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鬼善婆婆

    忘忧一手抓住自己的后脖颈,用力捏了捏,想给自己醒醒神。

    巍兵无奈道:“要是这雾有毒,现在才憋气,你们早被毒死了。我告诉你这雾里边儿什么都没有,就你这样,“忽”一下回头,“忽”一下转身的,频率这么快,不晕才怪。我都跟你说了,有我在,什么事儿也不会出,这些都是小case,你就不能放个心吗?”

    忘忧扶着头说:“我能放心才怪,你自己还得我来保护。再说,身在这种环境之下,能放心的都不叫一家人,家人就是随时随地都要保持警惕,对心爱的人进行最大力度的保护。”

    忘忧说的很像模像样,但巍兵真的很想笑,她每次给予家人最大力度保护的时候,都造成了最大力度的虚惊一场。

    巍兵说:“要不我们都走你前边吧,这样你也不用老是回头看我们,少晕一点儿。”

    忘忧立刻言辞拒绝:“不行不行,我不敢一个人走在最后,最后一个总是最先消失的,要是我先消失了,谁来保护你们。”

    巍兵怼她:“那你到底是为了保护我们,还是不敢一个人走最后啊?”

    忘忧:“…… 。”

    过了一会儿,忘忧使劲握住自己的一只手,语气急促道:“初更呢,初更还在不在。”

    耳边是初更的声音回答:“我在这,你一直握着我的手。”

    忘忧朝左侧转头,看向一片浓雾:“我一直握着你归我握着你,你也得时不时的发出声音,要不我不敢保证你还是不是活着的。有的时候那个鬼吧,很变态,他们不是把人全给搞消失,而是让人消失一个身体部分。你说最后鬼就留了你一只手在我这儿丢当着,我没能及时发现,等我再想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永垂不朽了,我怎么办?”

    透明人叫做初更,他安慰忘忧:“不会的,我会晃动我的手,你能感觉到我摇动你就说明我没事。”

    忘忧说:“那你就一边说话,一边摇动你的手。你不知道,有些鬼故事里讲的是,那个鬼会假装成人握着我的手摇来摇去,多吓人啊,本来不是你,我却一直以为是你,等我最后知道我一直领着的是个鬼的时候,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这种惊吓的。哎~,对了,现在摇动我手的这个人是你吗,初更?”

    初更很想跟她开个玩笑,告诉她不是。不过他也知道,要是现在忘忧这么紧张的时候开这个玩笑,很可能从此以后她都会把这件事当真,也就是说,真正的初更对于忘忧来说是已经消失了的人,而眼前这个透明的初更,非得被忘忧哭的一塌糊涂的打死不可,然后再穷尽一生去寻找那个已经被她打死她却还以为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的初更。

    初更想想还是算了,跟忘忧不能轻易开玩笑,因为她脑子和正常人思路不一样,从实作答:“是我。”

    忘忧这才放了心,又环顾了一遍身后的巍兵和侯正烈,看了看跟着自己腿旁边走着的小守。就小守最乖了,忘忧看他的时候,他就抬头笑嘻嘻的也看看忘忧,忘忧心情就会好一些。

    “我们走了这么久,会不会已经在那个什么之中了?”忘忧突然问。

    巍兵问:“哪个什么之中?”

    忘忧说:“就是那个什么呗,还用我解释吗?就是把人往死里整的那个什么之中呗。”

    巍兵叹气:“晕,你不能说是“幻境”吗?”

    忘忧说:“我哪儿知道那是幻境啊。哎~,巍兵,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这里常年遭遇横祸,死一大批人都是因为他们在迷雾中遭遇了幻境?”

    巍兵又叹了口气:“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给你总结一下你讲不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忘忧嘟嘟嘴:“切~切~切~。”

    巍兵:“忘忧,你对我越来越没有一开始的彬彬有礼了。”

    忘忧:“一开始我不是怕不小心伤害到你弱小的心灵吗?谁知道你这个人根本没有心,难得遇到个没心没肺还魄力无穷的鬼给我玩玩儿,不玩我多暴殄天物啊!”

