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16章 妖道骗术

    说到这儿,多尔衮后悔地抱起了拳头,欠意地说道:“哥哥,为了今天的错误,我情愿交出镶黄旗兵马,以示悔罪!”

    “多尔衮呀,今天我等你来,就是为了这带兵的事儿。”说到这儿,皇太极用力地将两只手扳住多尔衮的肩膀,诚恳地说道:“今天,我决定:把我的两白旗兵马交给你带。你不会嫌麻烦吧!”

    “谢谢八哥!”听到这儿,多尔衮激动地抱住了皇太极的肩膀,流出了滚滚的热泪。

    兄弟二人相拥而泣。

    站在一旁的玉儿也被这种情景感染了。然而,更激动的却是躲在幕后观察局势的龚正陆。

    这个玉儿,年纪不大,却懂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然,即使皇太极亲自出面,这一场动乱也难以平息下去。

    大妃宫内。不知道事情结果的博尔济吉特氏依旧愁思不解,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坐立不安。

    这时,一个宫女喜出望外地匆匆走来报告:“报大妃,玉儿侧妃已经劝告多尔衮三兄弟退了兵;多尔衮正在崇政殿向新王谢罪哪!”

    “太好了太好了。” 博尔济吉特氏如释重负地喘了一口气,“这个玉儿啊,果真是智勇双全啊。”

    可是,说完这句话,她突然觉得哪儿有点不对劲儿,急忙问宫女:“你刚才说什么?侧妃…… 怎么回事儿?”

    “呃,秉大妃。”宫女连忙解释说:“刚才,为了劝多尔衮三兄弟退兵,新王给了玉儿一个名份。特封她为侧妃!”

    “哦!” 博尔济吉特氏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眼睛里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却又怪怪地看了看龚正陆。

    “姑姑!”此时,平息了宫乱的玉儿轻松地走进了屋子里。

    “玉儿,你可回来了。把我吓得……”博尔济吉特氏担心地抓了她的手。

    “这有什么可怕的。”玉儿撒娇的往炕上一躺,随后躺在博尔济吉特氏的怀里,委屈地诉说道:“姑姑,姑父真坏,他竟这样欺负我。”

    “玉儿,她封了你为侧妃,这是大喜事儿。别人盼还盼不来哪!你还埋怨他?”博尔济吉特氏安慰她说。

    “可…… 他是我姑父,这叫什么辈份儿啊?”

    “玉儿,你不知道。这些年满、蒙通婚,辈份儿早就乱了套了。”博尔济吉特氏告诉说:“你看先王娶得那几个小妃,有人还应该叫我姨娘呢。我看见她们还不得下跪请安?”

    “真别扭。”

    “玉儿啊,这就是命啊。”博尔济吉特氏感叹地说了一声,接着又高兴起来,说:“哎,这一下我们娘儿俩可不分开了。”

    “嗯,也就是想到这……才能让我高兴点儿。”玉儿仍然不情愿地撅着嘴。

    “过去在赫图阿拉老城,‘御前驸马’就反复提醒我,要让我接你到盛京来,说是保护我,这不……”

    “驸马老师!”玉儿听到这儿,一骨碌爬起来,问博尔济吉特氏:“他走了吗?我答应去送他啊!”

    “呵呵,他担心你的事,在我这儿等你半天了。”博尔济吉特氏说着,对屋子里的龚正陆大喊一声:“驸马,请出来吧!”。

    “驸马老师,我把事情解决了。你还要走吗?”玉儿看到龚正陆,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

    “当然要走。”龚正陆怕再有什么事情被耽搁在这儿,立刻就想走出去。

    “好吧,我送你走!”

    玉儿立刻吩咐下人牵来了几匹快马,龚正陆和家丁马上蹬上去,想想就要逃离这是非之地,心里十分惬意,正要扬鞭催马,突然有人喊叫着赶来:“驸马请留步,驸马请留步!”

    咦?这是怎么回事?龚正陆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皇太极的贴身侍卫格洛罗牛录,不由地犯了嘀咕:难道皇宫里又出现了什么乱子?

    “驸马爷,新王请你再住几日。”格洛告诉龚正陆。

    “请问,汗王有什么旨意?”

    “今天晚上,汗王请你到凤凰楼一同赏月。”

    “赏月?”龚正陆一听,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凤凰楼是当时盛京里最高的建筑。它居于宫殿里中心位置,建造在大约4米高的青砖台基上,三滴水歇山式围廊,顶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显得金碧辉煌。

    因此,此楼后来被誉为《盛京八景》之一,“凤楼晓日”、“凤楼观塔”景致由此而来。据说,后来乾隆皇帝来东北祭祖,曾御笔亲题的“紫气东来”匾悬挂于上。

    

