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借得凝香见芙蓉 第四章 凝香楼

    凝香楼,是近年来无雨城迅速掘起的一座寻芳院,咳咳,好吧,通俗一点,就是勾栏地。

    据说这里的姑娘温柔似水,才华出众,体贴入微,只须一声吴侬,一个秋波,各位公子哥儿就巴不得奉上千金以博佳人一笑。

    虽然这话是夸张了点,可也说明了这里姑娘的高水准。而关于这凝香楼,尚有一个传闻,就是,据说凝香楼幕后的老板是当朝大臣,且位高权重,故而,不明就里的一如众寻芳客,便不敢贸贸然找麻烦了,你还别不服气,这种地方当然就是滋生“麻烦”的好环境。虽然男人们总是在说父权大于天,但总还是有另外的一种方法来平衡。好了,不扯太远了。就因为一个不明的传闻,众人硬是矮了一小截,深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权贵而不自知。

    什么?你说不光顾?当然做不到了,这凝香楼的姑娘咱前面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个个可都是绝世佳人呐,呃……当然,这指的都只是出台面的,可不包括丫环走堂哦。

    谣言止于智者,可这种空穴来风,仍是一传十,十传百,托三姑们的福,这凝香楼则越发神秘莫测,大家莫不想一窥幕后老板的身份,届时又可以为三姑六婆小添了一道下饭菜,多么伟大啊!

    可惜,只有凝香楼的生意越来越好,而幕后则还是止于幕后,着实令人扼腕不已。

    一袭粉蓝长裙,外罩及膝深紫马褂,肩披一方真丝云肩,只是嘛,这一身美丽的衣物一搭上这位主人,可就只剩下俗不可耐了。

    瞧!本来美美的衣裙,被她那粗得全身找不到一点曲线的腰一撑,什么感觉也就烟消云散,却不避短地套上修身的马褂,其丑态可想而知,唉……

    还不止呢,这只是颈部以下的装促,那颗脑袋可一点也不逊色。首先,发挽成髻,髻心簪上一朵金黄的梅花形饰物,天知道那是不是真的黄金,但光那刺目的光芒就足够看的了,双鬓贴上时下最流行的流云苏,不用怀疑,也是金黄色的,更不要说那杂七杂八横插竖插于发上的钗钿。摇摇晃晃,金光闪闪的一颗头,实在壮观!

    如此华丽的装扮,不作第二人想——此乃蓝嬷嬷是也!

    傍晚时分,正是娱乐场所生意进入高潮的预备时候。

    “魏平,把灯笼挂起来吧。”看着最后一抹光线消失在云层后,蓝嬷嬷这才吩咐院卫点亮蜡烛迎接夜生活。

    “是的,嬷嬷。”闻言,立在一旁的一副忠厚老实样的魏平恭敬一点头,领命向杂物间走去,沉稳内敛的气息很是让人放心。

    “嬷嬷,嬷嬷!”焦急的叫唤伴着跌撞的脚步声从楼上一路传来,真让人担心发声者的脖子安全。

    定睛望去,还未得及反应,那个瘦小的身子猛然撞来。

    “哎哟……”用力稳住身形,摸了摸被撞痛的下巴,蓝嬷嬷扶正女子的身躯,嗔怒地看着她,那笨拙的微型,老态毕现的脸容配上那可爱的表情,说有多好笑,就有多可笑!

    “春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了?急成这样?嬷嬷我美丽的下巴都快被你撞扁了。”

    “嘿嘿,嬷嬷……”被唤作春花的女子立起身形,忙陪笑道:“嬷嬷,哪有那么容易扁的啊,放心,您还是美丽动人,容光焕发呢……”唉,终于明白什么叫睁眼说瞎话了,佛祖啊,我这叫善意的谎言,您老人家一定要明察呀。

    “呵呵~~~”母鸡般的笑声应声响起,就见那‘容光焕发’的脸受不了主人的兴奋,一抖一抖的,仔细看,不难发现那正微微一洒的粉,天知道这嬷嬷涂了几盒胭脂……

    只见她犹不自觉地一扬手绢,溜了春花一眼,“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心情大好,也就不计较她的冒失了,“说吧,什么事?”

