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魔魇之扉 第3章 剧变

    她还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看来并不是。

    爱莎亚停下脚步,她本来就不打算和这个魔女动手。

    现在的魔界就连见习魔法师这种程度也敢出来叫嚣,她认为实在太可悲了。如果说还有良好的教养可以搭救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位自称的最强见习魔法师大概就属于无可救药的一类了吧。

    她,果然还是和这个世界脱节太久了。

    艾莉斯觉察到她眼神里流露出的轻蔑,怒气立刻就冲上脑门,连基本的思考都没有进行,马上向眼前这个怎么看都不顺眼的魔女发动攻击魔法。

    “雷蛇束缚咒!”

    蛇形的银色雷电瞬间缠绕住站在原地没有闪躲的爱莎亚。

    艾莉斯高傲地仰起下巴,嘴角挂着笑意地看着眼前的魔女,皎洁的面容随着魔力的使用开始扭曲,青色的蛇鳞在两颊若隐若现,如同一名步上歪路的邪恶女巫。

    爱莎亚不知道她这种自信出于何种经验,但下意识地觉得她的自信有点刺目。她挥手示意自己的魔仆先撤下去。

    斯尼特看到她的动作立即会意,但并没有应她的指示离开,而只是简单地解除了实体化,继续留在原地进行观察,有些事情它必须弄清楚才能安心。

    看到自己的魔法不奏效,艾莉斯更加气愤,“这招又怎么样!”

    她双手结出咒印,放弃长达十五秒的吟唱,而选择三秒的临战咒语。随着咒语的生效,黑色的飓风开始缠绕着爱莎亚。

    “黑暗梦魇!”

    只见如斗篷般的诡异黑风把爱莎亚整个人包裹了起来。看见对方淹没在黑风之中,名为艾莉斯的魔女发出狂傲的笑声。

    过了没多久,包裹着爱莎亚的黑风渐渐出现裂缝,光从缝隙迸发出来,“嘭”的一声化作点点荧光逐渐消散,最终在空气中化为无形。

    爱莎亚简略地从头到脚重新打量了对方一遍,依魔力判断,刚才攻击自己的不过是二阶魔法,再看她那骄傲得像凤凰一样的模样,应该是自己创造的魔法组合。而不过只是自创的二阶魔法就敢如此狂妄地自称黑暗梦魇。

    老实说,她很佩服她的自信。

    真正的黑暗梦魇比起刚才她所看到的可是恐怖了不止几千几万倍。

    黑暗梦魇以学院派的说法便是魔界里某些禁忌魔法因创世魔女,即第一任魔王的消失而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变质。每隔数十万年便会有几千年陷入其梦魇之中,整个魔界没入黑暗,魔物魔力大增,在魔界横行无忌,进行大肆破坏,因此而死去的魔法师不在少数,而这些魔物必须依靠白魔法来进行净化,所以这之间持续的数千年便被称之为黑暗纪年。对上一次的黑暗纪年便是发生在五千年前,那个她出生的年代,七大帝国还并立存在的时代。

    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魔法咒语竟然起不了半点作用!发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意外,艾莉斯鲜少地慌张失措了起来,诡异的面容因恐惧而更加扭曲,咬着下唇指着爱莎亚颤抖地质问道:“你……你……你到底……到底是什么人!”

    爱莎亚不打算和她再作任何无谓的纠缠,心里很清楚不过是在浪费时间。她凝视着眼前的魔女,视线稍微移开一会又重新移了回去,能明显看出在犹豫。她深呼吸一口气才打定主意地询问道:“洁尔维娜……你认识洁尔维娜吗?”

    艾莉斯皱起眉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答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爱莎亚认真地看着她,平静地说:“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会回答你的问题。”

    握着下巴思考了一阵子,艾莉斯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地对她说:“洁尔维娜·西弗塔耶尔大人是本大人的祖母。不过她已经在一千多年前就去世了,整个科基利顿都知道。”

    静默一会,爱莎亚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自言自语了起来,“时间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喂,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你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认识我的祖母?”

    因为自身的原因而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逝,本身就是一个失误。她终归是沉睡得太久了。过了许久,她合情合理地继续发问:“她离开的时候安详吗?”

