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卷一:古骨花魁 第2章 仙之禁地

    瑶池仙界的尽头,百花园所处之地,云雾微绕,花开妖娆。

    云山深处,四周密布着各色各类鲜花,争奇斗艳,芳香萦绕。花园的正中间是一座八方亭塔,塔内,有一座凝脂雕花的炼仙台,炼仙台上供奉着一朵永开不败的夜昙花,花蕊中,一粒晶莹剔透微泛绿光的千眼灵珠吸日夜之精华,百花之灵气,以及时不时百花仙子修炼时注入的仙气,更显得灵气逼人。

    南海观音那里被夺走的千眼灵珠,与眼前这颗千眼灵珠是一对,原本,两颗都与此供奉,而后,不知何种缘由,一枚移入南海观音处渡入仙缘,另一颗则留在了炼仙台,由百花仙子手下的两名仙子琉璃与风楹悉心照看。

    驻守百花园的小仙子得到王母召见百花的命令,四处寻着,却未见其人,于是,顺着那八方亭塔的方向而来。

    此时,风楹和琉璃正在清扫着塔内。

    风楹拿着扫帚,那目光却不时的瞟向那夜昙花蕊中的千眼灵珠,见其莹光闪闪的,似乎很好吃的模样,顿时垂涎三尺,趁着琉璃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抓过,塞进嘴里。

    自然这一切躲不过琉璃的眼睛,瞧着这什么都要品尝一番的风楹,琉璃只是将手掌摊开。瞧着琉璃一副欲讨灵珠的模样,那将灵珠含于嘴里的风楹只是摇头,一副宁死不给的模样。

    巴掌“啪”的一下拍在了风楹的脑门儿上,一股子仙气从后脑传入口腔,不由自己控制的,那紧闭着的嘴竟自动的张开,只待着琉璃掌心一摊,那口中尚还微带唾沫的灵珠便径直的飞到了琉璃的掌心。

    “风楹,告诉过你多少次了,这灵珠不能吃。”

    瘪着小嘴,风楹一脸的不悦。

    “姐姐,这天宫太无聊了,你放我走吧,放我回凡尘吧。”

    听着风楹这般的说话,琉璃一边将那掌心的灵珠以仙气推送至那炼仙台上的夜昙花中,续而只对着风楹翻了翻白眼。

    “好呀,有本事,你自己离开这里。”

    听着琉璃说这话,风楹顿时只是撒娇般的跺起了脚,那小嘴翘得老高。

    “姐姐,你欺负我,这里到处都是结界,我连这小小的百花园都出不去,还怎么下凡尘呀。”

    “我说,风楹,别的小妖都是拼了命的修炼,巴不得成仙,怎么到了你这里,有这么好的机缘渡化,还不珍惜呢?”

    “那是因为,这里什么都不能吃,什么都没得吃,如果我知道成了仙就不用吃不用喝了,我肯定不愿意的,我好想念蛤蟆,浆果还有……”

    瞧着风楹一副离了吃便活不得的没出息模样,琉璃便是一巴掌的拍在她的脑袋儿上。

    “好啦,别想啦,等过几日的蟠桃大会,我想办法给你顺个蟠桃出来。”

    听着琉璃这话,风楹顿时开心的跳了起来。

    “好哇,好哇,还是姐姐好。”

    一把的推开那在自己身上磨蹭的风楹,琉璃微有嫌弃。

    “别把口水蹭我身上了。”

    那得令前来的天兵于百花园门口待招百花仙子,那守其门口的小花仙便理是代为通传。这四下里瞧了个遍,都不见百花仙子,于是小花仙便寻到这八方亭塔,轻叩门。

    “百花仙子,你在吗?”

    琉璃扬指轻挥,那门便自动的打了开。

    立于门外的小花仙瞧着那八方亭塔内的琉璃与风楹,只便是轻语。

    “原来是琉璃仙子,是这样的,王母娘娘召见百花仙子,我到处都没有寻到,不知?”

    “百花仙子去游历了,不知道王母娘娘找百花仙子是有何事?”

    “只听来者说,让百花仙子带着《百花秘籍》与千眼灵珠去天庭。”

    听着这话,琉璃点头。

    “好,我这便带着这两样东西去天庭向王母娘娘复命。”

    待小花仙离开,转身间,琉璃却又见到风楹噘着小嘴在那里调戏般的指戳着灵珠。

    “为什么你不能吃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一把的拉开风楹,琉璃挥手间便将那千眼灵珠与同搁在炼仙台上的一本巴掌大的乌木卷册收入虚鼎之中。(虚鼎:一般修道者都会有自己的虚鼎,它是介于身体和精神之间的另一空间,并且修为越高,存放的东西就越多)。

    瞧着琉璃一副欲行离开的模样,风楹伸手便是拉着琉璃的袖袍,满目里的可怜楚楚。

    “姐姐,你带上我吧!”

    “不行!”

    “我不会给你惹祸的!”

