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闺阁千金之收妖记 章七十   下阕私心(中)

    沈璧佳俯在桌上,湖州狼毫挺在五根青葱之中,舞的飞快,手掌宽的素绢已经拉开数丈之长,其上蝇头小楷齐齐整整。

    樱唇微微抿,圆润了些许的下颚向内收着,沈璧佳一张素颜上尽是虔诚。

    龙天肈站在茜纱窗外,屏息凝神,已经看了一刻有余,桌上的碧落决锦卷他早就看在眼里,之所以选择不动声色,是因为比起捉贼拿赃,他更愿意看到沈璧佳这个撒谎精能对他坦白交代。

    沈璧佳全神贯注的奋笔疾书了整整一个时辰,龙天肈就在窗外一动不动的看了一个时辰。

    一盏白纱灯下,沈璧佳的秀颜苍白的如同染雪,樱唇亦抿的发白,长发松松的颈后束成一束,身段柔软的仍像是未嫁的女儿家,脸上那虔诚的神情,像是在临一副佛经卷轴……

    茜纱窗内,美如画卷。

    龙天肈直到屋里的美人洗了笔,清了砚,收妥了那锦卷和素绫,才推门进了屋子。

    “怎么还没睡?”

    “不是去喝酒了么?”

    二人同时出声,龙天肈一脸意味深长,沈璧佳的杏眸之中则是尴尬慌乱之色一闪而过。

    “在等你!”

    “乏了,便回来了!”

    二人又是同时开口,同时出声,同时尴尬一笑。

    沈璧佳这撒谎精的诨名可真不是白得的,杏眸中光华一转,便换上一副娇媚神色,踩着碎步上前去褪龙天肈的外褂,声音娇柔慵懒,“夫君可是怪我和她们几个闹的晚了,慢待了夫君?”

    十指纤纤,轻巧的解开他前襟的盘口,触到他温热的胸膛,她身上带着甜腻的果酒香气,瞬间充盈了他的鼻翼。

    他抬手捧住她的脸儿,紧紧锁住那双杏眸,恨不得看穿她的心——她终究还是瞒着他私藏了碧落决的下阕。上阕她已经不能习练,下阕他却不曾见过,瞧她誊抄时那副虔诚的神态,便知其中定然有些古怪。

    思及此处,他心口一滞——纵使已经委身于他,她却还是藏着碧落决,有谁能知会不会有一日这妖精又为了那邪门功夫设计从他身边溜走。

    “璧佳!”他开口,浅浅的唤她的名,舌尖仔细的把玩着这两个音节。

    她闻声抬睫,满是笑意的杏眸中澄澈清明,看不出丝毫隐瞒的痕迹,足尖一点,便送上樱唇,环上他颈子的双手微凉,唇却是温润,柔柔的划过他的脸颊和薄唇,最终停在他修长的锁骨之上,一点点啃噬着,吮吸着。

    她的投怀送抱让他十二分的受用,于是双臂一箍,便将她抱在桌上,却并不回应她的温柔,仍是唤她:“璧佳!”

    “嗯?”她终于察觉他的不同,呢喃的应声,长睫一抬,视线去寻他的黑眸。

    怀中人儿这副娇柔的模样,叫他不愿相信她有意隐瞒他什么,“现在你可愿嫁给我,同我一生一世做夫妻?”

    巧妙的避开心中的芒刺,却要听她亲口给他承诺。

    “唔……”她嘟着嘴故作迟疑,杏眸垂着,不叫他觑见她的神色,“那要看你是不是一直这般疼我!”

    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狡猾,眼波一转便将问题丢回给他。

    他无法,只得在她的发顶轻轻落下一吻,一字一顿的承诺道:“今生今世,我龙天肈独宠沈璧佳一人,至死方休!”

    

她满意的弯弯樱唇,双腿盘上来,去勾他的腰,整个身子都趴进他的怀里,精巧的下颚放进他的颈窝,嗲声道:“这还差不多!”

    他没有继续揣测她刻意隐瞒碧落决下阕的动机,认命的抱起怀中的美娇娃,她在乎他会不会一直这般疼她,是不是就说明她会一直留在他身边,给他宠她疼她的机会?

    芙蓉帐暖度春宵。

    他温柔的爱了她,她亦温柔的在他怀中承欢。

    因为宠她怜她,他没有逼问她关于碧落决下阕的事情。

    她也一直将那碧落决的锦卷和素绫收藏的妥妥当当,他不问,她便绝口不提。

    白日里,她到真的拿出当家主母的做派,认认真真跟着白夫人学习治家理事,对于龙天肈的膳食起居更是事无巨细亲自过问,气色也一日好似一日,阖府上下都为庄主同夫人的琴瑟和鸣而高兴不已。

    夫人与二小姐亦是姑嫂情深,待下人又宽厚,连素来同沈家丫鬟不睦的玉儿,秋儿两人也未见夫人为难她们,沈璧佳这妖女,嫁过来短短一年,便收服了整个隐龙庄的人心,叫龙天肈也不禁暗自佩服起他的枕边人来。

    立夏之前,沈璧佳又嚷嚷着要去紫云镇拜那送子娘娘,而那紫云山下的月老庙果真是灵验非常,入秋之时,沈璧佳便有了身子。

    …………………………………………………………………………………………………………………………

    自从有了身子,她便吐的天昏地暗,刚刚圆润些的身子似乎一夜间便又瘦成了一把骨头,他自然心疼不已。

    今日他特意托人从姑苏运来的酸梅脯子到了邺城,他便急忙撂下手中的杂事,亲自带了酸梅回新苑去。

    龙天肈远远便听见院内人生嘈杂,龙天影和花青的声音此起彼伏——

    “歪了歪了!”

    “再往右边来点……”

    “嫂子,你看,这样好了么?”

    他薄唇上勾起一抹苦笑,龙天影这个丫头,颇有些要承继沈璧佳的妖女衣钵的意思,叫她同她嫂子多学学琴棋书画她不乐意,这些日子倒是天天缠着沈璧佳要学习制毒之术。

    行至垂花门下,他便瞅见门上多了一副新制的匾额。

    ——齐眉居

    三个字遒劲有力,一笔一划间尽显持笔之人的悍厉之气。

    龙天肈微微一愣,这字迹九成九似是他的手笔,他却不记得及时写过这三个字给那小妖精。

    院内各处梅花雕饰在秋阳下熠熠,园中湖心小亭外的水榭回廊上占满了丫鬟小厮,一众人指指点点的,正在往亭上挂另一块新制的匾额。

    ——举案亭

    三个古拙秀雅的小篆,一看便知是他那娇妻的手笔。

    沈璧佳虽然是食水不进,但精神尚可,倚在回廊的美人靠上,瞅见龙天肈进门,便要起身相迎。

    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扶住她的腰身,又急忙掏出那酸梅来送入她的口中。

    两颊一酸,她本是笑盈盈的杏眸瞬间拧在一处,好半天才缓过来,重新冲他展颜一笑,“怎么这么早就内府来了?”

出嫁从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