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9章 玫瑰香味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此时,太阳已升上半空,如往常一样,陈悦起床后就泡在画室里。

    因为没有灵感,她握着笔不知道在画什么,几个小时了,也没见她停顿过一笔,很快,一副不知道是什么的画就完成了,虽然只是涂鸦,但色彩却意外好看。

    正当她放下笔审视自己的画时,宁星从背后圈住了她的腰,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脖子,“想你了。”

    因为觉得痒,她偏了一下头躲过了宁星呼在她脖子上的气息,“忙完了?”

    之前项目的问题还有“副市长”风波对他们的公司影响不小,一大早,宁星就出门了,本以为会忙一天,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宁星拉过她面对自己,“托你的福,岳父给了我两个月假。”说完亲了亲陈悦的额头。

    “是吗?”

    “嗯,他让我多陪陪你,用心准备我们的婚礼。”宁星笑了笑,“走后门的感觉可真不错!”接着亲了亲陈悦的嘴唇,本想继续亲下去的,却被陈悦用手捂着他的嘴将他推开了。

    陈悦露出有些嫌弃的眼神,“总觉得,你最近越来越像个好色大叔了。”

    “什么?”宁星见陈悦嫌弃的眼神,还有对自己如此的形容,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眼里的笑意都在放光了。

    陈悦无语,但眼里充满笑意的宁星实在太好看和耀眼了,“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她言语不屑可脸上却一副被迷住的样子。

    “我家老婆太可爱啦!”说着就一把抱住了陈悦,还一个劲地揉陈悦的头发,“谁叫你这么可爱!”

    陈悦表面上特别不耐烦宁星对她又抱又揉的,但心底却甜得跟蜜一样,只不过她就是不表现出来,因为面对宁星她会害羞,“不要闹了!”

    陈悦的语气听起来挺认真的,所以宁星就算觉得她可爱到爆,也只好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说正事,我爸……”陈悦停顿了一下,“若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能帮的你就尽力吧!”

    陈悦指的是最近他们公司发生的事,虽然宁星他们一直瞒着陈悦,陈悦也不太关注社会上的新闻,但宁星这些天的早出晚归还有在她面前没隐藏住的疲累还是让她发现了端倪,于是她才通过新闻知道了父亲公司即将被收购的消息,担心是当然的,可她除了会画几幅画,什么也做不到。

    “别担心!”宁星揉了揉她的头发,“岳父比你我想象的要厉害多了。”

    新闻嘛,三分真七分假,其实情况并没有陈悦所知道的那么糟糕,还是有挽回余地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节骨眼放宁星的假,这一困难算是度过了。

    对于宁星,陈悦是要比自己还信任的,既然宁星都这么说了,她也没必要瞎担心,“嗯。”她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宁星,余光瞟到上前天下午宁星带回来的白玫瑰。

    “你为什么总是送我花?”陈悦问。

    “你不是喜欢吗?”

    陈悦顿了一下,“以前是,因为眷恋某种味道,现在不需要了,所以不要在送我花了。”

    ?宁星疑问地注视着陈悦。

    其实有些事情陈悦是不想在别人面前提起的,总觉得没有必要,自己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那些往事说出来太过于矫情。可在之前那些往事却是插在她心上的一个刺,她现在之所以会觉得矫情,大抵是因为她已经放下了,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好的事情她都想让宁星知道,再说,宁星对她来说也不是别人。

    “儿时,我很爱妈妈身上的玫瑰花香,所以后来在母爱缺失的情况下,不知不觉间,就产生了对玫瑰花香的执着,总觉得被花香拥簇着就会得到温暖。”她看着宁星笑了笑,“但现在不用了,我有了你,还有思思,对于那乞求不来的温暖,我不再需要了。”

    提起陈悦的往事,宁星总是无比心疼的,于是他将陈悦拉到自己怀里,“我会让你幸福的,你缺失的爱,我会加倍给你。”

    “嗯。”陈悦靠在宁星的胸膛,将快溢出眼眶的泪水悄悄挤了回去。

    “今天思思不在,我们去约会吧。”宁星说。

    “约会?”

