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章 悲情陪演

    婚前焦虑?

    叶青对着镜子慢条斯理的,梳理着自己好不容易留的长发,没遇见陆阳之前,她的头发总是剪得很短,一副假小子模样。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自嘲,即便她留着女人味的长发,即便她努力成为他喜欢的那种样子,他终究不是她心尖上的人!

    出于报复又或者出于心中的怨怼,她决定让明天的婚礼没有新娘。其实昨天之前,她还在憧憬着他们的将来,想着一生一世抓紧他。可这一刻她只是迫切的想要逃跑,甚至恨不得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见他。

    婚礼这一天,天气极差,怕是这个冬天里最冷的一天,即便在暖气十足的酒店中,叶青都冷得直跺脚。她穿上了婚纱,也笑颜如花,化妆师一直在她脸上忙活个不停,她只是笑,淡淡的,没有说话,头嗡嗡作响。在她面前跑来跑去的人都变得很遥远,她依旧笑。

    “青青,你今天好美啊!”发出赞叹声的的女孩,个子极高,而且很瘦,当然,瘦得并不出彩,前胸贴后背,面色也很蜡黄。她叫周玲,是叶青的发小,也是今天唯一的伴娘。

    叶青突然转过身,眼里蒙着水雾,苦笑着说:“玲,这婚结不了!你可不可以带我离开?”这个房间真的很冷,说的时候她一真在跺着脚,牙齿都打着哆嗦。

    周玲显然被叶青的话吓了一跳,道:“啊?你开什么玩笑啊!这种日子,这个玩笑快一点都不好笑啊!”她白了叶青一眼,只当那是她的一句玩笑话。

    叶青垂眉低头,变得很安静,眼泪控制不住的总往下掉,新娘妆都被她哭花了,周玲握着她颤抖的肩,终于有些不淡定,“青青,你怎么啦?”

    就在这时,外面热热闹闹起来,大概迎亲的队伍要到门口了。叶青吸了吸鼻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咬紧嘴唇的说:“他…心里藏着别人,从来就不爱我!两年了,我跟他在一起两年,可我一点都不了解他,是他藏得太深,还是我太笨……”叶青说完后,整个人好像被彻底掏空。

    “怎么会?一定是你想太多了吧!雷靖他不爱你还能爱谁啊?!你别说这种混话了,队伍都快要到门口了。”周玲一边劝解一边指挥着化妆师帮叶青补妆,全当那只是一个新娘该有恐慌的情绪。

    叶青站起身,腿脚发麻,很无力。但她还是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刚到门口,门铃就响了,听外面的动静,定是他来了,可是她怎么感觉,这一切与她无关了呢?

    周玲连忙拉回叶青,嘴上还叮嘱道:“你快坐好,等会他们进来,姿态摆高点啊,为难为难新郎官!”

    叶青不断的摇头说:“玲,我求你,带我离开这吧!”她的眼睛很干涩,有点生疼,头也晕乎乎的。若不是她一直处于恍惚的状态,也许昨天她就逃跑了,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煎熬。

    “喂!你再这样啊我要生气了啊!你们结婚证都领了,你要逃也逃不掉啊!你别再糊弄我了,你一定乐开了花吧!别跟我装舍不得!”周玲完全枉顾叶青的话,在她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心底里她极度相信叶青会得到幸福,而这幸福在所有人看来只有雷靖能给她。

    “结婚证?结婚证……”叶青一直在喃喃自语着那三个字,她真傻,怎么就会和他先跑去领结婚证呢?多怪自己的公司婚假是要结婚证才可以请得到的,该死的婚假,叶青在心底暗自后悔着。

    就在这时,房门已经被周玲打开了。一群人向叶青拥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毫无疑问是雷靖。叶青没有抬眼看任何人,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那蹭亮的皮鞋。

    他曾说过讨厌穿皮鞋,原来讨厌也还是会穿的。

    他也曾说过他的新娘一定得是他深爱的人,原来谎言是不需要兑现的。

    叶青觉得这一切太过可笑,此时他跪在她面前,虔诚的却不是她。她很想把那捧花狠狠的砸在他脸上,可是她始终没有,她就这么笑着看着他,冷冷的露出温柔的模样。该死!他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天知道她被他这深情的模样骗得有多惨啊!

    她没有逃跑的,或许是因为心中的那点眷恋还在,也或许是内心猖狂,突然想要扮演这样一个悲情的角色,她在心底这么鄙视着自己。

    叶青吸了吸鼻子,没有再哭了。她只是看他,面无表情,所有人都在对她笑,只有他没有。以前她以为他的性格本就是如此,所以千理解万理解。可是那一天他明明是笑了啊,对着那个长发飘逸的女子笑的那么灿烂啊!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嫁给你了,你会怎么样?”她尽量让自己的笑自然,眼泪也扮成了感动的角色。她看着他,恨不得把他的心挖出来看一看自己到底被放在了哪里,或者压根不再里面。

    雷靖错愕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平静,沉声道:“我不会让这种发生的!”他是笑了还是没有,叶青有点分不清楚了。

    一群人起着哄,要他吻她。他起初沉默,后来妥协,他凑近她的唇,叶青下意识的侧过头,脸上有几分嫌恶,所有人都尴尬着,他却淡定的吻上了她的脸。他的唇冰冷的好像南极的天气,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看着雷靖眼里的闪烁,叶青第一次没了那份喜欢,以前她觉得那是他害羞的表现,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为难了。

    叶青突然站了起来,越过他,越过人群,可是那么多人都在对着她笑,所有祝福的眼神都拯救不了她。她心底的彷徨无助,压得几乎喘不过气了。

    

“青青,你干嘛?”周玲快速的拉着了她,轻声的问。今天的叶青真的反常的有些过头了。

    雷靖也走到了叶青的身边,牵着她的手,淡淡的说:“走吧,不要紧张!跟着我就可以!”

