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都是鬼!

    眼看着一个巨大的触手从天而降,直冲那对夫妇而去。

    丈夫做过几年盗墓贼,每回下墓差不多都要面对这样的事情,也算有经验,伸手不错,立刻把妻子搂在怀中,躲到车下。

    但小卡车就没这么幸运了,随着第一声巨大的“哐当”声,卡车被巨大的触手砸扁变形。接着又是几声“哐哐”,小卡车如一对废铁般完全报废掉。

    因为触手一时间找不到这对夫妇的具体位置,看起来是放弃了,这根大触手缩了回去,准备对其他位置明显的人发动攻击。

    忘忧一看这情况,立即朝着浓雾怒吼一声:“你的时间到了!滚回去——!”

    不知为何,这浓雾中的触手似乎在听到这一声怒吼之后,真的安静下来,还滞留在空中的也缓缓落地,然后慢慢的向浓雾里撤回。

    忘忧这边的人都知道,这是怪物撤退的表现,他们很清楚忘忧发威的实力,虽然看起来她什么都没有做,所以这几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而不明情况的鬼善婆婆怕忘忧被怪物偷袭,赶快挪动步伐往她身边靠过去。

    所有的触手接二连三迅速回撤,伴随着阵阵此起彼伏的“沙沙”声。似乎浓雾也被远处的某个东西往回吸收,开始慢慢变淡、透明,雾气有明显的走向。

    本来以为这一切随着12点一过已经完结,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有一只只有胳膊粗细的触手贴着山壁,在浓雾的掩护下,悄悄的向忘忧的方向滑过来。在临近忘忧的侧面时,突然对她发起攻击。

    侯正烈和初更也没来得及反应,根本无法回击和躲避,两个人本能的用身体护住忘忧,替她挨这一下子。

    忘忧慌乱中伸手去抵挡,只听见一声闷响的“咔”,这只手腕粗细的触手贴着侯正烈背部停了下来。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鬼善婆婆,她举着拐杖,拐杖头端的虎豹兽张开大大的嘴巴,于千钧一发之际一口咬住了这只触手,那个咬合应该不只是单纯的撕咬,可能是一种来自于大拐杖本身或者是传递了鬼善婆婆的力量将这个细长的触手恐吓住。

    鬼鬼之间的较量,很多时候不一定单凭力量,而是感知对方的鬼力,力量弱的一方自然就会败退。

    看这个手腕粗细的触手,停下来之后果然开始示弱,紧着就往回缩。

    忘忧很生气,她做事的习惯是光明磊落,所以就会很反感偷袭这种事情。在大拐杖的虎头兽松口的一瞬间,忘忧掏出自己随身的匕首,一下插入这个往回缩的触手上。

    匕首的小伤口对这个触手来说,比蚊子叮个包还没感觉,但是这匕首中释放的力量,让操控触手的怪物着实的受不了,浓雾缭绕的山头发出非人非物的凄惨叫声。

    鬼善婆婆瞅了一眼忘忧的黑色尖锐匕首,她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武器,但她估计出了这把匕首的力量,不过却很奇怪,她竟然看不出也感觉不到这把匕首有什么厉害之处。就好像她一直也感觉不到身边那个叫做巍兵的人的力量,明明已经是个垂死之人,但显然他才是这群人中最厉害的一个。

    整场战斗中,他太过于云淡清风,他那副悠然的表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每一次的闪躲,对他来说就像是闭着眼睛信手涂鸦一般轻松随意。这人的力量很神秘,揣测不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出手。

    就在鬼善婆婆琢磨这些事的时候,浓雾中混合着“沙沙”作响,又一个触手出其不意的冒出来,一下卷到忘忧身上,迅速把忘忧拉到了浓雾之中。浓雾又开始变浓,之前回流的雾气,又开始向外发散。

    鬼善婆婆连拐杖都来不及举起来,守在年轻妻子脚下的小守不顾一切的吠叫着往浓雾里扑过去。

    年轻妻子的情绪忽然也变的十分激烈,一下推开抱紧自己的丈夫,急速冲往浓雾之中并大喊着:“不——,放开她!”