    “看电影,逛街之类的,平时你都不爱这些,完全不像平常的女孩子,让我都找不到讨你欢心的方法。所以,我想试着培养培养。”

    “让我欢心?”陈悦疑问,“有你在,我就很开心啊!”她无所谓地说着真心话,一时反应过来后,才觉得这话很让人脸红。

    宁星眼睛放光地注视着她害羞的样子,“真的?”

    “假的啦!”她将脸别到一边,连耳根都红了。

    宁星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耳朵,然后又紧紧见她拥在了怀里,“走吧,约会。”

    正经来说,这是他们第二次约会,和第一次约会一样,他们吃过午饭先去了电影院,还记的第一次约会陈悦选了有贞子的那部电影,结果全程都是躲在宁星怀里看完的,回家后因为害怕整晚抓着宁星的手才睡着的,像这种经历,对宁星来说是件享受的事情。

    不过这次陈悦选了一部美国的大片,可刚开场半个小时宁星就睡着了,大抵是因为这几天很累吧!

    陈悦看了看宁星的睡颜,然后就坐直了身体将宁星的头轻轻掰过靠在自己的肩上,接着嘴角就不由自主地洋溢起了幸福的微笑。

    待到电影结束时,宁星才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靠着陈悦,嘴角也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电影过后,宁星就拉着陈悦在商场开启了购物模式,陈悦长得漂亮,皮肤也白,身材也好,不管是首饰,还是衣服,在陈悦的身上都特别好看,于是宁星就不断地刷卡,没过多久,宁星的双手就拎满了购物袋。

    陈悦虽然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也并不是没有从中获得满足感,和儿时一样,她非常享受宁星对她的好,而且别人投来的羡慕目光,总让她的心情感到舒畅。

    看到陈悦心情舒畅,宁星就感到高兴,打从心里觉得可以再多培养培养。

    路过一个橱窗,宁星被橱窗内模特身上的类似日本水手服的改良,偏情趣向的套装吸引住了目光,想着陈悦穿一定很好看,于是就用一种暧昧的眼神看向陈悦。

    陈悦说的没错,宁星越来越像个好色大叔了,这也是他将好色大叔的本质体现的最露骨的一次。

    顺着宁星的目光,陈悦看行橱窗内,“NO!”连英语都飚出来了,可想而知陈悦是有多拒绝。

    “就一次,一次好不好,之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若不是内容不正经,面对宁星如此正直英俊的一张脸和期待的神情,陈悦肯定会不由自主就答应了,“NO!”

    “为什么?”

    “……”陈悦没说话,猜想大抵是本来面对宁星就很害羞了,再穿这样的衣服,别提有多难为情了。

    别看陈悦永远都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但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超级可爱的。就是因为这样,平常冷脸又严肃的宁星才会个性翻转忍不住逗她。

    这大概是只属于他两人的情趣吧!

    “因为害羞?”宁星见陈悦不说话就低头凑近陈悦轻声说。

    “没有。”

    “明明是。”

    “不是。”

    “哎,算了。”

    见宁星遗憾的神情,陈悦有些动摇,“你——”

    她本想说,你要是真的很想看,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一套衣服而已,实际上穿上也不会少一块肉,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宁星能高兴,她也是可以牺牲的。谁让她凡事都很天然呆地认真呢,一个小小的玩笑只要关于宁星的她都会不由自主地认真对待。

    可这能让宁星精神振奋的一句话却被陈悦的来电铃声打断了。

    陈悦接了电话,“怎么了?”

    来电人是苏俏,“上次那个在公司闹事的人想见你,前两天也来过,都被我回绝了,但今天又来了,我看她状态很不好,她又不想放弃,所以我还是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你。”

    苏俏口中的那个人是夏薇,也只有她一个人曾在陈悦公司闹过事。

    听到关于夏薇的事,陈悦不由自主变得严肃了起来,“她现在在哪儿?”

