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0章   慕莲生

    “谁玉镯似乎因了那凤的动静,轻轻在手腕间晃动了起来。叶莹莹眼见那颜色逐渐绚烂的火凤渐渐溶解,幻化出一个八卦的行状。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啊!叶莹莹忙把手腕伸到自己眼前,却见那八卦转瞬即逝。那万千血丝瞬间消融在玉镯里。

    “什么意思?”叶莹莹纳罕。眼见那个恢复寻常模样的玉镯给不了自己答案,依然瞪着那玉镯看。她的心里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她总感觉自己似乎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一种对危险的第六感,让她汗毛都竖了起来。

    走!明天就走!

    叶莹莹自顾自说着,看着那灶里还在烧着的木柴,原先做菜的热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叶莹莹起了个大早。她来到村里走进德丰家的门,正在里面篦谷子的丫头吓了一跳。见是她,这才欢快地跑了过来:“姐姐!”私底下,叶莹莹让她叫自己姐姐。

    “大丫,大人呢?”叶莹莹环住她的身子,笑着问道。

    “在里面呢。”

    啊?”在后面厨房做早饭的德丰家女人这时听到声响,边走边出声。看到是叶莹莹,笑了起来:“怎么今天起得这么早?”

    叶莹莹也跟着笑:“总不能天天等姨母把吃的送上去才起,这样懒汉的名头就坐实了。”她边说边摸着女孩的头发:“大丫继续忙,姐姐去看看你外婆做什么吃的。”

    大丫应了一声坐回去了。德丰家的就这一句话就听懂了叶莹莹的意思,忙转身往里带。

    “怎么了,莹莹?”这段时间的相处,德丰家的早已把莹莹这两个字叫得顺口。

    叶莹莹看着对方诚挚恳切带着关心的脸,笑了笑:“没什么事,只是我要先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怎么突然说要走?”一下子没料到是这儿个事,德丰家女人嗓门不由地大了起来,又很快给压下去:“是不是追你的人来了?”

    叶莹莹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安抚道:“姨母,你也知道我家虽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总还是有点家底。我爹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在他那里就是‘天下无不是的儿女’。这次的事,我也就是跟他闹闹别扭,他还真能把我怎么样?只是,奉了母命,要去看看真的那位姨母的。我若是再不动身去,家里人先到了姨母那处,两边一对知道我不见了,那就真的该着急了。”

    德丰家这次放松下来,笑着点头:“还是莹莹你考虑得多。”

    “姨母,我今天就动身啦!过些日子,等我空了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叶莹莹拉起她的手,轻声说道:“这点银子你们拿着。”

    德丰家的果然感觉到手上一沉,摊开手一看,是剪碎了的银粒子,大概有十几粒、五六两左右。这样的数目,对德丰家的来说实在太过大,她双眼一湿,第一反应就是往外推。

    “不、不行,怎么还能拿……不行的……”

    却被叶莹莹坚定地推了回来:“能收留我住了这么长时间,我真的很感激你们。这银子就算不是为了你们自己,当是我给大丫的,你们也要收着。下次我可是还要回来麻烦你们的!”

    “你真是……莹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叶莹莹劝住她,又到外面跟大丫说了些话,这才回去拿包袱。

    德丰还在地里农作,这时候也被大丫叫了回来。村里人见叶莹莹要走,也都走出门来送送。

    叶莹莹边走边劝,还是被送到了村口外。冲大家挥挥手,叶莹莹看了眼自己呆了快二十天的地方,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

    村子通外边有两条路。一条是沿着山根弯弯曲曲的大路,一走要两三个时辰功夫。另一条是村民常常往来的小路,路狭窄,还要翻过一座小山,就是路程会短些,一个时辰功夫就出去了。

    叶莹莹来时走的就是这条山路。这些日子,也有几回跟着村里的小孩子来回走这条路耍玩,路况很熟。别了村民,叶莹莹收拢肩上的包袱,朝着山路走去。

    外头是艳阳天,湛蓝的天空被白云冲刷分割。似流水,似风形,白云奇形怪状,随遇而安,给这片土地上的生活定了调一般。山路本来就比大路来得清静幽深。只有鸟鸣声,只有虫叫声,只有风吹耳畔的声音,只有脚走过窸窸窣窣的草的声音……

    在现代生活里,除非去森林公园,不然少有机会能这样置身丛林的叶莹莹,现在心里被激发出来一种淡然处之的愉悦感。是啊,人生在世,怎么样不是过?粗茶淡水,或者锦衣玉食,不过都是一时的享受。在这样的地方,闭塞不通,少见外人,却最是怡然生活的地方。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人,是人!

