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被设计陷害

    杜容琳跟着侍婢去了内屋,大夫帮她处理好伤口,时间紧迫她不能耽误,立刻就走到正厅中依旧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低声说道:“父亲,琳儿没事,只是小事,让父亲担忧了。”

    杜明卿蹙眉看向杜容琳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姐姐怎么突然会这样。”杜容琳低下头唯唯诺诺的样子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见也问不出什么来,杜明卿轻咳一声,目光在正厅中巡视了一番,暗叹了一口气,“催儿现在在何处?”

    “姐姐在后院的偏殿中,方才姐姐想用匕首刺琳儿,我随手拿起一个花瓶打在了她的脑袋上,这才逃出来的。”说话间杜容琳连忙跪倒在地,声音悲戚,“请父亲恕罪,琳儿并非有意想要伤害姐姐。”

    “这件事同你无关,带我去那偏殿!”闻言杜明卿心有不悦,催儿自小就被宠坏了,可也不至于如此胆大妄为,还是将事情弄清楚再作定论。

    另一边晋苒苒带着那个男人去了偏殿,行为鬼祟,如意端着金茶从厨房走出来,正巧看见晋苒苒,心头一惊慌忙的躲到暗处,偷偷的看着他们做些什么。

    没过多久,一个侍从穿着的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进了那个偏殿,惊鸿一瞥如意竟然发现那怀中的女人竟然是大夫人萧丽佳,深觉这件事不对劲,把金茶放在桌上从厨房偷跑出去。

    如意去了正厅听见厅中的谈话,心中只想着赶紧找到小姐,轻手轻脚的离开正厅,找遍了府中的好几个屋子都没瞧见小姐的踪影,余光瞥见不远处敞开的门。

    快步跑到门口便看见昏迷倒在地上的杜容催,如意连忙走上前去扶起杜容催,“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可无人应她,焦急的晃了晃杜容催,可她还是没有反应。

    无奈之下如意只好将杜容催放在地上,跑到一处拿了一杯茶泼在了杜容催的脸上,只见杜容催的眼皮动了动,如意连忙跪下扶起杜容催轻声问道:“小姐?”

    耳畔传来的呼唤声让杜容催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见身旁一脸焦急的如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迷香,忆起前生所发生的事情,连忙去内屋整理了一番慌忙的走出房中寻找萧丽佳。

    正厅之中杜明卿听着杜容琳的话心中虽有不解,但仍旧觉着又蹊跷,仍旧跟在杜容琳的身后,拐过几个长廊后隐约看见萧丽佳的房间有烛火盈盈,便停下了脚步,这时候萧丽佳应该在偏殿才是怎么房间里会有烛火?

    一旁站着的杜容琳眉眼中带着笑意,心中暗道好戏开始了,款步走到杜明卿身边故作镇定的说道:“父亲,姐姐就在前面的偏房中。”

    突然之间前面不远处的门扉被打开,一个半裸着上身手上还拿着衣物的男子从萧丽佳的房间偷偷摸摸的走出来,杜明卿眉头一簇说道:“什么人!”

    那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停住了脚步,转过身便瞧见了身后站着很多的人,心里一慌连忙抱着衣服就想跑。

    杜明卿朝着身边的侍从做了个手势,一群人蜂拥而上冲上去便压制住那个男人,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在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时他不会这么轻易下决断。

    杜明卿快步走到萧丽佳的房间中却没有看见人,而床上分明杂乱成一团,无数种可能性在他心中产生,低声道:“所有人去正厅!”

    话语中的不满听在杜容琳的耳中却十分欣喜,不过还是有些奇怪,分明叫母亲把萧丽佳跟那个男人放在一起了,怎么从房间里只出现了那男人?萧丽佳去了哪里?不过也无妨,好歹让父亲看见了有个男人从萧丽佳房里出来。

    一行人走到正厅时只见谢承睿正端坐在殿中茗茶,他早已来到,也听见了府中的异动索性就坐在这里观望,见杜明卿黑着一张脸带着人走进正厅,侍从还押着一个男人心中到已了然。

    看见谢承睿时杜明卿的脸更加难看了,本是家丑可却正巧被谢承睿撞上,缓步走到谢承睿的面前躬身行礼道:“臣参见太子!”

