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章 :幸运的一家

    岗北古镇有一条盘山路,每年春夏之际,这里鲜花满山,虫鸣鸟啼,极其赏心悦目,外地的游客一定会走这条路。

    但是每年阴历的七月份,古镇里的人都不会主动来这里,而在七月十五的那一天,就算是有人出价200万,都没有小镇上的原住民肯来这里。

    那一天一定会死人,所有人都死在那条美景之地,而且是集体性的大事故,每一次!

    也是怪了,许多外地的自驾游客都喜欢集中在阴历的七月份来到这条盘山路游览,虽然偌大的整个小镇在七月份的时候,会有很多善良的居民对大批外地来游览的客人善意相劝,但几乎没有人当真。

    可能是知识分子居多,不相信这类诡谈,毕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都市鬼话都是篡编出娱乐大众的。再者,古镇的游客半数都是外国人,他们也听不懂中国话。

    今年,又到了七月十五这一天。

    淡薄的雾气在傍晚六点钟,太阳还高高悬挂在空中的时候开始从地面慢慢散出。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这种雾景本身就是一种奇观。若隐若现的白雾,在半透明的状态下,只是升起地面三、四十厘米的高度,不论是驾车观赏,还是漫步这条山路长廊,都让人有种飘飘欲仙落入仙境的感觉。

    然而,外地来的游客不知道,这种雾景奇观只应该在凌晨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刻发生,直至上午十时左右,便会慢慢散去,而它的高度,总也不会超过半米。

    傍晚的薄雾升至半人多高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一刻。因为还有夏日夕阳的余晖,橘红色的光线洒落在翠绿的树林间,配合着白纱一般的薄雾,实在是醉人的美景。许多过往车辆上的游客都不禁赞叹这番层峦叠嶂的清幽,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今日的奇怪。

    倒是有一个调皮的小孩子,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打着饱嗝还不断的往嘴里塞零食:“爸爸,怎么这个大山里这么安静,一点儿虫子的叫声都没有,白天咱们从别的公路过来,两边的田野地理都是蛤蟆叫和蛐蛐儿叫啊。真没意思,我还想在山里抓一直大个儿的螳螂,放在这个饮料瓶里,拿回去给我同学们看看。爸爸,你停车,让我下去抓一只吧!”

    孩子把手上没喝完的饮料瓶举得高高的。

    开车的年轻父亲回答:“咱们得赶在晚上之前出了这个山,到前边的村镇上找个地方先住下,抓蛐蛐儿的事儿爸爸给你记着,等咱们安顿下来,明天到山村的大花园里,爸爸给你多抓几只。你看这山,一点儿虫叫也没有,估摸着都被满山的鸟儿给吃光了,咱们现在就是下车,也抓不到。儿子乖啊,明天咱们再抓。”

    好在这是个说到做到的父亲,儿子知道父亲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也就没继续闹腾,稍微有点儿不愿意,发泄了几句:“爸爸,是螳螂,大个儿的螳螂,翠绿翠绿的那种,不是小黑蛐蛐儿,你别给我抓错了!”

    爸爸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坐在后座的儿子欢快的摆出了个螳螂的造型,两手还在那儿不停的晃荡着,一下子自己就玩的不亦乐乎了。

    “好的,好的,是螳螂,爸爸明天到大花园里给你抓一只最大个儿的螳螂,给你们同学开开眼界。”

    “耶~!爸爸最好啦,哈哈哈!”小孩子从后座上蹦跶起来。

    坐在前座的母亲赶快回头把孩子按了下去,“儿子,小心,这山路弯弯曲曲,车子拐来拐去,你这样跳着太危险了,坐着吃东西啊,乖~。”

    小男孩儿今天心情很好,没有过多和父母亲顶嘴,自顾自的拿起自己的IPad,玩起了常玩儿的游戏。

    妈妈看儿子难得的安静下来,也就不去烦他,倒是心中有点儿不安,小声对爸爸说:“孩儿他爸,你看这山里,这么安静,会不会不太对劲啊!”

    爸爸开着车说:“怎么不对劲了?这不太阳马上就下山了,虫子也得睡觉啊。”

    妈妈说:“那也不会整个山里所有的虫子都睡了吧,咱们城市里到了夏天,窗户外边小花坛里的虫子,半夜还叫个没完没了呢。”

    爸爸想了一下,说:“可能是这个雾气,把虫子的叫声给掩盖了。你看这个雾,都到咱们车窗的高度了,湿气这么大,也许夜里会下大雨,虫子在大雨前一般不怎么叫吧。哎~,咱们把车窗都关上,别感冒了,这雾气怎么这么湿!”

