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2章 我就是喜欢你啊

    第二天早上起来,拿好行李要出发,爸爸妈妈将自己送至楼下车里,远远的就看到叶子诚跑了过来,还给父母带了一些补品,说:“我不大放心景景一个人开车这么久,来接她一起赶长途回去。”

    父母笑的合不拢嘴。

    叶子诚开了车,花景景气还没消,坐在副驾的位置也不说话,叶子诚也忍着不出声,一个多小时到了N市,叶子诚带着花景景去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给她夹菜,委屈的说:“我的花姐姐,姑奶奶,您出点声行吗?”

    花景景闷头吃饭不说话。

    他继续死乞白赖:“姑奶奶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怪只怪我爱你太深,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花景景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叶子诚,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再追究,以后,我希望我们能彼此尊重,更不要对我用那些心计,可以吗?”

    叶子诚笑着猛点头,一边点头一边夸赞花景景:“咱家乖乖真是懂事可人,不比那些胡搅蛮缠的,乖乖是有文化有思想有品味的好姑娘!”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马屁拍的花景景也笑着接纳了。

    吃完饭,叶子诚要带着花景景去聚会,说是要带着她认识自己的兄弟姐妹们,让他们知道自己已名草有主,花景景想起每次跟叶子诚一起吃饭和玩时他周边围绕的那一群莺莺燕燕,着实有点头痛,叶子诚那人总是很乐忠于被那些姑娘粘着追捧的感觉,不过与花景景在一起之后,倒是收敛了许多。

    叶子诚搂着花景景的肩膀到了包厢,迎面撞见一个妖娆的大姐笑颜如花的对叶子诚说:“叶总!您好久不来啦!哟,这是您老婆吧?真漂亮!”

    叶子诚挺受用,叼着烟不正经的说:“这哪是老婆啊,这是我祖宗!”

    一票人哈哈大笑。

    他真是把花景景当祖宗一样供着,入座后,把杯子亲自拿去洗手间洗一遍,又用开水唰一遍,泡了红茶放在花景景跟前,笑嘻嘻的说:“乖乖,你等会喝啊,这会烫着呢。”

    旁边一个小姐笑道:“诚哥你这样照顾女人的样子真是帅呆了,好贴心好温柔啊,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过了会儿,场上同样被众人追捧的林飞拿着色子要与叶子诚赌,叶子诚号称“色子大王”,几乎不曾输过,叶子诚递了根烟说:“飞哥,玩哪种?赌多少的?”

    飞哥说:“咱们先玩小的,普通的,单局算,顺子自动归零,豹子加一,每局1万,连赢递增,如何?”

    叶子诚让花景景帮忙去车里拿包,包里装的都是现金,赌博,还是现金比较刺激。

    林飞也让跟着的小弟去车里拎着现金来。

    包厢里环境瞬间变的紧张起来,几个保镖自动站到包厢门口守着,不让别人出入。

    所有人都站在一旁围观。

    玩这种色子不同普通的赌博,更多的需要用到心计、谋略和胆识,规则也比较刺激,第一局1万元,如果连赢的话,每局按同比例递增,也就是说,连赢2局就是3万,连赢3局就是6万。

    而现在,叶子诚连输8局,输了36万。

    花景景拿钱的手都在抖,旁人笑道:“诚哥,你可没输这么惨过啊 。”

    林飞说:“不着急,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还有机会扳回来。”

    后面叶子诚偶尔赢几局,但是大多还是输的多,包里大约有一百万的现金,半小时不到输完了。

    林飞很高兴,一边摇一边说:“今晚大家玩好后继续夜宵!我请客。”

    叶子诚也不急不恼,只是笑着跟着开玩笑说:“这情况不妙啊,本都输光啦!”

