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人情冷暖

    体内的火山隐隐爆开,夹杂着浓郁的愤怒,他猛的将她压倒在床上,反客为主,近乎疯狂又残忍的掠夺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如狂风暴雨般猛烈的攻势,听着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却丝毫没有怜悯可言。

    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

    完事之后,左正凌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发现床上的女人蜷缩成一团不停的发着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这不过是她自找的!

    他冷漠的收回目光,本想换衣服离开,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瞥见床单上一片刺眼的红色。

    他不是纯情小男生,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他没有想到像她这种会在夜店钓有钱人的女人居然会是第一次?

    该不会在哪个医院补的?

    怀着疑问,他靠近了几分,伸手晃了晃她的肩膀想要叫醒她,“喂,死了没有?”

    指尖在触碰到她的那一瞬间便发觉她的肌肤烫得吓人,至少得有四十度!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犹豫片刻,他动手随便给她套上衣服,凌晨半夜,带着她开车上了医院。

    ……

    第二天早上,柯晓棠是被活活痛醒的!

    浑身酸痛,骨头像散了架一样,脑子里也昏昏沉沉,尤其是小腹下面的疼痛格外清晰,动一动都跟撕裂一般,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费力的睁开双眼,茫然空洞的眼神扫了扫四周,发现自己处于陌生的环境,而身边,站着一个护士大姐。

    “小姐你醒啦!”护士关切的检查了一下她的情况,舒了口气,“你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以后还是要当心,去夜店这种地方很容易遇上坏人的,多亏你男朋友把你送过来,你男朋友长得又帅又体贴,你福气可真好!”

    柯晓棠一脸懵逼的眨眨眼,脑子有些短路。

    好不容易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的从床上惊坐起来,体内的疼痛让她隐约猜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昨天晚上……我到底怎么了?”

    “昨天晚上你被坏人下了那种药,差一点要了命,还好你男朋友在,不过……”护士羞红脸瞥了她一眼,“以后还是要跟他说说,毕竟你是第一次,做那种事太用力了,你身体吃不消很容易出事情的……”

    叮嘱了她几句养病的注意事项之后,护士拿着药瓶离开了病房,留下柯晓棠独自一人,整个耳边不停回响着护士刚才那些话……

    她忽然瞪大了眼睛,有些魔怔的扯掉了手背上的正在输液针管,不顾鲜血从针孔溢出来,拖着几乎快要散架的身体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跑去。

    “啊——”刚打开门,便迎面撞上了一个黑影,柔弱不堪的身体无力的向后的倒去,那人却抢先一步伸手拦住她的腰,将她稳稳拉了回去。

    柯晓棠抬眸望去,引入视线的是一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只是轮廓与眉宇之间仿佛与生俱来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的孤傲与冷漠,高高在上,不可侵犯。

    同样是这张脸,出现在她昨天的记忆中,搅乱了她原本应该平静的人生,撕碎了她所有的美好期望……

    她的情绪越发激动,双目赤红,大口大口的呼吸,抬起颤抖不已的手指向他,“你……昨天是你……”

    左正凌冷冷看着她,丝毫没有要回避这个话题的意思,“不错,是我。”

    得到了他的肯定,她羞愤得几乎浑身都在发抖,“左正凌!你居然做出这种卑鄙下流无耻的事情!你给我下药,我要告你强女干!”

    左正凌微微皱眉,她被下药的事情他倒是已经知道了,只是那药不知她从哪里接触的,居然能算到他的头上来?

    不过看着她绝望到近乎崩溃的神情,他更加确信昨天的事并非她一手策划,她也只是个受害者,语气不由得柔了几分,“关于这件事,想要多少赔偿你直接开口,我绝不还价,不过如果你真想告,我也奉陪到底。”

    柯晓棠冷笑道,“怎么不告?我豁出去不要脸了也要告到你倾家荡产为止!”