    “呀!”这才想起所为何事,春花急忙道:“嬷嬷,昨天来的那姑娘,她不肯让我给她上妆,还……还……”

    “说话就说话,别吞吞吐吐的。”

    瞄了嬷嬷一眼,“还……还……”

    看她萎萎缩缩的样子,心里突然似有所悟,“还什么?”蓝嬷嬷十分和蔼地低下头。

    呃……嬷嬷的表情……好可怕哦……可是,不说又不行……

    权衡利弊后,她吞了吞口水,“她大发脾气,不小心摔坏了那个摆在八仙桌上的‘仙女散花’。”

    像是倒抽了一口气,然后——“不、小、心?!”很是压抑的声音应景地传出。

    “对,对,不,不小心。”“还有——”

    “还有?!”完全了解心底在淌血,尚未接受,她竟然还有?!

    呜呜呜——又不是她摔的,嬷嬷凶她干什么嘛?

    哀怨归哀怨,她可不敢拖三拖四,深吸一口气“她一生气,又不小心撕烂了墙上那幅‘神迹’。”话毕,就低下头等嬷嬷汹涌的怒气——

    好半晌——

    咦?怎么这么安静?

    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完全入定的嬷嬷,突然觉得嬷嬷好可怜,“嬷嬷,别太伤心了,您节哀吧。”

    小手轻扯上嬷嬷的衣袖,成功地唤回嬷嬷的神志,然后看着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由震惊转为心痛,然后——咦?耶!嬷嬷的粉掉了?正好奇的打算凑近点,待研究对象已三步并作两步地倏地向二楼走去,只有咬牙切齿的声音留待后人猜测她的火气。

    哇,嬷嬷好像好生气哦——

    呀!嬷嬷说什么来着?

    “我要拆了她!”

    慢半拍反应过来,春花立马跟上去,边跑边叫:“嬷嬷,别冲动,别冲动啊,杀人要偿命的!”

    风风火火来到二楼兰苑,十分有魄力地一掌拍开门板,怒气冲天跨过门槛。

    

一眼看到那个如同老鼠见到猫的女孩,已经像见鬼似地飞快缩到床角。

    颤抖着身子,看着那个‘水桶’般的老女人向她行来,犹如索魂的夜叉。

    她记得这个人,她是这家妓院的主权人。昨天,当家里终于穷得揭不开盖,而爹爹也因欠了赌债而面临生命危险时,爹娘终还是决定把她这个小有姿色的家中长女卖掉,用娘亲的话就是她的牺牲可以救她们全家,总算没有白养她一场。她知道他们要卖她,知道要卖给生意最好的凝香楼,她哭,她挣扎,她不想被推入那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尽管读的书不多,可从邻居婶婶的口中,她明白那是女人的地狱,男人的天堂。还记得她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恳求她的爹娘,她说她可以去乞讨,她可以去做丫环,她可以去当苦工……只求爹娘改变主意。但那些都太遥远了,所以爹娘还是绑着她来到了凝香楼,与蓝嬷嬷交易。

    再然后,在这个老女人审视的目光后,她点头,看着爹娘接过她递予的一个钱袋后,冷冷地说:“以后,你们再无瓜葛,她从现在起,只是我蓝嬷嬷的人,明白了吗?”

    “是,是,是。”忙不迭地点头,便看到那对生她养她的夫妻高兴地头也不回地离去,她只有绝望的闭上眼睛。

    “你……你想干什么?”话未完,眼泪又不自觉落了下来。

    “哟哟哟,”一屁股坐到床沿,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她轻笑:“我干什么?”“呵呵~~~~你认为我想干什么呢?”看一地残骸,她嘴角又抽搐上几分,脸色一冷,“在你毁了我这么多的宝贝之后,你认为我想干什么?!”

