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我的宝贝乖乖

    所有人都跟他说,周文康老实,不在外面乱花钱,工资也高,学历也高,就凭这几点就足够他花景景托付终身了,原本花景景也是这样认为的,反正结婚吗,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而已,只要他对自己好就行了。以前两个人在一起平平淡淡,没有遇到过什么波澜,也看不出这个人的品质如何,现在接二连三遇到事情,花景景算是看出来了,周文康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啊!

    明明自己犯错了,还想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她!

    花景景一边开车一边想今晚要去到哪里过夜,家里是不想进去了,况且那个不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家在距离这八十多公里的C市,可是在N市自己无亲无故,连好朋友都没有,她该何去何从啊?

    她把车子开到闹市区,她不想一个人独处,感觉悲伤会蔓延扩大,人多的地方似乎都冲散悲凉,车子停好,她独自一人在街上逛着,天气很冷,走前外套都没穿,她用双手臂裹着自己的胸前,去护住一丝丝的暖流。

    电话响了,是美娜,最近美娜天天与叶子诚在一块夜夜笙歌,每次都叫她去她都拒绝了,如果今天还叫自己过去,花景景决定赴约。

    她想到刚才周文康的话,对叶子诚充满了仇恨,她一定要质问叶子诚,是不是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毫无底线!

    果然美娜又喝醉了,说:“景景,你来啊!在黑蜘蛛酒吧V8包厢。”

    刚好就在附近,花景景愤怒的奔跑着,一会儿就到了黑蜘蛛。

    包厢里人并不多,花景景一眼看到美娜正和之前在豪门认识的华宇在一块玩色子,玲玲正在叶子诚耳边说着什么,还有一些人花景景觉得有点面熟但又不认识,估计之前肯定在叶子诚的场上见过的。

    叶子诚显然没想到花景景今天会来,赶紧起身倒了杯酒给她,也只是意思意思,因为她已经叫玲玲倒了白开水了,谁知花景景接下一饮而尽,豪情万丈的模样,看着自己的眼神是仇恨交加,叶子诚都习惯了,花景景经常这样看他,好像他欠了她钱似的。

    有几个女的突然凑过来,贼笑着说:“诚哥,这一定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小乖乖了吧?”

    叶子诚说:“是啊,这就是我的小乖乖,你们都给我放尊重点。”

    那几个女的继续调侃:“可是小乖乖还没有得手吧?诚哥这次失算了,哈哈……”

    叶子诚也打趣:“迟早的事。”

    花景景冷笑,说:“你倒是很自信?”

    她坐到沙发上,有人来敬酒,花景景全部喝了,一口一杯,她可从没这样猛的喝过酒,七八杯下肚后开始头晕了。

    此时叶子诚终于发现花景景不对了,拿了杯白开水过来说:“你怎么了?喝这么多酒,找醉啊?”

    花景景说:“叶子诚,你究竟要怎样才能停手?”

    叶子诚被问的有些懵了,不知道花景景指的哪一出,可能是说玲玲勾引周文康的事?其实他已经打算放弃了,他也看出来花景景是真的不要与自己一起,他不想强求她了,更不想看花景景难过,可是他也确实不想花景景和周文康那种人渣在一起,那简直是糟蹋了她啊,之前让让玲玲去试一试周文康就想了解一下周文康的人品,结果可想而知。

    可看今晚花景景这神经质一样的表现,他猜想花景景肯定被周文康欺负了,他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周文康欺负你了?”

    花景景一股气又上来了:“你好意思提周文康?那个玲玲呢?还在吧?刚还在这里跟你说话的,你问问她,是不是耍周文康耍的很有意思?”

    她声音说的很大,坐在不远处的玲玲听见自己的名字,就坐了过来,笑嘻嘻的说:“景景姐姐,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是耍他玩的呀,我认真的呢。”

    花景景说:“你知道认真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像你这种人,有认真对待过感情吗?”

