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章撞倒后失去自由

    陈刚先带着小小与婆婆买了衣服换下了他们身上的脏衣服,然后又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因为要回家还有几天的路程,已经写信告诉爹爹了,那就带着妹妹在这几天好好玩一玩。以后恐怕妹妹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了,哎……

    “哥哥,你看,我漂亮吗?”小小换上这里的衣服就跑来问自己的哥哥。

    “漂亮,我的妹妹是穆国最美的女子。”陈钢打量着晓晓说。

    “哥哥,什么穆国啊。”小小一边转着看自己的新衣服一边问。

    这时小小在心里大叫不好,遭了,只顾着开心了,应该把这的地理位置,朝代,问清楚的呀,我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了这个鬼地方就连智商都下降了呢。

    陈刚觉得不可思议,妹妹怎么连自己的出生地都不记得了呢,所以就直接问到:“妹妹,你刚才说什么,你不知道这里是穆国吗?”

    小小被陈刚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就恢复了正常说:“那哥哥你是怎么和我失散的呀。”

    “这件事都怪哥哥,那一年我带着你去京城最有名的断崖打猎,在打猎之时遇到了贼匪,我与他们打斗之时,有一人向你袭击而去,你一直后退就掉下了断崖。”陈刚回忆着说,眼里充满了血红色。

    小小看了很心疼的说:"哥哥,不要再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去回忆,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身边吗?"

    "是啊,妹妹回来了,我应该开心。”陈刚恢复情绪对小小的疼爱说。

    我是因为掉下断崖才与家里人失去联系的,那么我就借助掉崖的事件装失忆就可以来掩盖我不是赵家小姐这回事了,呵呵呵呵天助我也。小小在心里想着。

    “妹妹,你笑什么?”陈刚问。

    “没有啊,我有笑吗?”小小在那里就是不承认。也许是因为心虚吧。

    算了,妹妹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只要她开心就好,陈刚就没有在追问下去。

    “对了哥哥,你能说说我们爹爹和娘吗,还有这是哪朝哪代啊。我们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小小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免得陈刚再问下去。

    “妹妹,你一次问这么多,我应该先回答哪一个啊。”陈刚笑着问妹妹。

    “那哥哥就一个一个的回答呀.”小小调皮的回答。

    “好,这里是穆国,爹爹是穆国的宰相,娘是陈贵妃的姐姐,家里有30个婢女,30个奴才,外加一位管家,对了,还有二娘和小静。”陈刚一五一十的回答

    “我知道了。哥哥,我现在有事要告你啊。”小小撒着娇说。

    “你说吧。”陈刚看着小小说,眼里充满了宠溺

    “哥哥,我掉下断崖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只知道自己的名字而已,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妹妹。”小小低下头说

    “傻丫头,虽然你的性格和以前很不一样,但我相信你就是我的妹妹。”陈刚让小小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眼睛坚定地回答

    小小唤了声:“哥哥”陈刚唤了声:“妹妹”。说完兄妹就相抱在一起。陈刚的高兴是他开心的找到妹妹,而小小高兴的却是,这个傻小子怎么这么好骗啊。

    “陈刚哥哥,外面很热闹呢,要不要带小小出去转转啊。”若香说完就推门而入。

    “姐姐,你说外面很热闹嘛,那快带我去啊。”小小兴奋地拉着若香的手说。

    “可是小小要陈刚哥哥同意我才能带你去啊。”若香委屈的说着。

    “好了,你们很想去是不是,那就去吧,走。”陈刚说完就拉着小小走出了门。

    若香在原地想,什么时候陈刚哥哥可以拉着自己的手。哎……

    “姐姐,你快跟过来啊。”小小在前面喊着。

    算了,一切就顺其自然吧,若香摇摇头追了出去。

    “姐姐,你总算是出来了,我和哥哥等了很久了呢”小小装出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

    “是吗,那不好意思啊。”若香没有看出小小再骗自己,于是很抱歉的回到。

    “没关系啦,我和你开玩笑的,”晓晓一见若香上当了就笑着说。

    “臭小小,你欺负我啊。”若香说完就嘟着嘴不再理她。

    “好姐姐,你别生气了,我刚看那边有好吃的,我请客啊,好啦,走啦!”小小为了陪不是,就拉着若香边走边道歉的说。

    若香看看陈刚哥哥,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你们先过去,我一会就去找你们。”陈刚看到妹妹那么开心就答应了。

