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4章 :夫妻的命运

    丈夫的头发已经全被汗水浸湿,沧桑的脸庞又是着急又是愧疚的说:“都是我不好,我没能耐照顾你们娘仨儿,你还这么年轻,就让你跟着我这个老头子一直受委屈。我,我这回回去,就不干这个拉货的活了,还是得下墓,那能挣得多点,给你们买辆轿车,以后再难走的路也不怕颠簸了。”

    年轻的妻子执起手中已经被汗水沾透的手绢儿再次给丈夫轻轻擦拭汗水,并柔声道:“什么老头子,你不过就比我大了十几岁而已,还年轻的很呢,我又不嫌弃你穷。我就想有个安生的日子,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和孩子,你别去做危险的事情。小心——!”

    一声震颤的刹车声想起。

    此时离十二点过灾之时只有几分钟,然而这对感情甚好的夫妇却在无知无觉中驶往诡谲之地的中心点。浓雾的掩盖让他们失去了对时间和路程距离的判断,他们此时本应该在山路的半山腰,然而时间越是靠近十二点,那股邪鸣的力量越是强大,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这辆车拉上山头。

    若不是鬼善老婆婆及时从山对面而来,不顾一切的扑在了他们的挡风玻璃上,他们并不会停车,他们也并不知道,他们当时离祸界仅仅只有12米的距离。

    这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他们会不会紧紧抓住?一家四口的命运掌握在人心之中一个善意的瞬间。

    “你没事吧?”丈夫第一时间紧急查看爱妻和孩子。

    “没事,我没事,孩子也没事。这是个……人?”妻子盯着车前面趴在挡风玻璃上的鬼善婆婆。

    浓雾之下,他们车灯太暗,看不清楚鬼善婆婆的脸,再加上背光,老人家又带着点儿披头散发,脸上皱纹又多,这时看起来很是瘆人。

    “是个老人家,我下车看看,你别动。”丈夫还是那个实诚劲儿,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头,是年轻的妻子爱着的品德。

    车门刚一打开,妻子紧张的一把拉住丈夫,把孩子往丈夫怀里一放,严肃的说:“你别动,我下去,你抱着孩子,要是有什么事儿你就带着孩子开车走,别管我,听见没?”

    妻子这么说话,丈夫领会了她的意思,他知道,这趴在车前面的老人一定不是人类,而妻子,则是专门对付这类鬼神的牧师家族后裔。他们很早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因为恶鬼倾向通杀,留在原地或者附近,他们不论老人孩子,皆一个不留。所以年轻的妻子曾多次嘱咐丈夫,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必须带孩子先走,妻子一个人还有逃出去的可能,就算逃不出去,至少也能拖住时间,总比死全家强的多。

    丈夫每次都会答应,但他心里从没真的这么想过,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会逼迫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他要让他的妻子、他的孩子知道,他虽然贫穷,虽然受人欺负,虽然年纪大,但他依然是家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呵护娇妻的丈夫,是保护孩子的父亲。

    妻子刚打开门,丈夫一把拉住她:“你怀着孩子,我去,有什么事儿我给拖住,你带着孩子走。”

    妻子甩开丈夫的手却没能成功,她急切的说:“咱们不都说好了吗,现在不是耽误时间讨论这事儿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普通人,你拖也拖不住,听我的!”

    丈夫却赶在妻子之前,把怀中的孩子一下又放回妻子的怀里,在妻子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以闪电般的速度下了车。

    下车第一句话就是哀求:“老人家,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妻子,她还怀着孩子,我们的儿子现在也发着高烧等着回镇子上看病,求求你让她们走,我愿意留下来,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

    让他这么一说,鬼善婆婆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一下就知道了自己不是人的身份,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真奇怪。

    这时候,年轻的妻子也抱着孩子下了车,丈夫一看,立马跑到妻子那边护着:“你下来干什么,快上车,咱不能一家都死在这儿,你快走,别管我,快上车走。”

    妻子却对丈夫说:“你傻啊,你求鬼,鬼会听你的吗?要是鬼都能心软,那就不叫做鬼了。这里不是你能处理的,你带着孩子快走!”

    妻子用的是那种没有再商量余地的口气,并且把孩子强行塞给丈夫。

    可能是孩子生病难受的想哭,也可能是刹车造成的震荡再加上后来父母之间把孩子推来推去,孩子受到了惊吓要哭,总之小小的襁褓中的男婴开始哽咽。

    “不能让孩子哭!”沙哑的声音传来:“这里是山顶,祸界点,离的这么近,小孩子的哭声会让他们出来抓人,你们磨蹭什么,还不上车快走!”

