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缘起缘灭酒一盅 第七十章 身安命立

    细雪初晴,红彤的太阳早早悬于东方,久违的阳光逼破云层倾巢而出,暖烘烘的金光让人快要忘记近半个冬季不见天日的雪花纷飞,小孩们纷纷走出家门你追我赶打雪仗,大人们也步出了院子,邻里之间三五成群相互招呼,啧啧称奇着今年细雪历时颇久的怪天气。

    总督府上下一片忙碌,下人们在管家的指挥下扫雪的扫雪,清走廊的清走廊,远远就能看见那瓦背上几条轻巧的人影在清理积雪,不时向下吆喝一声,否则一个不小心积雪压下可不是闹着玩的。难得温暖的阳光包围一身,下人们从开始的哆哆嗦嗦是干到热火朝天,有说有笑个个神采飞扬,这阴沉的雪天终于熬出头了。

    大厅里茶香馥馥,暖炉冉冉升起的白烟透过红艳的镂空窗棂飘出,点点金光照耀,轻灵飘逸。

    早几日在凝香楼导演了一出恶人记,成功撮合了一对小情人,丰子恺一行是眉飞色舞,更令人惊喜的是发现事情与他们的初衷异曲同工,竟然他们都是在等待着一个变数,如此看来老人家的话就不是诓他们的了,此刻亦就难怪他们心情激动了,毕竟回家的愿望已不再只是飘渺的话题。

    丰子恺满足地一叹,“现在我们就坐等夜璧十七年的到来了。”

    “终于可以回家了。”幽兰亦回以一笑,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怀念。

    蓝晴拉回看着下人们扫雪的目光,脸上闪过一抹异色,“你们就那么想回去吗?”

    “呵呵,蓝晴,”幽兰笑了笑,又看了她身边的风清扬一眼,“听你这话的意思,你难道不想回去?”

    蓝晴打了个哈哈,“没有,我只是说说而已。怎么说对这个地方也熟悉了。”

    丰子恺闻言觉得有些不舍,“也是,人非草木,一个地方待久了总是有感情的。”一脚踏进这个年代也待了这么些年,说没有感情绝对是假的,更何况在这里他们还结识了几个知交好友,例如宋行清,例如柳寂元。

    蓝晴目光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两人身上,“慕云,你怎么办?兰姐,你呢?”他们与他们不同,两个时代的人硬要跨越历史的洪流走到一起,这就意味着必须有一方愿意舍弃。

    慕云笑得很是憨实,“既然遇上了这种情况,那我也只能跟你们说声‘珍重’了。”

    蓝晴有些吃惊,“你要留下?”原来他们已爱到了非君不可的地步吗?

    慕云肯定地点点头,“我不像你们,在二十一世纪我早就过起了一个人的生活,我父母在我六岁那年已经离异,他们早就各自组建家庭,从我成年开始就不再需要他们照顾。”

    “对不起。”蓝晴眼神有些不安,她从不知这个阳光的大男孩有着这样的心事。

    “嘿!”慕云惊奇地看着她,“晴姐,请你别误会,我的人生是很幸福的,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早就明白了不合就分的道理,与其他们为了我勉强在不起不如早早分开另谋幸福,我很开明的,所以我有四个长辈疼爱,又有很多兄弟姐妹,再幸福不过了。”他不知道其他离异的家庭情况,但他们家,他确实很幸福,爸妈二爸二妈偶尔也会约到一起喝喝茶吃吃饭什么的,事实上他们两家都有定期聚会,他们这些兄弟姐妹也没有任何缝隙。

    蓝晴欣慰一笑,“那就好。”掩去眼底的一抹黯然,看来很多事只是她放不开。

    “我相信我爸妈他们都会过得很好的,可是小雪是独生女,罗大人视她为心头肉,她又是个大门不出小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我不想勉强她去适应我们的世界,所以我决定留下来。”难得慕云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独立地作了一回决定,果真越简单的人越容易幸福。

    “靖言已经答应了下半辈子由我全权作主。”幽兰看了未婚夫一眼,也浅浅一笑。

    风清扬挑了挑眉,也不甚意外,“师兄决定了?”

