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魔魇之扉 第4章 警告

    艾莉斯与菲迪斯再次见面的时候,菲迪斯正坐在铁制长凳上休息,面无表情地啃咬着作为午餐的干面包。

    看着她进食的模样,艾莉斯心里竟莫名的震惊起来,那种感觉不亚于看到身旁都是食物却饿死了的人一样。她摇摇头,努力甩开了脑海中的奇怪画面,深呼吸一口气,勇敢地走上前。

    “你现在有时间吗?”爱莎亚抬起头,听她继续说:“我想和你谈谈有关于我祖母的事情。”

    “没什么好谈。”爱莎亚低下头,继续咬着手里的面包。

    艾莉斯往前跨进一步,闻到面包发出的奇怪味道,皱了皱眉,“不,我想多了解一些祖母,她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努力的目标。我想知道她年轻时候的事情。”

    爱莎亚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边咬着面包,边翻起放在手边的书,“可我没有这样做的义务,想知道洁尔维娜的事情,魔界多得是她的传记。”本来难得找到个僻静的地方,打算稍微看一下书,准备下午的测试,没想到还是避不开,她思考着要不要换个地方。

    艾莉斯情绪激动地往她身边一坐,不甘心地追着道:“可是我想听到的是不加任何修饰美化的真实的故事,并且是祖母从未对别人提起过的事情。”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一定就知道?”爱莎亚停下翻页的动作,侧头看了看她,接着说:“又或者,你祖母的事情竟然要听我这个敌我未明的人说出来,你不认为很可笑?”

    被她突然一堵,脑子转不过弯来顿时语塞,缓过来想明白其中最诡异的地方,艾莉斯堂堂正正地作出控诉:“但是为什么你却这么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

    爱莎亚挑了一下眉,答案没经过思考直接脱口而出,“我拒绝回答。”

    还在翻看的课本“啪”的一声合上,爱莎亚将拿过来的几本书叠齐,放在大腿上。

    见她起身准备走,艾莉斯紧接着问:“当年的事情,是谁告诉你的,你的祖母?”

    爱莎亚抱着书转过身,紫色的眼眸注视着眼前的少女,“你知道吊坠代表的意思吗?”

    艾莉斯微愣着摇摇头。

    爱莎亚默默叹了口气,“那就代表她不愿意让你们知道。如果我换做是你,我就不会再掺和进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了。别人的死活与她无关,愿意这么说,全是看在已经死去的洁尔维娜的份上。

    “那你现在是掺和进去了?”

    把纸袋扔进回收桶,爱莎亚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是与不是都和你没关系。”

    艾莉斯咬着下唇,回想起昨晚她一直并未正面回答的问题,“你和我祖母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猜猜。”

    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所以她只能选择什么都不说。世界之中,真相往往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是有道理的,而知道真相的这少数人有责任去保护其他的大部分人。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世界或倾覆、或毁灭,谁也不知道。

    在漫长岁月中的仔细推敲,她也就只剩下那么一个愿望——

    成为什么都不知道的那部分人中的一员。

    “今夜二十四时正,亚诺提喷水池,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声音不经耳朵,以魔力为媒介撞入脑中。

    她记得亚诺提喷水池这一个地方,是学校里著名的许愿池。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在那样一个地方,或者说有什么特别的含义的话,她确实不知道,暂时来讲,或许会有陷阱也说不定。她观察了四周一圈,对方隐藏得很深,虽然不知道是向自己邀约的人是谁,但单从时间这一点上就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出没于黑暗的生物。

    由于晚上还与神秘人有约,爱莎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踏上回家的路。

    雨点像洒水般地往下掉,毫无预警地打湿了由石板铺砌而成的灰白色街道。雨势不大,却也来得密集。没过一会,一滴一滴的雨水顺着她银色的刘海开始滴落下来,湿漉漉的发梢盖在她的脸上,也遮挡了她双眼的视线,身上的衣服也渐渐湿透,沁出的水珠开始往下滴落。冰冷的雨滴敲在她的身上,她却继续走着,不打算停下来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气温骤降,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结冰,一条从地面迅速冻结的冰龙直向她的背面袭去。

    身体比思考来得更快,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人已灵敏地窜上了屋檐。意识回到现实,她打量着自己走来的路,释放出的魔力在一瞬间将所在的区域变为一个独立的空间,使袭击者无处躲藏。

    熟悉的来自地狱的气息夹杂着冰霜在空气中毫无掩饰地蔓延开来,冰雾扬起,寒气涌来,结霜的巨型冰层随即从冰龙袭来的方向迅速往外扩散,银蓝的光在她刚才所站的地方凝聚,出现的魔法师拥有一头深蓝色几近黑色及腰的长发,脸上正挂着轻蔑的笑容。而就在他出现的那一个刹那,冰层之下的全部区域成为一片汪洋。

    在他看清爱莎亚的模样时,眼眸之中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晚上好,美丽的小姐。”

    

爱莎亚淡然地看着潜藏在冰层之下的巨大黑影,轻易就辨识出对方的身份,对于对方的记录随之在脑海中浮现。她所面对的是魔界著名的赏金猎人拉梅斯,所操纵的是拥有穿行异度空间能力的魔鬼亚基鲁。

    奴役魔鬼在魔界算是平常又不太正常的事情,作为交换而付出的代价,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对契约者最重要的东西,使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为此而生出同情心,“这么晚还工作,有加班费吗?”