    “那好吧,陈刚哥哥你要快点来找我们啊。”若香依依不舍的回话。

    陈刚有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在附近出现就往反方向走去,果然在一家茶楼看到好友穆国荣。“嗨,老朋友,几日不见你怎么出现在这啊。”陈刚拍着好友的肩膀说着。

    穆国荣抬头一看是陈刚就打开他的手说:“你小子笑得这么春风得意,怎么,对那个水国的公主动心啦。”

    “你少在这落井下石,要不是你我会有这么一个大麻烦。”陈刚喝了杯酒白了一眼好友说。

    “既然不是,那你笑的那么灿烂干吗啊。嗯,勾引哪位良家妇女呢?”国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说着。

    “就知道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这么帅,而且又酷的大好青年还用去勾引谁吗?”陈刚瞪着双眼对国荣说。

    “你小子从哪学来的的话啊,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呢。真是够特点啊!”国荣也饮了杯酒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陈刚问。

    “哈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我和我妹妹小小学来的。”陈刚自豪的回答。

    “你疯了吧,小小都死了一年了,你和她怎么学。”国荣听到陈钢的话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

    “你才疯了呢,你妹妹才死翘翘了呢。我妹妹活得好好的,我已经找到她了。”陈刚拨开他的手道

    “真没有死吗?那快带我去见见啊。”国荣兴奋着说

    “好,我也得去找她们了,可别出什么乱子啊”陈刚看了看时辰焦急的说。说着就带好朋友去找妹妹了。

    而小小对于这古代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啊,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哥哥了,什么事都不准我做,那我来街上干嘛啊。小小开心的一蹦一跳的往前面走去。“啊,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撞本小姐啊”小小揉揉被撞痛的肩膀说。

    这个女孩可惨了,爷是出了名的冷皇子,而且深宫之中也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话,穆荣睿的贴身随从李川想着,心里在替这女孩担心。

    “好像不长眼睛的人是你吧。谁像你这样倒着走路的。一点女子的样都没有还在这里胡乱指责别人。”荣睿没有任何表情的说。

    “喂,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管我啊”小小不服气的说。“谁有那个心情管你啊,要不是你撞到我,我才懒得理你呢”荣睿用眼睛瞟了一眼小小说。

    “你……你……你有胆在说一遍,臭小子,我倒着走路怎么了,就算是皇帝他也管不着。”小小回到,哼,和本小姐斗,你还嫩点。

    这个疯丫头是谁?不会又是哪位大臣的女儿故意装成这样来引起自己的注意,这样就可以当上睿王妃了,哼,这个女人心机真重,既然这样,本王爷就陪你玩玩,荣睿冷笑。

    “喂,你怕了吧,告诉你啊,这世界只有本小姐欺负别人,欺负我的人还没出生呢,算你小子识相,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小小感觉这个男人刚刚的冷笑有些可怕,还是先走为妙,以后再从长计议。小小正想着快点离开时,一个声音让她彻底绝望。

    “小小,我总算是追上你了,你怎么跑那么快啊”若香扶着小小的肩膀喘着气说。

    “因为前面有好玩的呀,快走啊,我带你去”小小忙拉着若香离开。

    荣睿看出了小小的想法,哼,惹了我就想一走了之,你也太小看我了。荣睿一脸坏笑的说:“我说姑娘,你还真会胡诌,前面有什么好玩的,我刚从那边过来,我怎么不知道呢?”