    将肩头滑下的包袱往上拢了拢,叶莹莹就着弯腰的姿势指尖往那根蒲草上一摘,立刻草液的清香就溢了出来。沾上指尖的草汁,此时也成了大自然的恩赐。叶莹莹脸上露出笑容,拿着蒲草的手晃来晃去。

    “呵……”

    叶莹莹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她感觉从心里生出来的恐怖之感顺着她的后背爬了上来。手上拿着的蒲草在指尖滚动着,混着草汁渐渐地滚动得滞涩了,终于停下。

    是,不该从村里离开?还是,现在的离开,正当时候?

    

心里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叶莹莹抬头就朝周边的大树上看去,她心里有着淡淡的祈祷。可以是赵小刀,是司空玄珞……

    然而,她的希望落空了。正当她快速地寻找发出声音的那人时,那人已经爽利地腾空而降。人未认清,就已经看到那满头耀眼的金发了。

    说是耀眼,绝对没有夸张。就好似是黄金摆在太阳底下晒,光亮中折射出来的金黄随风飘逸。来人身上穿着的雪白色锦服,衬得他的那张脸更是出奇的肤白。整个人如大鹏展翅从天而降,头发和衣服都张扬了起来。

    叶莹莹整个人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和这个看起来邪佞的人拉开距离。

    “怕了?”来人轻声问道。

    叶莹莹撇撇嘴,没有吭声。只要一想到那晚在王府里桃花林的经历,她对这个人就心生畏惧。“你,是慕莲生?”

    这下子轮到对方愣怔了,略一会儿才应道:“能知道我是谁,看来你在这里确实过得可以。”

    叶莹莹不大明白他说的这句话,但这个不是重点。“你三番两次找我到底想要做什么?杀了我吗?”若非此人一头金发,她定会认为他就是那晚和正版叶莹莹厮混的相好来着。

    “杀了你?”慕莲生被问得一愣,下一秒他笑了起来,脸上满是狂肆:“我怎么舍得杀你!在我这么艰难,找到你之后!”

    叶莹莹几乎是立即就想到昨日那玉镯的异象了。她瞪着那玉镯,像是看着一个叛徒一样恶狠狠。然而那玉镯当然毫无反应。她转而看向慕莲生,恨声道:“既然你已经找到我了,我也没有能力逃跑。你就把这玉镯拿下来,我不要这什么劳子破玉镯!”

    慕莲生脸上露出纳罕的神情来,双目微凝,如流水般说出几句话:“已经坐拥在手的想要丢弃,没有得到的争破脑袋。奈何一切都是天注定,争是一时,却是徒劳。”

    叶莹莹被他这一连串的话给弄糊涂了,正要询问,就听他又说了句。

    “只是在我这里,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是别人的,我想要的,也一定要争过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原本脸上的如念天书的平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偏执和狂妄。

    叶莹莹打从心里对他这汲汲于名利、只可自己负天下人的想法生出厌恶。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你要这镯子,尽管拿去。于你是宝物,于我倒未必!”叶莹莹露出嫌恶的表情。

    慕莲生淡淡笑开,随即轻声问道:“你可知道这镯子有什么机关厉害?就这样随便给人?”

    叶莹莹冷冷一笑:“我要的平静安稳,这个镯子全不能给,倒是总给我招来麻烦。”

    “你也不知它到底是何神物,就嫌弃到这个地步。你可知,它能逆天改命,甚至决定天下百姓福祉。无知无畏,无知无畏!”

    叶莹莹确定自己从他的话中听到鄙夷,当下心里就是冷笑。

    “无知无畏也无罪。怀璧其罪,我担不起。你能力这么大,必定能够拿下它。”叶莹莹将自己手腕往对方面前一凑,定定地看着那人的眼。

    慕莲生还是笑笑,居然露出半是无奈半是恼怒的神情来:“可我,确实拿不下它来。况且,我要夺的,从来不是它。”

    叶莹莹蓦地瞪大了眼睛,似乎知道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果然,“我要带走的,是你叶莹莹!”

    举着的手臂倏地放了下来,摔回身侧又晃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我?!”叶莹莹感觉自己这句话问得艰涩。不待对方回答,她怒声道:“要我做什么!我有什么用?我本就不是……”她猛地刹住话头,硬生生改掉到口边的那句话:“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一个闺阁里的小姐,你带走我有什么用?用我来威胁我爹,还是谁?!”

    慕莲生笑笑不说话。

    叶莹莹狠狠瞪对方一眼,居然一屁股往地上坐了下来:“我不想受制于人。你若是要带走我,恐怕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我记得,上次你出现,这镯子护主冒出了火焰来!”

    “呵……”慕莲生仰头朝天空发出笑声,那金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猛地晃动了起来,阳光纷洒,好像一串流动的金色瀑布。他就着那个姿势,慢慢开口说道:“是有这么回事。若是强带,可能不可行。不过,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吗?”

    叶莹莹下意识就看了眼自己手腕上挂着的玉镯,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昨天,它有异动……”

    “我能感应到它的存在。”慕莲生说出叶莹莹心中的猜想,后者面色一凝,难看了起来。

    感应?!也就是说……

凤啼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