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0章 偶遇初恋

    C市地处南方,很少下雪,今年却意外的连下了好几场大雪,难得一见白雪覆盖住了整个城市,也在一片银白中迎来了新年。

    家里准备了很多年货,爸爸妈妈也在厨房忙活着除夕晚餐,小舅一家也过来了,因为隔得近,每年的新年两家都在一起过,小舅的女儿也就是花景景的表妹活泼伶俐,一直听说她有一个帅气难当的男朋友,就拉着花景景强烈要求看照片。

    花景景才发现自己手机里真的没有一张叶子诚的照片,叶子诚自己也从来不拍照不发朋友圈,她翻着相册时,看到叶子诚给自己发了微信祝福新年快乐的,一看就知道是转发的,她便也手打了信息回过去:新年快乐,在和谁一起过年呢?

    她晓得叶子诚是不会回家的,他和家里人关系一直不好,有那样的前科,早和家里人断了一切的往来。

    叶子诚回:和兄弟们啊,你又不要我过来陪你过年。

    表妹何文熙一看是叶子诚的微信,强行夺过手机并且按了视频通话功能,刚拨通叶子诚就接了,不过光线很暗,看不清面庞,吵闹的很,一看就知道是在KTV包厢里。

    何文熙亲切的叫道:“姐夫,怎么看不见你人啊?”

    花景景忙说:“表妹,你不要乱叫好不好!”

    叶子诚对这称呼受用极了,端着手机来到亮处,何文熙一看到叶子诚的脸惊呼道:“哇塞,姐夫果然像姑姑说的那样,帅呆啦!不过比起我们学校的校草还差那么一点。嘿嘿……”

    叶子诚说:“小丫头片子,那是你没见到姐夫本人,比视频里帅!”

    何文熙说:“是吗,那姐夫你过来,等会吃完晚饭,你带我和表姐一起出去玩好不好?也让我看看本尊嘛!”

    花景景试图抢手机,徒劳无功。

    叶子诚说:“你表姐不许我过来啊,还威胁说要是我来了她过好年就不回N市了!”

    何文熙笑:“姐夫你咋这么听话?听话的男人怎么取得到老婆啊?男人就是要坏坏的女人才会爱爱的。”

    叶子诚被逗得笑个不停,“那这样吧,我一会儿就赶过来,不找你表姐,我专程过来带着妹妹你去玩,好不好?”

    何文熙喜笑颜开:“好呀好呀,你大概八点的样子到就好了。”

    挂了通话,花景景对这个妹妹也无可奈何了,她和这个妹妹关系一直比较好,念小学的时候这个妹妹刚出生,她帮忙带过不少时间,连走路都是花景景教会的。

    吃完晚饭,何文熙夺过花景景的手机据为己有,偷偷对花景景说:“一会儿姐夫要给我来电话接我出去玩的,我得随时候命。”

    花景景也懒得理她了。

    七点多一点电话就来了,何文熙接过电话就问:“姐夫你到了吗?我们已经吃好啦!”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才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景景……”

    何文熙发现不对劲忙把手机交给花景景,花景景一看是个陌生号码,问:“你是哪位?”

    还是沉默许久才回答:“景景,我是文康……”

    听声音像是有些喝醉了,可花景景对他早断了念想,简单回了一句:“祝你新年快乐,也请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了。”

    她正想挂了电话,电话那头却说道:“景景,我很想你,对不起……”

    她听也不想听,挂了线。

    想了想又把刚才的号码拉了黑名单。

    八点前叶子诚发来微信位置,显示已经在她家楼下,何文熙拉着花景景出了门,到了楼下,看到叶子诚正站在车旁边抽烟,何文熙笑着打招呼:“姐夫好!”

    叶子诚弹掉香烟拿出一个红包给何文熙,说:“这谁家孩子这么聪明漂亮!”

