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沟通不成反被污

    叶子诚带着花景景穿过人群,来到别墅后花园,天气有些冷,何况大家穿的都很少,没有人愿意到室外吹冷风。

    他们站在一颗法国梧桐树下,树下有几片梧桐树的落叶,冷风铺面,花景景赶紧把外衣拉链拉上。

    叶子诚脱下西装外套要给花景景穿上,被花景景拒绝了:“不用了,我穿的比你多。”

    花景景先问:“那个玲玲,是你安排的对吗?”

    叶子诚说:“我哪有那个闲工夫,你没发现周文康那天晚上就一直盯着玲玲看吗,两人在洗手间碰上的时候周文康主动加了玲玲微信。”

    花景景说:“不可能,就算加了微信,后面的戏码一定是你安排玲玲的。”

    叶子诚说:“你就这么相信周文康?”

    “我了解他的为人,虽说木讷了点,但是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尝试的,要不是玲玲给他希望,他绝对不会主动的。”

    叶子诚嗤笑一声,道:“确实是我让玲玲不要拒绝的,可一切的主动,都是周文康。”

    花景景冷笑:“他们两的一切你都这么了解,谁主动谁被动你都知道,可见,每一步都是你在安排玲玲怎么走。”

    叶子诚没想到花景景竟然套他话,可是,周文康已经上钩的事实摆在眼前,她不去关心结果,却一直在纠结过程。

    花景景继续说:“你不用费这么大心思去拆散我们了,这个事情我不会责怪周文康,我只会责怪我自己,要不是我,也不会有这样的美人陷阱给周文康,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哪一个正常男人对美女会讨厌?更何况美女主动?”

    叶子诚没想到花景景会这样想,玲玲给他看了周文康给他聊的微信,两个人早就暧昧不清了,周文康更是好几次带着玲玲去参加应酬聚会,要不是玲玲还不愿意,估计早就开房了。

    叶子诚说:“哪怕他跟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了,你也不介意?”

    花景景说:“按你这样的说法,证明他们两还没有发生实际性的错误。”

    叶子诚有些哑口无言,这花景景除了会套话之外,还是个挺会自欺欺人的姑娘。

    他笑了一声,说:“你信不信,我一个信息过去,周文康今晚就不会回家。”

    花景景怒道:“你敢!”

    叶子诚向来最讨厌别人的威胁,更何况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为了别的男人威胁自己,当即给玲玲发去微信,发完收起手机说:“周文康今晚会在太平洋酒店。”

    花景景说:“你这么做,有意思吗?我告诉你,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我也觉得没意思,但是,你就愿意跟周文康这样的人渣生活一辈子?”

    花景景气的手都在抖,可她还在压制着自己不爆发:“要说人渣,会比你叶子诚更渣吗?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你以为你会得逞吗,你把别人都当傻子吗?”

    她说完,一行泪水滚落下来。

    看到花景景的泪珠子一颗颗掉下来,叶子诚一下子心疼的不得了,也不说狠话了,柔声说道:“景景,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想得到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周文康的真面目,他不配你啊,你与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花景景哽咽着:“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终身大事?如果不是在同一个公司工作,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我们的关系,只限于普通的同事关系而已!”

    叶子诚说:“只要你愿意,你就是我叶子诚唯一的女朋友,我会对你鞍前马后惟命是从的。”

    花景景被他的成语弄的又想笑,心中是又气又恼又想笑,表情都变的错综复杂,缓了一会儿,说:“我与周文康马上要结婚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人,求你,不要瞎闹了。”

    叶子诚说:“我没有瞎闹,我是认真的。”

    花景景道:“你叶子诚长的一表人才,我听公司同事说,你其实后面有大量的资金在运作,也不缺钱吧,多少女人倒贴给你都来不及,你看刚才在派对现场,那么多名媛都对你趋之若鹜,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傻姑娘,我可不比周文康可以三心二意,我叶子诚既然说喜欢你,那一定是认真的。”

    花景景说:“你不要白费心思了,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结婚生孩子,你死心吧,过了年,我和周文康就去领证。”

    叶子诚没想到花景景这么固执,明知道周文康出轨却还要坚持与他结婚,他真想把花景景的脑袋敲一敲。

    可是看花景景哭的梨花带雨的,他也不忍心再说什么狠话了,只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说:“我送你回家。”

    花景景甩开他的手:“我自己开车过来的,我自己会回去,不用你送。”

    一路狂奔至门口,一脚油门踩到家。

    到家后,发现周文康确实没回家,说不在意那是假的,思索半天,给周文康拨了电话,被挂了,又发微信,说:“文康,你还没回家?”