    “自然是,反正我的两个侄儿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他相信这个天下交到帝繇手中是最正确的决策,他不必再担心皇兄的心血付诸东流。

    蓝晴勉力一笑,“原来,你们都决定好了。”原来只有她一个人在踌躇。

    “怎么了?”风清扬见她面色不对,体贴地问道。

    “没什么。”她笑了笑,“我有点累了,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风清扬想跟上去,刚站起身又坐了回去。

    “清扬,你不去看看?”幽兰有些担忧地看着她略显萧索的背影。

    丰子恺皱了皱眉,“她今天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没事,她只是累了。”风清扬唇角勾起一个弧度让他们宽心,然而那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他怎么可能忽略她眼中的痛楚。

    蓝晴无意识地沿着长廊走,待到廊尽途穷,她才止住了脚步。站在栏杆前,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依照寒气乱窜,冻得人直打哆嗦。院中高大的梅树上积雪未消,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如一座美丽的冰雕。她倚着柱子而立,微仰首看着那光秃梅枝出神,眉间筑起了痛苦的切痕。

    ———————

    这座皇宫算算是他第三次来,第一次是出征归来皇帝设宴行赏,第二次是请辞军务官职,这第三次嘛?风清扬不得不说他是一头雾水,本来他是去找宋行清喝酒的,可也不知道宋行清是那根筋搭错了,一看到他就惊喜万分,当场拉着他入了宫。

    看着亭内只有他们两人,宋行清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虽明知眼前人是个女子的身份,可她还是夜璧朝的天子,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他恭敬地问道,“不知皇帝召见草民,有何吩咐?”

    “你是我朝功臣良将,堂堂一品大员,这‘草民’可有些不妥哦。”帝思远不急不燥,标准的一副皇帝嘴脸。

    风清扬也学她笑得平静无波,“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草民现在无官无职不敢造次。”

    “罢,我说不过你。”帝思远失笑地摇摇头。

    “那么皇上找我来是?”她不急风清扬可就奇怪了,他们两个之间怎么算交情都没有好到坐下来聊天谈岁月的地程度,可她这样私自把他叫来也不像是忧国忧民的大事。

    帝思远静静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口,“风公子。”

    风清扬疑惑归疑惑可也笑得自在,“皇上请说。”

    帝思远沉默了一会,目光坚定地道,“我以蓝晴三妹的身份跟你问句话。”

    “请讲。”风清扬眸光一闪,不料她有此一着,这才想起他们之间的唯一共通点。

    “你爱她吗?”

    毫不迂回的问话让风清扬愣了一会,他有些自嘲地轻笑,“我以为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

    “是我多事了。”这种私事本就不该由他们这些外人去置喙,闻言她点头致歉。

    

“没什么,只是不曾想过这表白不是对着她本人。”风清扬对上她的视线,平静地道出他的真心,“我爱她。”这份爱早已深入骨髓,虽不曾明言,因为他知道他们已经心照不宣,他懂她没有启齿的情意,她也看得到他眼底的深情。

    无法否认内心深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看得出他们感情甚笃,但没有听他亲口说来,她总觉难以心安,他不是宋行清,对他她没有那么透彻的了解。心底有了计较,她试探着问,“你可知二姐近来有心事?”

    “你知道原因?”风清扬星眸微睁,问得有些急切。

    帝思远微微颔首。

    风清扬看着她突然笑得苦涩,“她的心事从来都藏得很深,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根本就不像我爱她的那般多,对于这段感情,她显然比我洒脱多了。”但他做不来,她早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你误会了。”帝思远说得斩钉截铁,眼神有些迟疑,“二姐她……她只是很矛盾。”

    矛盾?风清扬挑眉以对。

    帝思远点点头,然后轻声问道,“你想回你们的世界吗?”

    风清扬想也不想,“这个当然。”突然他似有所悟,惊愕地看着帝思远——莫非?

