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缘起缘灭酒一盅 第七十三章 酒一盅(结局篇)

    晓风院灯火通明,硕大的灯笼高高悬挂在桃树上,树下摆着一张长长的木桌,席上摆满了各式美味佳肴,银色酒盏上盛着清洌洌的酒水,酒香夹着晚风拂人面目,未饮已醉。桌旁坐满了男男女女,男人们拼酒猜拳,女人们相互咬耳朵,不时吃吃的笑着。

    也许是人声太过嘈杂了,本来喝完奶乖乖睡觉的麦家大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洪亮的啼哭硬是把各位干爹干妈的声音给比了下去。

    蓝晴坐得近,很快迎了过来,心疼地看着他皱成一团的小脸,“大当家的,怎么了?是不是你妈妈欺负你了?”

    已经放弃对她昵称的纠正,小雨只得迁怒地瞪了麦克一眼,“我哪有欺负他了,明明是太吵了他睡不着。”

    “来来来,干妈抱抱。”诞着脸从不情不愿的小雨手上抱过宝宝,蓝晴轻轻摇晃小心地哄着他,“乖,大当家别哭,干妈带你去看花灯好不好?”一手指了指树上的灯笼,“你看,好大好红是不是?”

    大当家皱了皱鼻子,又看了看那亮堂堂的灯笼,小嘴扁了一下,然后委委屈屈动了动胖胖的小手,抽泣声慢慢细了下去,蓝晴好生感动地看着这小小的生命,然而想到很快就要分开不由得红了眼圈。

    大当家哭累了,便歪着小脑袋靠在蓝晴怀里睡了过去,这温馨的一幕笼罩在温暖的烛光下,众人眼中的离愁别绪又明显了几分。小竹贴心走了过来,“姑娘,我抱少爷回去睡吧,你们慢慢聊。”

    疼爱地亲了亲他粉嫩的脸蛋,蓝晴将宝宝轻放到小竹手上,“麻烦你了。”

    一个月前帝繇接过遗召正式登基,通告天下。两人的师傅同时出现,告诉他们本月十九日寅时三刻七星连珠,届时他们回家的愿望就可以实现。

    今夜正是十九,再过几个时辰他们就要告别,只是那句‘珍重’却无论如何难以启齿,这一杯践行酒苦涩难当,他们因机缘巧合闯进了时代的洪流,月老手中那根红绳绑住了不该有交集的人,冥冥中他们已经不得不有所割舍,只是一路走来的伙伴到最后没能一起回去,理解之余心里总是堵得慌。

    小竹抱着大当家回房,丫环仆人早已退下,一时间院里鸦雀无声,每个人神色沉重,空气中飘起薄薄的一层愁雾。

    丰子恺心明如镜,不想时间停滞在离别的伤感中,他轻声咳了咳,“咱们来行酒令吧。”

    表情还有些茫然,风清扬很快反应过来,愁眉尽展,“当是如此!”

    那份情意无论身在何方无论历时多久,永远都沉淀在他们心底,此生有缘相聚同甘共苦早就不止‘朋友’二字,只要大家都能得到幸福,那已别无所求,他们知道不管在哪里都有人在默默地祝福自己,不是血浓于水更胜血浓于水。

    众人都笑了,那些感性的场面落到他们头上果真别扭至极,还是老大有见地。

    向来热衷于文字游戏的琁玑很快提议,“那么就以春夏秋冬为题,随便作词作诗作对联,体裁不限。”

    “没问题!”蓝晴说风就是雨,将一个空酒壶放到桌中央,大眼睛骨溜溜地转了转,“咱们不用那种文绉绉的方式了,就拿这酒壶转一圈,最后壶嘴对着谁就由谁来对,对不上的罚酒一杯如何?”

    “那还等什么,开始吧。”风清扬摩拳擦掌,哼哼,想想多年前那次的酒令害他喝了几坛酒,今日他誓要一雪前耻,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油菜’!

    “这个好~”小雨兴冲冲地凑上脸,紧紧盯着丰子恺权威地转起酒壶——

    一圈两圈三圈……那酒壶仿佛跟人作对似的,愣是转了好几圈都停不下来,爱莲脸色不善地瞄向丰子恺,“没事你出那么大力干什么?”

    “呃……”恺老大赧然地摸摸头,突然双目发亮,“停了!”

    爱莲赶紧望过去,只见嘴壶安安静静地指向麦克。那冷漠公子面无表情,只有小雨在一旁兴奋莫名,“老大,你给他指那个?”

    嘿嘿~丰子恺奸诈地一咧大嘴,“夏!”

