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借得凝香见芙蓉 第三章 夜璧皇朝

    全无雨城的百姓都知道,上至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下至三岁的天真婴孩,定烽王府是全城最大的一座府第,仅次于雄伟的皇城。王府的主人正是位高权重的当今皇上的亲皇叔,夜璧朝的开国元勋,助先帝一统天下、当年的平沙将军、今天的定烽王。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似乎已成了每一个改朝换代后的悲哀。

    当年并肩作战的兄弟,如今只剩下他一个,先帝在一坐上了天下最高统治的位置便开始着手整顿朝纲,重新编制法典,刚打完仗的天下还处于动荡时期,他日夜辛劳兢兢业业直到生命之火燃到最后。

    遗诏传皇位于他的二皇子——帝思远,由定烽王协办朝政,另置四位内阁大臣,分别为左丞相——罗中书,右丞相——宋行清,兵部尚书——冯征程,礼部尚书——郭未英。

    这一遗召,无不让人赞叹先皇的英明睿智,天下人皆知马尚书死忠于夜璧,再加上一个定烽王,两人分别拥有了整个朝廷的各四分的兵力,兵权掌握在他俩手里,夜璧可算是有了大半的保障,另外一小部分嘛,就算是平凡小家庭也难免会有自私的人,更别提堂堂一个国家,只是有异心的人都顾忌着这举足轻重的定烽王,故而会有的小动作都只是搬不上台面,也就是暗地里进行了。

    人尽皆知,当今皇帝最信任并不是他的皇叔,而是前朝元老的接班人,当朝丞相宋行清,说起这宋行清,可是如雷贯耳。据说他三岁能吟诗,五岁作诗,熟读兵法儒卷,满腹经纶,十七岁中状元,二十岁便升至丞相,身长七尺,脸如冠玉,可谓潘安再世,故有别称——玉丞相。受喜之程度相当明显。

    左丞相为两朝元老,江南人士,五十有三,正当壮年,他不趋炎附势,不仗势凌人,着实一个难得的好官,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独女罗千雪,生得花容月貌,且琴棋诗画,无不精通,可惜至今二八年华仍待字闺中,别误会,并不是没人要,实在是花多眼乱,上门提亲的可谓踏破了门槛,就是抱不得美人归。人人都说是罗大人爱女如命,舍不得她过早嫁人。

    再说冯征程,当年随先帝南征北战,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人称常胜将军,此人英勇善战可见一斑,如今奉先帝遗命匡扶新主,不顾年事已高,放弃天伦之乐,依然尽忠职守,且难得他没有倚老卖老,一门心思只为国家社稷,完全不让人担心功高盖主。

    好吧,既然都说了三个了,也不差这最后一个,说起这礼部尚书嘛,他是夜璧三年进的朝,是由科举探花起家,许是祖宗够义气,官运亨通得让同僚眼红得不得了,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人家一路升升升到今天的内阁大臣兼礼部尚书,只不过嘛,他的口碑并不顶好就是了,私底下可是有很多人在盘算着他什么时候高举反旗呢,当然了,这些可是在心里想想就算了,说出来那可就是诬蔑朝廷命官的大罪,又不是活腻味儿了,反正是忠是奸,朝廷自有定夺,岂是咱们小老百姓可以左右的。

    呀,说了这么多,怎的就漏了我们的定烽王!该死,来来来,咱们回过头来。

    前面说了,定烽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叔父,这夜璧朝的天下他可谓是功不可没。什么,前面提过了?哦,不好意思,重来。

    话说定烽王爷名唤帝靖言,虽说是皇帝的长辈,可这年纪差得并不太远——三十三岁,那可是个风流倜傥的好年华,而老天并不理会凡人的平衡心,硬是让他拥有高超的武艺,过人的领导力外,还给了一副好皮相。所谓武夫,本就不让人对他的长相抱有任何希望,可惜他颠覆了人们的认定,不知道他身份的人绝对以为他只是一介书生,外表斯文有礼,虽比不上宋行清的潘安再世,可也踏上了美男子的台阶,且那浓厚的书卷味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噢,对了,忘了介绍最重要的一点!该王爷虽年届而立,可至今尚未娶妻,原因为何,尚不明确,但可以肯定的是,众家云英未嫁的姑娘依然可以作下王妃的美梦,至于能不能成真,就看各位的努力了。

    ————

    偌大的王爷府,要找个人还真不是易事。

    看他李鉴就知道了,从收到信的那一刻就开始找人,可到了这半刻钟后的光阴还是看不见正主儿的踪影。

    唉!再叹一口气,李总管认命地抬起疲惫的双脚,寻人去也!