    艾莉斯愣了愣,虽然被她堵了一下很不舒服,但在这种气氛下又不好打断,只好先顺着她的话回答下去,打算待会再找机会重新问一遍。“走的时候也算是吧,看着夕阳挺安静地离开了。不过她总是叨念着什么当年没能帮上忙之类的东西,问她是什么事又被她骂一顿,大概也是有遗憾的吧。真搞不懂老人家的想法唉,既然有遗憾,让我们来帮忙不就好了。”

    仔细聆听艾莉斯诉说往事的爱莎亚点点头,对于洁尔维娜的做法十分赞同:“洁尔维娜的判断是正确的。你们应该听她的。”

    就像无法接受对方的想法,艾莉斯问话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明显的恼羞成怒的意味,“你和我祖母到底是什么关系?”

    艾莉斯的问句的确让爱莎亚认真深入地思考了一下。曾经的朋友这个形容词大概是最适合她们之间的关系。思绪回到现实之中,她戴上外袍上的兜帽,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地作出回答:“对于已经逝去的人,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但显然艾莉斯并不准备让步,一字一句地纠缠着,“她可是我祖母,对我来说就很有意义!她的遗憾我有必要知道!”

    看了她一眼,爱莎亚又垂下了眼帘,态度冷酷,“可我没有义务将事情告知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你答应过我的啊!我回答你的问题,你就回答我的问题。”

    “没有义务,也没有意义,这就是我的答案。或者,你应该好好想想洁尔维娜,也就是你的祖母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她爱着你们,想保护你们。如果你们也爱着她,就不要妄图去触碰任何会得到答案的可能。我相信她也是清楚知道一点,知道真相只会为你们带来危险,所以才将所有的事情都一并带走,不再让事情有所延续。”

    她实在是太了解洁尔维娜的为人了,即便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仅仅只有三年。然而当年所有的一切都来得太突然,根本没有时间让人来得及思考。过后的她曾经沉默过,也曾经思考过,但唯一得出的结论只有在这个世界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她从痛苦的深渊中带着绝望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了。

    艾莉斯打量着她隐没于黑暗中的轮廓,像是忽然收起了之前所有的活力,态度明显转变,声音低沉沙哑地礼貌问:“能问你一件事吗?是关于我的祖母手上拿着的一个东西。”

    爱莎亚抬眼看了看她,又谨慎地向左右方各瞄了眼,小心地观测着空气中的魔力粒子流动,敏感地察觉到即将会有事情发生。“我不一定会知道。”

    艾莉斯吸了口气,继续说:“祖母有一个黄宝石吊坠,那是她最珍惜的无价之宝。她曾经告诉我,那个宝石吊坠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离世时也紧紧地握在手里,是很重要的东西。那时候我就猜她说帮不上忙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人。可是既然对祖母来说是那么重要的人,为什么我却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人。后来我又觉得,会不会是因为祖母帮不上忙,所以那个人就开始憎恨祖母,才一直没有去见她。但是这样想了之后又觉得不对,既然是重要的人,那么就算那个人不去找祖母,祖母也肯定会去找她解除他们之间的误会才是。但一直,直至祖母离世,我都没有见到过那一个人。”

    “因为那个人没有办法去见她。”

    她也曾经期待过,但最终得到只有绝望。但或许,不插手,就是她当时对她最好的帮忙。她也无法想象,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了,得到的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下场。但她唯一可以断定的是她一定不会活到一千多年前。她也不希望造成这样的悲惨结局。所以洁尔维娜是正确的。虽然她曾经产生埋怨的想法,但不可否认,这种怨恨不过只是一时冲动的产物,并不可靠。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意识到对方的年纪其实和自己没差多少,艾莉斯立即换了一个问法,“那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察觉到魔力粒子忽然增多,并且浓度正以高速增长,爱莎亚猛然回头,声音是鲜少的急躁,“她已经死了。”

    距离爱莎亚注意到异常约莫过了三分钟时间,轰隆的一声巨响,数十道银白的闪电出现在不远处的夜空上,将黑夜变成白昼。然而,几乎是在她抬头的同一时间,数以百万计的星痕在漆黑的夜空中如流星般划过。

    她清晰地感知到,那数以万计的星痕毫无疑惑正是导致空气中魔力浓度高速上升的元凶。

月咏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