    “因为你没有品位呗,你就不知道什么是好玩的”小小看着若香说。对荣睿则是不屑一顾。

    我还低估这个死丫头了,“既然如此就让我们与姑娘你同行,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特别品味吧”荣睿把特别二字加重了口音。

    “你想跟我们同路而行,这不太好吧,”小小说着。臭小子,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同行呢,看见你那张冰冷的脸就浑身发寒,我可不想冻死。小小想后就继续说:“我说这位公子啊,你是喜欢上我了吧,我告诉你啊,我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你就省省吧。”

    “什么,你说我喜欢你啊,你一个女子,怎么一点矜持也不懂啊,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荣睿说完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小小,‘嗯,还有几分姿色。‘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

    ‘这个男人又在想什么啊,不会是想什么恶毒的方法来报复我吧,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小小细声在若香的耳边说:“若香姐姐,我们赶快走吧。”

    荣睿看着来自水国的公主说:“小姐与这等疯丫头在一起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若香只是低下头没有回答。

    “喂,你这座冰山,你把话说清楚了,谁是疯丫啊?”小小用手指着荣睿说

    “就是你啊,我把话说得那么清楚了,你还是听不懂,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荣睿用手指着小小的头回答着。“你以为你很好吗?冰着一张脸,就向全世界都欠你的钱一样,再说了,就算我是疯子,那你这么一位翩翩的公子和我计较,就足以证明你的大脑一样缺根筋,看你现在的表情,我看缺的筋不只是一根那。”小小挑衅的看着冰冷且傲慢的男子说。在心里想,你个臭小子,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这个丫头太有趣了。也很大胆,我不能让她逃离我的身边,我要永远的欺负她,让她知道,惹了我的后果是非常凄惨的,以后的日子就不会枯燥了,而且还可利用她,赶走那些烦人的女人,真是一举两得啊。臭丫头你就等着接招吧!荣睿心里想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浅笑。可却没让任何人瞧出来。“喂,野丫头,先不和你计较刚发生的事,你之前撞了我,你要怎么赔偿啊”荣睿冷笑着对小小说

    “你说什么,你好像没有什么事吧,被撞伤的人是我啊,你怎么反咬我一口呢”小小对着荣睿理论。

    “是你自己倒着走路的,怨不得别人,可因为你的特别走法,你撞到了我,你就必须赔偿,看你也算是个姑娘,就……”荣睿故意拉长声音不往下说。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爱看那张脸了。

    “就怎么样”小小着急的问。

    “很简单啊,就赔钱吧”荣睿用手拨了一下头发说。

    “我以为是什么呢,本小姐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小小很不淑女的叉着腰说。

    “是吗?那我就说价钱啦,一百两”荣睿挑逗着小小说。“我以为是多少呢,不就是一百两,本小姐出得起,耨,给你”小小一边拿银票一边说。

    “我看是小姐你搞错了,我说的是一百两黄金,不是银子”荣睿在小小面前晃晃右手食指说。

    “什么”此时小小的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荣睿看小小这样的表情,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开心。“你以为你是黄金做的啊,还给我要一百两黄金,你直接去抢银行好了,本小姐没有”小小转过身说

    “刚刚好像有个人说,她就是钱多,怎么现在又说没有了呢。原来你是那么无赖啊,那你岂不是一个骗子,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衙门,请官府来为我做主。”荣睿用威胁的口气说。

    “算你狠,总之我没有黄金,你就再说个条件吧,今天本小姐认栽了。”小小一字一句狠狠地说。

    “好,爽快,那你就来我的府邸做丫鬟吧,不过一百两黄金那得做多少年啊”荣睿思考着说。

    “我告诉你,做丫鬟可以,不过时间只有一个月,多了免谈,要不你就自认倒霉吧”小小说。

    不行,这次是一个机会,只要她在我的府邸,我就有办法让她不能离开。荣睿想着。

    “冰山男,你想好了没有啊,如果还没想好,我可就走了啊。你自己在这边慢慢想吧”小小得意的说。

    “好,就这么决定了,那你就和我走吧”荣睿对小小说。

    一直没有机会插言得得若香开了口“那不行的,一会陈刚哥哥会来找我们的,如果陈刚哥哥发现小小不见了会生气的”

    

“对啊,再等等吧,等陈刚来了之后我在跟你走”小小说。小小心里想着,等哥哥到了,说不定就可以帮自己换他的那一百两黄金,这样就可以不用去做一个月的丫鬟了,能拖一时是一时啊。

    这个丫头和陈刚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不见了陈刚会生气?不行,他是我的新玩偶,她只能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带她走,荣睿想完就揽住小小的腰用轻功离开了。

