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我喜欢你啊

    第二天早上花景景上班没有车,就让周文康先送自己到公司了,车刚停到大厦楼下,就碰到公司的一群社会青年,还有公司领导也在,原来今天领导带队要到开发区某公司去谈判。

    花景景笑着跟领导打招呼,领导笑着说:“景景,这你老公啊?每天接送上下班啊,真是疼爱你啊。”

    花景景尴尬的笑笑。

    叶子诚却一直目送着白色的丰田车走远,也看清了花景景老公的长相,厚重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好像很老实的样子。

    快下班时间时,社会青年和领导一起回来了,叶子诚私下给花景景发了微信:你车钥匙给我,我去那边把你车开回来,要不然你回家不方便。

    花景景回:不用。

    原本就打算等会打车去那边取车再回去的。

    正好周文康今天不用加班,两人决定一起去附近商场吃本地菜。

    到了楼下准备拦出租车,结果被一辆黑色的车挡在跟前,车窗摇下来,叶子诚叼着烟对花景景说:“上车,我送你过去。”

    花景景有些烦躁:“叶子诚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说了我自己过去,你怎么阴魂不散了!”

    叶子诚扔掉香烟:“有牢骚上车发,这在公司楼下,你不怕被同事看见?”

    花景景无耐的上了车。

    叶子诚开车很猛,一脚油门踩到底,花景景身躯甩到靠背,惊叫一声:“你慢点!”

    花景景突然后悔上了这辆车,明知道叶子诚这种有吸毒史的驾驶证都被吊销的人,开车哪里还有什么忌讳,也不知道哪里弄的这辆……花景景还没看这车什么牌子,方向盘上是字母也不懂,反正应该价格不菲。

    叶子诚边开边说:“你老公在康华上班?”

    花景景突然想到早上周文康走时,叶子诚看着那辆车的眼神有点不对劲,有点阴气,警惕道:“你怎么知道?你调查我?”

    叶子诚笑:“你想太多啦,今天白天我们去开发区了呀,路过康华工厂,正巧看到你老公。”

    花景景正色道:“哪有那么巧的事,你去一趟开发区就能碰到他?我告诉你,叶子诚,你……”她想了会儿,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想说你对我就死心吧,好像叶子诚也没说喜欢她的,这样一说反倒自己难堪了。

    叶子诚继续坏坏的笑:“真的呀,你怎么不信呢,公司那么多同事都看见了,张总也看见了,你老公和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一起从厂里走出来,可亲昵了。”

    花景景压根不信叶子诚口中的所谓的“亲昵”,同一家公司上班,一起从厂里走出来很正常,心中只当是叶子诚故意挑拨离间的行为,说:“这个不用你费心了,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麻烦你前面路口停下来,我自己坐商场电梯下停车场。”

    叶子诚不仅不停,还锁住了车门,说:“正好来到这里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晚饭你再回去吧?”

    花景景皱眉,心中真的特别烦躁了,这叶子诚是故意的吧,说:“对不起,我跟我老公约好了吃饭。”

    由着他将车一直开到地下停车场自己的车旁边,下了车,花景景想了想,又给叶子诚发了一条微信转账,是那条裙子的钱,又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请你以后不要干涉我的生活。

    结果叶子诚压根没回,转账也没收。

    花景景和周文康直接在家附近的商场集合了,挑了一家花景景爱吃的饭店,点了几个花景景爱吃的菜。

    可能周文康最近确实工作很多,据说新项目的事还在操作中,吃饭过程中一直接到公司的电话,周文康也很无耐,只说忙完这一阵子就会好很多,到时候好好陪陪她。

    吃到一半,周文康说:“景景,你看后面那个68号桌是不是你公司同事啊,好像我今天早上见到过。”

    花景景还没回头张望,内心里却已冒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就见到叶子诚和另外两女一男一边吃饭一边开怀大笑。

    花景景扭过头,说:“不用管他们,一群黑社会混混。”

    周文康说:“可是你同事好像朝这走过来了。”

    或许是上洗手间呢,花景景自我安慰的想着,假装不知吧。

    直到叶子诚站在他桌前,说了句:“景景,这么巧啊,你和你老公也在这吃饭啊?”

    周文康笑着招呼:“你好。”

    叶子诚递给周文康一支香烟,说:“这位就是咱公司女神的老公吧,真是好福气,能取到这样好的老婆!”

