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没有爱的时代

    “你不干你叫唤什么!走走走,别管了,大半夜的,谁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到时候再招来一帮贼,把咱们全洗劫了也说不定。儿子,快走,别管闲事。”这位老母亲很是不客气,丝毫不肯考虑车外面的那个同样也是老人的人,年纪比她都大。

    中年男人有些不忍心,他看着车前边的老人慢慢拄着拐棍走向自己这一边站着,让出一条路,有些愧疚感。最后抱着希望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希望妻子能说几句话。

    妻子两手抓着头,很困倦,似乎只想快点儿上路,开出这座山,找家旅馆好好休息一下。只好说:“要不咱们报警吧,警车出动都快,咱们才刚上山路没多久,警车肯定比咱们用的时间更短。这样也防止可能遇见什么坏事,要真是个没什么问题的老大娘,警车一来一回也比他们自己家里人来的快多了。你看她这样儿,不是要饭的就是捡破烂的,等她家里人上来估计也是走着来,得老长时间了。”

    中年男人觉得心里放下了块石头,稍微轻松了些,说道:“这样也行。”

    然后对着车窗外的老人说:“老大娘,我们给你报个警,让警察给你送回去行吗?”

    车外的老人家沙哑的回答:“警察管这事儿吗?警察也能给我送回家吗?”

    中年男人笑着说:“老大娘,警察就是专门儿管这事儿的,他们的警车来的可快了,你等会儿,我给你打个报警电话哈。”

    这个电话是妻子打的,110,拨通之后,一个声音非常甜美的女接警人员接通了电话,妻子和对方的女接警人员讲明这里的情况:“我们在盘山路遇见一个老大娘,腿脚不方便,下不了山,现在山上雾气还特别重,你看你们能不能派车过来接一下?”

    女接警人员说:“我知道了,请问您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妻子对着电话说:“雾太大了,看不见路牌,具体我也不知道在哪儿,大概从古镇进入盘山路二十分钟的路程吧。不远,今天雾特别大,我们开车很慢,二十分钟走不了多远,你们一来就看到了。”

    女接警人员说:“好的,我知道了。女士,您看,夜晚湿气大,如果您的车里方便,是不是能让老人家先进车里暖和一下?要是方便的话,你们能不能把老大娘送到山路口下边,我们的接警人员马上赶到路口去接你们。”

    妻子皱了下眉头:“我们车里全是人,坐不下了,你们快点儿上来吧,我们还得马上赶路呢。我说你们这警察怎么回事,你们不过来救人,我们小市民还得一边报警,一边照顾孤寡老人啊!”

    女接警人员马上抱歉的说:“真是对不起,女士,那您看,您可以在原地陪伴一下老人,等候我们的接警人员赶到吗?深夜里一个老人独自在大雾之中的山路上很是危险,万一不小心跌落山谷,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

    “啊。”妻子呵出一声感叹词,看起来像是答应了,然后紧忙着又说:“你们快点儿吧。”女接警人员刚在电话那头说了句:“谢x……。”妻子就迫不及待的把电话挂断了。

    丈夫问:“怎么样?”

    妻子说:“现在这都是什么人,警察竟然让咱们在这陪着,怎么可能,万一这老太婆要吃的要喝的再要上钱了怎么办?反正电话是打了,位置都讲清楚了,咱们赶快走。”

    丈夫有点儿犹豫,但还是对着外边的老人家最后说道:“老大娘,我们给你报警了,警察说几分钟就过来,你自己在这儿等一下,我们赶时间,不能陪你了。”

    老大娘做最后的挽留:“大兄弟,你不说警察过来就几分钟的事儿吗,你们就陪我几分钟行吗?我一个人在这山上又冷又饿,还怪吓人的,你们行行好,就陪我等一会儿行吗?你们有热水吧,给我老婆子一口热水喝吧。”

    车座后头的老母亲催促道:“别管她,走走走,咱们快走,烦死了,赶快开车,再磨叽她还不一定有什么新花花样儿呢,你看吧,现在就跟咱们要起吃的来了,等会儿还不见的又要讲什么悲情故事跟咱们要钱来了,快走。”

    老母亲不仅言辞犀利,而且还在车后座直用手使劲的怼她开车的儿子,非要他开车走。

    儿子想想也是,现在很多老人明明家里盖着二层小洋楼,存款几十万,却还故意仗着自己年龄大,出来装可怜要钱讨物。这一家子他们自己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要真是遇着了这样的人,他们也是不愿意的。再说,这条山路这么长,他们现在就剩下一个保温瓶里还有点儿热水,要是给了这个老人,他们自己后边的路肯定就不够热水喝了。

    中年儿子就对那个老人家说:“对不起啊大娘,我们的水白天都喝光了,大晚上的赶路,我们也没地方灌水,现在我们也没有水了,您在这儿将就等一下,警察来了,他们有热水给您,我们着急,先走了。”

    说完,就赶快驱车前行。

    刚一发车,车上最小的小孙女儿说话了:“爸爸,咱们明明还有热水,为什么不给老奶奶啊?”