    “喂,你怎么可以把小小带走啊,你让我怎么和陈刚哥哥交代啊”若香气得直跺脚。

    “公主不用担心的,我家爷不会伤害小小姑娘的”在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李川说。

    “真的吗,你能肯定。”若香有些不信的问。

    “嗯,我很肯定,因为我家爷不是坏人啊,公主你不用担心了,要不这样,我和你一起等你要等的人,然后我在陪你们去找小小姑娘”李川回答。

    “这位公子,你在这一直陪着我,会不会耽误你做别的事情啊,要是你有重要的事就去忙吧,我没关系的。”若香看着李川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放心吧公主,我没有什么事的,你不必感到不好意思,在下的名字是李川,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李川说。

    “好吧”若香想了想说

    若香没有理会李川的笑,她一直朝着来的方向望去,心里不断想的人就只有陈刚哥哥。

    “嗨,嗨,陈刚你快看,那不是李川吗?他怎么会在这啊,怎么没有看见睿啊”国荣问着。

    “你现在来问我,我怎么知道。我一直和你在一起,都没离开过,还有我现在没空去管睿,再说他功夫了得,没几个人能伤得了他,不必担心,我最担心的是妹妹,我又不好的预感,你还不快点走啊”陈刚焦急地边走边说。

    “李川,你怎么在这里傻站着,睿呢?”国荣问。

    “陈刚哥哥,你终于出现了,我以为你不管我了呢。”若香向陈刚跑去对他说着。

    陈刚左顾右盼的就是看不见自己妹妹的身影,随后就问:“若香,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小小人呢?她去哪里了,你怎么不跟着她?”

    在陈刚的话语中若香感觉出他对自己的责备,可没有反驳,因为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没有看好小小。

    见若香不说话,陈刚就急了,不管她是公主的身份就吼向她“你怎么回事啊,你不知道小小刚来这里,她都不认识路,你让她一个女子怎么办,你倒是说话呀,这会儿变哑巴啦”陈刚摇着若香。

    “陈刚哥哥,你不要在摇晃我了,我的头好晕”若香就像是在求饶一样断断续续的把话给说完。

    陈刚也感觉自己有些失控了,放开了若香就要去找小小。对于这突然失去支撑点的若香一下子向后倒去,国荣在若香与大地接触之前快一步扶住了她关心的问:“你有没有事,看你的脸色不好,要不要去看大夫”

    “谢谢荣王爷,不用了,我没事的”若香一脸的黯然,为什么陈刚哥哥会这么对我,难道我就一点也不值得他喜欢吗?难道他不知道我也是初来此地,我也是一柔弱女子吗?若香想着想着就留下了眼泪。

    国荣把若香扶好,自己就向陈刚走去拍着他的肩膀说:”不要这样,一定可以找到的。“

    李川看着一脸担心的陈刚就说:”不要担心,小小姑娘是被我家也带走的。”

    陈刚得到小小的下落就拉过李川说:“那现在马上带我过去找啊。”

    “好,那就跟我走吧。”李川说完就带路来到睿王爷的府邸。

    而在这个王府的后院深处的一处山坳上只听见一女子大声说着话。

    “喂,你这个冰山,你要带我去哪里啊,还有啊,你这个色狼,你干嘛揽着我的腰啊快放手,”小小一边打着揽自己腰的手一边说。

    听到她说这些话,正想与她好好耍耍时,可小小接下来的话就让荣睿生气。

    “喂,我刚说完的话你听懂了没有啊,你再不放我下来,等我的陈刚哥哥找到我你就惨了”小小带着威胁说。

    “哎呦,我的屁股好痛啊,哎呦,你怎么松手也不说一声啊,害得我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哎呦好痛”小小站起来揉着着屁股说着。

    看着小小揉着屁股,好像真是摔疼她了,心里有一丝不忍,可回想起她刚才的话,一点点的心疼又消失了,换来了一丝冰冷的说:“你老实说,你和赵陈刚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提他,你喜欢他是不是”。

