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一卷 入局之子 第15章 逍遥王爷

    “皇兄息怒啊,臣弟看皇兄日夜为当年七月之祸所扰,甚是不安,想为皇兄分忧。恰好听闻当年七月之祸还有余孽,这么多年没有动作,怕是没有机会,而今正逢三年一度的江湖英豪大会,臣弟想他们肯定会混入,就想让他们看看我季家人的威风,并未有真的要害死迎客楼里的朝臣和其他人。”逍遥王一副委屈模样。

    “你……”季明你了好几声,终究坐了下来。七月之祸向来是自己一块心病。且先帝子嗣不多,如今仅余自己和这个弟弟。季明当年也是对这个弟弟百般试探,甚至找了名医,但都言其神志不全。后父皇病逝,临走之际,让自己好好照看逍遥王。季明看得出,先皇即使是在弥留之际,仍是对自己百般不信任,所以他要证明给他看,自己一定会好好照看这位弟弟,让他安乐长生。季明这一生似乎一直都在证明给自己的父皇看。

    “皇兄……”逍遥王又弱弱叫了一声。

    “你回府去吧,这两个月内,就不要出府了。”季明疲惫的摆了摆手。

    “是……,臣弟这就回去面壁。”逍遥王告退离开。

    季明看着已经关上的殿门,从书桌左手边拿出一份折子,翻开后,只见上书“君,臣,父,子”四字,落款是钟离子澄,日期为景武九年六月一十日,这份折子是七月之祸后被送至自己案上的。

    季明与钟离子澄曾一起受教于希古先生门下,也曾在意气风发之时求取名满大启内外的希古先生之女,也曾高谈阔论治国之道……作为臣子,他不负于自己,不负于大启,最终却只留了“君,臣,父,子”四字,季明知道,这是钟离子澄最后的交代,也是他无能为力的悲哀。

    人心惶惶的日子终于在七月初渐渐有所改善。

    六月中旬,圣上下旨,案子被移交至刑部,很快便有了结果:有人不满朝廷作为江湖中人的保护伞,故意使的破坏手段,并将相关人问斩。可明眼的人都知,被斩的基本是牢中原本的死刑犯。

    六月下旬,兰沁在南容无一的医治下醒了过来。

    大牢内,梦亦凡头朝强,躺着一动不动,兰沁进门,他翻身坐了起来,呆呆看了半响,几度张口,却只说了句对不起。

    兰沁将他的衣服拉开,身上有伤,但已经结了疤。依旧是那袭红衣,不近看,倒也看不出哪里染了血,哪里是原本颜色。

    “到明日,他们就会放你出来。”兰沁拿了水给他擦了擦手,将带来的食盒揭开。

    “……你还要我吗?”

    “结束了吗?”兰沁不答反问。

    “结束了。”梦亦凡道,“三年前我被人追杀,逍遥王救了我一命,他说,他从不做亏本买卖,既救了我一命,我便要为他所用,时限为三年。”

    “剑山派与逍遥王有牵?”

    “没有,当年逍遥王也在追查剑山派是谁的人,所以才不让人动他。我以为就算剑山派有所防备,以你手中的人,剑山派也不会是你对手,却不知,逍遥王派了暗卫在护他。”

    “那为何,最后不护了?查清楚了。”

    “我不知,他让我做的事很少。”

    “灰衣人之事。”

    “事出突然,他只吩咐我带灰衣人离开。”

    “迎客楼之事呢?”

    “他说我们之间的约定快结束了,想用我的酒招待迎客楼贵客。但为了安全,我在交付酒时,每一坛均让来拿酒的礼部侍郎陈渊手下的人尝过。”

    “这是些干净衣服。”兰沁将另一个包裹放在的他旁边,准备离开。

    “……你还要我吗?”梦亦凡猛地抓住了兰沁衣袖,低着头道:“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早些时候遇见的不是你?我从来不愿伤害你。”

    “……我既然当日在破庙里再次接你回来,便是给了你答案,如今你已经自由,是去是留,你自己做主便好。”兰沁转头向他说道。

    “……我曾说过,小爷是你的人。”

    “我耐心向来不好,凡事从不过三。”兰沁道。

    “我很像你弟弟吗?”梦亦凡反问。

    “……”

    “像便像吧……”

    “……换身干净的衣服吧,你身上的旧了,我新做的。”

    “……”

    大牢外。

    “如何了?”兰沁向凤染道。

    “礼部侍郎陈渊及其手下的人刚才已向刑部尚书蔡方大人回了,说梦公子给的酒他们当日尝过,并无不妥;还说您为弦雅阁的主子,若知情便不会用性命开玩笑。”

    “其他人呢?”

    “能领的都已经领走了,而且这位大人还似有似无的暗示,让咱多领一些人走。”凤染道。

    “看来这位蔡大人还真如传闻是个有趣的人。”

    “主子意下如何?”