    现在时间七点四十五分,太阳只剩下最后一丝光线,山路已经很暗,两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儿子叫了起来:“别全关上,给我留点儿缝儿,多好玩儿啊,这个雾白白的,飘进来还凉爽爽的,这一天都热死了,正好凉快凉快。”

    小男孩儿把手中的IPad放到腿上,两手拨拉着从车窗飘进车里半透明白色的雾气玩耍。

    妈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爸爸说:“可咱们之前走过来的时候,我也没听见这山里有鸟儿叫啊。再说,你看这雾,整个从地底下升上来,怎么这么大雾,不对劲儿吧。”

    爸爸开车开了一天,很累,敷衍着说:“你看看,说你什么来着,平时净看些鬼故事片儿,这下好了吧,天还没黑,你就自己吓起自己来了。等几分钟,这天完全黑下来,我看你怎么办。要下雨了,起个雾有什么奇怪的。虫子都不叫了,鸟儿找不到食物,还不让他们安静下来攒攒体力?等下完这场雨,满山的虫子全出动,他们好卯足了劲儿吃啊。要不然,现在平白无故出来瞎扑腾,一只虫子找不到,力气全用完了。等明天虫子出来,那鸟儿还有力气抓吗?你当鸟儿都白痴啊,人家常年生活在山林里边儿,抓虫子吃是与生俱来的技术活儿,可比咱懂得多了!”

    妈妈不安:“还有多久能开出去?”

    爸爸看了看导航的显示:“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吧。”

    妈妈带着点儿小紧张的说:“那就是八点多,不到九点?你看能不能再开快点儿。”

    爸爸说:“八点不行,再快也得九点多,现在马上就八点了。我也想快点儿开啊,可是你看这路都快看不清楚了,我又不熟悉这里,开太快了危险。有我在,你瞎担心个什么,我一个大男人,就算遇个鬼遇个神的,我也能保护你跟咱儿子,你呀,没事儿别瞎想,要么闭会儿眼眯一小觉,等到了地方,我再叫你。晚上还得给咱儿子洗洗涮涮,我可是没这力气了,找到旅馆我就得睡上一觉,这一天车开的,累死我了。”

    妈妈还是不安:“行了,你睡觉,我收拾。我现在不困,陪你说说话,你可别开着开着车半路睡着了。”

    “呵呵。”年轻的爸爸笑着,一脸的疲倦,带着点儿小幸福。

    就是这样的一点儿小幸福,让本来开车技术不错的父亲醒了醒神,想着安慰自己的爱妻,加快了车速,大概九点四十分左右的时候,山林雾气已经上腾两三米高,几乎白到了不透明的地步,他们幸运的赶在十点之前开出了这条长长的盘山路。

    在他们背后的那片浓雾之中,盘山路的出入口分界线,一个佝偻着的影子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离去,然后,影子渐渐变小,消失,【她】走向了盘山路的深处。

    这一夜的十点钟开始,盘山路像是充满了诱。惑能量的魔潭,陆续有赶夜路的私家车开往这条路。

    时间开始变得诡异,空间似乎也在变化,这事情只发生在盘山路的这一夜,这个时间段,对于今夜安静的岗北古镇,这只是众多奇谈中的一谈,原住居民习惯了这种好奇,没人会在这个时间段过来这里,没人会在每一个奇谈发生的时间段去每一个不该去的地方。这样,他们的世世代代都可以祥安无忧的继续生活在这个充满了古香气息的小镇里,这个小镇——非常的大!

    十点一刻,第一辆私家车从岗北古镇经盘山路而出,是一辆民价小轿车,车里一男一女,二十几岁,开车的男人叼着烟头,看起来不务正业,女人则穿着暴露,举止粗鲁,两个人都染着两三色的头发,发型“澎湃”,一般人很不好理解。

    女人说话:“啊~~,这么大的雾,什么都看不见,真不应该走这条路,还说什么是古镇一大特色的山路,什么玩意儿啊!都怪你,为了省点儿住宿钱,走夜路不说,还什么夜景也看不到,讨厌!”