    后座的老母亲轻轻一拍小孙女儿:“给了她,我们喝什么。”

    小孙女儿说:“我们可以喝饮料啊,咱们还有好几瓶饮料。”

    老母亲说:“你们小孩子能喝饮料,我们老年人血糖高,只能喝水。好了,你快睡觉,别想了,来,奶奶抱你睡。”

    小孙女还想插话:“可是我们老师说……。”

    老母亲打断她:“老师说什么,老师说到了晚上,小孩子就要乖乖听话睡觉,你怎么不听,快睡觉,明天奶奶给你买棉花糖吃。”

    小孩子是这样的,一有点儿诱。惑,注意力马上就转移,乖乖听话睡在奶奶的怀抱里。

    浓雾中,只留下邋遢的佝偻老人,拄着大大的拐杖,一个人在山路上守着时间和静寂。

    而第二天车祸的现场调查显示,这一辆车上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拨通过110报警电话。他们死的突然,谁都没有时间拨通这个号码求救。

    第三辆车,也是从岗北古镇驶出。

    具体来说,这其实是一前一后挨着开的三辆小轿车。车上是一群公司职员,有男有女,除了两对儿已经实名制的恋人,其他人都是和好多个目标对象暧昧来暧昧去的,一群人乱七八糟纠结在一起,感情像是复杂的商业战争。

    这样的人,越是夜间,越是兴奋,异性间的吸引,让他们嘻嘻哈哈在车里打闹着。

    “雾这么大,开慢点儿啊!”穿着低胸装的年轻女孩儿在副驾驶位置上媚眼流转的看着开车的帅气男孩儿。

    “知道了,呵呵,你们晚上都不困啊,看起来比白天还热闹。”帅气男孩儿笑着说,不知道是经意还是不经意的撇了一眼旁边女孩子的胸部。

    这一眼没让女孩子害羞,反而面露得意,话语间更多了几分流水潺潺:“现在还哪有这么早睡觉的人啊?每天忙工作,加班,黑白颠倒,早就习惯了。再说,我不趁现在多和你说几句话,车到了地方,江欢肯定抢着跟你缠,我哪儿还有机会啊。”

    帅气男孩儿还是笑着:“呵呵,江欢现在正盯着赵城,顾不上我。人赵城最近可厉害了,刚升了副经理,我哪儿能比啊。”

    低胸装女孩儿帮腔:“那还不是他给经理送了五万块钱?仗着家里有点儿钱,要不然还不是跟咱们一样,一辈子当个小职员。江欢那人就那样儿,趋炎附势,赵城都长成那样了,竟然还能上杆子往他身上贴,恶心死了。”

    后座有人搭腔:“可人家是副经理了,明年咱们新公司一开,他可就坐定经理位子了。那钱,那地位,江欢那种女人还能放过这机会?本来赵城就一直打她主意,你没看到,赵城每次看到江欢那个色眯眯的样子,艾玛~,太他妈恶心了,啊——!”

    一个急刹车,所有人为之一震。

    第一辆车刹车之后,后边跟着的第二辆车也紧急刹车,然后是第三辆车,好在车距间的距离本来就远,开的又慢,没撞到一起。

    “怎么回事,刹车干什么,我的天,撞死我了!”