    蓝晴巧笑倩兮,“老大好主意。”一个冷冰冰的人非要他去研究那热火朝天的夏季,老大会刁难哦~

    “MIKE!夏呐夏呐,你想到了没?”小雨猛地扯着自家夫婿的衣袖,两夫妻截然不同的反应让人忍俊不禁。

    麦克冷哼一声,始开尊口,“夏日炎,箱底剑,匣里龙吟待血溅。”

    “这个,”蓝晴忍着笑与风清扬‘咬耳朵’,“好像前言不答后语哦。”

    恋人果有默契,“最主要的是最后那一节。”

    “这么短?”慕云有些诧异,幽兰早已闷在帝靖言怀中笑了一回,“没事,慕云,有个夏字就好了。”

    “好吧,算你过关。”丰子恺黑着一张脸,臭小子,又不是他能控制壶嘴的转动。

    “哦耶!MIKE!你太有才了。”小雨欢呼一声,一奔三丈高。

    “来来来,下一个。”见大家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麦克可有可无地点了一下酒壶,壶很快就停了下来,风清扬不满了,“MIKE!你应该再用力点。”

    “别扯东拉西,到你了。”很是怀念他吃瘪的样子,踏雪催促道。

    “谁怕谁呀!”风清扬潇洒地一甩衣袖,信口吟来,“雾散云开春日游,策马狂歌尽风流。便是寡情薄幸誉,王孙公子全盘收。”

    话音落,数双眼珠子落到他身上,然后悉数转移到蓝晴笑吟吟的脸上。

    “咿呀!”风公子一看不对,一掌拍上自个儿脑瓜子。

    爱莲笑得春花灿烂,“清扬啊,你这招叫什么呢?”

    “自掘坟墓,今日是也。”不知是谁文绉绉接了一句。

    风公子哪里管得了这许多,连忙去拉身边人的衣袖,“晴儿,我错了。”

    “错?怎么会呢,奴家我夸奖你的文采还来不及呢。”

    “看到没?这就叫笑里藏刀。”幽兰笑眯眯地对帝靖言解说。

    帝靖言接棒,“多谢两位现身说法。”

    “蓝晴……”

    “我来接一个!”蓝晴豪气顿生,也不等酒壶转了。

    风清扬不怕死地诧异道,“咦?你也会?”

    瞄都不瞄他一眼,蓝晴下巴一扬,“失礼!同志们可听好了。”

    “笑公子多情,东篱酒盏西厢玉;道红颜薄命,帘底红浪陌路君。却愁身心!秋月秋风又秋雨。佳人道,忘于江湖、后会无期!”

    踏雪一听乐了,直拍手掌,“好!好一个后会无期!”“蓝姑娘好样的!”

    风清扬可怜兮兮地拉下身段,“晴,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蓝晴半点不领情,惊奇地看着他,“耶?这可怪了,我可什么都没说,你错啥了?”

    无视一旁看戏的目光,风老兄乱没形象撒娇地扯了扯她衣袖,“我这不是看大家诗兴大发,想来个开门红吗,谁想那么多啊,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生气嘛。”

    呀!天降异象了!

    蓝姑娘可没那么好打发,凉凉地撇了他一眼,“诗兴?我看是兽性吧?”

    这……

    “啧,还真当回事了。”蓝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没生气?”“我就知道你没生气。”俊脸蹭了蹭她粉腮,好不亲密,羡煞旁人呐。

    “赶紧的,到谁了?”丰子恺煞风景地喳呼开来,不知情的还以为总督府私设赌局了。

    踏雪,到你了,就以冬天为题吧。

    踏雪姑娘浅浅一笑,“这有何难。”“细雪风吹透,庭院青梅瘦。苍天好弄巧,情定风雨楼。”看了琁玑一眼,情意不言而喻。是啊,他们都得感谢这场善意的捉弄。

    “呵呵,好一对才子佳人呐!”几声掌声响起,烛影照出了两条人影。

    琁玑一看,浅浅一笑,“行之?你怎么来了?”

    风清扬摇着折扇,“不知可否算作送行?”

    “别说这些不好听的话,我是来找我二姐的。”帝思远一走近便扑了过去,“二姐,我想死你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就是昔日一人之下的九五之尊?

    蓝晴一脸嫌弃地挥挥手,“得,三妹你坐远点,别来恶心我。”

    帝思远嘟起了小嘴,“二姐,你怎么这样说话呀,我想你嘛。”

    

“行之。”风清扬突然一脸凝重地看着宋行清。

    宋行清忙低首作揖,“啊,清扬兄请讲。”

    又看了那个没半分形象的人一眼,风清扬谨之又慎:“这位真的是帝思远?你确定没娶错媳妇?”

