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闺阁千金之诱郎君 章一

    阳春三月,皇宫大内已是一派春景。

    宫人们已换上了薄薄的春衫,御花园中的一片桃林花色正浓,一个衣裙瑰丽的妇人正坐在桃林中的石桌旁赏景。

    落英映的容颜娇,那妇人虽不复年轻,但眉眼间依然看得出当年的容貌娇好。

    远处有小太监碎步上前来禀:“启禀皇后娘娘,永安翁主到了!”

    这永安瓮主正是南陵王的独女李靥,自幼便常常出入大内,在皇后那里倒比其他公主还要得宠几分。

    李靥行至御花园,见了皇后,端正的行了大礼。

    “靥儿过来坐!”看着眼前这亭亭玉立的女儿家,皇后也不禁上扬着唇角,见她娉婷落座,又开口问道:“昨日听说王府上传了御医问诊,今日传你入宫,就是要问问你母亲身子可有大碍?”

    李靥一扬唇,笑道:“回娘娘的话,已无大碍,不过是前日她同父王去逛那夜市时吃的小食太杂,才致脾胃不和。”

    皇后听罢也轻笑起来,“你母亲比本宫有福气,这般自在的日子,本宫是一日也没有得过。”

    一入宫门深四海,这道理李靥是懂的。

    她虽是皇亲贵胄,但因为爹爹喜好绿林侠事,也时常带她四处走动走动,宫中几位年纪相仿的公主也时常托她带些京城市井流行的新鲜玩意儿,对她都是颇为羡慕。

    皇后娘娘自十八岁受封太子妃之后,便久居宫中,想来这其中定有许多不为人道的甘苦冷暖。

    “近来京中可有什么新鲜的趣事,说来给本宫解解闷。”皇后依旧笑着,神色淡然,经年累月的呆在深宫禁院,市井中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可算得上的新鲜有趣。

    “要说新鲜事么……”李靥一双水亮亮的大眸子忽闪着,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那号称北派第一的温鹤游温先生要公开在京中设擂选一名入室子弟传授毕生所学筝技,娘娘可听说了?”

    “温鹤游……”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皇后眯着眸子想了片刻,才道:“此人可是当年皇上请来主持教坊,后来又辞官的那个琴师?”

    “娘娘好记性,正是此人!”李靥红唇一弯,“据传温先生收徒要求极高,可如今国中女子时兴这附庸风雅之事,消息一出,国中各地的闺中小姐们皆是趋之如骛,京城各家客栈早就已经被各地赶来的大户人家纷纷包下了。”

    有宫人奉上热茶和五样盛在红木匣子中的蜜饯果点,皇后将那盒子往李靥面前推了推,道:“知你今日进宫,特地叫御膳房备下的,都是你爱吃的小食。”

    李靥一垂眸子,道:“谢娘娘!”

    皇后看着李靥,眼中尽是疼惜,多年来中宫除过太子之外只有一个公主,今年才年仅九岁。而李靥不仅仅是皇上最亲近的弟弟所出的瓮主,更是皇后娘家表妹的女儿,这样的亲上加亲,叫皇后将李靥视为己出,格外疼爱。

    不远处花间小径上传来一阵环翠叮咚之声,粉艳艳的宫裙下摆随着主人的小跑而上下翻飞,皇后和李靥都转头朝那小径上望去,见了来人,均是露出了笑容。

    “参见母后!”小女孩飞快的行了大礼,转身便扑到了李靥身上,“靥姊姊,你可来了!”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中宫嫡出的扶昌公主李安。

    

“安安今日不去女学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靥将那小女孩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拾了一颗盐津梅子送进她口中。

    李安小嘴中含着梅子,含混不清地道:“听说靥姊姊进宫,我向任大学士告了假过来的。”