    何文熙收过红包,感受红包的分量心中乐开了一朵花,继续哄着:“姐夫你本人更帅哎!起码我们学校的校草没你身材好!哇塞这结实的手臂和胸膛,一定有八块腹肌吧!”她拍着叶子诚的胸口,捏着大臂的肌肉说。

    花景景简直想装作不认识她。

    叶子诚毫不在意,说:“那得问你姐啊!我身上有几块肉几根毛她最清楚了。”

    花景景听这话恨不得钻地洞去,偏偏两人聊得非常合得来,一说一笑之中感情增长的极快。

    司机小于开着车,叶子诚用手机导航,直接把车开到了位于乡下的高山上。

    冬天的晚上,又下着雪,这片山几乎没有人,盘旋的山路中也没有遇到任何车辆,车子开了将近两小时才到山顶,山顶有一片非常大的观光平台,小于把车放好,从后备箱拿出几箱大烟花,依次在平台上摆放好。

    何文熙惊喜的说:“哇塞,姐夫,你太厉害了,怎么会想到在下雪天来山顶放烟花呢!这简直太浪漫了啊!”

    花景景担忧的说:“这在山顶放烟花会不会引起森林火灾啊?会不会有人来抓我们?”

    叶子诚说:“这大雪都压了山头,哪那么容易烧的着?咱们不管那么多了,先快活了再说。”

    叶子诚拉着花景景的手,把她冻得冰凉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掏出打火机点了一根香烟,又把打火机塞到花景景的手中说:“小乖,你去点燃第一个烟花。”

    花景景说:“我不敢。”

    叶子诚说:“胆小鬼,不怕,我陪你一起点。”

    说着,拉着花景景的手,按着花景景的大拇指打燃了打火机,点燃了第一个烟花的线。

    刚点着,花景景尖叫着跑的老远。

    烟花璀璨,天际被映衬的绚烂夺目,五彩斑斓的雪花像春天的花朵一样盘旋而下,漆黑的森林在五彩的烟花中倒映出彩色的光芒。

    太美了。

    何文熙大声呼唤着,拉着叶子诚的胳膊说:“姐夫,我以后一定也要找你这样的男朋友,你给我介绍一个好不好!”

    叶子诚自恋的说:“那有点难度啊,毕竟像姐夫这样优秀帅气的不多见啊!”

    

何文熙都不知道发了几条朋友圈了,尽管朋友圈中大量的烟花视频,可是这山顶的效果就是不一样,充满着空洞而神奇的美。

    欣赏完了烟花美景,叶子诚带着两人去包厢唱歌,他也不知道该去玩什么,只是何文熙这一声声的姐夫叫的他极为受用,心里一个劲的想一定要把这丫头给哄开心了。

    正好C市的朋友听说他过来了,都打了无数个电话叫他到包厢来聚一聚了,何文熙倒是挺开心的,一到包厢跟着叶子诚开始敬酒,不知道的还以为何文熙是叶子诚新交的女朋友。

    一圈下来何文熙有点微醉,叶子诚走到哪她就跟到哪,角落里的花景景一直低着头拿着手机看小说。

    后半夜包厢来了一个人,叶子诚在C市的朋友王蒙忙迎了上去,引座后拿着麦郑重其事的给大家介绍:“给大家介绍一下重要来宾!这位是精度企业的老总李总!是我兄弟,大家一起敬一下李总。”

    所有人都站起来,花景景也不好意思坐着,端着面前的茶杯举杯示意,她一抬眼,发现这个李总……竟然是花景景在学校时的男朋友李新一!

    虽然长胖了,但还是一眼能看出来,这就是那个当初整天瞎捣鼓捣鼓的自己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最后销声匿迹的李新一啊!

