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激烈冲突1

    打开手机,她在网上搜索关于菲尔曼家族的信息和有关御集团的一些消息,甚至包括穆。菲尔曼,也就是中文名字叫做穆允祺的人的相关资料。

    关于这个神秘家族的资料,网上能够搜到的内容不是很多,大致都是和商业方面相关联的。

    御集团是一个大型的跨国集团公司,横跨金融,国际贸易和资源类诸多的方面。除了商业上,在政治上,御集团也是成绩斐然,和政界的很多名流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现任总裁穆。菲尔曼,他是库克。菲尔曼的亲侄子,库克。菲尔曼是他父亲的哥哥,而他的父亲早就已经去世,但母亲尚且还在世。

    母亲还在世!靳恩和的心里咯噔一下,既然母亲在世,为什么她都没有见到他的母亲呢,在婚礼上,坐在教堂第一排的人只有一个老年男子,他的叔叔,那他的母亲去哪里了?

    带着疑问,她继续往下看去。穆。菲尔曼在二十岁的时候开始掌管御集团,自然遭到很多御集团元老的反对,谁愿意去服从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的命令呢。

    为了驱赶他下台,不少人暗中给他设置障碍,企图陷他于险境,奇怪的是,短短的三年时间,他不仅完全控制了整个御集团,而且令御集团的业绩令人刮目相看。于是,公司里,市井上便开始兴起了传闻,新上任的总裁穆。菲尔曼是比他的父亲还有叔叔更加恐怕的存在。

    搜索里还有一张他的照片,是他和一个女人的合照,他们两人看上去相得益彰,很是般配。

    “恐怖的存在!”这几个字吸引了靳恩和的注意,这几个字从侧面证明了,他们表面上是正常的公司,可是背后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势力,否则也不可能会抓走自己的叔叔。

    关掉手机,她躺倒在床上,心里有些犯愁,和这样的一个人,她该怎么相处,心里同时也有期待,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回到这里,这样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独自生活了。

    确实,一整个星期,她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从婚礼上宣誓之后,他就消失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她的心里暗暗高兴,既然他不想要见到她,正好,她也不愿意见到他,这样大家就都好了。

    但是不知不觉间,她总是会想起另外的一个人,他亲手设计的项链,她一直都带着,就好像他就在她的身边一样。手指轻轻摩挲着贴合皮肤的那片叶子,他说的话,她全部都记得,可是他是忘了吗,还是只是戏谑的一句玩笑,并不当真。

    “风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等着你给我一个解释。”靳恩和执着地自言自语道。

    门外突响起敲门声,随后她听到佣人婷姨毕恭毕敬的声音:“少夫人,邓延少爷和龚宇少爷来了……”

    邓延和龚宇算是她在这个地方比较熟悉的人了,所以一听到婷姨提到他们两个人来了,便立刻下楼来,脸上扬着温柔的笑意,“邓先生,龚先生,你们好!”

    邓延和龚宇第一次看她笑得灿烂,纯洁的笑容如天使般,两人都不自觉地跟着弯起了嘴唇。

    龚宇笑道:“上次,我不是将电话留给你了吗,你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将我给忘了呢!”

    “我是怕打扰你,所以没有给你打,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靳恩和笑着说道。

    “怎么样!新婚生活不错吧。”龚宇的话刚开口,靳恩和的脸色就微微变了。龚宇一阵哀嚎,才后知后觉自己又说错了话。

    邓延赶忙救场,“你别理他,他就是那样的人,成天对别人的隐私感兴趣。”

    “龚先生,你会打羽毛球吗?”靳恩和转移话题,笑盈盈道,虽然龚宇说话让她有些不快,但她也了解他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并不怪他。

    “我可是羽毛球高手。”龚宇立刻开始自吹自擂起来。

    靳恩和很喜欢打羽毛球,一听到龚宇说自己是羽毛球高手,忙说道:“你现在有空吗,我们打几局!”