    “任大学士当真是老了,我还在女学读书时想同他告个假那可是难于上青天啊。”李靥抬手去拢李安因为跑动而散落在耳侧的碎发,眼中笑意盈盈。

    李安努着小嘴将那梅子核吐在桌上,又去取那盒中的蜜饯。

    “靥儿莫要被她蒙了,她指不定又是扯了什么谎话才从女学中溜出来的!”皇后口中虽是责难女儿,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差些忘了,靥儿还有事要禀。”李靥收回目光,转向皇后,“靥儿也想去试试温先生的那擂台比筝选徒,这个月廿一日至月底期间,恐怕暂时不能进宫来陪娘娘了。”

    皇后听着,笑着责她道:“你若想跟温鹤游学筝,只管叫皇上下旨便是,何苦跑去参加那劳什子的擂台选徒。”

    一旁李安睁圆了眼睛,嚷嚷起来:“什么擂台什么擂台?母后,安安也想去!靥姊姊带安安一同去吧!”边说着一双沾满了蜜液的小手就往李靥的颈子上攀去。

    李靥忙去制止那黏糊糊的小手在自己衣裙上肆虐。“安安莫闹!”

    一旁花径上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跑来,对着三人行了大礼,苦着一张脸冲着李安道:“公主殿下,您快些回去吧,女学那边任大人遣人出来寻您了,您说您这出恭时间也太长了吧!”

    皇后和李靥都笑出声来,李安怏怏的站起来,冲着皇后施了礼,随着那小太监走了。

    “我说呢,任大学士几时变得这么好说了!”李靥右手拾着帕子,掩着唇笑个不停,见皇后也面色和悦,赶紧言道:“刚刚靥儿说要去那试试那擂台,不是为了去凑那个热闹的,是要试试看靥儿自幼习筝,如今在国中究竟算是个什么水准。还请娘娘准了靥儿之请。”

    皇后依旧眼中含笑,道:“罢了罢了,生在皇家的人哪个不是向往外头的海阔天空,你只管去就是了,只是有一样,那种地方想来人多嘴杂,靥儿自己要诸事小心才好!”

    李靥起身万福,轻道:“谢娘娘!靥儿自会小心!”

    ………………………………………………………………………………………………………………………………

    皇上尚文世人皆知,自承继大位之后,于尊宝六年命人在宫中兴女学,收公主、瓮主、郡主县主入学。

    先朝并无宫中女学之例,民间即便是高门大户也只有少数为闺中女儿请闺塾师父的。可既然皇家都大兴女学,诸位王公大臣自然要效法,渐渐成了风气。于是稍有家底的人家都会为女儿请个闺塾师父。

    只是这女子治学却不必男儿,不可入科举求功名,不过是女儿家多读些书,博个好名头罢了,就连宫中女学也不同于太学,读书明理自然是要的,但那操琴、作画的风雅之事才是女学的重头戏。

    自兴女学至今已过了十五载,国中婚嫁的风俗也因女学之故有所改变,媒人们说媒时谈起那闺中的女儿,不但要夸那小姐生得如何貌美,更要赞那女儿读了什么书,琴艺如何了得,画工如何精湛,针织女红一类的反倒在其次了。若是哪家闺中传出一两首闺中之作,能得外人所赞,那这家的闺女自然就不愁没有人上门提亲了。

    而此番前任教坊主持温鹤游设擂选徒,谁家小姐若是讨得头彩,不但为娘家添了光彩,只怕那媒人提亲都要将她家的门槛踏平了。

    消息一出,不但京中的闺阁热闹了起来,就连国中其余各地的大户人家也都将小姐送入京城,离温府开擂尚有数日,京中各家客栈早已被外地来的千金们包了去,满街满城仿佛一夜之间多了许多年轻姑娘家的身影。

    城东那条街上因为林立着有名的脂粉铺子、首饰铺子、绸缎庄等等商家而最是热闹,从清晨开始变人流如织,到了掌灯时分,人才渐渐稀了。

    京城百姓都道:温先生擂台未开,这城东铺子的东家们倒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出嫁从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