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闺阁千金之收妖记 章七十一  下阕私心(下)

    他大掌拖住她的柳腰,小心翼翼的扶她坐好,才笑道:“来给你送遣人特地从姑苏带来的酸梅!”

    毫不意外的看到她杏眸中的笑意更浓,这个才名满天下,自诩妖精的女子,其实也不过就是个爱撒娇的小女子罢了。

    他爱怜的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这副瘦弱的身骨,正在为他孕育一个孩子,叫他一想到便忍不住的想要再多疼她一些,再多宠她一些,

    “看见门上那匾额了么?”她笑盈盈的,伸手又去拈一枚酸梅,“我仿着你的笔记写的!”

    他忍不住又在心里叹服一声,哂道:“倒是能以假乱真!”

    沈璧佳笑容更满,抬手一指,含着梅子含混的咕哝道:“那一副呢?”

    “你我夫妻举案齐眉……可是取了这个意思?”他明知故问,又忍不住偏过头来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啄。

    她亦是不顾园中不远处还有天影、花青并一众丫鬟仆妇,反身去倚龙天肇的胸膛,喃喃道:“如今只缺亭上一幅对子,你可有好主意?”

    他抬手替她抚了抚耳边散垂的发丝,笑道:“自然是有的,只是,时机未到,不能告诉你这妖精!”

    她斜着眼冷哼一声,又忍不住笑意,樱唇之中含着那酸梅核儿,神色像个孩子,一双纤纤素手摇晃着他宽阔的肩膀,痴痴的笑着,“几时时机才到?”

    他抬掌递到她唇边,去接她吐出的酸梅核儿,宠溺之色溢于言表,“时机到了,自然告诉你!”

    园中众人挂好了匾额,又都瞅见庄主正和夫人说话,便都消无声息的退出垂花门去,只有天影一个,如今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凑上前来,也去拈那酸梅来吃。

    “大哥如今倒是会疼人了!”天影满口生津,舔了舔手指,笑嘻嘻的挪揄龙天肈。如今有了嫂子的庇护,她再没遭过她大哥的“毒手”,胆子也大了许多。

    沈璧佳也不避讳天影在侧,仍旧环着龙天肈的颈子,本来就是妖精心性,由他几番娇宠,更比闺中做女儿的时候更加放肆。

    龙天肈瞥了眼一旁看西洋镜似的妹子。眼神中分明是警告她此地不宜久留,龙天影一吐舌头,又拈了一颗酸梅,才笑嘻嘻的退了出去。

    沈璧佳又吐出一颗酸梅核儿,不依不饶的摇晃着龙天肈的肩膀,追问道:“到底是什么时机?”

    “那柱子便先空着吧,等到你与我坦诚相见的时候,我亲笔给你题一副对子,保管教你满意!”

    薄唇弯着,黑眸里却尽是认真的神色。他一直在等,等有朝一日她自己将那碧落决的事情坦白告诉他。

    眼下她已经承孕,这转折似乎就在眼前了——他已问过赭石那沈家箱子的暗格如何开启,也已看过了那碧落决下阕,几日前又得知朱砂遣人给她送来一个小小的蜡封瓷坛时,他就开始踌躇要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毕竟她手中除了尚缺子嗣之泪为药引,其他修炼碧落决下阕的珍惜药材都已经齐备。他甚至怀疑她如此希望快些有孕,根本就是急不可耐的需要这一味药引!

    可看她因为承孕而吐得天昏地暗,夜里迷糊间还不忘抚着自己的小腹,又早早开始为腹中孩儿置备好大一堆小衣小鞋,那一脸初为人母的恬静模样,又叫他不忍心那样恶意的去揣摩她的心思。

    杏眸中光华暗了暗,她一颗心儿早已尽数托付于他,若说不够坦诚,就唯有碧落决一事,只是他不点破,她便装傻充愣到底,碧落决到底是不是邪功未有定论,但上一辈之间的恩恩怨怨就足够成为龙天肈阻止她习练的理由,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自己将那碧落决之事坦白交代。

    见她不吱声,他便也不再追问,对待孕妇,总不能逼得太紧。

    玉剑妖精沈璧佳,还有十个月的时间供你考虑,希望你的决定,不要让为夫失望!