    “你别吹了,到时候输了丢人!”邓延在一边打趣道。尽管他和靳恩和只见过两次面,但是他发现她并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反而他似乎很喜欢和她相处,觉得很舒服。甚至,他有一种直觉,她其实比卫景岚更加适合老大。

    别墅里有专门的体育场地,佣人布置好隔断,然后又拿来羽毛球拍等工具。

    三个人便不亦乐乎地打起来,靳恩和的球技得到了龚宇和邓延的一致认可,大家玩得不亦乐乎,而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建立了。

    “大嫂,没有想到你的球技这么好!”邓延赞叹道。

    

靳恩和听到“大嫂”两个字,总觉得别扭,自己和他们的老大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何必占着大嫂的这个位置呢。如果有一天,他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她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位置让出去。

    “你们不要叫我大嫂了,你们还是叫我恩和吧。”靳恩和说道。

    “这个……”邓延有些犹豫,“这个似乎不太好。”

    靳恩和无所谓道:“如果你们还是叫我大嫂,我就叫你们邓先生,龚先生。”

    龚宇别扭道:“听上去好别扭,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直接叫我龚宇。”

    靳恩和点头赞同,“就是啊,所以你们就叫我恩和好了。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你们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不是应该叫名字的吗?”

    邓延还在踌躇,想着应不应该答应,然而龚宇早就高兴地说道:“好,我以后就叫你恩和,你就叫我龚宇吧。”

    “嗯,好,龚宇,看球啰。”说话间,一个厉害的球发过去,龚宇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星期之后,穆允祺还是没有回来,不过靳恩和根本就无所谓,之前,她还发呆,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但是龚宇和邓延不停地过来之后,她也不再觉得闷了,而且早已将穆允祺抛到了脑后,感觉自己根本上就没有结婚一样。

    只是她仍然会想起风纪飏,每次一想起,心里就会痛。曾经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仿佛就是一场虚幻的梦,她从来就没有要醒过来,可是最终还是不得不醒过来,因为毕竟是梦。

    她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拿出一个漂亮的水晶球,里面有两个小人,一个是风纪飏,一个是她,两人都变成了小时候的模样,依偎在一起,四周都飘着雪花。按下按钮,是肖邦的钢琴曲,舒缓的节奏,听上去有些深情和忧伤,过往的种种,一幕幕在她的眼前呈现,她不禁有些湿掉了眼眶。

    眨眨眼睛,她去卫生间洗脸,再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穆允祺正在拿着水晶球端详着,她冲上前去,就要抢夺,“还给我!”口气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仿佛眼前的人抢了她的什么宝贝似的。

    “不过是一个水晶球而已,我不想还你又怎么样!”他挑挑眉,挑衅地看着她。

    水晶球的女孩和她很相似,而男孩看上去也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可不管那个男孩是谁,这个东西都不该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

    “我让你还给我!”她拉住他的手臂,就要去抢,可是他的个子比她高,反应又快,她根本上就抢不到。

    “我再说一遍,把水晶球还给我!”靳恩和恶狠狠地警告道,“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我不还给你,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他的小孩子脾气顿时就上来了,非要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靳恩和咬着牙不理他,只是去抢,可是他的手高高扬起,一会儿左边,一会儿右边,她已经有些气息不稳,但是水晶球还是在他的手上。

    “这个小女孩是你没错了,那个男孩是谁?”他不依不饶都问道,“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还给你。”

    靳恩和咬咬牙,抓住他的手臂一口咬下去,穆允祺痛得叫一声,一把甩开她,她重重地跌倒地上,嘴角还有咬他的手臂留下的鲜血。

    “还给我!”她执着的要着那个水晶球。

    穆允祺看一眼自己手臂上,带着鲜血的牙印,冷笑道:“你已经是我的妻子,别的男人的东西自然不能留。”说着,他将水晶球直接扔了出去。

    “穆允祺!”她大声吼起来,“我杀了你。”

    她朝他扑过去,他灵巧闪过,她一下子撞到桌子边上,痛得龇牙咧嘴,可是她却不服输,又朝他扑过去,穆允祺再次闪过,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喘着气,流着泪。

    “我恨你!”她瞪着眼睛,眼泪汪汪地看向他。而他,没有半分心疼的感觉,只是冷笑,“彼此,彼此!”说罢,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她也顾不得眼泪,赶紧去楼下寻找被扔出去的水晶球。

    婷姨来到她的身边问,“少夫人,你丢了什么东西,我帮你找!”刚才,她和少爷的争吵,她和佣人们都听见了,其他的佣人都不敢得罪少爷,只有她可以过来问一问。

冷面娇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