    林飞笑着说:“没事没事,阿诚,让你家这可人的宝贝陪我一夜,别说你输给我的,我这边的都全部输给你也行。”

    立刻有一个反应灵敏的小姐撒着娇笑着说:“哎呀飞哥,你这么给面子,诚哥旁边的咱不惦记,奴家愿意日日陪着您呢。”

    林飞赢了钱,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对小姐的恭维也很受用,笑着拿出一叠递给那个小姐。

    可这话让叶子诚火了,本来他是有一个场子需要靠杰哥帮忙的,他不过故意输掉的罢了,那一片区都是杰哥的,如果他支持,那个场子一年可以赚纯利润上千万,年前他与林飞也喝了不少次酒了,关系打的够好,可没想到,他竟然惦记自己的女人起来了。

    叶子诚看着旁边的花景景,显然她的脸色也不好看,只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抚慰一下,点燃一根烟,又替恭敬的替林飞点了一支,说:“飞哥这英姿飒爽的模样,哪里缺的了女人,别说笑了。”

    林飞却看着花景景说:“女人与女人之间也不一样的,有些女人看着就招人疼。”

    叶子诚看着林飞的眼神,心中很是不快,捞起色子就开始叫数:“四个五。”

    杰哥跟:“四个六。”

    叶子诚直接开了,杰哥笑着:“阿诚什么时候这么低调了,四个六也开?”

    叶子诚说:“虽然我有两个,但是我赌杰哥一个没有。”

    果然如他所料,叶子诚赢了。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叶子诚一直在赢,刚出去的钱全部收了回来,不仅如此,还把杰哥的钱赢回来大半。

    大家看的一惊一乍,赞叹道:“阿诚不愧是色子大王,临危不惧啊!”

    叶子诚把钱收好交给花景景,站起身说:“今天喝也喝够了,玩也玩够了,赢也赢够了,我要陪我老婆回家睡觉了,各位,下次见!”

    

叶子诚一直住酒店,便也带着花景景在酒店住下了,花景景头一回参加这种赌局,心有余悸的问叶子诚:“你就那么有把握能赢回来吗?”

    叶子诚笑:“傻乖乖,我都故意输给他的,本想让他帮忙弄一下开发区那边场子的事,谁知道他竟然惦记着我的宝贝乖乖,算了,场子不要了,还是我家乖乖要紧。”

    他这样说着,又搂着花景景一阵乱亲,说:“我家乖乖这么可人,我是又想带出去炫耀,又怕别人惦记,哎,操碎了我这颗善良的心哟。”

    花景景说:“我可不喜欢这场合,都是烟味,熏死人了。”

    叶子诚笑着,抽了一口烟,然后用嘴巴堵住了花景景的嘴巴,强行把烟雾灌进去。花景景呛的一直咳嗽,叶子诚笑的肚子疼。

    花景景从老的单位辞了职,又重新换了一个单位上班,这几日,天天忙着新工作的交接,而叶子诚似乎是事业上出现了什么麻烦,也是天天半夜里都还在打电话,经常愁的整夜不眠。

    花景景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却什么也不透露,只是抱着花景景问:“乖乖,要是我一无所有了,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花景景闷声笑:“当初你也是一无所有的时候硬把我从周文康那里夺过来的,你觉得那时候我看中了你的身家财产吗?”

    叶子诚也低声笑,“也是,我家乖乖从来不问我赚多少钱……”他犹豫着,继续说:“这回问题有点麻烦,所有赚钱的场子都被警方抄了,明天,我去一趟公安大队找一下刘大队,以前跟他还有一些交情。”

    花景景说:“那你天天去的那个咨询公司的店呢?”

    “那个店只是我们的挡箭牌,没有效益,就是让大家平时休息的。”叶子诚说。

    第二天一大早,花景景迷迷糊糊就听见叶子诚在打电话让小于给他准备一张一百万的银行卡,他要去送给大队长,花景景洗漱的时候对叶子诚说:“现在反腐贪污抓的这么紧,你送这么大金额的,没有问题吗?”