    巍兵:“唉~。”

    忘忧继续问:“我们都走到这里了,还没遇到事儿,会不会,只要不开车,走这山路就没问题,进不了幻境或者遭遇不到那种事情?”说完继续回头检查一遍,巍兵和正烈都在,低头看看小守也在,小守还是抬头笑眯眯的看了看忘忧,忘忧刚才自己吓坏自己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然后感觉握着初更的手被摇了摇,刚想问是不是初更,初更已经先说了话:“我还在。”

    巍兵不说话。

    看他不说话,侯正烈知道按照忘忧的性格,她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很多事,巍兵是不能说的,所以他接上话:“我们还没有走到地方,出车祸的位置大概都在快到山顶的地方,我们才走了四十多分钟,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别着急。”

    “好吧。”忘忧回答。

    然后就在这样一步三回头的晕晕乎乎中,一路又走了一个多小时。

    “汪~,”小守突然跑到忘忧的前面,轻声吠叫了一声,并停下,挡住忘忧不让她过去。

    初更已经把忘忧拉住。

    侯正烈从后面双手轻轻护住忘忧后腰,准备前边有事随时抱住她后退。

    而此时的巍兵,只是在忘忧的一侧,稍微向前走了一步,没什么紧张。

    矮小佝偻的身影从浓雾中慢慢显现出。

    忘忧看着那个苍老的驼背老人,拄着比自己还高出半身的拐棍,第一个画面想到的是恶魔老奶奶,在异星训练过她、起初并不太待见她的那个小恶魔一族的族长,不过眼前这一位,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人类,虽然苍老的很厉害。

    这个老人看到忘忧一行,本想按着习惯问一遍她每次都问的那句话,谁想到忘忧比她还快,直接一句:“老奶奶,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老人家本来想忽略这一句,按着习惯把自己要说的话说了,可刚要开口,就发觉哪里有些不对。

    不对,真的不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儿声音太过轻快,这不是在这种浓雾诡异的山林之境应该有的情况,这是老人的经验之谈。而且她脚下的那只狗太过懂事儿,这种懂事儿是一种通人性的懂事儿,是不可能靠着小狗后天的训练训练出来的。就她所知,发生这种情况通常是动物们找到了可以与之交谈的人,并愿意跟随才会出现的情况,世间极其罕见。

    这样的人若非神鬼,必有其异于常人之处。

    忘忧看老人不回答,接着又问了一句:“老奶奶,你拄着个比自己都还沉重许多的拐杖是干嘛呀?这拐杖可真帅气,太威风了!”

    老人微微抬头,打量了一下梁忘忧,这女孩儿说不上多大年纪,她看起来相貌成熟,说四、五十岁并不为过,但声音里却透漏着只有四、五岁小孩子才有的幼稚。

    路灯在浓雾的掩埋下太过昏暗,老人看不清忘忧皮肤的情况,也没办法猜测她到底多大年纪,只好沙哑着说:“你怎么知道这拐杖比我还要重?”

    忘忧还是那个轻快的声音:“观察呗,您走的太缓慢了,我看到的是您先迈着步子,然后再拖着拐杖,您并不是拄着拐杖,而是一直拿着它在身边。就像我,永远带着我的家人在身边,不离不弃,这就是一种感觉。”

    “呵呵。”老人淡淡吐出两口气,好像是在笑。

    忘忧想往前走一步去扶着老人,不过被身后侯正烈给拦住,侯正烈在忘忧耳边轻声说:“别过去,这老太太有问题,我感知不到她的心理活动。”

    忘忧继而轻快的说:“因为老奶奶不是人,所以你感知不到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儿不避讳,倒是让老人有些吃惊。

    老人低着头问:“这位姑娘,你说的这么轻巧,我不是人,今天又是七月十五野鬼之日,深山老林的,你不害怕啊?”

    

梁忘忧耿直回答:“不害怕啊。”

    老人甚是惊讶,便问道:“你为什么不害怕?”

    梁忘忧回答:“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我要是都怕了,怎么保护他们呀。老奶奶,你不是也跟家人在一起,所以这么晚了,也不害怕一个走这山路吗。”

    老人有些搞不清状况:“我?我已经是个鬼了,只有人怕我,哪有我怕人的道理。”

    忘忧直爽表达:“可是咱们岗北古镇有很多的道士法师牧师什么的,您这样的情况,还一个人跑出来,遇到他们也是麻烦,您一个老人家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再说,今天我过生日,我看谁能把我怎么地。过生日的人,鸿运当头,自有神明庇佑,不怕不怕。”

    “呵呵呵,”老人家笑着,好像心情转好:“我以前啊,有个小孙女儿,也是今天过生日。她人小小的,傻傻的,可是那么乖,那么会讨我喜欢啊~,她说话的时候,就像你这个样子,呵呵呵,好怀念啊。姑娘,别往前走了,再怎么鸿运当头,有些事还是不要探究的好,这就回吧。听我老婆子的话,我不会害你的。”