    花景景读大三的时候在一次老乡会上认识了读大四的李新一,那时的李新一是学校学生会干部,颇具才能,也算学校的风云人物了,对花景景一见钟情——起初花景景以为是对她一见钟情,可后来才听说是因为花景景长得像她前任,因为这个原因,李新一才对花景景穷追猛打,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才追上花景景。

    两人在 一起也如胶似漆,李新一性格活泼外向,带着花景景经常参加各种活动,放假了还经常带花景景去旅游,整个大学四年的光景,也就大三大四和李新一在一起时过的才有意思。

    放暑假时,李新一一定要到花景景家见父母,最后两人协商带着若干同学一起到了花景景家里吃喝玩乐了一个礼拜,所以说起这个李新一,花景景的父母对他很有好感,那时候能说会道把两位老人哄的团团转。

    李新一毕业后开始创业做互联网行业,可是以失败告终,欠了很多债务,那时花景景读大四,两个人省吃俭用,日子过的疾苦,花景景毫不在意,觉得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的。花景景一直劝李新一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上班,以他的才能,随便一个五百强的企业都可以进去的,只是李新一从不喜欢被约束,几番创业失败后,也认真的找了份工作上班,可不到两个月就跑了,连工资都没要。

    他给花景景说,朋友找他合伙一起搞服装生意,东拼西凑凑了七八十万,头两年一直在亏损,他一直坚信能盈利,可最后连合伙人都撒手不管跑掉了,清算了一下三年亏了一千多万,债务累累,爸妈买的房子都被法院查封了,可是自那一次创业失败后,李新一就彻底的消失了。

    那时与李新一玩的很好的一批同学发起了热浪的寻人启事,当时大学生失踪是社会热事,寻人启示还上了央视新闻,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人。

    花景景没想到,时隔十年之久,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见到昔日密友,花景景当时真不知道该兴奋的冲上去相认呢,还是假装不知道呢。

    按王蒙的介绍,李新一现在应当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企业家了,成功的企业家的想法往往都很复杂,花景景踌躇了蛮久,决定先假装不认识待会再找机会与他交流。

    显然李新一也看到了花景景,端着酒杯有点惊奇为什么花景景会出现在这样一群社会青年的圈子里,他眼神示意了一下花景景,意思是待会会来找她的,花景景笑了笑表示读懂了。

    两人的眼神交流被叶子诚尽收眼底,心中醋坛子掀起了滔天巨浪,不知道两人再玩什么鬼,他看了看李新一,发现这人并 没有什么大的优点,肚子凸起,笑起来有点阴,可看花景景看他的眼神还蛮有兴趣的,难不成花景景喜欢这种类型啊?

    他被几个兄弟抓着在一旁玩色子,可眼睛一直盯着花景景那边的一举一动,一心两用让他玩色子一直在输,于是就一直在喝酒,喝了多少都不记得了,只是旁边偶尔给他代酒的何文熙已经醉的趴在他腿上睡着了。

    李新一拿着酒杯来到花景景身边坐了下来,花景景有些激动,说:“李新一!这些年你去了哪里!头两年我们好几个好朋友一直在找你知道吗!”

    回忆起以前的故事,李新一苦涩的笑着,一笔带过:“过去的经历你都不晓得有多惨,我死里逃生好几回,好在这两年投资的开始有回报了,这才渡过难关。”

    花景景说:“你刚失踪头两年,我们在各大论坛QQ博客上都发了寻人告示,这帖子当时还挺轰动的,可惜还是没找到你。”

    李新一拍着花景景的脑袋说:“其实我都看到了。只是当时欠债太多,我也无颜面对N大的父老乡亲们,当时啊,我真是虎落平阳事事不顺,差点没饿死在异国他乡,几乎万念俱灰差点自尽。”

    李新一带着开玩笑的口吻来叙述这件事,可内心的波澜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是经历太多,内心早已如铜墙铁壁一般坚韧,他可以伪装的毫不在意,但是看到花景景,想起曾经学校的欢乐时光,他心中暖暖的。

    花景景不想过多勾起他的伤心事,淡淡的笑着:“你来前,王蒙在包厢里就把你吹的跟神仙下凡似的,说你黑白两通,企业也创办的很大,看来你现在真的成功了,恭喜你啊!”