    丈夫和妻子同时吃惊,他们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鬼善婆婆。

    鬼善婆婆拄着拐杖,已经从挡风玻璃上下来,转向他们,催促道:“别犯傻了,我说什么你不知道啊,丫头,既然你是这路上的人,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快走,他们已经出来了,既然你们小两口这么恩爱,我老婆子就成人之美,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立刻调头下山,我在这里还能拦着他们几分钟。”

    妻子却铿锵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们不能调头下山,我的儿子生病了,我们必须回镇上的医院。这下山之后,隔壁邻村没有正儿八经的医院,我儿子的病不能再拖了。我得让我丈夫过去这条路。”

    鬼善婆婆看着他们说:“过去这条路?你怎么过去?要是之前你家孩子没有啼哭,我还能帮你们悄么声的过去,现在他们把山路劈开,就是我都过不去了,你怎么过?”

    丈夫紧紧抱着孩子,搂住自己的妻子,强有力的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能把山拦腰劈断?再说,我都没感觉到这山有什么震动,劈开山,肯定像地震一样,不可能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鬼善婆婆说:“不是拦腰劈山,是从山顶向下直直劈开两半。要是劈个山都能动静那么大,那是你们人类瞎鼓捣,这些地底下来的东西,越是厉害,做事情越是不留声息痕迹。我说你们就别墨迹了,他们已经往这边来了,你们再不走,我可就救不了你们了。你们先下山,等明天太阳升起来,这山上的雾气消散了,你们再回来镇上。”

    妻子道:“我们现在应该只是在半山腰,起码还有一半的路程才能上到山顶,我可以开一条路给我的丈夫和孩子送过去。”

    鬼善婆婆说:“什么山腰,我不是说了吗,这里是山顶,山顶!你们被浓雾套牢,已经不知觉陷入他们的空间距离,还想着搭桥过去,真是瞎……。”这时候,鬼善婆婆注意到年轻妻子身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项链。

    她问道:“你是牧师驱魔后裔?”

    年轻的妻子点头。

    鬼善婆婆叹了口气,继续道:“怪不得你不通东方鬼神,总之你听我的,你赶快和你的丈夫离开。真是的,早知道这么棘手,应该把那女孩儿叫过来的,我看见她好像也带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项链,身边还跟着一个挺厉害的人,那人看不见。唉~!”

    正说话间,浓雾之中似乎有一个什么东西朝他们过来了,像是很用力的冲了过来,速度很快,鬼善婆婆抡起大拐杖,“哐”的一下,打中那个东西,那东西迅速后退到看不见的地方。

    “你们快走——!他们来了!”鬼善婆婆沙哑的大喊一声:“别让小孩子哭!”

    但是这怎么可能,这么点儿的小孩儿,你跟他说别哭了他也听不懂,更不要说小孩子现在还生着病,难受起来不会表达,只能用哭的。

    “你上车,快带孩子走!”妻子使劲推动丈夫。

    丈夫则反推妻子:“你走,我来挡着!”

    妻子生气:“你挡什么挡,你什么都不会,快走!”

    丈夫不从:“你还不是一样,这婆婆说了,你是西方驱魔人,这是东方鬼怪,你也没辙啊!”

    妻子用力又推了一下丈夫:“我有办法,你快走!”

    “哐!”、 “哐!”,两声击打的巨响,鬼善婆婆佝偻着身躯,却抡起比自己还高大沉重的拐杖,精准反击。

    但是,她毕竟年纪太大,本身的力量在这一晚上消耗太多,能看出她的动作确有滞缓。

    然后就是物体摩擦地面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有人拖着一个纸壳箱子在地上摩擦着走路。声音从他们身边掠过,像是在围着他们打圈。

    鬼善婆婆喘着气说:“叫你们走你们不走,推来推去,现在好了,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我老婆子这一把年纪,今天也得要死在这儿了!唉~,真不想死啊,才刚刚看到那个姑娘,我想再看看我那夭折的小孙女儿啊,早不死,晚不死,偏偏等我有了活着的念想儿,又要让我死!”