    忘忧就说:“我是走着上来的,不是坐车。这里常年都是出车祸,没听说有行路的人出事,我就这样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应该不会有事的。”

    老人终于发觉她最感到异样的事情,原来是她感觉到忘忧的脑子好像有问题,要不是自己那个疼爱的小孙女从小脑子也有问题,她应该不太会喜欢忘忧的,就像当年所有的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小孙女儿,说她的小孙女儿是从鬼门关硬挤出来投胎阳世,才挤坏了脑子,不祥。

    老人家倒是愿意多和忘忧说几句话,用给小孙女儿解释的方式解释给她听:“这个车子跑到高处,会冲出悬崖摔下来,难道人走在高处就不会从悬崖上掉下来吗?以前这里没有过行人摔落悬崖的事,只是因为在七月十五的夜里,是个人都知道鬼开门,街上游魂野鬼四处撺掇,都不会走夜路,更不会趁夜色往山里边儿跑,自然不会在这一天发生行路人落崖的事情。只是赶巧儿没人在今晚走上山,不代表人走了上去真的不会出事。”

    忘忧一下恍然大悟,拍着小心脏说:“哎呀妈呀,原来是这样,还好我没走上去。我还以为走路上去就能避灾避祸呢,我简直幼稚!”

    围在她身边的人各个在心里都点着头,忘忧终于看清楚了自己一次,真是难得。

    接着忘忧就跟了一句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豪言壮语:“老奶奶,要这样的话,我就不上去了,咱们一起下山吧,走,我扶着您,慢点儿。”

    我滴个妈,你明明知道她不是人竟然还要跟鬼通行,竟然还要扶着一只鬼,巍兵和侯正烈死瞪着忘忧这个自找死的。其实初更也瞪着她,只不过由于他是透明的,负面情况一般会被忘忧直接忽略掉。

    老人家再次惊讶,这姑娘好像脑子真的不好,能从小长到这么大,挺不容易啊。老人不免看了看忘忧身边的三个男人,那个看不见的透明人她能感觉到,她感觉透明人和扶住忘忧后身的那个人很是想象,她知道这两个人是一路的。

    而另外那个总是一脸悠闲的男人则不同,老人清楚的感知到这个人的身体已经近乎死去,但他却还像个活人一样有着完全灵巧的表情和动作,甚至连呼吸都不差,这是老人没有见识过的情况,她感到很奇怪。

    老人只好说:“我还得在这儿待一会儿,还有10分钟就到12点了,12点我才回去,你们先走吧。”

    好机会!侯正烈双手使劲一拖忘忧,示意她赶快走。

    谁知道忘忧这个不知死的竟然站在那儿不动,还悠然自得的说着:“噢,就10分钟而已,我陪您等一会儿吧。您看都这么晚了,要是您一个人走夜路,再遇着个坏人,多危险。”

    我靠!一只老鬼,遇到坏人,还真不难想象那个坏人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老人心中有些隐隐之情,一种深深的思念,她稍微直了直腰,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忘忧回答:“老奶奶,我叫梁忘忧。”

    老人家:“忘忧?好名字,人如其名——皆忘忧,尽无灾!很好,很好。我是【鬼善】婆婆,你以后要是遇到坏事儿了,就喊我的名字,我就会前去救你。”

    忘忧答道:“老奶奶,您的名字叫做“桂善”那?真好听,以前的时代很少有这么个性鲜明的名字呢,都是叫什么秀儿啊,花儿啊,娇儿啊什么的。”

    侯正烈咬了咬牙,心想:你能不跟个老鬼聊天聊这么久吗?!

    老人家这次彻底震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叫做“桂善” ?”

    忘忧回答:“您刚才告诉我的啊,您说让我遇到什么事儿的时候,就叫您“桂善婆婆”,您就来救我了呀。”

    老人家带着震惊说道:“我说的是我叫“鬼善” 。”

    忘忧眨着眼睛点着头:“嗯嗯,我知道“桂善”婆婆,我知道。”

    老人家:“是鬼善,鬼善,鬼……。”

    她看着忘忧歪了歪头,有些疑惑,但还是那么清明的看着自己,深深怀念起自己的小孙女儿,那个还不到六岁,便夭折在家门大祸中最可怜的小生命。

    因为小孙女儿生下来的时候,脑子坏掉,不通常人道理,总是被人嫌弃,但是小孙女儿心地特别善良,又天生感知他人哀鸣,总是能在出其不意间把人心从冰冷暖回温热。那时候老奶奶执掌着家门,太多愁烦,只有这个她一开始以为要舍弃的孩子最能给她安慰。