    玲玲被花景景质问的也气了,正想反驳,被叶子诚挡住了,让她坐到美娜那边去和他们一块玩,然后拿下花景景手中的酒杯,换上白开水,难得严肃的问:“到底周文康怎么你了?”

    花景景气啊,一杯水直接泼到叶子诚的胸前,其实她想泼到脸上的,手一抖滑到下面了,泼完继续怒吼:“你叶子诚为了拆散我和周文康,无所不用其极,恭喜你,达到目的了!不过叶子诚,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我就算与周文康分手了,我也不会与你在一起!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你!你什么都没有!空有一副好看却无耻的皮囊而已!哼哼,整天外面花天酒地哪来的钱,估计被哪个富婆包养的吧!”

    她一口气大声说完,气呼呼的,可奇怪的是旁边的人听到了笑的直打滚,一边笑一边打趣叶子诚:“她说你被富婆包养的,哈哈……”

    叶子诚笑不出来了,别的不要紧,他都能承受,单单那一句“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你”让他特别不舒服。

    想他自己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到哪里人家不得尊称一声“诚哥”,如今被这样一个人说“瞧不起”。

    花景景见没引起重视反而闹了笑话一般,用更狠毒直白的语言怒说:“你说你喜欢我?我真是看不出来你喜欢我什么?喜欢我的身体是吗?呵呵,你要是对这具身体念念不忘,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人糟践糟践,这样你可以彻底死心了放过我了吗,啊?”

    叶子诚也喝了点酒,刚才心中还是不爽,现在听到这话火气噌一下涌上来,捏着花景景的手腕,眼睛像是要喷火:“你敢!”

    花景景冷笑:“我敢不敢关你屁事!就算我成为千百个人的女人,也不会是你叶子诚的!”

    旁边的人也看出这两人是真的,也不笑了,关上了音乐,想过来拉一下又被叶子诚的眼神吓回去了。

    叶子诚也冷笑一声:“你倒是试试看。”

    

花景景甩开叶子诚的手,她只觉得手腕都快脱臼了,掏出手机开始发微信:李总,我现在在N市万豪酒店,喝多了吗,你过来吧?

    这个李总何许人也,在C市的时候,苦苦追求花景景追的三年至今还未放弃的。

    秒回:我现在出发过来,一个小时到。

    干脆利落。

    花景景把手机信息故意给叶子诚看,说:“你以为我不敢吗?抱歉不久留了,现在我要去万豪酒店!”

    其实花景景也没有完全喝醉,顶多酒壮怂人胆而已,她想着出门打上车了就给李总发信息让她不要来了,然后再拍一个自己在房间的自拍传给叶子诚就好了,反正今晚自己也没地方住,干脆住万豪好了。

    她招来的士,直奔万豪酒店,还没来得及到前台,刚下车,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叶子诚给逮住了!

    花景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本来头晕乎乎的就反应慢,脑子里还在想着叶子诚为什么比她先到,刚刚从哪里钻出来的,直到被叶子诚抓到房间门口才反应过来事态不对,大声尖叫着:“救命啊!”

    结果被叶子诚捂住口鼻扛到房间。

    重重的扔在沙发上,花景景被摔的眼前冒星星,胃里也开始翻滚,翻过身子直接吐了。

    叶子诚拿出矿泉水捏着花景景的脸颊开始往她口中灌,不让她喘息,像谋杀似的,花景景被呛的眼泪鼻涕连着咳嗽一起往外奔,挥手打掉叶子诚手中的水,怒目圆瞪:“叶子诚,你太过分了!”

    叶子诚把剩下的水从她头上往下倒,大冬天的,本来就冷,花景景没想到叶子诚竟然这样对她,这是结了多大的仇恨才至于这样解恨呐,房间空调也没开,她冻的牙齿直打颤,从小到大没有人这样欺负过她,可是欺负她的人是叶子诚,他欺负的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欺负她?!

    一边倒一边说:“让你清醒清醒!”

    花景景拍案而起,把旁边桌台上的酒店房间卖的那些吃的喝的全部一股脑儿砸向叶子诚,一边砸一边说:“你算老几,你凭什么管我!老娘就算去睡了一百个男人也跟你屁关系没有!”