    叶青把脸转向另一边,固执的不去看他。这是她遇见过的最糟糕的一场婚礼,而最可悲的是她。她的眼睛无意间看向了那慢慢向他们走来的长发女子,以前叶青不觉得对方美,现在看来的确比她好看千倍万倍。

    “学姐这里!这里!”周玲欢快的招呼着远处那个长发飘逸的女子。

    叶青淡淡的笑着,却掩饰不了心里的苦涩。她用余光瞟了一眼雷靖,他看起来有些不自在,以前她从来不知道那是不自在。

    “学姐,你老公怎么没一起来啊?”周玲一见张艳就咋咋呼呼起来,一想到张艳老公每次买单时的阔绰周玲就羡慕的血液沸腾。

    “他今天有事,所以来不了……不过他的份子钱我可有带来!”张艳的声音很清脆,就像春天的风。她故作随意的看了一眼雷靖,然后笑着调侃道:“今天你很帅啊!……新娘,也很美!”

    叶青低头看着自己的婚纱,突然觉得那么的滑稽可笑,她似乎连恨的勇气都没有了。雷靖拉着她往酒店的大厅走,她的高跟鞋一直踩到婚纱的裙摆,几乎是寸步难行。每走一步她的眼泪就更汹涌了一些,雷靖把她的手握得很用力,可止不住她的泪,还好有盖头纱,才不至于被那么多观众发现。

    雷靖明显感觉到她的颤抖,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放轻松,别紧张!”叶青的耳朵嗡嗡响,他的声音变得更遥远了。如果说昨天她想要做一个逃跑的新娘,那现在她只想给他们用力一击。

    屏幕上一直在播放着她和他的照片,有现在的,也有曾经的。那些照片里的叶青笑得格外的明朗,但这一刻她却觉得意外的愚昧。

    叶青出奇的平静,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既然雷靖想要这场婚礼,那么她愿意去完成,只是别再指望她扮演一个傻子的角色。在心底她下定决心参与这场愚人的游戏,至于结果,她不会让他们如愿。

    当雷靖掀起叶青的头纱,她的眼泪已经被风干,情绪也整理妥当,她甚至把笑变得依旧明朗,像及了一个幸福的新娘。当他把戒指套在叶青手上时,她的手指终究还是不愿正常的伸直,不过还好,这戒指并不是她的尺寸,大得有些出奇,戴进去也一点都不费力。叶青的手属于很小巧的类型,手指也过于纤细。

    叶青一直看着手上的戒指,原来连它也不是为她准备的。两年的时间,她居然可以那样的毫无所觉,而他也未免藏得太深了些,可笑的是,她还一直觉得他腼腆温柔,坚信他是一个可以给她依靠的人。

    她假假的笑着,用余光看了一眼雷靖,他脸部的轮廓分明,接近于生硬,她怎么会以为他腼腆温柔?他的目光紧盯着一处看,眼神游离又复杂。叶青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然后,她笑得更加灿烂,心底那仅有的角落也彻底坍塌。

    叶青看着最前排,她的妈妈不断的抹着眼泪,但脸上不忘保有笑容。鼻子突然酸酸的,眼泪硬生生的被她挤回了眼眶。

    这场婚礼叶青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还好在她接近崩溃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这是他们的新房,不是很大却布置的很温馨。决定买这个房的时候,她省吃俭用,坚决要和他平分,尽管他那么有钱,她也不想让自己成了谁的负担。不过后来,他还是瞒着她,偷偷的买下,为此她一度气鼓鼓的不愿意和他说话,最后,他只好妥协让她付装修的费用。房子的一切她都很认真的装扮过,每一寸都把他考虑进去了。比如他爱吸烟,她就给他隔了一片吸烟区;比如他爱看书,她就找人做了一个大大的书架摆满了他爱看的书;甚至考虑到他要和他的合作伙伴张艳时不时的在家里谈论业务,叶青甚至把客房布置成符合张艳的调调。

    这个新房的味道,比起自己,张艳的似乎更浓一些。以往叶青多半是住在自己家里,因为离她的公司近,偶尔来一趟新房,却恰巧都能看见张艳。她从不多想,因为张艳结婚了,而且她的老公那么富有,更因为她相信雷靖对自己的爱。

    ……

    从酒店回来,叶青进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开窗,这里的一切几乎都要令她窒息,尤其是那空气里若有似无的香水味。

    “你怎么啦?这么冷的天,开窗干嘛啊!”雷靖声音很平静脸上没有任何新婚的喜悦,反而露出几分对叶青的不悦。

    她只是站在窗台没有回头,声音很轻很轻的说:“这里味道太重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对气味有些敏感!”。

    雷靖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喝,把电视的声音开到很大。他们就这样默契的保持着沉默,以往他这样的时候,叶青多半会厚着脸皮去粘他,现在却只想和他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今晚的夜色很亮,但没有繁星点点,空旷的有些寂寥。叶青抬头望着天,把差点掉的眼泪又一次的倒回了眼眶。她二十五岁了,不再是可以轻易哭的年纪。认识他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年轻的所向披靡,她可以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哭,那种无理取闹,她总觉得可以被包容的。

    而现在她不会了,不是因为长大了一些,而是知道那个包容自己的人从来不存在。

    雷靖对于今天的叶青有些陌生,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虽然有一丝疑惑,不过他懒得放在心上,仍旧靠着沙发看着随意的换着台,任凭思绪飘飞。

二度危情:逃妻不回头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