    不用怀疑,这个五十多岁的健朗中年人正是定烽王府的管家,而也不用怀疑一个老管家在自个儿的工作范围也找不到人,实在是……他这位爷太能躲了!

    一身功夫,诡异懒散,行踪飘忽,谁知道他现在是在东院的书房看书,在西厢的兰亭听曲,还是在北阁的静苑练剑,哦对了,不晓得有没有去了马公子家!唉,真的,真的不是他的能力问题了!

    说起这个主子,唉,想当初他刚来的时候还着实让他惊艳了好大一番,且还在心中把他封为当朝最美男子,呜呜呜,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早知道他会给他工作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就不会白白浪费了那么多赞叹的眼光和心思,现在可是想收都收不回来了……这个据说是王爷的师弟的风公子,对了,他全名叫风清扬。生得浓眉大眼,朗若星辰,高挺的鼻梁,经常似笑非笑的薄唇,如刀削的五官,无不让人惊为天人,虽然平易近人,却也爽朗不羁,永远给人神秘莫测的感觉,

    

绕过九曲十八弯的回廊,穿过繁花锦簇的后院,终于给他看见那个躺在凉亭小寐的人。当下感动得就差没热泪盈眶:苍天有眼呐!

    不敢迟疑,就怕他公子爷一下子又闪了,实在是领教过他的神出鬼没了,天知道他这身诡异的功夫是怎么来的,像人家丰大人多好啊,斯斯文文,整天笑嘻嘻的,虽然他头次见时也怀疑过其中的虚假程度,且相信每个人对他的第一感觉都是:这人,傻的?但综合来看,他乐意选择丰大人,实在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而他,已经放弃去数杂物间里的那堆磨底鞋了……为什么没扔掉?这还用得着问吗?不就是为了作为将来某个会怀疑他办事不力的有力证据吗!他也很不情愿的……

    兀自哀怨了十八回,他勉强记起正事,连忙走上前去,当然没忘记主仆之间的三步之距。心口不一,恭谨地站立在一旁,敛眉低首道:“风公子,奴才刚刚收到丰大人派人送来的信,来人说要您马上就看,事情很急!”

    被人打扰了休闲的时光,风清扬也不甚介意,舒服地伸了伸懒腰,边声音都是懒的:“拿来吧!”

    李总管恭敬地递上信函,然后又退回原位等候差遣。

    接过信,看了他一眼,他忍不住呻吟,又来了……

    微微一挥手:“你去忙你的吧,这不用你侍候。”

    “是。”后退一步,他这才转身离去。

    “真受不了。”他就说讨厌这繁琐的礼节,什么主仆之分嘛,不都是人来的。偏偏帝靖言就是埋怨他太随性,没半点主子的形象。拜托,他只是个没分没量的食客,他说得也忒严重了。

    边低咕边撕开火漆的信封口,抽出信纸,定睛一看,“凝香楼?”

    就三个字,丰子恺,你也太神秘了吧,搞什么?!埋怨归埋怨,还是抬起步子向府门走去,然后随手拉来尚未行远的李鉴。

    “什么?风公子,你要去凝香楼?”过大的惊叫让他忘记使用那个尊敬的称谓。

    才问他知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老管家就似颇受惊吓。

    收起狐疑,风清扬点头确认。

    “呃,风公子,您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老管家很委婉地问。

    看他扭扭捏捏的样子,风清扬已有几分了然:“青楼?”

    而事实也证明他确实聪明,老管家咦了一声:“你知道?!”

    “好了,别啰嗦了,知道就带路。”虽然也搞不清楚丰子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还是要走这么一趟。

    “哦,是,风公子,您请跟我来。”

胭脂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