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9章 战争之后的甜蜜温存

    幸好叶子诚伤的不严重,军刀捅的很浅,医生一边帮忙清理伤口叶子诚还在一边吹牛:“这兄弟太不专业了,要是我肯定能一把刀捅到底,纸老虎一个!”

    即便他已经痛的嘴唇都白了。

    在医院里的叶子诚连着打好几天的电话,这件打架事件才算在C市给摆平了,不至于来一趟C市还得去坐牢,这些天,花景景每天从早到晚的伺候着这位大爷,这大爷仗着自己为了花景景挨了一刀对她使唤个不停,花景景给他切好火龙果,他躺在床上撒娇的说:“景景,我不想吃水果,我很冷。”

    花景景替他掖好被子,说:“要么我把空调再调热一点吧。”

    “不行,我好像有一股寒气入体的感觉,景景,你到床上来给我抱一会儿吧。”

    软磨硬泡的,等花景景躺进被窝了,立刻舒心的笑了,一双手不安分的上下其手。

    一会儿渴了要喝水,花景景给他倒好热水,他却死活不肯起来,躺在床上要花景景嘴对嘴喂水,护士进来看见了都红着脸走开了。

    叶子诚特别招女人喜欢,本身人长的帅嘴巴又甜,住院没几天,这个楼层的护士对他都像春风般和煦了,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拿过来分享一点,还加着叶子诚的微信说有事不用去护士站找了,微信呼一下就可以。

    明知道叶子诚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可是还是忍不住去靠近他,似乎是看着他俊俏的样子听着他幽默的言语心里头就开心。

    出院那天,花景景和妈妈一起来的医院办出院手续,她妈妈也知道了那天晚上咖啡厅的事,但并不知道叶子诚和花景景的过往,只以为两班人马发生了口角冲突差点误伤自己女儿,幸好被叶子诚所救,于是拿着大包小包的要来感谢人家。

    花景景有些尴尬,可是也敌不过老妈的一堆道理言说。

    提前给叶子诚发了微信,说她妈妈也一起过来探望他感谢他,让他言辞举止上注意一些。

    这可把叶子诚高兴坏了,一大早的换好衣服开始打扮,就想给未来丈母娘留下一个好印象,对自己的外貌他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就是明明自己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现在说话举止上面要装成一个斯文人有点为难自己了。

    花妈妈带了水果和一些补品来到病房,叶子诚有些紧张,站起来忙招呼花妈妈坐下说:“阿姨您真不必这么客气。”

    他本来想说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之类的话,可是想到花景景刚才特意发了微信嘱咐他不要在他妈妈跟前乱说话的,也只得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花妈妈一看叶子诚长得这么一表人才,而且年纪与自己家女儿似乎也相仿,又与自己女儿有这样一段离奇有缘的经历,想到或许他对自己女儿有意思也说不定,要不然谁会豁出自己的命去救另外一个人呢。

    这样想着,嘴上就开始问了:“小叶啊,你今年多大了?”

    “32,阿姨,过完年就33了。”

    这倒是比看上去要大了几岁,不过33岁应该结过婚了吧,花妈妈心里想,如果33岁还没有结婚的话,那估计有什么严重的缺点,否则长得这么帅怎么会33还没结婚呢?

    花妈妈心里凉了半截,却继续问着:“那是不小了哦,家住哪里啊?你老婆孩子呢?怎么住院了都没来看你?”

    花景景知道她妈妈的心思,脸都红了半截,小声在妈妈身后说:“妈,看完了没事我们也可以早点回去了。”

    叶子诚也晓得花妈妈的心思,忙趁热打铁说:“阿姨,我还没有结婚呢,前些年忙着事业耽误了婚姻,现在事业稳定了,也想着找个好姑娘成家了。”

    花妈妈一听这话高兴坏了,眉开眼笑,问:“原来如此,我说你这个小伙子长得这么俊俏怎么会33了还没结婚呢,那喜欢你的女孩子肯定不少哦,不过挑结婚的一定要擦亮眼睛了。”

    叶子诚也笑着点头。

    花妈妈继续套话:“阿姨身边有很多适婚的女孩子,要么你给阿姨说说看喜欢什么样子的,阿姨给你物色物色?”