    李新一看着花景景笑的温柔而绚烂,只觉得心中像棉花糖一样的柔软,看着花景景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尽的宠溺,笑意衍伸,说:“小景,转眼间咱们也30多了,你结婚了吧?”

    花景景说:“很倒霉,本来差点结婚,遇到一些岔子又分了,我妈都被我气死了。”

    李新一心中一阵欢腾,心中开始做起了小算盘,要说以前,他没实力去追求她,可是现在,他非常有信心给她一个幸福的人生。

    两个人坐着聊了很久,聊以前在学校的故事都哈哈大笑,聊这几年的辛酸史都叹气凝神,不过晓得现在花景景在N市发展了,李新一想到自己在N市的好朋友还是蛮有势力的,对花景景说:“你在N市有任何困难,尽管给我说,我在N市还有结交的不错的朋友,应该都能摆的平。”

    花景景笑:“你还不了解我吗?社会主义好青年,能出什么事呢!”

    李新一说:“不过既然你已经跟那个周文康分手了,你干什么还要去N市?回C市随便找个工作陪陪父母不就好了吗?”

    李新一试图让花景景回C市发展,这样,以后 见她就更方便了。

    玩色子的叶子诚越来越不安,终于安奈不住,起身来到了花景景旁边,假装醉的一塌糊涂,把满是酒气的脑袋搁在花景景的肩头,撒娇道:“乖宝宝,你老公我喝醉了,你陪我回去好不好?我难受。”

    李新一不解的看着花景景。刚才花景景对他说了与周文康的故事,但是都避开了叶子诚找个因素谈的,所以他并不认得叶子诚,更不知道找个所谓的“老公”是何许人也。

    花景景尴尬的解释:“这是我男朋友,叶子诚。”

    李新一心中冒起一阵酸楚。

    看着虽然因为喝酒上脸造成的满面通红但依旧帅气难挡的叶子诚,心里更是不舒服,但是想想自己的身份,现在的他,何曾自卑过呢,这个社会的男人不是靠脸,靠的是实力。在这个包厢里,谁看到他不得起身恭敬的敬酒叫一声“李总好”?

    叶子诚听见花景景承认自己的身份,心中顿时踏实不少,闭着眼睛搂着花景景的手臂继续无赖道:“景景,我们回去吧,我真的喝多啦!”

    李新一只觉得可笑,心中更是信心递增,景景需要的是一个能给她安全感能照顾她的男人,而并非需要她照顾的小朋友。

    李新一说:“时间也不早了,景景,我让我司机送你们先回去。”

    花景景说:“不用啦,新一,你也早点回去吧,他司机在外面等着,我妹妹还在那边玩,我去叫一下她。”

    扶着确实烂醉的何文熙一起出了包厢,花景景把还赖在自己身上的叶子诚推开,说:“你还装醉?这么点酒对你是九牛一毛,我至于跟喝了五金白酒一样的醉态吗?”

    叶子诚笑嘻嘻的帮她去搀扶何文熙,说:“那个李总,你们认识?”

    “是啊,大学同学,以前玩得很要好。”

    “是不是暗恋你啊?我看他看你的眼睛都不一样。”

    “你想多了。他现在什么身份,读书时他就有能耐,喜欢他的女人前仆后继,别说现在有钱有势的,他至于喜欢我?”

    叶子诚听这话就不舒服了,在他眼中,花景景简直是块宝,他总觉得是个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把何文熙放在副驾的位置,跑到后座搂着花景景左亲右亲,说:“乖宝宝,要不咱们过了年就结婚吧?”

    花景景只当他酒后胡话, 懒得搭理他。

    回到家里被妈妈和舅妈数落了一通,说没把妹妹照顾好,带来这么一个醉人,吐的家里一塌糊涂,收拾到下半夜才睡觉。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