    “那就领吧,他们也是无辜。”

    

“是”,凤染看见兰沁向外走,道“天色不早了,这几日京里乱,主子刚好,还是回去吧。”

    “你办完了事先回去,有青阳、紫阳跟着,我去个地方,很快就回。”

    逍遥王府门前。

    “你说我们是走大门进去,还是翻墙进去。”兰沁望着逍遥王府几个大字,转头向青阳问道。

    “有人来了。”青阳望着逍遥王府走出来的管家向兰沁道。

    “来者是客,我家主子请几位进去坐坐。”那管家向兰沁道。

    “你家主子?”

    “我家王爷。”管家道。

    “世上若都是你家主子这样的聪明人,省事多了。”兰沁笑道。

    管家并未答话,很是尽责的在引路。

    兰沁进门,便听见逍遥王道:“帮本王看看这谱子,总觉哪里不对?”

    兰沁拿过谱子,放在了桌上,看向逍遥王。

    “怎么,没心情?”逍遥王很是自来熟。

    “嗯,前段时间伤得重了,近日总不太有精神。”兰沁道。

    “哈哈哈……姑娘果然有趣,我府里有些药材,若姑娘不弃,可带回去将养。”逍遥王笑道。

    “那就让王爷破费了,兰沁可能自己挑?”

    “……当然可以。”逍遥王有些肉疼,“你还是这么不待见本王啊!”

    “嗯,从一年多以前初次见您,兰沁就觉得,您这样的人兰沁讨厌起来只需一眼。”兰沁在那张谱子上边修改边道。

    “少阁主这话,甚是让本王伤心。”逍遥王做委屈状,做的很是顺溜。“自见过姑娘以后,本王日不能思,夜不能寐。”

    对,一年半以前剑山派之事后,这位逍遥王拉着一马车药材到了兰沁住处,很是良善的美名曰“伤了姑娘很是歉疚,要陪兰沁养伤。”兰沁养伤一月,被他拉着名山大川、名寺古刹游览一月。每游完一个地方,总会被问一句“天下之大,是不是顿觉心胸豁达。”

    兰沁不是没察觉到,这位逍遥王知道的事怕是不少,但确实拿他没办法,又或许并不想怎样,因为他的眼睛里寂寥很深,兰沁总对这样的人无能为力。

    “王爷既知兰沁今日所为何事,我们便开门见山吧!”兰沁不想再与他扯下去。

    “你还是这么没耐心。”逍遥王道。

    兰沁看逍遥王一副不想说的表情,道:“听说王爷当年对宫家小姐很是上心?”

    “知道的多了并不太好,又或许不是呢?”,逍遥王望着兰沁,眼里有些疯狂。

    “兰沁最怕知道的少了。”兰沁似乎未见,继续道,“迎客楼一事,倒将朝里这粘稠多年的暗流涌动抬上了明面,王爷好手段,不知王爷再等什么?”

    “少阁主在等什么,本王便在等什么。”逍遥王拿起兰沁改毕的谱子道。

    “王爷可知剑山派是谁的人?”兰沁向逍遥王继续道。

    “你既已知,又何必再问。”逍遥王道“只是本王想知道,少阁主当年下如此杀手,是怕家丑外扬,还是报七月之祸及你那下属被污之仇。”

    “无论怎样,王爷都姓季,且又是当今圣上唯一弟弟,可忍心?”兰沁未答反问。

    这次逍遥王倒是好好的答了兰沁之问,“父皇为避免皇子不睦,众皇子均养在我母后名下,以增进情义。但三皇兄终究并非为君之才,他善妒,无容人之量。善猜疑,除己之外,不信任任何人。父皇早知,于是选了大皇兄当太子,可是大皇兄太过纯善,一朝身死。但纵然如此,三皇兄为我季氏江山劳心劳力却是事实,他每日仅歇息两三个时辰,事事亲力亲为,又少食。如今仅四十几岁,却双鬓斑驳。可我季氏江山盛况却依旧每况愈下,甚至连父皇在时三分之一不及。他也只有如此能力了,早些时候让权,与这几大世家是个交代,与这天下是个交代。与我季氏江山是好,与他也是好。”

    “最后一件事。”兰沁道“梦亦凡与你的三年之约已到期,王爷可记得?”

    “嗯。”逍遥王道。

    “兰沁听闻逍遥王向来重诺,还请王爷日后别再打扰兰沁的人。”

    “你的人?”

    “是。”

    “若打扰,当如何?”逍遥王问。

    “兰沁没什么优点,缺点却是一大堆,护短时蛮不讲理,为势在必得之物不惜鱼死网破。”兰沁起身。

    “他值得你这么做?”

    “或许吧,他是兰沁捡的。”兰沁道。

    “……本王向来重诺。”逍遥王表情很是不自然。

    “那就好,兰沁去挑药材了,王爷向来周全,想必会让人用马车相送。”

    “……管家,准备马车。”这句话被逍遥王说的很是无力。

步步沉沦:卿本佳人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