    “还在公司,说你不来见她,她就不走了。”

    陈悦犹豫了片刻,其实对于夏薇,她也没有什么拒绝见她的理由,但也没有见的意义,要怎么说呢,就像陈悦上次见她时说的,她这辈子都没打算再见夏薇,怀着这样的心情,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于是她早就在心里放下了夏薇,不管是夏薇对她的伤害也好,还是自己曾对夏薇怀有的感情,她都忘了。

    就像忘了眷恋母亲身上的玫瑰香味一样,对于那些求而不得的多余,她早就放下了。所以对于夏薇二字,她只是记得曾经认识这么一个人,而再多的感情,她是没有的。

    “我现在过来。”陈悦犹豫后说道。

    挂了电话,陈悦看向宁星,觉得这件事很普通,也没必要特意让宁星知道,“公司出了点事情,你先去接思思回家。”

    “什么事?”宁星注视着陈悦,见陈悦没有回答的意思,“好吧,我们在家等你。”

    要说夏薇的状态有多糟糕,陈悦见到夏薇时竟一时没有认出来,上次来找她的夏薇明明是那么趾高气昂,穿着名牌衣服戴着珠光闪耀的首饰,画着精致的妆容。在记忆里的夏薇也是活泼又美丽……

    而现在呢,她只是个苍白,眼神溃散,脸上还带着淤青的普通女人。所以她完全无法将眼前的人和夏薇二字匹配上。

    看着这样的夏薇陈悦突然觉得有些心疼。她给自己的解释是,就算是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像夏薇现在这种状态,也很难不让人产生同理心的吧。

    看见陈悦走向自己,夏薇立即迎上前去并跪了下来,“帮帮我!”她用无比恳求地语气说道。

    “事到如今,我还能帮你什么?”陈悦不解,那是因为到此时陈悦还不知道高景的父亲因为宁星而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事实,也不懂高景对她从第一面开始就怀有的无法割舍的深深执念。

    “你是真不知道吗,还是故意看我们的笑话!”夏薇本想发作,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发作了,“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认输了还不行吗!”夏薇有气无力地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陈悦面无表情地问道。

    

“高景始终深爱着你,因为想得到你,他的行为惹怒了你的继父,所以你继父就过河拆桥,扳倒了高景的父亲,让高景现在生不如死。”

    对于高景父亲那件事,陈悦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不知道背后主导者会是夏薇所说的。

    “那是高叔叔自找的吧。”陈悦没带任何感情地说道,因为她明白,就算是她的父亲在背后做了什么,归根究底,全都是高景父亲应得的,一个人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吗,特别是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

    “我怀孕了。”夏薇说,“我其实也不是想跟你争什么,我明白,我根本争不过你,可是唯独高景,她是我这辈子唯一深爱的人,我只想跟他结婚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如果他在这样继续下去,他的一生就会毁了。所以我求求你。”说着,夏薇紧紧抓住了陈悦的手,“还记得我曾经救过你吗,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帮帮我,劝劝高景,现在,他应该只听得进去你的声音了。”

    陈悦无奈,“你脸上的伤,是他打的?”

    夏薇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夏薇脸上的伤是人为的,父亲出了那么大的事,高景当然无法明哲保身,苦心经营的公司也垮了,以前所拥有的一切全都化为泡影,周遭也全是白眼,那么骄傲自大的他,已完全看不到自己今后的人生有一丝希望,活着也相当于死了。或许他自己也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吧,于是他每天借酒消愁,喝到昏死,醒来后还要喝,夏薇去劝他,却被他撒酒疯打了一顿。

    “你先起来!”陈悦再一次试着去扶跪在地上的夏薇。

    看见陈悦关心自己,夏薇觉得有希望,于是才肯从地上站起来,被陈悦扶到沙发上坐下。

    陈悦也在夏薇对面坐下来,犹豫了很久,“你还是离开高景吧。”陈悦面无表情地说道。

    可夏薇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陈悦那冷淡的表情也让她感到无比心寒,“果然,你不打算帮我。”

    “我不想被牵扯进任何事里。”陈悦说,就算她有心帮夏薇,她也没有把握能像夏薇说的让高景悬崖勒马,她最多地就是给夏薇一笔钱,然后再找个安定的地方,让夏薇可以安稳地生下孩子。她能力有限,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这已是她能尽的最大的努力了。