    她阴笑的表情很显现是成效颇高,只见那可怜的孩子当下泪落得更凶,小脑袋埋进膝中,双臂紧紧环住自己,小肩膀一耸一耸的,一看就知道正哭得不亦乐乎。

    见她如此,蓝嬷嬷声音不觉放软,叹了一口气:“丫头,命该如此,你就认了吧。”

    许是把她的话听了进去,她身子抖动得更厉害,好像随时会哭昏过去。

    看得她好不难受,手一伸,就想拍上她肩膀——

    “嬷嬷!”突如其来的叫唤成功吓住了她的动作。

    抬眸见春花像个小狮子般冲了进来,手一拐弯,拍上自家受惊的心头,没好气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会吓人了。”

    “嬷嬷,你就别逼她了吧。”看那姑娘哭得好不可怜,春花忍不住也红了眼眶。

    百忙中听到有人为自己说话,那姑娘忙抬起头,就见到先前那个丫环正坐到自己的身边,向嬷嬷哀求。像是抓到了一线生机,她连忙睁大水眸,可怜兮兮地看着蓝嬷嬷。

    被这种熟悉的目光看得实在火大——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向她来这一招?难道看不出她很为难吗?——气鼓鼓地看着两人,蓝嬷嬷兀自气恼地哀叹,她的钱呐,她的名副其实的青楼啊……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银子长脚往外溜…………

    如同院里每一个了解嬷嬷的人,春花掩住笑纹,向那屏息以待的姑娘使了个眼色。也许知道她不会害她,那姑娘马上领会个中深意,连忙跳下床,‘卟’的一声跪到蓝嬷嬷面前。

    泪眼模糊地叩头:“嬷嬷,您就可怜下丫头吧,求您了,放丫头一马,帮帮我吧,我给您嗑头了,嬷嬷,求您了!”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弯身扶起她,看着那张泪痕斑斑的小脸,哪里还硬得起心肠来,唉!算了,反正她又不缺钱。

    替她拭去泪珠,叹道:“好吧,但是,你得卖艺,唱歌弹曲替我回本哦。”总也得生活,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好,听嬷嬷的。”感激地连点头,只要不让她接客,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我不会弹曲,那可怎么办呢?”

    蓝嬷嬷尚未回答,春花又献宝似地插了进来:“这个你放心,我们嬷嬷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这的姑娘大部分可都是她教的呢。”那口气可真是与有荣焉!

    只见那姑娘崇敬地看着蓝嬷嬷。哇!真……真看不了来!

    “别听她胡扯。”瞪了春花一眼,她轻笑:“你尽管安心住下,跟姐妹们多学学,这里的姑娘都是可怜人,她们都很好相处,你就当自己的家好了,不用拘束,等学会了以后我再给你安排差事。”

    不知觉间,那姑娘刚止住的泪又滑了下来,她猛地扑进蓝嬷嬷怀中“嬷嬷,谢谢你,谢谢你。”

    像个慈母般,蓝嬷嬷轻拍上她的背,“傻孩子,哭什么,快别哭了。”

    向春花使了个眼色,后者领悟地上前扶起那姑娘,“姐姐,别哭了,我们嬷嬷可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呐,咱们能跟着她,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嗯。”睁着一双感动的大眼,她强笑点头。

    “还不都是给你们害的,还好意思说。”故作哀怨地抚额,蓝嬷嬷叹道:“唉!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夸张的动作让一旁的人忍俊不禁。

    第一次看到她笑,蓝嬷嬷在心底叹道:女子贱如泥的社会,得糟蹋多少纯洁无暇。

    “你叫什么名字?”这才想起,蓝嬷嬷笑问。

    “回嬷嬷,我没有名字,爹娘从小唤我‘大妞’。”

    “大妞?”大牛?——嗯,丑死了。皱了下眉,她说:“这样吧,你以后就叫‘花颜’,花朵的花,容颜的颜,你看可好?”如此的可人儿,当然得有一个美丽的名字了。

    “花颜,花颜,”细细咀嚼着这两个辽,她感动莫名,她,终于拥有自己的名字了,竟还如此动听。

    “嬷嬷,以后,花颜就是您的人了,您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她没有落泪,只是泪光涟滟,坚定地说。

    轻轻抚上她的秀发,她低笑:“傻花颜,只要你们过得开心,就足够了。”

    话锋一转,“好了,春花,你安顿下花颜,带她认识下环境,不过,这会就别过前院了,那正热闹着呢。”向春花交待完,她又看向那个惹人怜爱的丫头,“花颜,安心跟着春花吧,先熟悉下这里,明天我再安排你学习的课程。”

    “嗯,好,嬷嬷,您忙吧。”

    “那我出去了。”起身走向门口,“唉!真不知道我这么累为了什么。”喃喃自语,人也消失在门外,直奔前院去也。

胭脂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