    一会儿回了:新项目马上要启动了,还在开会呢,今晚可能要通宵加班了。

    花景景想说服自己相信他,可是内心的不安让他坐立不安,她开着车子,大半夜的,一个人跑到郊区的太平洋酒店。

    她就开着车子在酒店停车场转悠,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周文康的车。

    

她瞬间心如死灰。

    坐在车里很久,不知何去何从,她又开车来到开发区周文康的公司,门卫在打瞌睡,花景景敲窗户吵醒他,门卫没想到大半夜会有一个女的过来,拉开窗户问:“你找谁?”

    花景景问:“师傅,请问今天技术部门的人在吗?我工厂里有一批设备出现点故障,赶着生产 ,打技术人员电话没人接。”

    门卫说:“这都几点了,早就下班了,你明天上班时间再来吧。”

    花景景不死心:“可是我听说最近技术部门的人都在通宵加班啊,所以我才半夜过来的。”

    门卫说:“除了轮班的工人外,办公室的人老早走光了。”

    花景景道了谢,开着车回去了。

    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所以即便知道周文康最近变的晚回家甚至不回家的原因,对自己也越来越冷淡了,花景景却无法在心中责怪他。

    她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周文康好好谈谈,可每次时间都对不上,晚上花景景睡着了周文康才回家,早上倒是起来同一时间,但是都各自赶着上班。

    这天上班的时候,听隔壁业务部的小丁在诉苦,说自己正跟老公闹离婚,原因是发现老公外面有小情人。花景景心中警惕,她和周文康虽说还没有结婚,但是双方年纪都不小了,她没有时间再去跟别人花个一两年的时间谈情说爱再培养感情了,更何况双方家长把所有结婚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就缺她们去领证和办酒了。

    花景景赶紧给周文康发去微信,说:今晚你下班后早点回家,我有事想与你谈。

    过了很久周文康才回过来:好的。

    一个下午花景景无心工作,一直想着怎么去跟周文康说这件事,两个人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如果周文康还想着要与自己结婚,那就好好过日子,她可以原谅他。

    说到原谅,花景景有些心虚的想着,如果不是自己闹的这一出,何来周文康的出轨之说?可正是因为如此,花景景把大多数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所以才一直想缓和目前紧张的关系。

    周文康也知道自己确实太对不起花景景了,可是那个玲玲……周文康一想到玲玲便不自觉浮出笑脸,她与花景景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火热性感,长的漂亮,每次与她在一起,总是感觉那么有趣,带出去自己也有面子,玲玲长的不是一般的漂亮。

    可自己不爱花景景了吗?周文康心想,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爱,只是当做义务去完成找一个对象结婚而已,两人一直平平淡淡,没有任何波澜起伏,花景景是个好姑娘,这样的好姑娘确实适合做老婆的,如果自己能同时拥有两个人那生活就幸福啦。

    他不想放弃花景景,毕竟自己的父母也一直在催促着自己结婚的事,而且父母对花景景也挺满意的,可更不想放弃玲玲啊,跟她在一起,她体验到了不一样的人生,他想,哪怕为了玲玲放弃自己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花景景,周文康丝毫没有内疚之心,他早就听玲玲说起过,花景景与他公司的叶子诚关系暧昧不清,从那天早晨送花景景上班在大厦下面遇到他,周文康看到叶子诚看自己的眼神就是不一样的,后来在商场吃饭又遇到他,整个吃饭过程丝毫不顾及自己在场一直给花景景倒水夹菜各种关心,本来周文康对这事一直挺冒火,可遇到玲玲后,也把这事放一边了。

    所以,先犯错的是景景,怪不得他周文康。

    晚上回到家中,没想到花景景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下,客厅放着喷香的百合,饭厅上有几道精美的小菜,周文康知道花景景不会做菜的,问:“你这菜哪里来的呀?”