    周文康笑道:“我很珍惜这段感情,对了,我们婚礼定在今年年底,如果你们有空的话,一起过来。”

    花景景心中顿时呜呼哀哉了,周文康怎么会说起这个?她可是在公司所有人跟前说自己是已婚女性的。

    叶子诚眼睛发亮,反应了一会儿,心中一阵疑虑,花景景说自己是已婚,难道是领过证过场还没办的?可是也不至于领证后大半年再办婚礼吧?心中想着待会得去一趟派出所找熟人查查花景景的档案才是。本来今天到这里来是想介绍大美女玲玲给她老公认识的,被这一个炸弹扔的措手不及了,只得笑道:“呵呵……好呀。”

    笑的意味深长,捉摸不透。

    花景景说:“我和我老公吃的差不多了,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说完拉着周文康走了。

    叶子诚回到座位,催促着他们赶紧吃完,吃完直接到了派出所,找到自己的兄弟王珂,说:“你帮我查查这个人的档案。”

    只给他一个名字,身份证号码都没有,幸好姓花的人本就不多,一会就找到了要的材料。

    婚姻栏上写着:未婚。

    叶子诚心中冒出一颗颗闪亮的小星星,可是又暗淡了,这丫头,登记都没有,婚礼也没办,竟然就跟那男的同居了!

    从商场出来,花景景埋怨周文康,说:“你干嘛要请那样一群人来参加婚礼啊,他们是混黑道的知不知道。”

    周文康莫名其妙的说:“怎么?你不想他见证我们的婚礼?那姓叶的男的是不是在追你?我看他看你的眼睛都不一样。”

    花景景本来想告诉他为了好找工作,跟公司的人说自己是已婚人士的事,被周文康这样一说,也有点来气了,说:“他追不追是他的事,反正我说清楚了我有家庭的人,也不会跟他有半毛钱关系的!”

    周文康以为花景景算是承认了叶子诚在追他,两人同一个公司的,难免天天见面,那姓叶的一看就不好对付的,像花景景这样单纯的恐怕真的要被他骗了去,顿时心有点慌了,说:“景景,要不你从那公司辞职吧。”

    花景景气不打一处来,她好不容易才刚刚把公司里的事情弄熟了,现在因为他怀疑姓叶的在追求自己就让他辞职?倘若要是去了别的公司,又有别的男生对自己有好感,是不是要不断的辞职换公司呢?

    本来花景景这么些天被叶子诚弄的就有些烦躁了,周文康这不负责任的话一说一下子激怒了她,她冷着脸说:“辞职?你以为现在工作好找?辞职了哪里来的钱?你养我吗?你房贷不用还吗!”

    一句话让周文康特别没面子,怒了,说:“怎么你现在嫌弃我没钱了是吧?是不是公司里那个姓叶的每天在你身上花钱大手大脚的现在觉得我寒碜了?”

    花景景被他这句话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怒道:“你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些有意思吗,我跟姓叶的屁事都没有,你管好你自己好好了!”

    

周文康愣了,花景景这句话似乎话中有话,难道被她知道了些什么?顿时自己有些心虚,声音也小了许多,说:“景景,我是担心你被人骗了,那些社会上的人你都不晓得他们有多阴险复杂,不要被他们表象迷惑了。”

    花景景气鼓鼓的打开车门直接启动走了,也不理周文康站在车屁股后面发呆。

    第二天上班,叶子诚准时来签到,哼着小曲子,容光焕发的样子,美娜笑着说:“子诚,今天什么事这么开心啊,说出来让大家都乐乐。”

    叶子诚说:“日子过一天是一天,当日得每天开开心心的了,晚上我请大家酒馆喝酒去啊!”

    美娜和另外两个同事立刻鼓掌:“好呀好呀,我们去酒吧一条街喝酒,不醉不归啊!”

    叶子诚说:“那里太LOW了,我带大伙到新开的豪门会所里去嗨。”

    美娜说:“听说豪门会所是私人会所不对外营业的啊。”

    叶子诚说:“小美女消息够准的,哥哥今天带你们去,你们也是私人VIP,都打扮好看一些啊。”

    花景景本就没打算去,也一直静静的不吱声,结果美女凑过来说:“景景,等会下班了我们去我姐家化妆做造型啊。”

    花景景说:“我晚上家里有事情,就不去啦。”

    叶子诚说:“那不行,全公司聚会,少一个都不行。”

    另外几个同事也不干了,说:“景景,你可不能扫兴,豪门会所我们平时只能望洋兴叹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进去快乐的玩耍,你可不要让大家错失了这个机会。”

    几个人反复软磨硬泡,花景景最终无耐的答应了。

    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一下班就来到了会所,是郊区的一桩别墅,一个富二代闲着无事把他装修成了商业会所,金碧辉煌,门口停着的都是豪车。

    叶子诚穿着名贵的白色西装在别墅门口接她们,美娜一看差点流出口水,平时已经很风度翩翩了,这稍微装扮一下,像是降落人间的白马王子,笔直的大长腿,上身是完美的三角形,甚至隐约可见黑色衬衫包裹的胸肌,脖颈修长而有力,处处散发着性感的气息。

    美娜直接奔了上去,挽住叶子诚的胳膊,说:“子诚哥,你简直帅呆了有没有,今晚我跟你混啊。”

    叶子诚笑着,也不拒绝,带领一众人等进入敞开的大门。

    一进去,有个端着香槟酒杯的人出来了,对叶子诚说:“诚哥,好久不见啊。”他笑着看了看旁边的美娜:“女朋友?”