    男人吸了一口烟,一边吐一边搭腔:“那还不是你非要看这个山路,我都说了晚上深山老林什么也看不见,你还不听,能怨我吗。”

    女人说:“我不寻思着晚上路上没有车,现在是旅游旺季,咱们白天开车你看路上堵的,多闹心,天又热,烦死了。晚上不是凉快点儿,路上就咱一辆车,多自由。”

    男人一开车窗,把手里的烟屁股扔出窗外,烟头带着橘色的火光落入【山林禁火,勿扔烟头】的牌子下边,被浓雾重重遮盖,什么也看不见。

    浓雾之下,一个好像柳条一样细细的植物蔓藤蜿蜒到烟头下边,紧紧缠绕在烟屁股上,然后“嗖”的一下把烟头拖入泥土中熄灭。那个地方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泥土凹陷,好像从没有什么东西停留过。

    男人说:“现在也挺自由,就是这雾,太大了,开着车灯只能隐约看到前边几米的地方,还看不清楚道路的情况,这盘山路要是太长,估计今晚咱们可开不出去。你半夜别睡着了,得陪我说话,要不我一个人可开不了这么长的路。”

    自从进了这山雾之中,他们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浓雾包围的束缚,开车是一件非常耗费心神的事情,加之山路蜿蜒,过度的集中精神会让人对时间的长短失去感知。

    车子开得很慢。

    

“你小心点儿,这雾越来越浓了!”女人提醒。

    “兹——!”很大的一声急刹车。

    “妈呀,你干嘛!撞死我了!”没有免费的美景欣赏,女人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一个急刹车,她没注意,整个身体向车前端撞过去,好在本身车子开得很慢,才没有撞的多严重。

    女人一边揉着用来抵挡撞击的手肘,一边谩骂。

    男人则气呼呼的一开车门,一脚踏在地上,朝前大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半夜在马路中间瞎溜达什么,找死是不是。妈的,老不死的东西!”

    女人这个时候在车上,透过前方的挡风玻璃,借着昏暗的路灯和车前灯,看了个大概。

    那是一个老人,应该是很老了,头发松松垮垮胡乱的挽了个发髻,肯定是个老奶奶。她拄着一根长拐棍,拐杖头很大很粗,好像是雕刻成一种动物的头部,半张着獠牙的大嘴巴,像老虎也像豹子。

    老人很矮小,穿的很破烂,衣服又脏又旧全是补丁和破洞。背部驼得几乎九十度弯曲,双腿无力的屈膝,走起路来的蹒跚跟缓慢完全可以想象,单是看那根拐棍,就比老人高出半个身来。

    拐棍本身似乎就很粗重,反正老人是颤颤悠悠拄着拐棍也走不动路的样子。

    女人在车上看到老人已经走到车前,车前端的正中。用嘶哑的声音,勉强想要抬起头对他们说道:“年轻人呦,我老婆子想下山,实在是走不动了,这大半夜的,雾气大湿气重,你们小两口才刚开进来没多少,能不能掉个头,把我这婆子送回镇子里去啊?”

    男人火气吧啦的伸手一指:“你个老不死的,还指望我送你,脏乎乎一身泥巴,再给我把车弄臭了,赶快滚开,别挡路。”

    老人家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并不想让开。

    车上的女人急了,猛地下车,重重一甩车门,冲着老人家就上去拉:“我说你个死老太婆怎么这么不要脸,别挡道儿,想搭免费车没门儿,要么给钱,要么滚!”

    这一拉,再一甩,老人被扯到地上。

    “哎呦~,你把我摔倒了,你得送我回家,我站不起来了。”老人家侧躺在地上,用力的拄着拐棍,想要站起来,但晃晃悠悠的很没力气。

    男人走过来两步一看,对女的说:“啧,你傻啊,你拉她干什么!她要是碰瓷儿的,这不就讹上你了。”

    女的不在乎的说:“讹什么讹,这里黑灯瞎火,也没人看到,谁作证?再说,明明是她挡着咱们,我不拉她,她能让开吗?管我什么事儿!”

    男人紧张的前后看了看,四周都是浓雾,没有马达声靠近,赶快说:“上车,快上车,别等会儿来人了,这老家伙再死在这儿,咱们可就说不清了,快,走!”