    “也不行。”

    瞧着软磨硬泡却依然没有奏效,风楹只能是使出杀手锏,顿时那睁得老大的眼睛开始眨呀眨,然后豆大的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滑落。

    瞧着这模样,琉璃真真是没辙了。

    “好啦,好啦,走吧。不过,我可告诉你,一切都得听我的,不得乱跑,不得……”

    双手捂着耳朵,风楹却是跑得飞快。

    “好的,好的,我什么都听姐姐的。”

    话说这风楹本不是花类仙子,只是于百花间修炼的一条银蛇,机缘巧合得到琉璃的相助,而后渡化成仙,却又因其生性顽劣,所以,一直由琉璃看管着。

    驾着七彩祥云去往天庭的路上,一路上,风楹都在询问着。

    “姐姐,那里是哪里?”

    “那个方向是天南宫,谣传藏仙阁就在天南宫的南宫塔内,那里藏着仙多仙家法器。”

    “哇,姐姐,前面好漂亮!”

    “那是蓬莱仙岛,曾经听百花仙子说过,那里有一块蓬莱仙石被观音渡化,而后被仙界赐名——三生石,而人间则称其为姻缘石,据说,在这里虔诚祈祷,会遇到宿世姻缘的。”

    七彩祥云上,听着琉璃如此的介绍,风楹早对那块奇石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好奇心:三生石,不知好不好吃!

    一想到吃的方面,风楹顿时已然垂涎,于是趁机指着某处惊叫。

    “姐姐,那是什么?”

    就在琉璃转眼的瞬间,风楹已然朝着那蓬莱仙岛飞去。

    “什么都没有呀?”

    

这方探看着,回头间,却只看到风楹正迫不及待的朝着那蓬莱仙岛飞去。

    “风楹,你去哪儿呀,你要干嘛,快回来。”

    此时的风楹哪里还想听琉璃说话,只想着一见那传说中的三生石,尝一尝它的鲜美味道!

    身领有命,要速带《百花秘籍》与千眼灵珠去天庭,却又担心风楹,生怕她闯祸。那蓬莱仙岛本是仙家的禁忌之地,那三生石旁更有诛仙神草的守护,如若仙人到此,立刻会被诛仙神草就地法办,一想到这里,琉璃就头痛,果真真的后悔,真不该心软带风楹离开百花园。

    “风楹,风楹,你等等我!”

    那生性活泼,不受拘束的风楹早已登上了蓬莱仙岛,瞪着萌大的眼睛,在围着三生石转了一圈后,只是噘起小嘴,然后拿脚踢着那三生石。

    “就这么块破石头呀,还姻缘石,有没有搞错,而且还这么大一块,怎么吃呀,从哪里可以下口呢?”

    就在风楹寻思着如何下口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脖颈处一股冰意渗透,于是伸手一抚,似有一物,于是抚开;瞧着那三生石,正想着不如就此下口的时候,那股子冰意又袭击脖颈而来;这回子,风楹可是有些不高兴了,嘴里嘟囔着。

    “不就想尝个鲜吗?什么东西,老是来打扰!”

    这方的斜眼鄙目一瞧,却顿时吓得魂飞,脖颈处,一把青光微闪的利剑就那样悄无声息的架其脖颈上。

    咽喉处,艰难的吞咽着唾沫,风楹小心翼翼的顺着那利剑望向剑柄那端的主人!

    与此同时,琉璃已然踏着七彩祥云步入此地,瞧着入目的情景,只是大惊。

    “诛仙神草,请手下留情!”

    目光微凛,那身着青衣,发髻上束着绿色丝带的诛仙神草微然回头,眼眸生冷微鄙。

    “既然知道本仙的名号,想必也知道本仙是驻守着这三生石的仙人,这蓬莱仙岛是仙家禁地,难道仙子不知?”

    这利剑微闪着青光,一看就是好厉害的模样,从没见过这阵势的风楹顿时瘪嘴,小有委屈的叫喊着。

    “姐姐救我,我好怕呀!”

    被剑架在了脖子上,还是看着这么厉害的一把剑,约莫着,一下子砍下来的话,直接脑袋掉了,还不见血的。一想到这里,风楹便是浑身一个寒颤,可怜兮兮的一双萌萌大眼上便被雾气层层的蒙住。

    原本风楹仙龄就小,虽生性顽劣,但倒也算是乖巧,此时便又是瞧着那番可怜兮兮的模样,琉璃心都快碎了。

    “诛仙神草,我琉璃没求过谁,但是今天破例求你,求你放过风楹,有什么样的责罪,一律有我担待!”

    冷眼微鄙,那一袭青衣的诛仙神草只是冷冷的瞧了一眼那悬挂于琉璃腰间的铃花仙符。

    “琉璃……不过是一个没有名号的下仙罢了,你有什么资格来担待,哼,今天,你们两位都休想离开这里。”

    瞧着那微闪青光的剑朝着风楹的脖颈靠得更近了,近乎划到风楹的脖颈,生怕风楹有个闪失的琉璃顿时气恼。

    “敬酒不吃吃罚酒,诛仙神草,得罪了!”