    跟在左正凌身后的意云天见事情要闹大,额前冷汗直冒。

    

昨天晚上的事,只不过是他怕柯晓棠是拜金女想耍手段接近左正凌,才故意导演了那一出,希望他看清她的为人不要陷进去。可是没想法弄巧成拙,事情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姑奶奶,别闹了成不成?我们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这种事情传出去对女孩子的名声不好,而且左正凌他家家大业大的,真告起来你也讨不着好,再说了,左少好歹是个大帅哥,你睡了他也不吃亏嘛,不如我们私下解决?”意云天一把拉住想要去报案的柯晓棠,好声好气的劝导。

    如果让左正凌知道昨天的事是他干的,他非被撕了不可!

    “赔偿?”柯晓棠冷笑一声,“我会为了你那几个臭钱把自己一生都搭进去吗?”

    “谁说不行了?”一个突兀响起的声音从走廊远处传来,将几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柯晓棠看着那两个缓缓走来的中年夫妇,浑身血液都要冷得凝固,“叔叔,婶婶,你们怎么来了?”虽说她嘴里嚷嚷着要告,可是这种事情,她还是本能的不希望别人知道,可听对方的语气,看来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宋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走到柯晓棠的面前,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闯出这么大的事来还不让我们知道了?是我朋友的闺女在医院工作,看到你了才打电话给我,你个小浪蹄子,一天到晚在外面惹是生非,别忘了你老妈还躺在病床上,医药费还是我们垫付的!”

    柯晓棠的眼神暗了下来,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宋梅见她不敢吭声,才转过头去对左正凌说道,“总而言之,我们家晓棠的清白被你们玷污了,以后都不能抬起头做人了,这件事你们可得负责到底,赔偿若是少了,我们肯定不会同样的!”

    “婶,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柯晓棠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刚才还义正言辞说要告,现在婶婶却却在直接妥协了。

    从头到尾,好像她就是个笑话一样,丢尽了脸面,身心俱疲。

    婶婶没开口,叔叔柯宏抢先一步吼道,“什么叫我们不要管?你的意思是想独吞这笔钱吧?你别忘了你们家还欠我们多少钱,你父母留下的那笔债还没还清,你妈现在又生病需要钱治疗,我和你婶又不是慈善机构,哪来那么多钱给你们?今天这钱你如果不交给我们,你妈的治疗费用我们也给她停了!让她自生自灭算了!”

    在利益面前,所有的亲情情谊不过都只是空话。

    自从父母破产,父亲离世之后,她就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身体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为了住院的母亲,她没有再开口反驳。

    反倒是左正凌,看着这一家子被利欲熏心的模样,奇葩的程度简直不亚于第一次见柯晓棠时候,真不愧是一家人。

    如果平时遇见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他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赏,只是,在看到柯晓棠在提及母亲时,眼底流露出的无力与哀痛,他冷硬的心微微有些动容,有些同情跟自责。

    抬腿走到她面前,他将自己的名片塞到她的上衣口袋。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两步,怯生生的眼神,仿佛对他抱有深深地畏惧与忌惮,与昨天晚上被他折磨得痛不欲生时一模一样。

    他也注意到这一点,眼神越发幽深,沉声道,“想好之后再联系我。”

    留下了名片之后,他冲意云天挥了挥手,两人领着人很快离开了医院,自始至终都没有正视过她的叔叔婶婶一眼。

    被晾在一旁,宋梅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肥鸭子飞走,气急败坏的抓着柯晓棠骂道,“你看看你!装什么清高?到头来白白让人睡了,什么都捞不到!”

    柯宏也忍不住加入了骂她的阵营当中。

    吵吵闹闹的两人惹得医院其他人十分不满,一个个出来抱怨,柯晓棠只好一个一个的去道歉,自己的事被闹得人尽皆知,她恨不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从医院出来,柯晓棠一路上郁郁寡欢,想着打工的时间要到了,要不要赶过去。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叔叔婶婶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告诉她,母亲的病情转危,情况紧急需要抢救,可医院没有钱就不给动手术。

    “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们俩现在手里一分钱都没有,你不要指望我们再替你掏这笔钱!”柯宏名气的表示道。

    话说道这个份上,柯晓棠知道他们摆明了就是让自己去联系左正凌来付这笔手术费。

    事关母亲的性命,她没有时间去犹豫,当机立断答应下来。

    按照名片上的号码,她顺利拨通了他的手机。

极品鲜妻:总裁宠上瘾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