    “一个老太太?”第一辆车那个帅气的年轻司机男孩儿指着车前面的人影问,声音有些颤抖,似乎不敢肯定。

    现在的雾气与其说浓的很厉害,不如说浓的很诡异,车前灯能照到前方四、五米的地方,可以确定是否有障碍物,但是又完全看不清。

    只有一个影子,矮矮的,好像是个人形,在拄着拐杖往车的司机位置移动过来,全车的人都感到恐惧,他们都太年轻,太爱寻求刺激,闲的没事儿,平常不是看鬼故事片就是看鬼故事小说,此时刻的雾气本来就让人压抑,在灯光的映射下,这种来路不明的似人非人的影子让他们都很紧张。

    后边车看不到前边的状况,只能发微信:【哎~,我说你们前边怎么了,干嘛刹车,差点儿撞上去】。

    第一辆车的人收到微信,但是没人回复。

    直到那个人影儿走近司机位的车窗,用拐杖敲了敲车窗,并且说话,虽然声音沙哑,但还是能听清:“年轻人,你们能不能帮帮我啊。”

    “我滴个妈,原来是个老奶奶,吓死我了,还以为是遇见鬼了呢。”帅气司机深深吐了一口气。

    

这时候,后座的人才回复微信:【遇见个老人挡在前边,等会儿,看看什么情况】。

    帅气的司机男孩儿摇下车窗,问道:“老奶奶,什么事儿啊?”

    老人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年轻人,我在山上迷路了,看不清楚下山的路,你们能不能送我下山?”

    “这……。”帅气男孩儿并不怎么愿意,转头看了一下副驾驶的低胸装女孩儿和后座的朋友。

    好像这车上谁都不愿意这么做,这群小青年玩的正嗨,谁愿意自己感情澎湃正当时,被一个脏兮兮的老太太打扰,现在的人都没什么爱心,只会自私的想要满足自己的痛快。

    微信上:【一个老大娘,脏乎乎的,让我们送她下山,送不送】?

    【不送,车弄脏了你们自己花钱洗,我们可不凑份子啊】。

    【不送啊,玩的正高兴,谁有心情照顾老人,再说了,她怎么上来的就怎么下去呗,老人就是烦,讨厌】。

    【要送你们自己送,我们不等你们啊,再开回去多麻烦,雾这么大,本来就不好走,好不容易走到这儿了,我可不想再来一遍】。

    第一辆车上的人说:“他们都说让我们别管,我看就别管了,老太太能上山就能下山,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呗。”

    老人家在车窗外说道:“年轻人,我上山来的时候,山上没起雾,我能看清路。可是想下山的时候,山上就起了大雾,我一慌神儿,摔了一跤,就分不清方向了。你们行行好,给我一个老人家送下山行吗?”

    看着老人满身污糟,又颤颤盈盈成这样,副驾驶的低胸装女孩儿手一拉帅气的司机男孩儿,说道:“咱们走吧,别管了,还不知道是不是碰瓷儿的呢。再说这人脏乎乎的,又摔着过,万一咱让她上车,她再说是咱们撞的她怎么办。”

    虽然司机男孩儿也不想摊上什么事儿,但他现在离老太太距离最近,最能看清楚老人哀求的目光,有些心软。

    这时候低胸装的女孩儿整个胸都贴了过来:“好了啦,快走吧,后边车都催咱们了。你管个什么劲儿,要是半路上这老人死在咱们车上,以后咱们怎么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快走快走。”

    低胸装女孩儿一边磨蹭着帅气男孩儿,一边催促,同时还伸手把车窗关上。

    司机男孩儿低头一眼看到女孩儿蹭在自己身上的半胸外露,又被车窗隔着,主动地不去看车外的老人,这时就一横心,发动车子上路。

    后边的两辆车也都跟着走,没有一丝的迟疑。

    最后留下老人一个,站在浓雾之中,老人又只是忘了一眼车子消失的方向,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早已习惯。

    这端,岗北古镇盘山路的进出口。交界处,一个女子抱着一只小狗踏着轻松欢快的步伐上山,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走着。其实是三个男人,只不过第三个男人是一个透明人,看不到他的存在。

    但在浓雾之中,仔细观察,仍然能够看到那个透明人走过的地方,有微微的雾气流动,不过他善于隐藏,这种来自于身体的运动带动的雾气流动,他可以降低到最不可观察的程度。他们四个是一起的,现在的他,已经不像从前那么爱说话了。

    女子对着怀里抱着的小狗说话:“小守,我可跟你说啊,咱们现在到地方了,我给你放下来自己走,要不万一发生什么事儿我抱着你动不开。你可千万不要瞎胡乱跑,你要是跑丢了,这么大雾,我们又找不到你,回去房军好宰了我!你一定要只走在我的身边才行,知道了吗?”