    叶子诚说:“阿姨,你就照您女儿这样的标准给我物色就行。”

    这句话一说,花妈妈愣了几秒钟后哈哈大笑起来,叶子诚也陪着笑,花景景见拉不走妈妈也打断不了叶子诚,只得装作去洗苹果避开这尴尬的一幕。

    花妈妈笑的嘴巴都合不上,拍着叶子诚的手臂说:“小叶啊,不是阿姨吹嘘,我们家景景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姑娘,从小就乖巧,学习一直努力,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花妈妈开始列举花景景从小到大的光荣事件,这些话她说了无数遍,可每说一次就自豪一次,叶子诚听得也津津有味,一个愿说,一个愿听,两人坐在病房其乐融融的聊了一个多小时。

    花妈妈说完花景景,继续问叶子诚:“你说你这些年一直忙事业,你跟阿姨直说,你做什么行业的?在哪里做?”

    花景景拿着削好的苹果走过来,她其实知道叶子诚在吹牛,哪是什么忙事业,前些年因为打架被抓进去了,今年年初才刚放出来。

    不过她倒是佩服叶子诚睁眼说瞎话的水平,“阿姨,我在N市做金融工作的。”

    于是花妈妈自然而然理解成了在银行工作的,这不错啊,银行工作稳定啊,而且收入也高,心中对叶子诚越来越满意了。

    也不知道花妈妈哪来的那么多话,平时只爱家长里短的家庭主妇竟然也跟叶子诚聊社会经济问题又聊了大半个小时,最后还是花爸爸来了电话才舍得回去。

    花妈妈走后,嘱咐花景景留在医院替叶子诚办出院手续,还说晚上要叶子诚回自己家里吃饭,她要回去买几样小菜亲自下厨。

    花妈妈是哼着小调出的医院大门。

    叶子诚住的是单人病房,住院买进来的东西他一样也不要,花景景也懒得替他收拾了,有个年轻的女护士替他做最后的检查,一边量血压一边说:“哎叶子诚,你回去后记得给我发微信啊,我下次去N市出差你得请我吃饭啊。”

    叶子诚打趣着说:“你将我照顾的这样好,请吃饭是必须的啊,等我过几天回N市,就天天等着你的传唤啊。”

    护士娇笑着说:“叶子诚,你胆真大,女朋友边上杵着呢还给我说笑。”

    叶子诚搂着花景景的小腰说:“我家夫人见怪不怪了,谁让她老公我魅力十足?”

    护士笑着起身离开,又调过头来嘱咐花景景,一脸的冷若冰霜,与刚才对叶子诚的面庞恍若两人:“那个你,等会拿着检查单一起去办出院手续。”

    

花景景办好手续进病房时叶子诚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哪里来的西装穿的人模人样的,不可否认真的是衣服架子,大长腿一站气质好的像模特。

    病房没人,花景景一进去叶子诚就锁上房门,拉着花景景的手将她拥在怀里,咬着花景景的耳朵说;“小乖乖,可想死哥哥了。”

    花景景羞红了脸,挣扎半天无用索性由他抱着,说出来的话自己都后悔了,因为听上去酸溜溜的:“你还有心思想我?这里的女护士哪一个看到你不是眉目传情的,你想她们还来不及呢!”

    叶子诚心中一阵悸动:“我的小乖啊,你这是吃醋啦?哥哥没听错吧?你也会为了我吃醋啊?哈哈……”

    花景景忙解释:“你想多了……我就是客观的评价……”

    解释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叶子诚置之不理继续欢喜着说:“小乖不喜欢我与她们说话,那我就不搭理她们了好不好?回头就把她们微信删了。”

    花景景挣脱开怀抱,拿起自己的包低着头红着脸说:“走吧走吧,我妈刚才还发了微信问我们到了没有。”

    叶子诚不管不顾,扯过花景景摁在墙壁上一阵猛亲,心中高兴的直冒泡,这一刀可算没白挨,花景景似乎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而且还直接俘获未来丈母娘的心。

    花景景被亲的满脸口水,拿着纸巾胡乱擦了一通,一边走一边嘀咕:“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这病房随时有人要进来的,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叶子诚心中快乐的想着,这丫头够可爱的,别人进来是别人的事,他两小情侣亲热一下怎么了?