    一个轻快的声音从迷雾中传来:“婆婆啊,您都已经化成鬼了,不会再死了,您以后就好好活着吧,没事儿的时候,给我讲讲以前的故事,我可喜欢听故事啦。”

    接着就是轻轻地两声犬吠:“汪~汪~。”

    那对夫妻四处寻找声音发出的方位,而鬼善婆婆则明确的对着某一个角度,带着惊喜道:“忘忧姑娘,你,你来了?”

    

一个身影从浓雾中轻快的跳了过来,还是那个欢快俏皮的声音:“可不是我来了呗。我就说我给您送回家吧,您还不要,这不摊上事儿了?就差这么几分钟,最后给您遇上个大头儿,您可真不巧。”

    鬼善婆婆立刻严肃的说道:“虽然用阳间的时间看起来只是几分钟,但现在我们在他们的迷雾布控之中,这几分钟可以变成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那么久,只要他们想,甚至可以永远都不结束。你要小心,快到婆婆身后来。”

    四周还是那种“沙沙”的摩擦声音,看又看不到,但能感觉到应该是体型很大的怪物在磨蹭着地面迂回,这个时候是最吓人的,看不到都不如看得到来的干脆。

    连样子都不知道的怪物似乎总是想从浓雾中往这些人站得地方冲过来,但是怪物也似乎在犹豫,所以那个“沙沙熙熙”的声音忽远忽近,把人搞得很紧张。

    鬼善婆婆感到疑惑,按照常理,这时候这个怪物早就应该发动攻击了,他其实之前已经展开了攻击,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被鬼善婆婆的拐杖击打了回去。怪物都没有耐性,一般被直接打退后,脾气会变得很暴躁,更应该急着冲过来才对。

    如果这么个厉害的怪物在离这些人这么近的距离内都不肯过来,那就是说明,他感知到这里边有人具有很强烈的力量,怪物在权衡。

    “你……你……。”年轻的妻子惊异的瞪着梁忘忧,当然,主要是她身上的那个醒目的十字架项链。

    鬼善婆婆问:“怎么了?”

    年轻的妻子指着那个十字架,惊奇的说:“方舟百合,是方舟百合?你是恩降诗语者!”

    梁忘忧看了一眼年轻妻子胸前的十字架项链,轻快的回应:“噢,你认出来了?你是牧师驱魔家族的后裔?”

    年轻的妻子点头道:“是的,我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梁忘忧轻快回答:“我要说我就是好奇今天才过来看看的,你信不?本来去年就想来了,结果没来成,就改到今年了。幸好今天我来了吧,要不你就危险了,姐妹~。”

    “兄弟”、“姐妹”是基督徒之间彼此善良并爱意的称呼。

    年轻的妻子不解:“但是,既然你是诗语者,你怎么会和这个老鬼,不是,这个老人家,不是,这个老……。”

    “她叫桂善婆婆,”梁忘忧解释:“桂善婆婆是人化鬼,我觉得说,这样也不能算是鬼,只不过是执念很深罢了。桂善婆婆很善良,我们今天在山路上溜达的时候碰到的。我本来是要送婆婆回家的,但是没到十二点,这个山头的祸患之时没过去,虽然只差了几分钟,但是桂善婆婆坚持要等到时候。幸好婆婆坚持了,不然你们可就惨了,哈利路亚,感谢天父的慈爱救赎!”

    鬼善婆婆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看看怎么能离开这里吧。看起来这个怪物还不想走开,也许他会趁我们疏忽大意的时候伺机下手。”

    梁忘忧看了看手表,悠然道:“还有1分钟,他就该回去了,我们再等一分钟吧,反正他也不敢做出什么……啊……!”

    梁忘忧还没说完话,突然浓雾中的一个水桶粗壮般长长的东西朝她袭来,幸亏透明人初更挽着她的手反应及时,一个凌空翻跳,连着忘忧一起,两人窜入半空。

    “呀哈——!”鬼善婆婆及时抡起沉重的大拐杖,朝那个触手般的东西打过去。

    同时,原本站在忘忧身边的侯正烈一个回身踢,正中怪物的大触手。

    就连小守都扑咬了上去。

    倒是一直都处在悠然自得态度中的巍兵悠闲地站在原地,轻松的半转过身体朝那东西看了看,没有什么动作。

    初更抱着忘忧从空中落地之时,另三个人已经合力把那东西一击打退,侯正烈气愤的说:“巍兵,你怎么就干看着,忘忧差点儿被打到了。”

    巍兵就像根本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一样,悠然道:“哎呀,有我在这看着,忘忧能出什么事儿。不是她自己要求的吗,让我发生事情的时候先别插手,她要多一点实战的练习经验。不过话说回来,忘忧,你的洞察力太低了,刚才要不是初更,你自己被打到才会有反应,这可不行,你反应太慢了,你太笨了,学不会的!”

