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0章

    柯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却不见了柯博。 几乎找遍了整幢宿舍楼,依旧没有找到那张和自己相同的脸。没办法,只得将快没电的手机重新开机,并抓紧时间给他打个电话了。

    电话接通,没等柯渊问出那句:“你在哪里?”,无比嘈杂的声音立刻从手机听筒灌入柯渊的耳膜。

    “喂,你好?”

    柯渊一愣,因为那并不是柯博的声音。

    “喂,柯博呢?”柯渊问道。

    “哦,你好,现在他在甲丽医院住院部。我是送他来医院的人,他现在非要出院,但是医生说他的情况必须要成年人签字才行,所以又打电话让我回来了。”

    “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你可以等我一下吗?我是他哥哥柯渊,就在附近呢,我现在马上过来。”

    “好没问题。”

    挂了电话,柯渊用跑百米的速度狂奔到了甲丽医院住院楼。循着护士的指引,柯渊推门走进输液床,却首先看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裴宇硕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果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方才在大街上看到的那张一模一样的脸。

    “裴……”柯渊惊讶地张了张嘴,不受控制地吐出了一个姓。瞬间,他就后悔了。

    裴宇硕也一下子愣在那里。一般人在这个时候,正常反应应该是笑着点点头,或者是惊讶地问:你认识我?这之类的话。可是,根据裴宇硕的特殊情况来看,光彤的人若知道他,只能是因为他的牢狱之灾,和那些不怎么光彩的“传闻”。

    “哥你怎么过来了?”柯博看出二人的尴尬,立刻将注意力吸了过去。

    “你到底什么情况?不是今天下午出院吗?”柯渊立刻走上前询问情况。

    一旁的护士有些无奈道:“他今天早上自己办了出院手续,我们看他烧快退了,就和学校的人联系了一下,让他出院了。但是下午的时候他又晕倒,这种情况的话是建议住院再观察两天的……”

    “那就住院啊,还有什么好说的……”柯渊不可思议地看着弟弟:“你小子不想活了啊?”

    柯博摆摆手讨饶:“可以,但是我周一的假没请啊……”

    “就这?没其他原因了?你在医院踏实待着吧,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我帮你请假不就行了。”

    “那……”柯博还想说些什么。

    “我知道,别告诉爸妈。”柯渊鄙视地看着他,补充道。他知道,这才是柯博真正关心的。

    “要不要我把你电脑拿来啊?省得你睡不着觉。”

    “恩,要的要的。”柯博的脑袋点得像鸡啄米。

    柯渊立即作势要打:“要你个头啊!给我好好休息!别谈条件!”

    “好吧……那你记得帮我请假啊……”柯博不甘地嘟囔着。

    柯渊将裴宇硕拉了出来,连声道谢:“今天真得多谢谢你啊,我这弟弟不注意自己身体……对了,住院费还你。”

    “没事,救人要紧。”裴宇硕接过柯渊还给他的住院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那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哦,好,你路上小心点。”

    裴宇硕走后,柯渊才刚走进病房,柯博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贺东磊那边怎么样?”

    “我的好弟弟啊,你身体快点恢复吧,下次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你自己去,我今天差点被人当同性恋了……”柯渊哭笑不得地将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包括后来跟踪贺东磊去了青阳精神专科医院的事。

    

“你看,这就是他的警官证。你说他跟踪贺东磊干嘛?难道蒋老师的死跟他有关系?”

    柯博皱眉思考着,但他关注的焦点不在贺东磊被跟踪,而是在贺东磊让柯渊记考题和抄答案一事。

    “天,难道说他是……偷考题的?”柯博一把抢过柯渊身上的挎包,将里面的练习册拿出来,仔细翻阅着。

    “这……这些答案,很多咱们教科书里都没有,分班测试的话,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很多答案其实在笔记里……所以那时候复习都得找老师要讲义,因为考的内容并不是只限于书本……”柯博一边看着答案,一边嘀咕。

    “喂,你等一下,能不能说慢点?到底什么意思啊?”柯渊有点不耐烦。

    柯博啪地一下把练习册合上,用看白痴的眼神瞪了柯渊一眼:“你想一下,如果是课本以外需要考核的内容,除了每堂课认真听讲做笔记的同学以外,还有谁会有第一手资料?”