    只是你在用常理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总是听不懂,然后会歪着小脑袋,扑扇着清澈无暇的大眼睛,带着疑惑看着自己。

    老人家知道,那是自己又说了让小孙女儿不能理解的话,那些疑惑,是自己带给小孙女儿的,那深深怀念的清澈无私的眼神,就像现在眼前的这个姑娘,她正这样看向自己。

    梁忘忧是真没搞懂老奶奶在说什么,因为她听力不好,所以从小外语就很不好,老是把相近的声音听混杂,比如这个三声的“鬼”,和四声的“桂”,她根本就是没听出差别,以为老奶奶说的是“桂”。

    而老人家则把这当成一种难得的缘分,越是喜爱这初见一面的女孩儿。

    老人家催促:“山那边要来车了,我得过去看看。你们先走吧,从这儿回去,不会有什么事儿。”

    老人家说着,抡着大大的拐杖,用力敲了几下公路地面,地面“哐哐”作响。

    “有些小东西,不足为惧,我给你们开好路了,你们就这么下山,若是路上遇见什么,就报我鬼善婆婆的名号,没什么敢拦着你们。”婆婆说完,又用拐杖的虎豹头在忘忧身上蹭了蹭。

    “这个是我的记号,小鬼儿小妖儿看到就不敢动你。别以为到了12点就没事儿,这里结束了,别的地方又开始了。12点本身就是一个坎儿,是怨鬼自作的时间点。但是人类世界还有很多邪阴的法师,他们会集中在夜里1点至3点这个时间段行邪术,其实真正的鬼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被人操纵、不得不按着人的意思去执行的那些鬼。”

    忘忧就问:“桂善婆婆,您是不是一直在这里帮助那些车行来往的人避开这场祸患啊?”

    老人家迟疑了一下,想问她是怎么猜到的,不过考虑到时间,只是回答:“是的,可惜啊,世间有爱的人太少了,我也救不了他们。”

    忘忧说:“世间生灵各有命数,您这样打破生死定局,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情,好在没什么人愿意听您的。”

    老人家叹了口气:“能活还是好好活一场,能救就多救一个,也不能说他们都不好,我这么多年,其实看到很多人是愿意停下车来的,只是他们被车上另一半的人催促蛊惑,才终究着了死道,可惜啊可惜!”

    忘忧就劝说:“桂善婆婆,只差几分钟就十二点了,您要是非要去,我也不拦着,我们这就往山下走,在山下的路口等您,要是您这趟还是白走了,您就到山路口,我送您回家。”

    鬼善婆婆答应着:“好,好。”便慢慢从浓雾中退了出去。

    忘忧他们就一路往山下走,下坡路还是比上坡路好走多了,速度至少快了一倍。

    发生车祸的地带是差不多到山顶的位置,鬼善婆婆和忘忧他们告别的位置在山这边的半山腰,而婆婆要去拦车的位置却是在山那边的半山腰,至少一个小时的车程距离,对于一只鬼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个瞬间。

    鬼善婆婆到了地方,她看到大雾中迎面来的是一辆乡村用车。这种车造价非常低廉,一看就是乡村地方用来装卸货物的小马力货车。

    雾气弥漫,其实看不清车里坐着什么人,几个人。但是鬼善婆婆知道,这车里有一个怀孕的年轻女子,怀中抱着正发着高烧的孩子,他的丈夫正开着车,这是要赶回岗北古镇的医院去给孩子看病。

    婴灵和未出生的孕灵对于各路鬼怪来说是最有吸引力的,但凡有机会,哪个都不会放弃这大好的时机,更不用说这山头做祸患的那一位。离他退去的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他死死盯准了这辆车。

    丈夫很小心的开车,但此时的雾气浓重到,即使打着车前灯,几乎也看不清前方一米之处的路况,而且这种廉价小车的车前灯也无法跟豪华轿车的专业车灯相媲美。丈夫很着急,满头大汗,专注的盯着路面,想尽办法加快行驶。

    妻子安慰道:“孩子不哭了,你别太急。这个山路盘旋着很不好走,现在湿气这么大,万一轮胎打滑,我们就会掉下山去,慢一点儿吧。”

鬼善婆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