    叶子诚只叫花景景放心。

    过了几日,叶子诚的情况似乎好转了一点,在场子里抓进去的几个有身份的人都一一放了出来,对叶子诚而言,人脉是最大的赚钱的方式,只要人全部安然无恙出来,场子以后可以换地方再组起来。

    本来叶子诚与花景景约好了今天一起吃晚餐的,临下班的时候花景景被领导通知要去参加一场晚饭应酬,花景景给叶子诚发了微信说明了情况。

    结果晚饭的时候花景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林飞。

    花景景其实特别不喜欢林飞,邪气的很,论自恋和放荡不羁方面可以和叶子诚有一拼,但是比叶子诚还要狂妄,总是喜欢摸着光洁的下巴贼贼的笑,那阴险的笑容令花景景汗毛直立。

    酒过三巡,花景景的直属上司胡总早就看出来林飞对花景景的意思了,那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看一看花景景,明明是饭桌的主场人物,却动不动就对只是来做服务工作的花景景敬酒,还故意弄出架势显得花景景比胡总还重要似的。

    胡总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来到花景景身边说:“景景,你让一下,我要跟老王说点事。”

    坐花景景旁边的老王以为胡总真的要与自己说什么事呢,忙专注的倾听着。

    结果胡总无非就是问问他“家住哪里啊?收入多少啊?幸福指数多少啊”之类的无稽之问。

    老王莫名其妙,花景景却看出来了胡总的意思,他看着唯一的在林飞隔壁的空位,不肯移步,只是站在胡总的身后。

    林飞旁边的小弟机灵的很,立刻来将花景景的餐具和酒杯移到了原来胡总的位置,又将胡总的餐具移至原来花景景的座位上,小弟和胡总两人相视一笑,见花景景还是不肯移步,小弟竟然对花景景作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一桌人都看着,花景景只得不情不愿且尴尬的坐到了林飞的旁边。

    一坐下后,林飞与她碰了碰杯子,说:“景景,你似乎很不喜欢我哦。”

    花景景保持沉默。

    林飞继续说:“叶子诚如今不仅一无所有,而且即将面临牢狱之灾,你要不考虑考虑跟他分了?我不介意的,虽然是叶子诚穿过的鞋……”

    林飞说的云淡风轻,花景景忍着爆发的脾气冷嘲热讽:“林总说笑了,您当然不介意,我想您如今拥有目前的身份和低位接手别人穿过的鞋应当不在少数,也习以为常了,但是我介意啊,我真的很恶心天天穿破鞋的人,肮脏。”

    林飞内心迸发出无数小火花,没想到小姑娘挺牙尖嘴利的,喝了口酒继续说:“你可要想清楚了,叶子诚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花景景冷笑:“他目前的处境,应当也是飞哥的所作所为吧?”

    本来花景景只是随便这样一说,连叶子诚自己都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那天夜里警方出警的事是林飞举报的,也只是怀疑而已,况且他们怀疑的人数有好几个,但是花景景没想到,林飞竟然坦荡荡的承认了。

    “是啊,封场子只是小打小闹,接下来才是大戏。”

    花景景警惕道:“你想做什么?”

    林飞笑道:“叶子诚前两日是不是贿赂了刘大队长?”

    花景景盯着他不说话,内心惊慌不已。

    林飞说:“刘大队长已经被中纪委审问了,都招了,叶子诚也挺大方,这么点事,送出那么大笔钞票,啧啧……真是舍得啊……”

    花景景知道事情不妙,要是查到叶子诚这里,估计得坐牢了,难怪林飞刚才说叶子诚有“牢狱之灾”。

    花景景根本不晓得叶子诚与林飞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让 林飞大动干戈把叶子诚置于死地,据她所知,两人虽然一直相识,但是一直不在一起合作的,直到去年的下半年才经常在一块喝酒。

    林飞继续得意洋洋的说:“我听说纪委的人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叶子诚的那笔贿赂了,这叶子诚才放出来一年多,眼看着又要进去啦。”

    花景景被林飞吓的快哭出来,颤抖着声音问林飞:“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放了他。”

    林飞笑道:“我就是喜欢你啊,只要你跟了我,我就饶了他。”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