当龚正陆用了晚餐,随着博尔济吉特氏、玉儿一起来到凤凰楼时,看到皇太极已经到了。

    此时已近中秋,明月明晃晃挂于天际,凤凰楼前排列了筵席,宫嫔缤纷,笙歌杂沓,庆赏月华。

    看到龚正陆和玉儿来到,皇太极一时兴致来了,吩咐撤了延宴,携了玉儿妃子,唤龚正陆同登凤凰楼上钓月台玩月,继而诗兴陡发,又叫宫嫔捧着笔砚,题诗一首于台上。当场吟道。

    翠壁瑶台倚碧空,登临人在广寒宫。

    峨嵋未作窗前画,吴楚遥添镜里容。

    大地山河归眼底,一天星斗挂帘东。

    士人应喜攀蟾易,十二栏杆桂子红。

    听了汗王赋诗,宫娥、部下当然要称赞一番,鼓掌赞赏。龚正陆亦称颂汗王文韬武略,当世奇才。

    然而,皇太极的兴趣似乎不在诗上,吟毕,便问龚正陆:“驸马,知道本王为什么要留下你赏月?”

    “本人不知。”龚正陆摇摇头。

    “呵呵,今日,宫中来了一位道家奇人。”说着,皇太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接着,一个身穿道袍的人老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龚正陆细细观摩,就见这个道士头戴方竹冠,身穿百衲衣,手中执着拂尘,傲慢无比。看见龚正陆。不打招呼,也不拱手,径到前席坐定了。

    由于未曾谋过面,龚正陆也不能怪他倨傲,当然也不会理睬他,只是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月。

    没想到那道士倒忍耐不定,先张口向龚正陆问道:“你这驸马,是哪里人?”

    “本人系江南人士。”龚正陆见他问,只是冷冷地说了家乡来处,并不将姓名通报于他。

    他大概看出了龚正陆的冷淡,就讪讪地对皇太极说道:“大汗,听说这位御前驸马深受老汗王宠爱,想是有些江湖奇技吧?”

    “江湖奇技?”听到这儿,龚正陆有些警惕起来,他知道,江湖上道士虽然很多,真正的修道者是不介入江湖的。

    这位道士刚刚见面就讲起江湖来,想必不是什么善类。记得明朝嘉靖时,有一位大臣向他介绍了一个妖道,说是有江湖奇技,能点石成金,化水成银。

    那财政困难的嘉靖信以为真,让他凭空里生银子,最后上当受骗,那个推荐妖道的大臣也被下到监狱里。今天晚上这个妖道,一定会有手段迷惑皇太极这个新汗王的。

    果然,不一会儿,皇太极就对那个妖道说:“道长,驸马不是外人,请将你的绝世手段拿出来吧!”

    “什么,绝世手段?”听到这儿,龚正陆瞪大了眼睛。

    “驸马,本道让你见笑了。”

    说话间,那道士朝皇太极面前空桌上嘘了一口气,桌上忽然就水陆备陈,清酒数杯,美食佳肴,就满满摆了一桌子。

    众人看了,吃了一惊,龚正陆也出口说道:“师父果然不凡。”那皇太极与部下们愈加钦重,有人竟执弟子之礼,恭敬甚谨。

    那道士那里睬他们?接下来,面对明月,口中念念有词,最后摇摇手臂,喊了一声“现!”忽见天上月宫门开,兴彩倒射。

    有一童子穿青衣,跨玄鹤,冉冉从空而下。直至汗王前,稽首道:“我主嫦娥,致祝汗王登基、纳侧妃双喜临门,万岁!万岁!”

    汗王与妃子们不胜骇异,立刻起身回礼道:“你主乃天上仙娥,我乃人间凡质,有何见谕,差你下来?”

    童子道:“我主并无他说。因殿前八宝玲珑银户限岁久销铄,非汗王不能更造,愿为施铸,当增福寿。”

    汗王见此光景,信以为真。岂敢拂来意?欣然应允,道:“此事甚易,但须示之以式样,我当依样造奉。”

    童子解开小囊,拿出一条长绳道:“式样在此。”

    汗王命妃子量来,计长一丈一尺,阔厚各七寸。汗王收了此绳道:“本汗应允了。仙童请返报命。”

    童子又嘱咐道:“必须良工巧制,庶堪上供,不然恐徒往返不用。当于来月十五完工,即有天下力士为取也。”

    言毕,复翩翩乘玄鹤凌空飞入月宫,宫门也闭上了。汗王与妃子们极口称奇不已,议论了一阵子,俱回宫安寝去了。

    看到汗王携妃子们离去,龚正陆却站在楼上没敢移动半步。刚才的情景,真真实实,不容怀疑。可是,月宫是个虚幻的地方。怎么会有银限户之说?

    再说,这个妖道刚刚出手,就要索取银两。难道是个江湖术士,想利用新汗王登基的兴奋心理,来骗银子不成?可是,就算是这样,自己怎么去揭穿他呢?

    忽然,龚正陆想起了显佑宫的一位神秘的道长长陵子。他本身就是个道中人,修行了那么多年,想必知道其中奥秘。

古陵春梦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