    两个人迅速上车,不管不顾的急速驶离了这里。

    浓雾之中,声音和光线消失的都很快,摔倒在地的老人家躺在地上看到这辆车消失的无影无踪,便从地上慢悠悠的拄着拐棍站了起来。不过她的一侧衣服和后背的衣服,都沾了很多湿漉漉的泥土,烂叶子和细小的树枝,看着比刚刚还要邋遢许多。

    老人看着第一辆车消失的方向,只是那么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转身过来,准备迎接第二辆车。

    10分钟之后,第二辆车也经过这一路段,是一辆家用小型SUV,车上挤了六个人,显然超载。

    这是一家六口出来旅游的,开车的中年男人跟自己的妻子坐在前面,他们的女儿和他们的老父母以及妻子的妹妹四个人挤在后座。

    看来是经过了几天的长途旅行,这时候人都倦了,老母亲在后座抱着自己熟睡的小孙女儿,还在一个劲儿坚持着不肯睡。

    “妈,你睡一会儿吧。”开车的中年男人对后座的母亲劝道。

    年迈的老母亲说:“我不困,我陪你唠唠嗑,你一个人这样开夜车没个说话儿的人,很容易就困,现在雾这么大,山路这么危险,万一要是翻了车,哎呀~,呸呸呸,我这瞎说什么呢。万事吉祥,大吉大利!万事吉祥,大吉大利!”

    老人家双手合十拜拜着念叨。

    中年男人说:“妈,没事儿,你就睡会儿吧,你看你累的,再这么下去,明天咱们到了临镇,你也没力气玩了啊。你不是一直想重温一回农村的田园生活吗,那个采摘园可大了,园子里不通车,走进去逛要很久,还得咱们自己生火做饭。”

    老母亲说:“那我就在旅馆休息,你们去就行。你看你老婆睡的,跟个死猪似的,还说坐在前边陪你,我看是她自己想找个宽敞点儿的地方先睡一觉。一天光知道跟你要钱花,一点儿忙儿都帮不上。”

    “兹——!”紧急刹车。

    这一个猛烈的晃动,全车人都向前方撞过去,全都醒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

    车上的人睡眼朦胧的问。

    “哎呀妈呀,是个人啊,吓死我了!”

    他们都看到车的前边正中间,站着一个佝偻的老人,老人年纪很大,发髻盘起,也散落着碎发,拄着根大大的拐杖,身上还沾着泥土和叶子,很是邋遢。

    车里的人一时都有点儿懵,谁也没想到从车上下去问问情况。一段小小的静寂之后,车前面的老人用手缓慢的敲了敲车前盖,然后勉强想要抬起头说话,声音已经沙哑:“好心人呐,能不能送我老婆子回家啊?我白天上山来,到了傍晚,山上起了雾气,我看不清路,下不了山,你们能不能把车掉个头,送我老太婆一程。我家不远,就在山脚下。”

    开车的中年男人这才反应过来,摇下车窗,把头探出,对老人家说:“大娘啊,对不起那,你看我们这个车坐不下人了。要不你把你家里人电话号码给我,我帮你打个电话叫你家里人来接你吧。”

    老人似乎是朝车里望了望,然后说:“大兄弟啊,你看这都快半夜了,山里一个人都没有,黑灯瞎火我一个老人家也不敢一个人呆着。要不你帮我打个电话,再陪我在这里等等我家里人来找我行吗?你看你们人这么多,有人生气儿,我老太婆也就不害怕了。”

    车里的老母亲明显烦躁的“啧”了一声,面色很不好看。

    “这……。”中年男人一个人做不了决定,毕竟一车老小,他把头缩回车里,征求大家的意见。

    后座的老母亲最先发话:“等什么等,这大半夜的,让不让人休息了。谁知道要等多长时间,要是等到天亮人都不来,谁管咱们!”

    车前的老人似乎在自顾自的说话,向车里的人表达:“我家里人不知道今天我上山来,他们现在肯定也着急,你通知他们,他们肯定来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能来接我,你看你们能不能稍微陪我等一会儿啊?”

    坐她旁边的老父亲说话:“看这个老姐姐这么大岁数,怪可怜的,要不咱们就帮把手呗,就是陪着等一等,也不费劲儿。”

    老母亲十分嫌弃道:“怎么是个女的你就上道儿,也不看看人家多大岁数,你自己多大岁数,还想花花是怎么的!”

    老父亲委屈的沉默。

    再旁边的是中年男人妻子的妹妹,20几岁,带着眼镜,研究生的模样,学的有些痴痴呆呆,她说道:“老奶奶是挺可怜,要不咱们就给她送回去吧。”

    老母亲带着点儿凶怒道:“送什么送,感情开车的不是你儿子你不心疼哈。我儿子这几天忙里忙外的,都累成什么样儿了,你怎么善心不往我儿子身上发一发,跟你姐一个样儿,就会说嘴,一点儿实际的不干。这车上还有地方吗,要不你下车在这儿等着,让她坐上来。”

    “我不干,凭什么。”妹妹双手一环抱自己,不愿意道。

鬼善婆婆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