    柯渊好像反应过来了,学着刚才柯博的样子,一把抢过练习册,认真看了看自己抄写的内容后,终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肯定是哪个老师直接把考题和答案透露给他了!”

    “行,你还不算太笨。”柯博竖起大拇指,无奈地调侃道。随即他无缝切换成自我担忧的模式:“那……我现在找他补过课了,他把这些答案给了我……是不是就等于,我也和这件事扯上关系了?”

    柯渊放下了手中的练习册若有所思道:“理论上来讲,确实是这样……不过,如果我们赶快去揭发,应该就没事……”

    “揭发?你想得也太简单了!你说,是哪个老师把答案给贺东磊的?”柯博问。

    柯渊茫然摇了摇头。

    “那你说,你有证据吗?你能解释和他开房三个小时是在做什么吗?如果他反咬一口,把咱们也扯进来怎么办?”柯博又问。

    柯渊依旧摇头。

    “没有证据,不知道是哪个老师,这种情况下,千万别盲目求助校方。因为这件事可大可小,万一牵扯的人众多,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柯博无奈道:“不是我助纣为虐,保住自身才最重要……唉,不管怎么着,咱们现在都已经算是知情人了。你仔细想一下,贺东磊跟你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让你觉得云里雾里的,有点暗示什么的感觉?”

    柯渊眼珠一转:“有,补课的事他让我保密。”

    柯博忽然一怔,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一拍大腿:“那就对了!难怪郭晓蕊会那么说!”

    “那咱们怎么办?”柯渊盯着手中的练习册,支吾着。忽然,他猛地一抬头认真地看着柯博:“博,我想做个危险的实验。”

    柯博心跳加速,下意识地看了看柯渊手中何家乐的证件。柯渊顺手将它塞进裤兜里,继续道:“我打算把这些考题和答案都背下来。”

    “可是……”柯博依旧有些犹疑。他心里十分清楚,若这些真是测验的考题和答案,那他们自己也将被卷入事件。他拉了拉柯渊,压低声音:“跟踪贺东磊的那个警察,一定已经盯上他了,真的这样咱们要怎么……”

    “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汪涵娜和郭晓蕊都知道,你到处打听贺东磊,想让他给你补习的事。你觉得自己还能撇得一干二净吗?你要搞清楚,你学习是为了什么?”

    柯博低头不语。

    “诺,你别跟我说你是因为喜欢历史才想找贺东磊补习的啊,更别说你热爱学习什么的,你不再是小时候的你了。你现在要取得好成绩,只是因为你爱写作,你担心爸妈会觉得写小说影响学习,为了继续走这条路,你也只能尽力考个好分数。对吧?我不接受你任何反驳,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

    柯博开始把手放在两腿之间不停地摩挲,手掌被他揉搓得滚烫。这是他惊慌,尴尬,以及不知所措时的特有动作。柯渊曾嘲笑他有时像个女孩子。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柯博才比比一般男生更多愁善感,思考甚多,亦刚亦柔的内心让他对事物的敏感度远高于其他人,光是这点就十分符合文学创作者的普遍性格。

    “好了,听我的。这答案,你要不要背都没关系,反正我要试一下。我考试向来一塌糊涂,倒要看看这玩意有没有用,要是有的话再说。反正从小到大,我没有考过一次好成绩,要是能看到九十分以上的成绩出现在我的卷面上,哈哈,那也值了。”

    柯博没有再说什么。他想到了那张警官证,不由得担忧道:“那张证件你打算自己一直留着吗?”

    “当然了,难不成还给他送回去吗?那不等于告诉他,你被我跟踪了。我要是警察我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这人啊。更何况,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踪贺东磊,我可不要受牵连。”柯渊不可思议地看着柯博。

    “得了吧。”柯博翻了个白眼:“你要真不想受牵连,就不会把这警官证拿来了。还说我找事,你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奇心再不改改,总有一天要倒霉。”

    柯渊立即做投降状:“行行行,你分析得都对,心理学大师行了吧!”

    柯博再次翻了个白眼。

诡校迷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