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魔魇之扉 第5章 诅咒

    凌晨的钟声在城中回荡。

    雨密集地下着,没有丝毫想要消停的意味,但雨势却比之前收细了不少。

    爱莎亚的身影准时出现在单方面被约定的地点。只需要稍微留意一下,她就明白这个地方的环境确实很适合施行魔法仪式。以外环边上的树墙为结界,只要在里面注入轻微的魔力就可以形成密封的空间,而同时把中部喷水池作为魔法阵中轴,困在魔法阵里的对象会被压制在空间里无法反抗。

    她绕着喷水池走了一圈,能清晰地感觉到现场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另外一个存在。而那一个存在,此时正躲藏在隐蔽的黑暗之处。如果对方打算要以偷袭的手法取得争夺战的先机的话,她就必须得注意对方的身份。

    她不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得到秘宝消息的机会,对方很大程度上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要说城里有多少人在留意着秘宝的动向,她不知道,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是在这里头最不容易对付的一个。

    从目前的魔力情况来看,对方只来了一个人,按道理应该会用最有把握的方法来对付她,让她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对方躲藏起来的做法使她警惕起来,银光闪现,爱莎亚召唤出白魔法之剑尼维斯坦。她想看看对方会使用什么样的特殊方式,并且准备将对方的阴谋一击溃散。握紧纯白剑柄的她警戒地留意着空气中魔力粒子的流动,小心谨慎地移动。

    “呼”的一阵风啸,冲天的蓝光瞬间包围住爱莎亚所站的地方。她在意识到危险的刹那离开,但还是晚了一步。随着那冲天的蓝光逐渐变暗收窄,她双膝跪倒在地上,难受地捂住胸口,以至血红色的魔晶吊坠自胸前的衣襟滑出散发出越发璀璨的赤色光华。她茫然,但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丧失已久的知觉正在归来。

    过去的可怖记忆开始在脑海中像走马灯一样不断重复回放,魔力直接侵入她的灵魂,探寻她的过往。

    从白魔法帝国克莱纳亚第一公主到魔界流放者,在一刹那间从高处跌落的滋味,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急剧上升的怨怒之气使得她强撑着意识,手握散发出血色光芒的吊坠吟唱出咒文——

    “伟大的四元素之王,伴随元素而临的生灵啊,降生于此世间的万物啊,我在此吟诵告死文书,永世之罪证,放逐之宣言,立不破之誓约,以吾之血受绝望的祷告,以吾之身受背叛的流放,舍弃光耀之名,舍弃圣洁之羽,就如吾此刻坠入黑暗般亘古不灭!”

    霎那强劲的气旋自爱莎亚的身上扩散开来,“嘭”的一声,冲天的蓝光刹那如玻璃般碎裂,化作散发出盈蓝光辉的结晶体飘散而下,恍如落下漫天蓝色光雨。

    她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把吊坠放回衣衫里,深呼吸了一口气来调整自己几近失控边缘的情绪,发丝凌乱地披散着,此刻的模样是难得一见的狼狈。

    下一刻,穿着黑色笔挺西服的优雅男子伴随着调笑的语句出现在她的面前。

    “梅贝尔·格林兰爱莎亚,此刻的你打算从此舍弃掉这个名字吗?”

    爱莎亚在脑海中寻找着眼前这个人的记忆,但最终还是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甚至从未见过,手中尼维斯坦的剑尖对准眼前的邪恶男人,捂着自己发胀的脑袋,质问道:“你是谁!”

    这个男人知道她曾经拥有的那个名字,那个消失已久的名字,使她感到震惊。但最让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莫过于刚才恢复知觉的魔法仪式,从早有的准备不难得知,这个男人明确地知道她的知觉已经丧失。当年知道真相的人本来就不多,何况时间过去这么久人都几乎全死光了,更别提她失去知觉的这件最隐蔽的事情。

    而这个人竟然知道她这么多的事情!

    “我乃把死亡带至人间之人,尊贵的女王陛下。”金发男人礼貌地摘下帽子,笑着微微点头,如同魔界绿晶般夺人心魄的眼瞳凝视着眼前还是少女外貌不曾变改的爱莎亚。

    紫瞳对上那双闪烁着不祥血色光芒的绿瞳,爱莎亚警戒地往后退了退,与之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她深思起来,将男子刚才说的话低声重复,“把死亡带至人间之人……你是……”她诧异地在脑海中寻找相应的记忆,翻找着自己所看过的所有书籍,最终犹豫地吐出了一个名字,音调一如咏叹,“该隐!”