    小狗活蹦乱跳的点头,女子才放心的把小狗放到地上。

    她身边那个相貌阳光帅气的男人说话:“唠叨死了,就是小守脾气好,你都叨叨一路了。”

    女子说话:“巍兵,你怎么这样说我,我叨叨还不是为你们好,今天什么日子你们不知道啊,现在这个时间咱们来这么个地方干什么你们不知道啊!你们谁都不准私自行动,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大声喊出来,我好及时救你们。”

    巍兵敷衍:“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天!你要真为我们好,干脆就别来啊,来就来呗,还非要拽着我。”

    女子噘着嘴,小不愿意的说:“不叫你来,我自己过来不是找死?这地方听说来了好多道士法师什么的,最后都是看看就走了,连个话都不留,这就说明这地方够邪气。你不来,我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巍兵笑道:“那你刚才还说要保护我们,我看就是叫我们来保护你的,呵呵呵。”

    “巍兵你,哼。”一点点的小脾气,只会跟自己家里人发一发。

    另一个相貌俊朗严肃的男人开口,他叫侯正烈:“忘忧,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咱们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你看这雾,很不正常,平常我们在山里也常遇见,所以很清楚,根本不可能起这样的雾,这个雾气感觉非常压抑,明明能感觉到沉重,但是一去感觉,又立刻没有了感觉。这个地方我调查过,确实有问题,不是咱们能解决的事儿,别这么大好奇心。”

    忘忧不听:“来都来了,看看咋回事儿呗。我又不是抱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态度来的,我就是想挑战一下我的胆量,看看我能不能面对一些奇异的事件,训练一下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免得以后各种作战,各种心慌啊。”

    侯正烈说:“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认为你已经足够具有各种作战、各种镇静的心里素质,这里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每年定例死几个人,也看不出什么,咱们甭管了,回去吧。”

    忘忧执拗道:“不要,那我也要看看他们都是怎么死的,我才不信像报道上说的那样,都出了车祸。”

    巍兵说:“所以你才非要走着来,就是想亲自实验一下,走路过来会不会出事?”

    忘忧点头回答:“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巍兵说:“你这纯粹就是没事找事儿,你这个性格,我真是……。”

    忘忧小傲娇的说:“你真是啥?我找事儿还不是因为你不告诉我这里怎么回事吗?”

    巍兵皱了下眉头:“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忘忧不上道儿:“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库流弥?”

    巍兵焦急:“不是说了,别叫我本名,要保密,保密,不然会被盯上,我就危险了。”

    忘忧故意说:“这不能怪我,是你闲得没事儿,每隔一段时候,就提醒我点呼点呼你的真实身份啊!”

    巍兵无奈:“好了好了,我服了大小姐,行了吧,我就陪你去看看,去看看好了吧。”

    “嘿嘿嘿~。”梁忘忧笑着,胜利的蹦跶着。

    要说能在七月十五鬼夜之时,走这条有着诡异传说并且每年必有死人一大批的夜间山路,还这么轻松潇洒的,恐怕就只有梁忘忧这个天也怕地也怕一个风吹草动都能自己把自己成功吓死的二货了。

    除了她一个人能欢快的蹦跶在这条路上,其余的三个男人都很严肃。倒是梁忘忧身边那条叫做小守的小白狗,很配合她欢乐的心情。

    往山上步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梁忘忧开始变得谨慎起来,但按以往的惯例判断,她的谨慎大多数都是白费力气并且累死人不偿命。

    巍兵看她那个样子咋咋呼呼的实在是受不了了,不得不说:“行了,忘忧,有我在,你不用这样三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的,你累不累?”

    关键她回头就回头呗,每回一次头,动作都大到特别汹涌,还惊薛薛的,足足给身边人吓个半死。

    忘忧有些有气无力的回答:“我身体倒不是很累,就是心灵上很是疲倦啊。”

    巍兵问:“你疲倦个啥?我觉得我们这样看着你才叫一个疲倦!”

    忘忧叹道:“我老是怕你们谁忽然一下就不见了。”

    巍兵问:“你干嘛这么想?”

    忘忧回答:“不是我要这么想的,是鬼故事都这么讲的。人们走在一条诡异的路上,然后一个接一个消失。其实要我说,消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消失的时候都无声无息啊,这就待人恨了。哎呦,我这头,好晕啊,巍兵巍兵,你快看看,是不是大雾里来了什么东西,开始迷乱我的神志了,还是这雾气有毒,你们小心,快闭气,闭气!好晕,好晕我的天。”

鬼善婆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