    花景景说:“我路过你喜欢的那家海鲜饭店,点了菜带回来的,都是你喜欢的菜。”

    周文康心中纳闷,他原本以为花景景是来质问他的,没想到先遇到这样温馨的一幕,难道她与叶子诚有染心中愧疚所以主动来道歉吗?

    这样一想,自己就更加的理直气壮了,坐在桌上说:“本来今天还要加班的,你要与我谈什么事?”

    花景景深呼吸一口气,说:“文康,我知道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她瞥了一眼周文康,继续说道:“文康,我两在一起也不容易,年纪都摆在这里了,这结婚前前后后的事情全部办妥了,就等着日子到可以结婚了,请柬都发出去了,我们既然已经决定相伴终生的,那就好好携手一起走下去,你也收收在外面的心,好吗?”

    一件事,明明是周文康出了大错,可搞的像是花景景犯错了似的,花景景说的真心诚意,只想着周文康能明白事理,好好与她一起走完这段人生。

    但凡聪明一些的,也能听出花景景话中一二,给了台阶就抬脚下吧,偏偏周文康却不是这样的性子,花景景这话应该是知道了他外面找了别的女人的事,顿时有些心虚了,可他却假装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来掩盖他的心虚,说:“我收心?我每天辛苦工作加班晚回家你还埋怨我了?要不是你家要那么高的聘礼我能这么拼吗?我总得努力挣钱结婚吧,你家也不会白把你送给我!”

    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话令花景景有些无语了,聘礼的事是媒人在中间就说好的,况且只是按照当地的普通家庭的习俗去收的聘礼,这聘礼也不是女方家里收,女方家里到时候还要倒贴进去换车的,这些周文康都知道的,现在却拿这个说事?花景景有些生气。

    “是不是辛苦加班你自己心里有数,有些话我不挑明了说你也不要装疯卖傻,今天找你谈不是为了吵架,我们毕竟要结婚的,不要因为其他人其他事影响了我们。”花景景继续忍着脾气努力劝他。

    周文康讥讽道:“有些人有些事?景景你想说什么?我们公司最近来了一个行政部的,你也认识的,就是你公司里那个叶子诚的表妹宋玲玲,她跟叶子诚关系挺好的,从她嘴里,我可是听说到一些你和叶子诚的故事。”

    花景景没想到周文康会倒打一耙,更令他生气的是,叶子诚不仅派宋玲玲去勾搭周文康,还让她在周文康吹坏自己名声的耳边风!这叶子诚太阴暗了!

    花景景冷着脸说:“我与叶子诚什么故事都没有!你不要听宋玲玲瞎说!”

    看到花景景一下子生气了,周文康以为宋玲玲说的事都是真的,原来花景景真的跟叶子诚有一腿了,也难怪,叶子诚长的一表人才的,又会照顾人,不知道多招女孩子喜欢呢,更何况整天对花景景献殷勤,不动心都难吧。

    跟叶子诚比起来,似乎自己真的一点优点都没有呢。想到这,周文康一股无名火上涌,冷脸说道:“怒了?被揭了伤疤了?难怪当初让你从那个公司离职你还跟我生气,原来一颗心早就给别人了。”

    花景景爆发了,指着周文康的脸怒骂:“你要不要脸?你跟宋玲玲怎么样我就不说了,我好心来劝你,你还怪我?我跟你说了,我与叶子诚屁关系都没有!你爱信不信!”

    周文康冷笑:“那我说我与宋玲玲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信吗!你自己不洁身自好,还好意思整天跟我说结婚的事?我告诉你,咱们这桩婚事就算毁了,聘礼的钱你们家也得如数归还!”

    花景景气到话都说不出,胸口突突的跳,好半天才缓过来一口气,说:“你这意思是不想结婚了是吗?”

    周文康也感觉自己话说的过了,可又不想服输,软着声音说:“景景,我不是那个意思。”

    花景景说:“我也不知道你和那个玲玲玩到什么地步了,但是周文康你最好动点脑子去分析,那个玲玲是利用你还是真心要跟你在一起!要是你们两真心相爱,那我自动退出,你说的聘礼的钱我们家一定如数奉还!”

    她说完,拿着自己的包,甩门而去。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