    宋行清莞尔不答,倒是帝思远恶狠狠地瞪起丹凤眼,“二姐!休了他!”“风公子,你可别以为我下了那个皇位就跟你一样是个一文不值的草民了,只要我高兴,我只要跟皇兄说一声,包准你人头落地。”

    “哟!前皇帝口气还挺大的嘛!就不知帝繇是听你的还是听宝姑娘的呢?”

    帝思远委屈地向宋行清告状,“行之,他欺负我……”

    “你不是来跟他们道别的吗,别理他。”

    帝思远一看桌上的那个空酒壶,眼珠子写满了好奇,“你们在玩什么?”

    风清扬不可一世地扬起话尾,“行酒令,这个懂不?”

    “这个倒也不难。”一个软软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呀!怎么连你们也来了。”丰子恺微惊,今日他这总督府真的是蓬荜生辉呐。

    “哎呀呀,这不是咱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吗,草民有礼了。”风清扬一看清来人的面容,忙不迭地拱手作揖。

    帝繇摆摆手,“行了行了,你还记仇呢。”

    “怎么会?我从来不记这么没营养的东西。”

    切!

    行酒令?开始吧。

    皇兄,这个你也会?

    不巧得紧,我刚跟宝雅学了两手。

    你不是要治国吗?怎么有闲情学这个?真的是初学?

    清扬兄承让!

    你!!!一口气怎么也顺不过气,蓝晴凉笑,输了就是输了,别想找借口。

    我这是轻敌,不行,重来!

    啊!皇上,到我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丰子恺,我算是识错你了。咦?琁玑?你是方外之人,怎么也如此低俗世故了?

    阿弥陀佛,圣命难违,我也只有却之不恭了。

    嘴角抽搐,我看你是乐在其中——

    声音渐渐轻了下去,艳红的灯笼安静地为众人镀上一层薄薄的胭脂。

    酒过三巡人渐醉,月升四海夜正明。

    ———

    似水月色一泻千里,两条人影相互依偎遥望着天边明月,前尘种种如剪辑的影片掠过。

    蓝晴双手覆上他的掌背,有些不安,“你真的不后悔?”

    “后悔什么?”

    明知故问,蓝晴没好气地捏了他一下。

    他低沉的笑声鼓动着她的耳膜,“等将来我后悔了再告诉你。”

    泪湿眼睫,“清扬兄,谢谢你。”蓝晴知道他为她放弃了多少,就为了她的自私,他背弃了亲情友情,她也不想要这般结果,可是……

    风清扬一听就知道什么情况,他叹息一声,“你又多想了。”为什么她就一定要认为留在这里他很委屈呢?

    蓝晴转过身,水雾莹莹的大眼睛在月下楚楚动人,“……我……”

    “别再自以为是,我没有那么婆妈。”重重吻上她的唇,风清扬甚是不满。

    “我会很爱很爱你……很爱很爱……”泪珠纷落,蓝晴感动得一塌糊涂。

    虽说这破天荒的表白有些像礼尚往来,可风家老兄还是一脸激动,兴奋地捧起她的小脸,“很爱很爱?”

    还处于感动的茫茫然状态,蓝晴诚实地点头。

    “爱到什么都听我的?”

    “嗯。”

    “以后不再做凝香楼的蓝嬷嬷?”

    “好。”

    “我说东你不往西?”

    “……好”

    “给我生一支足球队?”

    “……想得美!”

    “呐,你才说什么都听我的呢,又反悔了?”

    “前言收回,我不爱你了。”

    “银货两清,恕不退还。”

    “耶?”

    “要不,一个篮球队总行了吧?”

    “你可以回去睡一觉先,兴许看在交情不错的份上周公会给你一个痛快。”

    “别呀,咱们恩爱夫妻怎么也得子孙满地留待后人敬仰啊,别这么绝情嘛。”

    “这位公子,请问我们何时成亲了?”

    “……你过河拆桥!”

    “……”

    明月悬宫,天清气朗,两道人影相互纠缠渐行渐远,偶尔有一两声争执划破夜幕,紧扣的十指纵使前面尽是风雨亦不离不弃。

    可曾在梦中遇见彼此熟悉的脸

    人儿为美丽的缘求佛了太多年

    就在这个冬天雪花片片从天上飘下

    所有的人儿在雪中找到了永远的家

    从此后懂得永远的你找到了熟悉的他

    ———《自由行走的花》

胭脂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