睿之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