    …………………………………………………………………………………………………………………………………………

    时光荏苒,齐眉居中的八月桂又一次飘香的时候,龙家的小少爷已经能冲人咯咯笑出声来了。

    赭石腆着个肚子,斜着身子倚在沈璧佳房里的软榻之上,一刻不停把花生往嘴里送,藤黄怀里抱着龙家的宝贝小少爷,同花青一起逗弄个不停。

    

沈璧佳气色极好,却仍是纤瘦,接过藤黄手中的婴儿,一脸爱怜的笑意。

    藤黄舒了口气,在赭石身边落座,笑盈盈冲她道:“赭石你可要争口气,大哥的家书中说蓝君儿有身子的日子和你可差不多……”

    “去!”一粒花生飞过来,孕妇的脾气可不怎么好,“这么久了也没听你叫我一声二嫂!”

    “我不是不想叫你,我是不想叫那蓝君儿大嫂,难道你愿意叫她一声大嫂?”藤黄眉眼笑成两牙弯月,也探身去取花生来吃。

    两人笑闹成一团,一旁花青也笑出声来。

    沈璧佳一边哄逗着怀中的幼子,一边斜眼瞟了瞟身边的三个小妖,“一直事多忘了问了,你们几个,谁把咱们陪嫁箱笼暗格的机关解法告诉了自家夫君?”

    藤黄和花青都是一脸茫然,她们四人出阁时皆带了一只小姐从沈家陪嫁过来的箱子,那箱子中暗格设机关,只有沈家人才知开锁之法。

    杏眸移到赭石丰腴的脸上,心下已经有了答案。

    “小姐……”赭石差点被口中的花生呛到,“我不是告诉了越云,是姑爷问的……”

    “你啊!”主仆三人异口同声。

    沈璧佳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怀中婴儿嘤嘤哭啼起来,引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小人身上来了。

    那暗格中的碧落决锦卷不知何时不翼而飞了,那些她存了好些年的珍贵药材也不知所踪,不需查问,她便知定是龙天肈动了手脚,可偏偏怀里这个小人让人一日十二个时辰不得闲,直到今天,她才想起来问问究竟是谁又做了“叛徒”。

    是夜。

    龙天肈踏着桂花香气回到齐眉居时他的宝贝儿子已经被奶娘抱去歇息,主屋内仍掌着一盏白纱灯,茜纱窗内那柳倩影有身子时也未见丰腴多少,诞下麟儿之后,便迅速恢复了纤弱的身段,惹得白夫人短短几个月内换了十几个厨子。

    “怎么还不睡?”温润的男声响起,沈璧佳杏眸里便扬起了笑意。

    “喏!”她将一卷素绸递到他眼前,正是那份她誊抄的碧落决下阕。“你也莫要再偷偷摸摸的藏我的药材,我也想通了,那碧落决不练也罢!”

    经历了那般剧烈的痛苦才诞下麟儿,她似乎一夜间便懂得如何做一个好母亲,日日照顾那团软糯的小东西,她哪里还有心思去联系那耗时耗力的碧落决。

    更何况,那字字句句她已烂熟于心,以后若是妖精心性发作,她也不至于后悔今日之事。

    他凝神看定她,半晌才弯起薄唇,为了阻止她习练碧落决,他把府库中的珍稀药材尽数藏起,本以为又要同这妖精斗法三百回合,却不料她竟然给他这样的惊喜。

    她见他不动,便自己去一旁灯烛上引燃了那卷素绫。

    忽觉腰上一暖,他的气息便尽在咫尺,薄唇落下来,细细碎碎的吻上她的颈子。

    她嘤咛一声,扭过身子去环他,“你还记得举案亭上仍然少一副对子的事情么?”

    “自然记得!”他笑着去逗弄她的耳珠,惹得她直缩脖子。

    她的身子比从前更加敏感,只需他一个浅吻,她便化成一汪碧水。“现在时机到了么?你的好主意能告诉我了么?”

    他双臂一用力,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面往那挂着芙蓉帐子的雕花牙床行去,一面含笑伏在她耳边轻道:“那副对子我早想好了——”

    他的声线温润如泉,字字句句荡在她的心尖:

    龙门何幸得娇妻如此平生独宠再无所求

    沈氏垂青择佳婿若彼妖精敛性出嫁从夫
作者有话要说:
《收妖计》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安安第一次些长篇,难免诸多疏漏,感谢各位看文的亲们对安安的包容、鼓励和支持。
文中问题多多,欢迎亲们多提宝贵意见,安安鞠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另外,《诱郎君》还请大家多多捧场啊……

出嫁从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