    侯正烈和初更也往雾气里边冲,大雾之中,只听到好像是有打斗的声音,多个大触手落地的震动,犬吠的声音,年轻妻子的喊声,但辨不清远近,只知道情况一时间变得很混乱。

    鬼善婆婆举着拐杖就要跟着冲进去,让巍兵一下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走开,我要去救我的小孙女儿!”鬼善婆婆朝着巍兵大喊。

    巍兵去一手抓着老人家的胳膊,依然用那种不着天不着地的态度说着:“您老还是省省吧,忘忧也不至于那么弱。况且,忘忧她并不是你的孙女儿。”

    鬼善婆婆想要挣脱巍兵,但她发现她完全没有反抗巍兵的力量,只是一只手臂被抓住,就让她失去几乎所有的能力。

    但老婆婆还在坚持:“你放开我,那是我孙女儿,是我的小孙女儿。”

    巍兵好像不通人情,他只讲道理:“忘忧不是你的孙女儿,你的孙女儿已经死了,她死的时候还不到六岁,没有长到这么大。”

    老婆婆倔强坚持:“忘忧就是我孙女儿,就是我孙女儿。”

    巍兵淡淡的话语像是在不经心的读课文:“您不能遇见一个脑子不好的女孩儿就把她当您孙女儿吧。忘忧虽然脑子不好,不过有的时候还是挺让人惊喜的,和您那个智障的孙女儿不一样。”

    “你孙女儿才智障呢!我孙女儿可乖巧了,她也时不时给我惊喜!”鬼善婆婆气的说。

    巍兵却似乎在打岔一样:“我没有孙女儿,不过其实我也挺想有孙女儿的,但那样我就得先找个女人结婚,让女人生下一个孩子,然后孩子再跟人结婚再生下一个孩子才行,想想也挺麻烦的。你们不麻烦吗?”

    巍兵看向对面的丈夫,他手里抱着的孩子此时也不啼哭了。这个丈夫一脸的愤怒,却发不出声音,他看起来想随时冲上来暴打一顿巍兵,但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在原地干使劲儿。

    “噢,对了,我让你不能说话,嗯~,那你还是再坚持一下吧,现在放开你,你肯定会大喊大叫,你就是个肉身凡胎,别跟着掺和乱了。”巍兵每次说话都是这个腔调,一边念着课文,一边吹着小曲儿,一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满不在乎的样子。

    鬼善婆婆举着拐杖想往巍兵身上打,但就是打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不是人!你不去救人,为什么也不让我们去救人,你也是鬼对不对?难道你是被忘忧收服了的鬼,不肯服侍她,伺机在她身边找机会报复她,想让她死,对不对!”

    巍兵答道:“忘忧可是我活下去的唯一机会,我能让她死吗?虽然她属于那种不让人待见的性格,但是我挺喜欢她的,她就是太真心,连我这样的人都想保护,我得在她身边看着她才行。”

    鬼善婆婆大怒:“你可真是看着她啊,你现在就是在眼睁睁的看着她粉身碎骨!”

    巍兵淡淡道:“您老是不了解情况,说的也太严重了。忘忧有她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

    鬼善婆婆愤怒:“她要是处理不了呢?”

    巍兵淡淡回答:“那我再进去帮她呗。”

    就是这种态度,太让人恼火了,本来就在做着让人不明所以的行为,这么危机的时刻竟然还这么不走心的说话。

    鬼善婆婆气的直喘气:“你就不能现在进去帮她吗,怎么还非得等她处理不了你再进去?那时候不晚了吗,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巍兵一点儿不为所动,反而好像很真诚的在解释一件事情:“你要是知道我是谁,肯定不会以为我脑子有病。我看这里边就我最清醒。说实话,这真不能怪我,是忘忧要求的,她说要等她处理不了的情况才让我去帮她。我要做一件事情,就不会让它是“晚”了的。并且,我的脑子没有病,我的智慧怎能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揣测的。嘘——,你们听,这就是忘忧的办法。”

    本来鬼善婆婆和抱孩子的丈夫都气的冒烟,但听到巍兵这么一说,并作出一个让他们侧耳倾听的动作,他们竟然不自觉的就这么做了。

    果然,在浓雾之中,传来一种深沉的低咽,好像是一种野兽,类似于犬类,能听到这种低咽带着一些狗的“汪汪”叫声,只是不清晰。

    巍兵轻轻一指那个抱着孩子的丈夫,对他说:“你可以说话,但是不要大喊大叫,有话好好说。”

    

“那是什么东西?是狗吗?刚刚那只小白狗不可能发出这么大的呜咽。”抱孩子的丈夫急促的问道,其实本来他有一肚子的怒火想朝巍兵发泄,因为这个看起来是人但绝对不可能是人的家伙竟然能无声无息甚至一个明白的动作都没有,就能把自己给定住,任凭自己怎么用力也挣脱不了分毫。

    巍兵解释:“耳朵不错,这就是我们家的小狗啊。”