    “呀~呀呀~~,巍兵,你个大坏蛋,你可以说我反应慢,但是不准说我笨,气死我了!”忘忧本想冲到巍兵身边给他一下子,不过被初更拦住了。

    “你们两个都在这儿,那东西怎么敢动?”

    那对夫妻看着落在身边的梁忘忧,听到声音从她这里传出来,但明明白白是一个男性的声音,却不见人影。

    “是谁,是谁在说话?”丈夫紧紧抱住年轻的妻子,怕有什么东西伤害到她。

    忘忧一转头,很漂亮的朝他一个微笑,解释说:“是初更,他就在我身边,不过你看不到他,没事儿哈,别怕。小守,你过来,这个牧师家的小姐妹怀孕了不能动,你过来看着她,别让她出什么事儿。”

    小白狗很听话的跑到忘忧和年轻的妻子脚下守着。

    侯正烈看着巍兵,追问:“你和忘忧都在这儿,那东西怎么还敢袭击忘忧?刚刚那一下根本就是看准了忘忧下的手,我能感觉到,那东西现在就盯着忘忧一个人。”

    忘忧一听,赶快从年轻的妻子身边跑出去:“盯着我?艾玛~,你们谁都别过来,我自己对付他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手里还握着初更,因为太亲近,太相信,有些时候就想不起来分开。

    忘忧刚一跑到两帮人的中间,就又被怪物的触手袭击。

    这一次是从左右两面来的两只粗壮的大触手,像是要夹击忘忧。

    鬼善婆婆和侯正烈一边抵挡一只触手,初更则抱着忘忧在地上翻滚了一圈避开大触手的正中一击。

    “时间已经过了,他怎么还不回去?明明浓雾都开始淡了!”忘忧在地上大喊。

    但是这问题,如果巍兵不亲自回答,就没人能回答的上来。但巍兵显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鬼善婆婆这边对大触手的抵挡很有力度,虽然她看起来只是一个颤颤盈盈苍老的不得了的老太太,但在挥动那个大拐杖的时候,拐杖就像是主动保护她一样,会随着她的意识击打怪物的触手。而这个怪物的触手在被拐杖击打的时候,明显后缩,然后再弹跳着发起进攻,却总也绕不过鬼善婆婆的攻击。

    但侯正烈那边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是人类中的异族,但毕竟还是个人类,并没有对付妖魔鬼怪的神力,现在只是凭借自身天赋的力量跟那个粗粗的触手硬碰硬,要说这第一下、第二下还好,那个大触手本身也是试探两下,就缩了回去。

    但第三下重新弹回来的时候,侯正烈被打个正着,他的攻击对怪物的触手几乎没有任何威胁,反倒是自己,一下子被大触手抡到山壁上。

    幸好是从外侧往内侧抡,要不然他就得飞落下山。

    “正烈——!”梁忘忧大喊,朝侯正烈跑过去。

    “我没事,别过来!”侯正烈刚从山壁上掉下来,来不及捂住胸口的疼痛,就往忘忧那边冲:“危险——!”

    又是两根触须,一根被初更拦住,另一根直冲忘忧而去,鬼善婆婆注意到这边,刚要跑过来帮忙,却忽略了自己正对战着的那根触须朝自己袭来,老人家一下子就被触须卷到了十几米远,跌落在潮湿的公路上。

    而梁忘忧,已经被冲过来的侯正烈抱起弹跳至空中,原先攻击鬼善婆婆的那根触须也伸了过来,侯正烈抱着忘忧在空中和地面翻来滚去躲避着。

    叫做巍兵的那个人,还是站在那里不动,偶尔为了躲避触须的攻击才稍稍挪动一下位置,动作轻盈的像微风徐徐,看起来很超脱的样子。

    鬼善婆婆双手执起大拐杖,大喊着朝这边冲回来:“啊~~,放开我孙女儿,放开我的小孙女儿,我打死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这一声喊,倒是让这个怪物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某种震惊,但静默只持续了两秒钟,紧接着怪物的触须攻击变得更加猛烈,肯定是受了刺激!

    鬼善婆婆虽然冲了过来帮着攻击,但是触须并没有退下去的意思,像是突然开足了马力,愤怒的胡乱攻击。

鬼善婆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