    “我就知道,你还是那么无情,我就不该来求你,我夏薇瞎了眼,竟然把你当做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回忆历历在目,亏夏薇还能说出把陈悦当这辈子最好的朋友这样惹人发笑的话,若是以前的陈悦,早就以冷笑讽刺她了。可她终究是放下了,所以听夏薇说这样的话,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

    “我只能帮你离开高景,别的,我无能为力。”陈悦说。

    夏薇注视着陈悦毫无表情的脸,已明白自己所求无望,她其实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她只是在赌,赌陈悦还对她留有一份情。其实,对夏薇来说,陈悦带给她的不仅是憎恨和厌恶的,只是那时的她争强好胜,完全忽略了陈悦带给她的快乐。

    只是,就算现在明白了那份快乐,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对不起!”夏薇说,这是她打心里想对陈悦说的三个字。

    “我恨你!”但这三个字,也是促成无法挽回的错误的那个她不甘心咽下的,那个她促使她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夏薇的背影最终消失在陈悦的眼里,她突然有些迷惘了,迷惘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见夏薇,迷惘见夏薇的意义是什么。

    自己办公桌上的那束香槟玫瑰已经有了枯萎的迹象,她走近看了一眼,然后抬手抽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迷惘着走出公司,迷惘着打了一辆车,下车后,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一辈子都不想踏足的地方。

    前几天,陈悦的父亲告诉了她母亲的情况,让她有时间去看看母亲,毕竟自己快结婚了,就算母亲不想听,看在曾经做过她母亲还有命不久矣的份上,也应该亲口告诉母亲这个消息。

    她当时就下了决定,就算母亲就这么死了,她也不会再见她一眼的,因为她没有必要对一个路人探病。

    或许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吧,陈悦想,既然来了,因为是个路人,所以看一看也没什么。

    回忆着之前父亲告诉他的信息,她来到了一间病房外,透过窗户,她看见了那个因做化疗头发已经掉光,看起来虚弱到像是随时会结束呼吸的女人。

    “她最多只有两个月时间了。”陈悦依稀记得这句话,突然闯入脑海后,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在她的记忆里,躺在病床上那个早已不成人形的人曾经是那么地美丽,让她如此向往,所以她难以接受。

    她木然地推开门来到病床前握住了她如枯柴般的手,本以为那只是会再次甩开她的,可那只手却动了动,紧紧回握了她。

    “月儿,你来了!”

    因为带着氧气面罩和自身的虚弱,母亲的声音接触到空气就消散了,陈悦只看到母亲的嘴动了动,从母亲还算平静的眼神中她可以看出,母亲并没有对她的到来表示反感,所以母亲的那句话应该也不是在责骂她。

    陈悦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没什么可说的,她低下头,想靠在母亲肩上,可她除了刺鼻的药味,再也闻不到曾经眷恋的玫瑰花香了。

    “为什么?”她不禁再次问道,她并没有做错过什么,母亲却要那么残忍地对待她。她曾经很恨她,即使选择了遗忘也没打算原谅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而如今,看见这样的母亲,她却有了原谅她的念头。

    “对不起!”这次的母亲用全身的力气说了这句话,虽然低若蚊声,但她还是听见了。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三个字了。

    本以为母亲会像夏薇那样再说“我恨你”三字,因为憎恨她所以才会残忍对她,可等了许久,却只等到了母亲抬手,像记忆里那般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我要结婚了,这个月21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吧!”陈悦握着母亲的手激动地说道,她总是觉得自己忘了就是放下了,可直到说出这句话,她才真正有了从未有过的释怀感,一个人的执念就算再强,也敌不过生老病死。

    母亲没有回答她,只是满足地笑了笑,然后睡去了。

    宁星和思思早就在家中等陈悦了,等到天都黑了,也不见陈悦回来,于是宁星打了苏俏的电话。

    那时苏俏因为不放心所以陪在陈悦身边,苏俏将具体情况说明后,宁星决定带着丝丝去接陈悦。

    陈悦最终还是打算见高景一面,在母亲的病床前坐了很久之后就向苏俏要了夏薇的电话,她这样做算是给自己也是跟夏薇和高景做个了断。

    见到高景时,天已经全黑了,屋内没开灯,浓浓的酒精味夹杂着别的刺鼻的味道让陈悦几乎睁不开眼睛,费了好大力气借着窗外透进的微光,陈悦才从酒瓶和垃圾里看到了像个木头一样靠床坐在地上的高景。