    鬼善婆婆追问:“不可能,刚刚那只小白狗才多大点儿,能发出这种厚重音量的起码比大象还大。”

    巍兵再解释:“何止大象,此一只非彼一只嘛,我就说你们别都进去,要不混杂在一起净给他们添乱。”

    鬼善婆婆这才稍微安定心态,从这个犬吠的呜咽判断,这只狗的体型绝对超过了人类的认知范围,换句话说,这世间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一只大狗。如果忘忧拥有一只,那就说明这只狗并非人间之物,那么它就不是正常的生命。只要不是正常的生命,就一定有其厉害之处,这些非凡之物一般都具备着天生的非凡能力,他们才是对付邪鬼妖神的最佳武器。

    巨犬的低吼声变得越来越大,粗重的触手不停击打到地面和山壁震的山路颠簸,打斗从这一段路的几米之处直接腾空升到了盘山路的更上一段。头顶的雾气似乎是故意缭绕在战斗中心,外边的人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凭借声音判断,然而打斗的声音又恐怖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鬼善婆婆和抱着孩子的丈夫都急的无法形容,巍兵却一直是那个悠然自得的微笑,甚至他完全不被头顶战斗的声音吸引,连看都不看那里一眼。

    浓雾中,梁忘忧手持那把黑亮到莫名的匕首,这把匕首的黑色之光反而在白色浓重的雾气中闪闪发光,异常醒目。当然,这光是黑色的,在白色的衬托下永远最能体现出它的光耀。

    她被触手拦胸卷起,被挑到十几米高空并仰面大头朝下,不过忘忧完全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紧张,她镇定的把匕首狠狠插入大触手,然后袭卷她的大触手就无力的松开。忘忧从十几米高空大头朝下急速坠落,却总是能在落地前被初更或者侯正烈接个正着。

    这是他们一起战斗的默契,现在忘忧负责攻击,两个男人负责保护她。

    “把她带出去!”忘忧对着摔倒在地的年轻的妻子大喊。

    已有身孕的妻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忘忧是想让她把谁带出去,她自己已经全身腾空。

    “啊——!”年轻的妻子本能的大喊。

    然后从空中出现到她丈夫的头顶。

    被巍兵定身的丈夫本能的伸手去接,怕妻子从空中摔落地面,看来巍兵很通人情,这时候已经解开丈夫的定身。

    丈夫看到妻子以一个并不快的速度缓缓下落,不过她整个人不是竖着下来,而是横斜着下来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夹住,但是又看不到那个东西,只是妻子身边的大片雾气都随着一阵风旋动。

    最终,妻子在丈夫的怀抱中单脚落地。

    “你怎么样?”丈夫真是吓死了:“你的身体没事吧?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下来的?”

    妻子落地后已经很镇定过来,赶快安慰丈夫:“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有个什么东西咬住我,把我咬了出来,好像是个很大的怪兽,但是我看不见他们。”

    妻子本能的看向巍兵,因为这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悠闲地站在这里其实很扎眼。

    “是忘忧的地狱犬。”巍兵难得做了个简短的解释。

    “地狱犬?”妻子和鬼善婆婆同时震惊。

    巍兵对着年轻的妻子说话:“和你想的不一样,是她想的这样的。”巍兵一指鬼善婆婆:“不过,没想到婆婆你才活了200来年,就已经知道地狱犬了,呵呵。所以你,”巍兵又看回年轻的妻子:“不要再进去掺和了,你现在怀着孩子,进去还不够添乱的。忘忧他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估计主要都是在保护你,根本没有余力战斗。”

    年轻的妻子有些愧疚,刚才在浓雾里边确实是这么个情况。要按往常,她也不至于这么没用,但现在怀了孩子五、六个月,行动真的很不方便,完全插不上手。而且这个怪物又是她不善对付的中古鬼怪,她连这怪物的原形都没看到,根本近不了身,无从下手。

    鬼善婆婆看着年轻妻子的鼓起的肚子说:“我不是告诉你了,这个鬼怪不是你个西方驱魔人能对付的。你个丫头还不知死的往里冲什么?”

    年轻的妻子焦急的回答:“我必须保护恩降诗语者,这是我们牧师驱魔一族的最高规则。她在危险之中,我必须守在身边。就算忘忧是恩降诗语者,但她的能力主要是用来对付西方鬼神的,现在我们遇到的明显是东方的鬼灵之物,她的能力根本体现不出来。”

    巍兵说:“所以啊,不是已经召唤出地狱犬来了吗?”