    叶子诚扔掉手中的水,冲过来掐住花景景的脖子,毫不留情的致命的掐住她,没过几秒就看到花景景面色憋成了猪肝红色,可丝毫不手软,一边掐她一边说:“我算老几,今天哥哥我就告诉你算老几,你要睡那个李总是吧,不如你先睡了我吧!”

    说完开始撕花景景的衣服,外面的毛衣被扯烂了,里面是衬衫,直接撕开,衣服上的扣子顿时滚落四处,叶子诚一手直接捏上花景景的胸,痛的花景景闷哼出声,可是这一声在叶子诚听来却像是迷幻版的呻吟声,手上的手感和花景景的声音令他浑身燥热,低头变强吻了上去。

    早晨醒来,花景景睁眼看到的是叶子诚睡的香甜的脸,距离自己近在咫尺,花景景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嘴角露出婴儿般的笑容,伴随微微打鼾的声音……他似乎睡的又香又沉。

    花景景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下身传来一阵酸痛感,她不是第一次,但是也没像昨夜那样的翻云覆雨过,况且与周文康也很久没有过了,她皱着眉头,让自己慢慢适应那种不舒适的感觉,脑海里想起又浮现昨夜的场景……

    她明明恨之入骨,恨他强迫自己,恨他一意孤行,恨他自私自利……她感觉身边睡着的这个人几乎无一出可取的地方,一个社会混混,对工作也不认真,整日流连花丛,夜夜笙歌,明明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却被他自己糟蹋的一无是处。然而有那么多自己瞧不上的特性,经过昨夜,她感觉自己并不是那么讨厌他了。

    花景景为自己的心理转变感到一阵脸红。

    她甚至在心中唾骂自己无耻。

    可是心跳依旧加快,伴随某种不知名的特性在心中缠绵。

    微小的翻身动作将身边熟睡的人吵醒了叶子诚下意识般的将侧身睡着的花景景搂在自己怀中,眼睛尚且闭着,嘴巴却已经在讨饶了:“小乖啊,你是不是要走了?不要走,求求你,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不要离开我……”

    他几乎是无意识的说出这番话,说完他才睁开眼睛反应过来,有些责怪自己的懦弱,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这样谦卑呢,依他叶子诚的性子,在女人方面何曾这样委曲求全过啊,这么多年来,哪个女人都巴巴的要跟着他呢,可是没办法,在梦里他都梦见花景景在哭着骂他,说再也不会见他了,他一直心慌慌的,他可怕花景景真的不理他了。

    他说完,搂着花景景更紧了些,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花景景痛的闷哼一声:“嗯……你快放开我……”

    这一声在叶子诚听来更像是魔力般的撒娇,顿时身体有些受不住了,抓的更紧了,亲上她的耳朵,咬着耳垂说:“我的小乖乖,让哥哥亲亲……”

    花景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推不开身上的人,反倒被他擒住了双手所在头顶,想张口骂,却被他亲了上来堵住了,花景景气的用脚到处乱蹬,又被他用下身压得劳劳的,她话也说不出,身体也无法动弹,急得泪水一颗颗往下滚,叶子诚哑着嗓门说:“小乖,你不要哭,你一哭我更想要你了。”说完,又去亲吻她挂在脸上的泪珠。

    花景景无力的说:“我求你了,放开我。你何必强人所难。”

    叶子诚顿了顿说:“你叫声老公我就放开你。”

    花景景怒道:“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世上有那么多女人,你何必强求我!你就算今天得到了我又怎么样,我告诉你,分开之后,我不会再与你多说一句话!”

    叶子诚说:“是吗,待会老公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看你还嘴硬不。”

    他说完,霸王硬上弓,任由花景景如何求饶也不管,咬着花景景的耳朵说:“我的宝贝乖乖,你咬的老公这么紧,老公怎么能放你,嗯?”

    他是真的爱不释手了,他心中想着,无论如何,他都要得到她,不惜一切代价。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