    谢承睿的目光越过杜明卿落在了他身后衣衫不整的男子身上,“本殿只是闲来无事来瞧瞧罢了。”眉头轻挑笑道:“相爷今日府中可真是热闹。”

    话语中的意思杜明卿岂会听不出,面色尴尬的赔笑道:“让太子殿下见笑了,今日府中确实有些事要处理一番。”

    此刻杜容琳看见谢承睿眼睛如同放光了一般,放眼宫中皇子数太子声望最高,只要攀上太子这根高枝,皇后的位子就指日可待了。

    

“哎呀!”一声轻唤吸引了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就连谢承睿也抬眼望了过去,看见谢承睿的目光停留杜容琳心生欢喜,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硬生生挤出几滴眼泪,“父亲,我的手渗出血了,我回内屋处理一下,免得让太子殿下见笑。”

    杜明卿点了点头,杜容琳便带着婢女走向内屋,行至谢承睿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朝他微微一笑这才往内屋走去。

    府中所有家丁皆去寻了萧丽佳可始终没找到人,只好前去大厅向杜明卿禀告,俯在杜明卿的耳畔边轻声说道:“老爷,并未发现夫人。”

    闻言杜明卿的脸色更加难看,这萧丽佳究竟去了什么地方?难不成真的是私会男人这会被发现直接逃走了吗?

    杜府一个偏房中杜容催早已寻到萧丽佳将她带到此处,幸好她醒的快要不然的话一定会被杜明卿发现,重走前世的路,她不能看着母亲就这样没了性命也不会让杜容琳计谋得逞!

    “母亲,等会你什么都不要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在。”杜容催生怕萧丽佳会说错话提前跟她说一声。

    萧丽佳向来疼爱这个女儿,自然会听她的话,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才分明去厨房中给老爷寻些醒酒茶,却不料被人迷晕醒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杜容催。

    整个大厅中陷入死寂一般,无人敢开口说话,晋苒苒看着如此场景却心满意足,隐下心中的欢喜缓步走到杜明卿的身边故作担忧的说道:“老爷,姐姐她去拿醒酒茶怎得去了那般长的时间?”

    言下之意暗指萧丽佳私会男子事情败露趁机逃走,杜明卿本就心生不满,听到这话心里更加不舒服,拳头紧握,若不是看着谢承睿还在早已大发雷霆!

    微风吹进门扉,熄了厅中的一盏烛火,等候了许久都不曾看见萧丽佳的人影,杜明卿心中按耐不住站起身欲去寻找,刚踏出一步便瞧见了杜容催扶着萧丽佳缓缓走进正厅,萧丽佳面色难看依附在杜容催的身侧十分憔悴。

    杜容催松开手如意见状上前去扶住了萧丽佳,杜容催这才走上前去行礼道:“女儿见过父亲,母亲身子不适这才来迟了。”

    杜容琳本躲在内屋里瞧着状况,见杜容催出现这才从内屋里走出来,见到杜容催装作一副惊恐的样子慌忙的退后了几步惊道:“姐姐!姐姐!”

    闻言杜容催蹙眉,她这是又想玩什么花招,余光瞥见她手上的纱布,心中已猜到七七八八,转过头去再看向杜明卿时,那黑沉的脸到让人心有余悸。

    “老爷,你看这丫头仍旧死不悔改,伤了琳儿还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老爷,你可要为琳儿做主啊!”晋苒苒走到杜明卿的身边梨花带雨的说道。

    她伤了杜容琳?杜容催心中不禁嗤笑,看样子这次她们不止是想要害母亲还想把她一起拖下水,一举两得的计谋当真是够狠。

    杜容催低下头摆弄着手指,再抬起头时已是眼中含泪,“父亲,容催冤枉,容催从未伤过妹妹!”

    一方一个说辞,杜明卿看了看杜容琳又看了看杜容催,心中有些犹豫。

    见此状况,杜容琳知晓不能再拖延,就给晋苒苒使了个眼色,晋苒苒知晓女儿的意思便柔声道:“大概是容催喝醉了酒不记事了,只要别有下次就好,不过姐姐你的醒酒茶呢?”

    经晋苒苒一提醒杜明卿看向萧丽佳,厉声说道:“丽佳!你方才去了何处?”

    从未听到杜明卿如此跟她说话,萧丽佳显得有些慌乱,连忙看向杜容催,可又想着不给女儿添乱,缓步走到正厅之中,“老爷,方才我去厨房拿醒酒茶莫名晕倒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

    “佳儿!佳儿!救我!”衣衫不整的男子突然放声大喊起来,挣扎着往萧丽佳的身边跑去,猛地跪在地上拉着萧丽佳的衣裙,“佳儿!念在我们同床过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此话一出整个厅中的人皆震惊!就连本想看戏的谢承睿也看向萧丽佳,心中不禁暗笑,原来这相府也不是很平静。

    杜明卿看了一眼谢承睿脸色更加难看,伸手用力的将桌上的酒杯挥扫在地,茶盏摔碎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萧丽佳!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切词狡辩!”

    萧丽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杜明卿现在很生气,连忙挣脱开地上那人,焦急的说道:“老爷!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所有的事情都照着前世所发展,杜容催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抬脚走到萧丽佳的身边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示意她冷静。

重生之浴血相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