    “是的,二姐她并不想回去,相对而言她更喜欢现在的生活,”说出了藏在心底的话,她不再那般挣扎,“你似乎对她在那个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无从得知。”巨大的震憾在心底回荡,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回答她。

    将他脸上的打击看在眼里,她不动声色问道,“如果让你在亲人与她之间作选择,你会如何选?”

    他苦笑,这是个好问题,然而答案却早已浮现在心底。

    见他不回答,帝思远笑得有些不舍,“不过,我知道二姐最终会跟你回去。虽然我不希望她强迫自己。但她想的永远跟她做的不一致,所以她一直过得很累,那个身份是个压抑。”对上风清扬心疼的眼,帝思远在他心湖再投下一块大石,“其实这也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我们的师傅说过,将来你们或许可以回到未来,但代价是忘掉这里发生的一切。”

    在风清扬震惊的目光中,她一字一顿说着预知的事实,“意思就是说,你们离开的那段时间里只是你们绵长的一个睡眠,等你们醒来一切不曾变改,那是一段空白的记忆,对于你们来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你还愿意吗?”

    ———

    风清扬今日有点怪,自他从外面回来后。

    但他不说她便不去问,她想两人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就如同他总是包容她的言不由衷。

    只是当他一言不发地喝起酒,一壶见底还不见有开口的打算,蓝晴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了?”

    风清扬默默看着她,被酒精灼过的喉咙有些沙哑,“今日我去了趟皇宫。”

    心头咯噔一跳,蓝晴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去皇宫做什么?”

    “帝思远找我谈了些事情。”

    “哦。”

    “你不问问我们谈了什么吗?”风清扬牢牢地盯住她,眼神有些灼热,也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

    放在膝上的手不自觉绞住了裙摆,“那……你们谈了什么?”

    “蓝晴。”风清扬微微叹息,“在你心里,我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位置?”

    “我——”她心头一惊,忙要张口解释。

    风清扬飞快地掩上了她的唇,“别说,不用告诉我,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原来患得患失从来就不是女人的专利,只要沾上她,他就永远做不到理智清明,再简单明了的事一旦牵扯到她就什么都变了味。

    “帝思远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他勉强笑了笑,“你不觉得你多虑了吗?”

    视线逐渐变得朦胧,蓝晴开始哽咽,她知道她的隐瞒伤到了他,“我……”

    “不管你怎么想我,但我都要告诉你,你走我便走,你不走我便留,我说过——不离不弃。”

    “可是……”泪水很快夺眶而出,那埋藏了很久的话终于被释放,“那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怎么能说放就放得了……我不想为难你……”

    深深吻上她的唇,苦涩的泪珠告诉他她总是顾虑得太多,瞻前顾后害得所有人都跟着她伤神,“你什么都不说私自就给我作了决定,这才是最让我伤心的‘为难’。”突然风清扬神色变得黯然,微微颤着肩膀,“难道说你从来不把我当回事?从来没有爱过我?”

    他的伤心明明白白,蓝晴急得眼泪直掉,“我不是……你明知道我无法割舍、最在乎的都只是你一个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表情一变,风清扬笑意款款,“你不说我又怎么明白。”

    耶?蓝晴呆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过来,“你骗我!”

    风清扬承认得很干脆,“你瞒了我这么久,让我骗一次又怎么样呢。”

    “你——气死我了。”蓝晴又哭又笑,还以为他真的误会了她,不让她上诉辩白就直接定了她的罪,抹杀了她的情意。

    又不是第一天领教她的别扭,风清扬轻轻松松地拥住她,现在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他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那层迷雾一揭而散,眼前是希望无限的晴空万里,“我们不走了,就留在这里永永远远生生世世。”

    蓝晴感动得声音发颤,“你想清楚了吗?”

    “再清楚不过,”风清扬吻了吻她耳垂,不忘撂下温柔的警告,“既然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你就不可以再时不时的钻牛角尖了,否则到时可别怪我不客气。”

    “知道了。”回答得不情不愿,可唇边却勾起了一个甜蜜的弧度。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作者有话要说:

青娥:那个啥,赶时间,就不让他们卿卿我我了,讲开了就OK.

胭脂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