    听完这男人的话,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他干嘛管这个啊,和他有没有什么关系?不懂,啊,难道他也喜欢……这可不行,我哥哥是那优秀的男人怎么可以让这个有断袖之癖的人给糟蹋了,不行,我得阻止这件事,小小在心里想着。

    有时候她的言语根本就是听不懂的,可又不想问,我可不想给她制造嘲笑自己的机会。这个丫头又在想什么呢?“小小,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快说啊,否则后果自负”荣睿说

    “冰山,你拽什么呀,你不就是比我高点,功夫比我好点,长得帅点,可是我自认为也是位美女啊,我的身材好,样貌出众,功夫也差不多啦,我们两个就算是扯平了,所以你以后对我说话就不要这么大声。”小小用命令的口气说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荣睿看到小小叫嚣的表情说。

    “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不关你的事啊,你就管好你家的狗好了”小小说着就开始环顾四周

    “什么意思啊,这和狗有什么关系”荣睿很是不解得问。“呵呵,这你都不知道啊,那我告诉你啊,意思就是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小小指着他说。

    “哼,你这个死丫头,居然敢骂我是狗,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睿攥紧拳头问

    “是啊,我就是活够了呀,我就说你了,怎么样,要杀要剐随便你这个断袖之人”小小转身背对荣睿说。

    “你说我是什么?”睿一副我要杀了你的表情问

    '我说你是喜欢男人的断袖之人啊,你现在听懂了吗”小小没有理会他的表情说

    “你说我是那种人。你这个丫头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说说你是哪位大人请师傅教出来故意吸引我的注意力的”荣睿紧紧地攥住小小的手腕恶狠狠的问。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啊,我什么时候故意吸引你的注意力啦,是你一直揪着我不放的好不好,什么人啊这是,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你快放手啊,你不知道被你这样攥着很痛吗”小小瞪着穆荣睿喊得歇斯底里。

    荣睿一把甩开小小的手,不屑的说“你这个女人不用耍什么心机,早晚你会露出马脚的,想做我的王妃,你做梦你也不配。”

    什么,他是王爷,我的天啊。那他也太小气了吧,王爷那么有钱还会在乎一百两黄金,臭小子你耍我。我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的,我要让你后悔把我留在这哼,死冰山。小小在心里骂着根本就没有理会荣睿对管家说的话。

    荣睿说完这一番话就叫来了管家

    “参见王爷”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弯着腰说。

    “李伯,你起来吧,不是说您不必向我行礼吗?怎么又忘了,下次不可以了”荣睿说,在面对李伯他丝毫没有架子。

    “是王爷,老奴知道了,不知王爷叫我来有什么吩咐。”李伯站直了身体说。

    “你去给这个丫头找些事情做,她来我府上是最低等的丫寰,你明白的”荣睿说

    “是的,老奴明白。”李伯看看小小说。

    荣睿说完就就向大厅走去,因为他知道他的朋友已经到了。穆荣睿一进大厅就被陈刚把住双肩问“你把小小弄哪去了,你快把交出来,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就不再是兄弟。”

    “陈刚哥哥,你先别激动啊,你听睿王爷把话说完啊”若香在一旁劝道。

    “你先放手,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通通告诉你”荣睿说,因为他们是兄弟,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决裂。

    陈刚放开了荣睿后就坐在椅子上说“你快问。”

