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2章 互不理解

    院子里正刀光剑影,碧儿和薛念正在切磋过招。

    行歌扶着凌思在亭子里坐下后,不由得感叹道:“人家都说练武奇才百年难遇,怎么我就认识这么多个?”

    凌思没接话,她身体不宜习武,也就没心思研究别人武功好不好。

    薛念两人收了招,裘碧跑到行歌旁边,端起一杯茶就喝了,喝完茶才坐下,她兴致勃勃道:“冰块,改天我们找个大点的地方,咱们认认真真、拼足十分力的较量一次如何?”

    薛念很不给面子的拒绝道:“算了,我们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犯不着两败俱伤。”

    “死冰块,你真讨厌!”裘碧说这话的同时拿起一块点心砸向薛念。

    薛念偏头躲过那块点心,若无其事的拿起茶慢慢的喝着。对于裘碧三不五时的拿东西砸他或是对他破口大骂,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一旁的凌思看不过去了,她的表哥只有她能欺负,凭什么裘碧张嘴就骂、随手就砸?

    她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裘碧说道:“郡主,刀剑无眼,我表哥也是为你着想!你实在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就拿东西砸他,要是让旁人误会你泼辣蛮横多不好!”

    凌思的语气让裘碧的好心情一扫而空,她怒道:“凌思,大家都这么熟了,你老这么拐着弯损人有意思吗?”

    两人从初次见面就处得不愉快,如今成了亲戚,也没丝毫好转。

    凌思:“我也不想,可你当着我的面欺负我表哥,我还能当看不见吗?”

    裘碧:“你搞笑吧?本郡主什么时候欺负薛念了?再说,我就算欺负他,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他堂堂七尺男儿还要你为他出头吗?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薛念在凌思之前开口:“思儿,裘碧是跟我闹着玩,你别太较真。”

    行歌也跟着打圆场:“就是,咱们难得聚在一起,别为了点小事闹得不开心。”

    薛念自己都不介意,凌思也就没有硬要替他出头的立场了。

    凌思给裘碧一个假假的笑容,眼神表情都透露着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的讯息。

    裘碧占了上风,心里美着,嚣着的回了个我等着的得意表情。

    当看不见两人互相幼稚的表情挑衅,薛念难得主动问道:“昨天那个人怎么处置了?”

    行歌把事情大概讲了下,讲到余氏满门立斩无赦时,薛念的表情比平时更冷了,行歌以为他会指责或是劝诫什么,他却只是说道:“你们两个和好了,我也就不担心了,等会我就回卫州,你们好好保重。”

    现在那些新进宫的嫔妃肯定有所忌惮,朝廷众臣大概也认清了立场。行歌和思儿的地位稳定了、感情也升温了。如果不计较被牺牲的余御史满门上下的话,思儿算是很完美的解决了一切隐患。

    当然,余家并不算无辜,余贵人确实有害人之意、余禄也差点强了思儿。可是如果不是思儿故意明里暗里,引诱那脑子不大聪明的余贵人下药的话,余家是可以避免满门斩首的下场。余家的惨剧,可以说是在他的纵容下进行的,如今他实在没什么立场指责凌思或是同情余家。

    他的想法很简单,行歌和思儿有足够的心机,玩转这个充满阴谋诡计的宫廷,他就没必要勉强自己留下来帮他们。比起宫廷,他更喜欢快意恩仇的江湖。这几年,跟思儿一起忙着夺权,他都快忘了他另一个身份了。他也是时候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

    “表哥,你这是怪我吗?”

    

凌思急了,她知道依表哥对她的了解,所有的事都瞒不过表哥。她自认做的事不算太出格,表哥就这么甩手走人委实出乎她的意料。

    薛念:“你想多了。宫廷的阴谋算计我不了解,你的立场、你的决断我也没资格说什么。以后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还是会以最快的速度过来。”

    薛念的离开,让凌思心情很是不好。所幸这两天行歌跟她亲密无间,让她不至于太过烦闷。

    两人正在花园里琴箫合鸣、眉目传情时,一声冷笑声打断了两人的默契。

    行歌放下箫,看着来人,微笑问候道:“朝阳姐,你来了。”

    朝阳不带笑意的讽刺道:“余家上下八十三口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你们却有闲情意致在这弹琴奏曲,我都开始佩服你们了。”

    “余家是罪有应得,朝阳姐实在没必要为他们出头。”

    凌思的声音不冷不热的,对于朝阳的多管闲事,她除了无奈就只有暗自郁闷了。

    “罪有应得?后宫下药事件,就牵连到满门斩首,这也太过了些吧!”

    朝阳努力压制心中的怒气,她不想跟他们吵架。

    “表姐,整件事情你弄清楚了吗?这不仅仅是下药,他们这是污辱我们的尊严和挑战我们的权威。如果不小惩大戒,那以后还有人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吗?没有绝对不容挑衅的权威,我们该怎么统治文武百官?”

    凌思说得是义正言词,脸上更是看不出一点心虚来。

    看着没有丝毫内疚、悔意的凌思,朝阳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她悲伤的说道:“你们是皇上皇后,天下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你们手里。你们随便扣一个罪名,就可以让一个死、一家人死、甚至一个城的人死。可这就能证明你们至高无上的地位和价值了吗?”

    “如果你们需要用别人的鲜血来震慑他人、稳固地位,那只能证明你们无能、自私!一个名流千古的明君,不是掌握着天下人的死,而是主宰着天下人的生!如何让天下人生活得更好才是你们该做的吧?”

    “表姐,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但实施起来有多难就只有在其位的人知道。就像月姨,如果她不是狠心的暗地里断了无双城和擎天国的粮食,那场战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和平。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才是上位者该明白的取舍。”凌思故意提起月姨,希望表姐不要再在余家的事纠缠不清。

    “我娘那时是打天下,你们现在是治天下,情况根本就不一样。也许你的杀一儆百确实震慑住了文武百官和后宫嫔妃,但那只是暂时的。一个会把手段、心机用在陷害臣下的主子是得不到信任的。眼光放远点,否则你再怎么聪明,最后都只会绕进你自己的陷阱里。我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之!”

    朝阳说完转身就走。她是真气了,她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她娘说事。她知道他们很不想她再插手他们的事,但在他们没有真正坐稳皇位、同心协力之前,她如何忍心放手不管?

    凌思等朝阳走远了,推开面前的琴怒道:“不关心我所受的伤害,还去同情伤害我的人,简直莫名其妙!”

    行歌扶着腿伤还没好的凌思,慢慢的走回梧桐宫,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凌思是忙着生闷气,而行歌却是在想这几天的事。

    他知道余贵人对皇后下药可能另有玄机,但他不愿意去查。当然,查也查不到什么,毕竟余贵人确实下药了。他把这件事完全交由凌思处置,也是怀着和她一样的心思。

    朝阳姐的话,让他不得不反醒。

    这几个月来,他虽坐在这个皇位上,却没有进入一国之君这个角色。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夺走凌思手里的权利?如何定位他和凌思的关系?压根就忘了他当皇帝的初衷。

    到了梧桐宫,行歌不由得抱紧凌思,认真的说道:“思儿姐,梦儿进宫的事解决了,我们就好好的治理这个天下吧!”

    凌思把头埋在行歌的肩上,低着声音说了个:“好”。

皇位不好坐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