    叶子诚说:“华宇,这是我一个小妹妹美娜,你帮我照顾好她。”说着,捧着美娜的手交给对面的华宇。

    美娜嘟着嘴表示不愿意,华宇开玩笑的说:“小美娜,别不开心,别把一颗小芳心放诚哥身上,咱诚哥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情圣,你会受伤的。不过哥哥我会对你好的。”

    美娜也被他哄的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里面人并不多,大多都是正装出席,喝着名贵的洋酒,大厅中央还有一个舞台,舞台边上是乐队,偶有几个人在舞台上翩翩起舞。

    花景景可从没参加过这么高端的派对,她联想到一个词——名媛盛会。

    刨去在场的男士西装革履的装扮,女士们也都穿着晚礼服,精致的妆容,赏心悦目,花景景看看自己穿着的卫衣和球鞋,只觉得自己进来做服务生都不够资格,显得格格不入,她已经看到好几双眼睛看到她露出鄙夷的神情。

    还是早点回去吧,花景景拿起一块甜品吞了进去。

    周畅也比较内向,其他人都散了,周畅有些紧张的拉着花景景的手说:“景景姐,这都是陌生人,怎么玩啊?”

    花景景说:“我也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不过你穿的这样漂亮,应该会有帅哥来找你的。”

    话刚说完,就见一个帅哥过来对周畅说:“我请你跳支舞吧。”

    周畅紧张的摇头:“啊,我不会跳舞啊。”

    男士微笑:“我教你,你不必紧张,跟着我的步子就行。”

    周畅还在纠结,就见到叶子诚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女人堆里钻出来了,说:“畅畅,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邀请你的这位可是杜少。”他抛来一个媚眼:“杜少,都知道吧?”

    周畅和花景景茫然的摇头。

    杜少有些尴尬。

    叶子诚说:“杜少,别介意,这两位是我公司同事,不是江湖中人。”

    杜少说:“没事的,既然有缘相逢,还是珍惜这美丽的缘分。”

    叶子诚从花景景的胳膊下强行扯出周畅的小手,把她交给杜少,说:“好好照顾我们的小朋友啊。”

    花景景心想,这叶子诚怎么跟一拉皮条的似的,一进来就把美娜交给华宇,现在又把周畅交给杜少。

    花景景又吞下一口香软的甜品,说:“我这今天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也挺不合时宜的,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家了,我老公还在家里等我。”

    叶子诚讽刺一笑:“‘老公’?你倒是对这个称呼挺随意的啊,叫的这么顺口?”

    花景景心中“咯噔”一下,心想,他怎么这样说?不会是知道了自己其实未婚吧?

    难道他去调查自己了?

    这样一想不免有些生气了,他凭什么调查自己啊,这人一直在搅和自己的生活,上次在自己耳边说周文康不检点,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破坏自己和周文康的生活。

    不过是一时新鲜,可能还没有尝过花景景这样的乖乖女,于是想方设法想破坏自己的感情,但是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对这个事实彼此都心知肚明,可是还是要一个劲儿的搅和。

    花景景也冷笑着说:“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不叫老公叫什么。”

    叶子诚说:“你那所谓的老公,你对他了解多少呢?”

    花景景皱眉,他不会还调查了周文康吧!

    叶子诚继续道:“玲玲你还记得吗?你那所谓的老公,此刻应该和玲玲在一块吃饭呢?”

    这个名字确实不陌生了,上次在商场也偶遇过,花景景对她的美貌也记忆犹新,可是像玲玲这样的美女,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看上周文康这样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理工男的,花景景一下子愤怒了,她领悟到了——叶子诚派玲玲勾引周文康。

    花景景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冷着脸问叶子诚:“你究竟想干嘛!”

    叶子诚沉默了一会儿,缓缓的,冷静的说:“你看不出来吗,我喜欢你,周文康,他配不上你。”

    花景景当即也有些愣了,没想到叶子诚这么直白,可是,就因为简单的一句“我喜欢你”,而做出一些不管不顾伤害别人的行为吗?

    叶子诚的眼神非常真诚,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模样,花景景收起愤怒的小火花,认真的说:“这里太吵,我们出去说吧。”

    她决定,就乘着今晚,跟叶子诚把话当面说清楚,让他死心。

旧婚新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