    “你和小小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睿问

    “因为他是我的妹妹,我唯一的妹妹,赵小小。”陈刚说

    “你的妹妹不是赵小静吗,怎么又多出了一个?”睿不相信的表情质疑。

    “她才是我的亲妹妹,小静只是我二娘所生。”陈刚回答。

    “那为什么之前你从没有说过呢"荣睿还是不能相信得问。”因为一年前妹妹因坠崖失踪了,直到现在我才找到她,你若是不信可以问你的皇兄国荣“陈刚有解释道。

    荣睿感觉好高兴啊,原来他们是兄妹,那么她就只属于我了,荣睿露出一丝浅笑,让人无法察觉。

    “现在你可以交出我妹妹了吧”陈刚迫不急待地想见到妹妹就问。

    “不可以,你要是想见的话,那你就等一个月之后吧,因为这是我与她的约定”荣睿坐到主位上说。

    “什么约定”陈刚问。

    就这样,睿王爷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们。

    “既然王爷这么说,那还请一个月之后王爷让我把妹妹带走回家去见爹爹和娘”陈刚听了事情的经过说。

    “好,哪我们就这么决定吧”睿端起桌上的茶喝了口说。

    陈刚虽然一千个不愿意,可也是没有办法啊,睿毕竟是一位王爷。哎只能让妹妹受这一个月的苦了。

    现在我们来看晓晓发生了什么事吧

    “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李伯打量着小小说。

    “我叫赵小小。”小小东张西望的回答。

    “哦,我说小小啊,你以后就是这里的低等丫鬟了,做事情要认真,还要安分守己,以后要是表现得好,也许还就会让你做中等丫鬟,这样月钱也会多一些的,到时候就不会被人欺负了。我是这里的管家,他们都叫我李伯,你也这么叫我吧”李伯说。

    “那个李伯,什么是低等下人啊”小小不懂的问。

    “低等下人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让你做事,中等下人是伺候主子的,而高等的就是主子身边的贴身侍从,他们只听主子安排下来的任务,身份就如第二个主子一样”李伯很细心地为小小解释着。

    “哦,是这样啊,那我岂不是很惨啊”小小苦着脸说。

    “没关系的,刚来时有些不适应,慢慢就习惯了,现在就先跟我去厨房吧”李伯看看小小说。

    “好的”小小低着头回答。哎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撞谁不好偏偏撞到的是一位王爷,还是个不讲理的。老天爷啊,你快来救救我啊,额,不对啊,我哥哥也该回来了吧,发现我不见了居然还不找我,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一定不放过你。小小在心里想着。

    “小小,你想什么呢,厨房到了,你先在这里帮忙,忙完之后再去前院找我,我会给你安排新的事情做,记住,你现在是丫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别总是在哪里瞎想,赶快做事”李伯见小小在走神就有些微怒的说。

    听了李伯的话,小小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人啊,刚刚还那么慈祥,一转眼就变撒旦了,哎翻脸比翻书还快。小小不情愿的‘哦’了一声。

    “呦,这是谁啊,我怎么从来就没见过呀,你是新来的吧”一个扭着小蛮腰的女人说。

    小小向声音望去,这丫头长得还不错,只是说话怎么那讨人厌呢,听到那嗲声嗲气的声音,诶呀,鸡皮疙瘩都掉一地啊,小小还配合的打了个哆嗦,用左右手挠着左右的胳膊。旁边站的几个丫头都在那掩嘴偷笑。

    那发声嗲气的姑娘有些面子挂不住就看向小小,一看她还在做那样的动作,下一刻一脸的笑就不见了对着小小骂:“你这个贱婢,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笑话我”说着就甩手像小小的脸扇去,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小小的脸就被小小紧紧地撰住了手腕,小小甩开她的手说:“我告诉你,你才是贱婢,我是一个人,不像你,你才是东西呢,别想用欺负别人的手段来欺负我,否则吃亏的人永远是你,哦,对了,我还有事情,你最好别来烦我,要不然后果自负哼”

    小小转身走向厨房一进去就对烧菜的厨师说“师傅,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因为刚刚小小教训了子君,[子君的为人简介,自认为自己是王爷身边唯一的丫头,所以就自认为是王妃人选的她,就嚣张跋扈,总是欺负人,这里的丫头奴才对她都有些不满].所以这里的丫头奴才都对小小刮目相看了。

    “小姑娘,你若是想帮忙就帮我洗洗菜吧”一位厨子说。

    “那好吧,我去洗菜了”小小说完就去洗菜了。

    等小小洗菜回来发现厨子们什么都没有做呢,嗯,这是怎么回事啊,不会是嫌我洗菜慢,回来晚了,他们没来得及做,哎呀,自己又要倒霉了,这可怎么办啊,小小呼了一口气,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就顺其自然吧,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小小想完就硬着头皮进了厨房故作轻松的大声喊“嗨,大家好,我洗菜回来了”

    “菜洗完了就放在桌上吧”一位厨子蔫声蔫气地回答。嗯,看这个情况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啊,呵呵,那就好,小小开心的想着。

穿越之大闹王爷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