    叶子诚直接把自己当成了花景景男朋友的身份进的家门,路上打了电话问在C市的朋友这边男朋友第一次见家长是什么样的习俗,然后跑到超市买了大包小包凑齐了数量才兴高采烈的由着花景景指路回家。

    高调的车子停在小区门口引来邻居的非议,这是一片老小区,有的是已经退休的闲着在家无事做的老人,平日里就喜欢说别人闲话,前些日子花景景刚回来时听说花景景与周文康分了之后引来不小的非议,说什么还没结婚就跑去跟人家同居然后被甩了又灰溜溜的回来了,一个女孩子快三十了还没嫁人估计难嫁了等等之类的话,花妈妈气的与她们吵架都吵过了。

    花景景刚下车就看到隔壁单元的一个阿婆正在遛狗,笑着对她打招呼:“景景,这是你男朋友啊?长得真帅啊,车也挺贵的吧!”

    花景景笑着叫了声“奶奶”,也不回答,只快速拿好东西就上楼。

    叶子诚倒是喜笑颜开的与奶奶开聊了:“奶奶!这泰迪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啊?”

    奶奶当这只小狗是自己的亲人,笑着说:“她叫巧克力,我孙女喜欢,一定要养,不过挺招人喜欢的。”

    叶子诚笑着与巧克力互动了一下。

    花景景明明记得叶子诚根本不喜欢狗的。

    回到家,果然是妈妈亲自下厨,花爸爸坐在客厅看电视,花妈妈开着门,看到叶子诚大包小包把东西拿了进来,心中对他又肯定了一番,这孩子懂事,又礼数!东西不在贵重,可见他心中把这事看的重啊。

    花妈妈让老伴陪着叶子诚聊天,让花景景陪着自己在厨房忙活,母女两一问一答。

    “景景,前些日子我问了周文康的家里人,问你们俩分手到底是什么原因,他妈妈说主要是有一个有钱有势的男的在追求你,弄得鸡犬不宁的,我本来以为是他家捏造的,现在看这叶子诚突然出现在咱们C市像是就冲着你来的,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叶子诚的原因导致你和周文康分手的?”

    花景景也不知该从何说起,索性什么也不解释了,淡淡的说:“他是占据了一些原因,但不是我们分手的主要原因。”

    花妈妈相信女儿的话,继续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叶子诚我看着也挺喜欢的,一表人才的,比周文康贼眉鼠眼的强了百倍,我看你也喜欢他的,否则不会同意他过来家里。”

    花景景不说话。

    “妈妈不反对 你们两个交往,但是这次可不能出什么岔子了,再耽搁下去,你就真的耽误了一生的大事,女孩子的青春很短暂,再过几年,就不是你挑别人,都是别人来挑你了。”

    花景景心想,妈妈不反对是因为不知道叶子诚的过往,倘若知道他有过坐牢的赌博的记录甚至吸毒的记录,能同意吗?

    不可能会同意的。

    这些东西,太可怕了。正常人家谁会接受的了?

    可花景景真的不想把这些告诉妈妈。

    叶子诚是个很会交际的人,与花爸爸相谈甚欢,饭桌上两人觥筹交错了起来,酒量都不分上下,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喝了酒不能开车,花妈妈让花景景送他回酒店然后自己打车回家,等到了车里时才发现叶子诚早就叫了小弟过来当司机了,花景景看有人送就准备回去了,结果被叶子诚强行抱上了车。

    一上车就开始亲吻,花景景气的快哭出来,前面还有个人他当不存在吗?

    叶子诚死命的把花景景搂在怀里,说:“乖乖,晚上陪着我,咱不回家了可以吗?”

    “不可能的事!你想也不要想!”

    叶子诚继续可怜巴巴的说:“那你陪我回房间坐一会好不好?我喝多了,头好痛,胃里也难受。”

    花景景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冷着脸说:“已经很晚了,我得早点回家!”

    叶子诚不死心:“求求你啦,乖乖!我一个人在C市无依无靠,我的伤刚好,我真的不想一个人在酒店。”

    “这样吧,你陪我上去,帮我泡一杯蜂蜜水,我喝好就睡下了,我头痛的不行。然后我再让小于送你回家,好不好啊?”

    花景景还想反驳,司机小于说:“是啊,嫂子,你陪着诚哥到房间,我在车里等你,然后再送你回家,诚哥有偏头痛,喝完酒后更容易犯病,劳烦嫂子您照顾一下了。”

    花景景不再说话,当默认了。

    扶着叶子诚到了房间,电梯里叶子诚还像个植物人一样赖在花景景的肩上,房门一关突然把花景景抱起来扔到床上,咬着花景景的嘴唇说:“乖宝宝,让哥哥好好疼疼你。”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