    拉梅斯耸肩一笑,对她的调侃不在意,“完成了会有额外的奖金。”

    银色的长剑在她的手中出现,在独立空间之中,她可以释出不会使人界垮塌的在最大范围内的魔力,“这个奖金很可能会取消。”

    无数条巨型的冰龙腾空而架起,冰雾四散,龙首争先恐后地飞速撞向她。

    爱莎亚无论是出手与躲避也是极快,身体的反应先于意识性的考量,躲得开的躲,躲不开的,手里长剑一个回旋,直接将迎面而来的冰龙劈开两半。

    从半空中被拦腰截断的冰龙柱体无差别地直直坠落至因魔法扩展而形成的冰面上,砸开一个个窟窿,在厚重的冰层上堆叠成障碍。

    “不错啊!”拉梅斯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一边小心滴操控着潜在冰层底下的魔鬼进行攻击,一边着急地寻找可以藏匿的地点。

    “谢谢。”不上心地道着谢,爱莎亚往他后退的方向移动过去,不管是脚下还是手中的动作半点都没慢下来。

    黑暗涌动,魔鬼的气息扑面而至。

    出动最后的皇牌,意味着拉梅斯已无路可退,爱莎亚清楚这一点。黑影悄然无声地靠近,银白的长剑发出鸣响,回手一挡,同时响起“兹”的一声,被长剑逼退的亚基鲁慌忙退回拉梅斯的身边。亚基鲁在拉梅斯耳旁说了几句话,爱莎亚发觉拉梅斯看她的眼神立即转变为震惊。

    拉梅斯解除施下的魔法,停止一切攻击,摊开双手表示终止战斗,“你真是出乎意料地强。交个朋友吧。”他朝着爱莎亚走去,伸出手主动示意友好,“拉梅斯。”

    爱莎亚看了看他伸出的手,没有回握,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工作没关系吗?”

    拉梅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无所谓地耸耸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

    “真可惜。”手中的长剑消失,爱莎亚收回释放的魔力,“再见了。”对于可以预见的战果,她欣赏对方的爽快。

    伴随着她的离开,独立的空间顷刻消失,雨点重新落入到地面上。

    拉梅斯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僵在半空的手,尴尬地歪头一笑。

    冬日的黑夜总是很早地降临,寒风刺骨,被淋湿的发丝,结了一层冰霜,爱莎亚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显而易见,低温并没有让她升起回家的念头。爱莎亚也不知道自己在街上走了多久,体内设置的生物钟并未作出提醒,代表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来。

    魔法骤然降临,原本应该打在她身上的雨滴在她的正上方形成了一面水壁,卸开所有降下的雨点。

    感觉到魔力粒子的流动,她停下脚步,漠然抬头,看见一名头戴兜帽的黑斗篷男子。她一直都知道有人尾随着自己,以至于对于他此时的出现,也并没有感到惊讶。

    “为什么要跟踪我?”爱莎亚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眸中冰冷就像在责备对方的多管闲事。她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也不在意他看到了什么,仅仅是对他的跟踪感到厌烦。

    男子眯起深蓝色的眼瞳打量着她,过了一会,挑起眉头说道:“你有自虐的习惯?”

    话语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带有魔力的手轻轻一挥,头顶的水壁瞬间化为往外扩散的水滴消散,雨水重新打落在她的身上。爱莎亚不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男子无奈地跟了上去。

    没有痛感,不会感到寒冷,也没有活着的体会,爱莎亚很清楚,自己的这具身体只能被称之为尸体。只有像现在这样,她才稍微有了点自己还生存在世上的心灵安慰。

    她转过身,看着跟了自己一路的男子。她敢保证,自己不认识他,就连印象中也没有。“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

    见她难得地理睬自己,男子笑了笑,快步走上前,一手握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

    “因为你以前是我的女人。”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银光的指尖凝聚,食指抵在他的左胸心脏的位置上。“你要是不放手,这里可就要开洞了。”

    男子无视她的话,低头凑了上去,就在唇瓣相贴的刹那,一道银色的光束忠实地履行着警告穿过他的身体。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亲爱蒂尔娜。”

    看着眼前逐渐消散的黑色光辉,紫色的眼瞳之中并无显露出过多的惊讶。

月咏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