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书香门第 01.贪财小红媒

     离广信府府衙不远有一溜儿的高门大宅,朱门碧瓦好不富贵,内里所居的显然非富即贵。可就在这些华宅之间,一栋三进间的青砖瓦房显得尤其突出。

     这屋子看起来丝毫不起眼,比周遭的宅子矮了半截不说,门额竟还不是用木头制的,就只见一盏破旧的红灯笼上写了个斗大的“桑”字。两扇乌黑的森门上贴着残旧的门神像,门上的铜环反而亮呈呈的煞是耀眼。再低头仔细瞧,门槛又比别家的矮下三寸,看来没少被人踩踏。

     透过没闭严实的院门往里瞧,能看见院里的木墩子上此刻坐着一对略显发福的中年夫妇。他们面前粗糙的木几上摆放着一盘颜色惨淡的糕点,两杯已经完全冷却的茶水被搁在一旁。

     他们紧皱着眉头,满脸的难为。最后,还是那中年男子动了动嘴角,小心打起商量:“桑姑娘,这价钱就不能折一点?你做媒婆这行也没多久,我们又怎么知道你能否胜任?”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株黄花梨树下赫然坐着位正悠哉喝着茶水的妙龄女子。梳一头偏垂髻,髻上簪着朵朱红的花,净白的瓜子脸上眉弯眼细,小嘴一抿,笑就渗到了眼里。

     她一手端着茶杯,一手轻轻抚着腰间的袖珍算盘,好整以瑕的睨了他们一眼,嗓音清灵却透着精明之态:“游老爷、游夫人,您们打这广信府绕一圈,问一问,不管是东头街的顾家,还是南大街的李家,从娶到嫁都是咱们桑家做的媒,哪一桩不是做得阖家欢喜?桑家做媒少说也有二十年了,从未出过差错,由我手里也说成了不少亲事,哪一桩不是合合美美?”顿了一顿,她眼底划过一抹算计,“更何况,这婚嫁迎娶之事,可从来都没有折算这一说的。您嫁女儿是喜事,这喜事岂是能打得了折的?就算我给您打了折,到时坏了彩头,您的女儿在夫家受了委屈,可别怪到我的头上来才是啊!”

     游夫人暗一扯游老爷的衣袖,压低声道:“我看算了,老爷,家里匀一匀还能拿出这些银子来!”

     桑柔虽是一派云淡风清的模样,可她的耳朵却一直竖得老高。听见游夫人这话,当即她一改悠哉之态,扬起满脸明媚的笑,“老爷、夫人,这就对了。”

     她手腕一转,拿起算盘,笑眯眯的道:“一路上我的花费为十两四钱,雇人的花销共十二两二钱,到了地头需的场面约莫三十三两一钱,最后算上媒人红包,合计是五十两七钱,看在您老的面上,折您七钱,给五十两好了!”

     游老爷哽了半晌,终于重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桑姑娘,钱我不会少你一分,人你必须给我保证稳妥送到!

     桑柔粉嫩的柔荑向前一伸,笑眯起双眼,掩住眼中浓浓地得意。

     “游老爷,您信不过我,还信不过我桑家这块招牌?您自管安心,我赴汤蹈……哎哟,您瞧我这张嘴,大喜日子不该说这些晦气字。”她佯自拍了下自个的小嘴,转而自信满满的笑道,“言而总之,您就安心吧,若我砸了您的喜事,您自管遣人来砸了我桑家的招牌!”

     桑柔这话一出,游老爷凝重的神色渐渐缓和了几分,“那、那好,老夫就拜托姑娘了!”说着,他端起茶啜了一口,可这茶才刚入到嘴里,却差点将茶水吐出来。他脸色乍青还白的勉强将茶水咽下,心底忿忿地骂道:这桑家吝啬女的名头还真不是假的,连待客的茶水也不知是隔了多久的,都透出股嗖味了。

    游夫人睨了她几眼,又看了眼干咳不已的游老爷,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递到了她手中。“见外见外!”桑柔笑容可掬的接过银票,端起茶杯朝他们敬了敬,“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明儿个我就去接人,您二老先准备着。”

    

见她已端茶送客,游氏夫妇也识趣的起身告辞。

    送走游氏夫妇,桑柔重新坐回梨树下,端起木几上的糕点,细指一拈,将放在面上的几块糕点丢开,露出了下面几块金灿灿的黄金糕。她顿时双眸一弯,惬意的拈起一块,塞入了嘴里,自得其乐地品尝起来……

    翌日。天光透出鱼肚白,桑柔已怀揣婚书来到游府等候。

     她在前厅里茶水喝了七八杯,糕点吃了三两盘,才见新娘子慢悠悠地被人搀出来。

     桑柔倒没有显出不耐烦,她咽下嘴里的糕点,又喝了口茶水,这才笑眯眯的起身迎上去,妙目将那新娘子上上下地打量了一番。新娘子虽盖着盖头,让人看不清容貌,但从她那轻盈的体态以及绞着一方红帕那纤细的手,想来模样也差不到哪里去。

    待一连串的礼数结束之后,时间早已过了晌午。

    新娘子的态度行为却有些反常,她并没有像寻常女儿家那样痛哭拜别父母,只向游氏夫妇行了跪礼,便由桑柔扶着往府外行去。桑柔掂了掂偷空揣的糕点,满面笑容的将新娘子扶到花轿上,往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吆喝一记:“新娘子起轿喽!”

    顿时,锣鼓喧天,鞭炮炸响,轿夫抬着花轿起劲地往城外行去。

    出了城,锣队便撤了场。再行了约莫二个时辰,到了十里长亭,亭外停着一辆马车。

    桑柔将新娘子从轿内扶下,换乘上马车。轿夫们得了工钱,自然说了不少吉利话,欢欢喜喜的抬轿走了。

    新娘子一路上一言不发,只管坐在车厢里。桑柔让她揭了盖头,她便揭了。路上给她水喝,她才喝。问她解不解手,桑柔去她才跟着去,不去她也不下马车。

    那听话柔顺的模样非但未让桑柔有所宽心,反而使她心底的狐疑越来越强,素闻游素妍性情古灵精怪,今日怎得如此听话?

    经过十余天的奔波,他们来到离徽州不远的开化,从这里到徽州约莫还有三天的路程,再过三天她就会将新娘送到凌府,到时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们刚离开开化,新娘子倏地一反常态,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走一步,直吵着累,非要停下来休息。可这荒山野岭的,她提这要求,定是在打歪主意。

金牌相公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