    

她知晓这个被禁止宣读的名字,只不过是因为她曾经在克莱纳亚的银月书塔里看到过那段封尘已久的过往。那个被称之为会给叫唤之人带来不幸的血族之尊的名字。虽然他早已舍弃血族帝王的身份。可在创世纪时诞生的他的能力与他血族始祖的身份事实上也没有多大的关联。她不认为自己在单对单的情况下可以战胜血族始祖。即便她拥有与他在某种意义上等同的不死之身,也不敢轻视这个男人。他活得太久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她咬牙又往后退了几步,少有地感到目前状况不太妙,压低声音问:“为什么要让我来这个地方?”身为血族始祖的他不单选择黑暗力量最强盛的点,还特意选择在这个喷水池的旁边,将仪式的威力最大化地展现出来,只是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魔女?紫瞳之中闪现出不可思议的情绪。

    该隐乃是亚当与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所诞下之子,由于嫉妒而血刃了自己的亲兄弟亚伯,被天界主神流放至黑暗之地。在红海遇到夜之魔女莉莉丝,饮下了莉莉丝的鲜血,从此觉醒,永坠黑暗。

    至于该隐之后所发生的人生经历,她并不清楚,魔界的书籍并没有记录这些过往。不过这样的做法也的确是在情理之中,有关于血族的事情,魔界不可能会有详细的记录。他们向来秉承互不干涉的原则。

    如果今夜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强行恢复她因为星亡秘咒而被夺走的知觉,这位血族始祖也实在是太悠闲了些。他替她将知觉恢复,她总算是找回了久违的活着的感觉。说句实话,对他的做法,爱莎亚谈不上感激也谈不上怨恨。引起她的好奇的,是他今夜的目的。她笃信该隐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

    该隐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分不清真假,“尊贵的女王陛下,你真聪明。”

    爱莎亚忍不住皱了一下眉,不禁品味起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她迟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手中的尼维斯坦不再对准他,很快就作出了否认,“你认错人了。”

    只见该隐摇摇头,脸上的笑容没有褪去,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很诡异,“我没有认错人。关于您是蒂尔娜陛下的转生这点,是绝对不会发生失误。”

    爱莎亚想起之前在路上跟着自己的那个狂妄的家伙也曾经对她说出过那一个名字。如果她的猜想没有错误,他们所唤出的那个名字应该是属于魔界第一任魔王蒂尔娜·威伦贝迪尔女王陛下。紫色的眼眸沉了一沉,她愣了一下,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一点。她有想不明白的地方,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对那位逝去如此之久的女王有着过分的执着。不单是那个莫名其妙的怪人,连眼前这位血族帝王也如此,这个名字真让人在意。

    只是这样的称呼实在是让她感到厌烦。

    有创世魔女之称的蒂尔娜是魔界的第一任魔王,以女王的身份嫁予当时十分迷恋自己的锡菲洛斯。然而,在婚后第十年最后一个月,利欲熏心的锡菲洛斯与自己的情人一起杀害了蒂尔娜,夺取了当时魔界的掌控权。

    就在蒂尔娜丧命后不久,魔法异变,整个魔界从此没入黑暗,那就是传说之中黑暗纪年发生的根源。由于锡菲洛斯是继任的魔界第二任君主,所以这段历史只出现在禁书当中。现今魔界中流通的历史书籍包括最权威由每任魔王亲自监督编载的魔界史中,所描述的都是蒂尔娜女王陛下是积劳成疾,最终病故。从这里可以明白,魔界中实际上知晓真相的人并不多,不过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无论是哪一任的魔王都不希望这些事情公开,这些事情一旦公开,魔界必然大乱。

    对于那段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的黑历史,她不是当事人,她无法对这件事作出任何的评价。但是她却知道一点,锡菲洛斯背叛蒂尔娜的这件事,使得魔界的魔法协会为了平复居民们的恐惧与舆论,研究出心锁星咒这个锁心锁魂的魔法组合——

    令婚姻背叛者遭受撕心裂肺之苦而亡,死后消魂灭魄一点都不剩的可怕咒语。

    自此之后,魔界对婚姻产生了最崇高的敬意。

    “魔界的六芒命轮盘是最权威的东西。身为魔女的你,难道会不相信?你的态度真是冷漠得令人惊讶。”

    手中的尼维斯坦消失,对他用不到白魔法之剑,况且交谈到这个地步,爱莎亚很清楚到对方不会再对自己做出任何危险的举动,对方的目的到这里亦显而易见。她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在说服自己是蒂尔娜之后打算做些什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去成为别人。

    他的这种与故人重逢的兴奋心情,她无法理解,“该隐陛下相信命运?”

    她认为自己选择这样的称呼是最恰当不过,对方的确是血族的帝王。

    虽然她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窥视到被魔王封存起来的六芒命轮盘上的记录。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命运这两个字从她诞生开始就害了她的一生,也毁了她整个人生。她凝视着他那双漂亮的双眸,在静谧之中得到答案,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既然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命运,为什么又觉得身为魔女的我必定会相信?就算有六芒命轮盘为证,那也只能证明我在成为现在的我之前或许曾经是蒂尔娜·威伦贝迪尔女王陛下,而不是现在的这个我是她。再见了,血族的该隐陛下。”

    该隐呆滞地盯着她消失的地方愣愣地看了数秒,随后恍然大悟地大笑了起来。

    “若你还是那个不信仰任何人的你,我真想看看你跪地求饶时是什么模样,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王陛下。”

月咏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