    言语方毕,掌心微扬,运气之间,只见掌心白光一闪,一柄银色利剑便跃然于掌心,手持利剑,琉璃一招披星盖月朝着诛仙神草便是猛劈。

    真心没想到,原本只是禀章执法的诛仙神草,此时竟被这下仙琉璃如此用尽全力的一阵猛劈,那般的有些不及招架,却又是急急退步;步履微旋,却又是将风楹劫持于其前。

    瞧着这琉璃与诛仙神草打得热闹,而自己却成了那诛仙神草的挡箭牌,只吓得风楹心中祈祷:姐姐呀,千万别伤到我了呀。

    此时,那打得微有红眼的琉璃,一心只想救出风楹,于是招招致狠,掌心推送,那银色利剑便是凌悬于空中,径直朝着那诛仙神草的主向袭击而去;却不想,那诛仙神草也不是笨蛋,直接劫持了风楹挡在自己的面前,于清醒间,琉璃惊见剑下人是风楹,急急收功,却不想那情急之下收回的仙力将生生的将自己劈伤。

    气恼呀气恼,此时的琉璃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恬不知耻的仙神,顿时气炸。

    “诛草,你太卑鄙,瞧瞧你这不男不女的模样,还什么诛仙神草,有本事就单对单的打,拿个小姑娘当挡箭牌,也真真是给仙家丢人。”

    于此,身着绿衣的诛仙神草只瞧着自己手中的风楹,淡然一笑。

    “我是男是女就不劳你费心了,还有,想让本仙跟你单打,然后你们伺机逃离,我也不会上当的。今天,不论你怎么说,当下最重要的事,便是亲手剔掉你们的仙骨。”

    一听要剔掉仙骨,顿时风楹愉悦。

    “那请问仙草,是不是剔掉了仙骨,我就可以重回凡间!好好啊,如此甚好,仙草,你动手吧!”

    奇葩,这……天下竟有如此奇葩。诛仙神草微微有些懵了,搞不清楚状况了。

    琉璃却是手持银色利刃,眸丝生血,指对着诛仙神草怒声喝道。

    “诛草,你敢,只要你今日改动风楹一根头发,他日,我定要你数十倍偿还!”

    一瞧着那受了内伤,唇角泛着丝丝血迹的琉璃,风楹反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姐姐,你赶紧的上天庭去见王母办你的正事儿,我呢,就在这里等他剔了我的仙骨,我好返回凡间。对了,仙……草,剔仙骨,会不会很痛呀!”

    “不会的,不信你试试!”

    那番的连哄带骗的,那风楹便是被诛仙神草的仙履之气包扬于空中,正待其欲行运功准备剔除风楹仙骨时;扬手之间,琉璃只冷凛着一双眸子怒视着那诛仙神草,运气间四野里的花草顿时扬于半空。

    仙气于周身四泄,四野里花草顿扬于空,于身后形成一壁花障;掌心运气而推,那些凌空扬起的花草带着强大的气流旋转着,径直朝着诛仙神草袭击而去。

    诛仙神草眼如鹰眸,只瞧着那袭击而至的花草竟如同利刃般的横划而过;那地上,甚至三生石上都无一幸免的竟是道道划痕;眼眸冷凛,如炬而观,只瞧着那前方袭击而来的如刃花草,寻思着:如此而来,自己岂不被那些个如同利刃般的花草给戳成马蜂窝么!

    想及此处,诛仙神草脚下一跺,单手扬起,那青光微闪的利剑便旋转于空中,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气墙,阻挡了那花草利刃的袭击。

    眼瞧着两人打成了这样,那包裹于仙履之气中的风楹顿时懊恼,开始怒恨自己不听话,惹得这么大的麻烦。

    “姐姐,你别管我,你走吧!”

    眼见着那凌扬于空的花草利刃于那无形气墙之上被阻落地,甚至还能听到如同钢铁器皿般的哐当落地声响。

    “我不可能让他剔了你的仙骨,你不知道,那剥骨之痛,会要了你的命的!”

    “犯了仙法,就得受惩罚,谁也不例外。”

    被仙履之气凌扬空中的风楹就这样眼睁睁的,无助的看着琉璃运气招扬起那如同利刃的花草,而届时,这方的诛仙神草更是运用仙力将那道气墙筑得更厚实些。如此,真真不是个办法,这得斗到什么时候呀!

    “姐姐,你赶快带灵珠和秘籍走吧,如果延误了,王母娘娘是会剥了你的皮的!”

    “现在知道说这话啦,方才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如今可好,这什么猪草的,根本没有打算放过我们的意思!”

    听着这琉璃与风楹的对话,诛仙神草却只是冷哼。

    “这可是天帝定下的规矩,是你们不遵守规矩,怨不得本仙,本仙也只是秉公办理!”

    就在两人斗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间,琉璃感觉到一股子逼人的障气,顿时汗毛群立,眼眸微微的瞟向四周,寻着那障气的来源:蓬莱仙岛,极仙之地,怎会有如此障气!

    而与此同时,诛仙神草也感觉到了那股子逼人的障气,顿时一双圆目警觉四望,探寻其障气来源。

香妃嫁到:仙尊太轻浮!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