    “你终于来见我了。”因为过度酗酒,高景的声音已经嘶哑得不成调了。

    陈悦摸索着打开了灯,接着打开了换气开关,然后弯腰将地上的酒瓶一个一个捡进垃圾桶里。

    陈悦突然想起,曾经也发生过这样的情景,那时陈悦心情不好,所以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喝酒,高景也是像她这样打开灯一一收走散落在地的酒瓶,然后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喝。

    “嗯。”陈悦回答道。

    高景双眼迷离注视了陈悦很久,好像是在确认眼前的陈悦是否是真人似得,“我还以为你不会再看我一眼了。”

    “我也这么以为,可却还是来了。”

    “为什么?”

    “因为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要迎接新的人生就必须告别过去。”

    “新的人生?”高景无奈地笑了笑,“我曾以为有你,我才能开始新的人生。”

    陈悦在离高景很近的地方坐下,“还记得初次见你,你顶着一张不可一世的脸,我心想,这个人真讨厌,现在我才明白,那是因为我嫉妒你的自信所以才会那么讨厌你的吧!”

    “嫉妒我?”高景才不相信陈悦说的话,“因为可怜我,所以才来安慰我?”

    陈悦没有否认,“夏薇她比任何人都爱你,她现在有了你的孩子,你应该重新振作起来,好好和她们生活下去。”

    听了陈悦的话,高景别过头冷笑了笑,“一切都晚了。”

    看着高景毫无生气的眼睛,“我想帮你,告诉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量帮你。”

    高景回过头用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看了看陈悦,“帮我?”他冷笑了笑,“我做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你能回到我身边吗?能吗?”说着,高景情绪激动地紧紧握住了陈悦的手腕。

    “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丁点?”

    陈悦回想和高景在一起度过的那段岁月,“喜欢过。”陈悦说,她并不是安慰高景才这样说的,有些事情,是要到很久的以后,才能想明白的。

    注视着陈悦眼神里的认真,高景的眼里燃起了一丝光亮,“是吗!”于是放开了陈悦。

    “我和宁星要结婚了。”陈悦像是在跟一个久别重逢的故友分享自己的喜悦一般说了这句话。

    “恭喜!”高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

    “我们还是能进行正常的谈话嘛!”陈悦回想上次与高景正常谈话的情景,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高景看了看陈悦笑着的样子,“我可以抱你吗?”怕陈悦拒绝,便补充道:“像朋友一样。”

    没等陈悦回答,高景就一把抱住了陈悦,“为什么要来找我,总是这样,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说着,高景的手臂紧了紧,完全不顾被她紧紧拥在怀中的人舒适与否。

    陈悦挣扎了一下,得到的却是高景更为野蛮的禁锢。

    “高景,你冷静一点,放开我。”

    “不放,你是我的!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接着,陈悦被他蛮横地摔在床上。

    陈悦完全没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她心想高景应该不可能如此不可救药,结果现实再一次告诉她,高景还是跟以前一样,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疯子。

    “你冷静点!”看见失去理智欺身上前的高景,陈悦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可她还是失望了。

    她的手背高景禁锢着,一次又一次尽力的挣扎被高景的蛮横所化解,她只能任浓重到刺鼻的酒味离自己越来越近,“这次我会报警的。”

    高景嘲讽地笑了笑,“事到如今我还在意你报警吗,因为你,我变得一无所有,你真以为凭你可笑的三言两语我就会原谅你,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曾经是爱你,可是现在我对你的恨已经超越了爱,我不仅要你,我还要你的继父和宁星给我爸陪葬!”

    陈悦看着高景不可救药的样子深深叹了口气,可能她早料到这个会令她失望的结局,所以才会允许苏俏跟着她吧。

    “我是真的想帮你!”陈悦说。

    “闭嘴!”接着,她的嘴被高景蛮横的吻堵住了。

只想对你好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