    年轻的妻子急急的说:“地狱犬也是西方地狱出来的烈性犬,就算忘忧有能力收服一只,他们也是有能力针对撒旦一类的魔鬼,而不是东方这些妖魔。虽然说双方都可以凭借力量比拼,但是毕竟不是专门针对性的作战,你看起来很厉害,为什么不进去帮帮她!”

    巍兵说:“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的错误认识。我说过了,这个地狱犬不是你以为的地狱犬,而是从东方地狱黄泉之路的犬户手里要来的。他们本来就是东方的鬼物,以纯粹的地狱之鬼克制非纯粹人间妖魔,胜面完全在我们这边。当然,前提是他们长大了以后,忘忧这两只小狗还没长成,呵呵。但我认为对付这个山鬼也是足够了。”

    “两只?”鬼善婆婆很是惊讶:“忘忧有两只地狱犬?她,她是怎么从黄泉犬户手里弄来的这两只,难道她下过地狱?”

    巍兵回答:“这个涉及到相关人员的隐私,我就不方便说了。”

    鬼善婆婆追问:“好吧,那么你方便告诉我们,你到底是什么人吗?我能感觉到你的身体已经几近死亡,你病的很严重,怎么可能还这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巍兵淡然微笑着回答:“因为我是魔鬼,所以你感觉不到我。你所感知到的将死之人是我所附身的这个躯壳,是他快死了。如果我离开他的身体,他很快就会死掉。”

    “你是魔鬼?”年轻的妻子和鬼善婆婆又一次异口同声的惊叫了起来。

    鬼善婆婆倒没表现出什么,只是惊讶;而这位年轻的妻子,牧师驱魔后裔已经惯性的握住自己胸前那个大大的十字架。

    巍兵赶忙表示:“嗨嗨嗨,我说,我可是忘忧的朋友,诗语者的家里人,你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

    年轻的妻子横身一挡自己的丈夫,两个人挨着往后退,她严肃的说到:“我的职责就是驱魔除鬼,我不可能让你这样在人类的身体里居住。”

    “驱鬼?”鬼善婆婆嘀咕了一句,然后问:“这个鬼,我问你,到底你本尊是忘忧的朋友,还是这个人类的躯壳是忘忧的朋友?”

    巍兵无所谓的回答:“是我自己,这个躯壳是我找来的,忘忧都不认识他。”

    巍兵刚回答完这一句,对面的年轻妻子就执起手中握着的十字架,开始念驱魔的咒语:“a pe kala,tu ma pee de tai……。”

    巍兵赶快说:“你不会想要驱逐我的,忘忧要是知道我被驱逐了,她会很伤心的。”

    年轻的妻子说:“我现在深刻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恩降诗语者,一个正常的基督徒是不可能跟魔鬼结伴同行的,更别说是以驱魔杀鬼为己任的诗语者。也许她是一个巫女也说不定,甚至她根本就是你们的人假扮的,她是一个鬼,我真是太天真了,竟然这么轻易就相信我会在有生之年遇到一位恩降诗语者。”

    巍兵赶忙解释:“你误会了,她真的是……。”

    “不准你这么说我小孙女儿,我小孙女儿不是鬼,她是个好孩子,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朋友!”鬼善婆婆双手举起大拐杖于胸前,很是严肃的一步跨到巍兵的身前,护着他。

    而巍兵却在婆婆身后补了一句这样的话:“婆婆我跟你说啊,我何止是忘忧的朋友,我可是跟她住在一起,比家里人都亲近,她一直管我叫家人呢,您不能只把我当成她的朋友。不过我郑重申明一点,忘忧绝对是恩降诗语者,我也不喜欢有别人怀疑她的身份,特别是你们这群本来就是基督徒的人。”

    年轻的妻子不听解释:“我真不应该听你们废话,”她继续念驱魔咒语:“zu yue ze tila,ta se taza jul wuga……”

    巍兵自己嘀咕了一句:“念个驱魔咒语是要花费很长时间的,我随时打个响指你就飞到山下边了,你们驱魔人怎么脑筋这么死,多少个时代过去,还用这么沉长的方式,不能再想个简单点的方法吗。要不是考虑到你以后可能会帮到忘忧的忙,她又这么喜欢你,我早就不客气了,切,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就把我当病猫。”

    鬼善婆婆光注意前边的情况,也没听到巍兵咕哝什么,只是举着大拐杖冲到了年轻的妻子面前,吓唬她说:“快住嘴,你要是再不停下来,我就打你了。”

    看着老人颤颤盈盈举着拐杖,年轻的妻子有些心软,毕竟这个老人她救了自己和自己全家。

鬼善婆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