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发傻

      脑袋努力的想起以前的事情,可是一想就会疼,这次更是疼的厉害。

    

    大傻蹲在一旁,抱着脑袋,面目狰狞,感觉脑袋要爆炸了一样。

    

    现在越发的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些什么的,可就是想不起来。

    

    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在脑海里放映,可没有什么用,断断续续的,谁能想起全部事情。

    

    其实凭着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断就能大概猜到,只是大傻一旦在想一点,头就痛的更厉害了。

    

    秦怡看着这样的大傻,心怎么会那么疼。

    

    “大傻,快起来,咱们回家。”

    

    秦怡一直没想通,到底是什么导致他这样的。

    

    太阳吗?又不是第一次见太阳了。

    

    那是什么?

    

    他自己想知道以前?

    

    一想以前头就痛?那应该是头部受伤了,而且还不轻。

    

    如果只是轻度受伤的话,好好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这段时间秦怡觉得自己照顾的也可以了,不管吃什么,只要是自己做饭的话,都会加一点对身体好的药在里面。

    

    “娘子,头……”

    

    那么大个人这个时候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蹲在哪里。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总得想点什么办法来给他医治好。

    

    既然是头部问题,就应该着重头部。

    

    “大傻,乖,我们先回去,回去了,我给你看看,咱们吃了药就不疼了。”

    

    他要是自己不肯回去,秦怡也搀扶回不去。

    

    现在只有等他冷静下来,才能自己回家。

    

    

    

    慢慢的,他不那么痛了。

    

    可是那眼神却越发的吓人,一抬起头眼神就像要杀人一样。

    

    他以前说过,老是只知道那些东西。

    

    就是盔甲,军中的盔甲配合他的眼神,莫非是?

    

    将军?

    

    只有将军才会有这种眼神。

    

    敌人打来的时候,将军才会有这种兵临城下的感觉。

    

    所以每每这个时候当将军的,自然会眉头紧皱,眼神凝重。

    

    配合着现在大傻的神态和眼神,完全一样。

    

    这样就更说的通了。

    

    秦怡做了个大胆的猜测,大傻是某军营的将军,因为某次打仗的时候不胜惨败,过程中头部受到重击,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也不知道对不对,但应该是这样。

    

    “大傻,头还痛吗?”

    

    不管怎样,先回家。这样一直呆在山上,也不是事情啊。

    

    “娘子,我们回家吧。”

    

    一看到大傻,头疼的厉害。秦怡就越发的觉得自己什么用都没有。

    

    给别人看病都不给自己的人看病。

    

    虽不知道前因后果,可也知道到底是头部受到了伤害。

    

    自己对于头部在以前就没怎么研究过,现在突然接触到这个领域还是有些许生硬。

    

    不过有点功底比没有功底好的太多。

    

    回去的时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仅剩的那点余辉把两人的背影照在一起,彼此搀扶着。

    

    这画面真美,秦怡一直不知道还可以有这么美的时候。

    

    那么大的院子,只有他们两人住,显的空落落的,还略带有点吓人。

    

    大傻因为头痛的事情,在床上躺了好久。

    

    “大傻,起来吃饭了。”

    

    秦怡做饭的时候放了一点药在里面,补脑的。

    

    秦怡希望他想起以前,不管好了过后,记忆里还有没有她,都可以。

    

    至少让他知道自己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说不定还是个大人物呢。

    

    从他下午痛的那一刻开始,秦怡就已经打算好了,带他去镇上,先看看病再说。

    

    可惜今天晚了,明天一大早就去。

    

    “娘子,不用担心我的,我这么好的身体,没事。”

    

    秦怡连吃饭都集中不了精神,大傻知道秦怡肯定在担心他。

    

    “就算想不起以前又怎样,有这么好的娘子陪在我身边,已经够了。”

    

    大傻没秦怡那样注意这些,想不起以前又怎样呢,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每天醒来,不管什么时候,身边都有人陪伴。

    

    也许想起以前了又把现在忘了,那他宁愿不要想起以前。

    

    这番话哪像一个傻子说的话,大傻其实并不傻。

    

    “大傻,不管怎样,都要想起以前,好不好?”

    

    兴许还有家人,兴许他们也在担心着大傻,兴许还有妻儿,兴许……

    

    想到这里,秦怡莫名的不开心。

    

    兴许还有妻儿……

    

    “娘子,晚了,我们不说这些了,睡觉吧。”

    

    大傻不想提起这些事情,觉得心累。

    

    现在的生活,他很满意,何必非得想起以前。

    

    “你先睡吧,我收拾一会儿就来。”

    

    估计是这几天太忙,一直把那件事情压下来了。

    

    前几天在隔壁大夫那里借的关于头部的医书都一直忘拿出来了。

    

    搬家的时候也不知道带没带来,翻箱倒柜的,终于把它找到了。

    

    可惜今晚太晚了,先睡觉吧,明天起来带他去镇上看看。

    



    就一个手镯?也不知道够不够。

    

    秦怡又去拿了点值钱的东西,这些东西放着不用也是这样。

    

    倒不如拿出来给大傻看病,相必绿芽不会生气吧。

    

    起初也是因药结缘,现在得把她送的东西用在药上,也算恰到好处吧。

    

    天还没亮,秦怡就起来了。

    

    来到这里后,还是第一天起那么早。

    

    早点吃早餐带大傻去镇上。

    

    怎么还没起来?不对啊,现在比较迟了吧。

    

    “大傻。”一直从厨房喊到房间,只见大傻在床上躺的笔直。

    

    秦怡看见就知道不对,大傻睡觉从未这样过。

    

    这样的场景倒是有过一次,就是那次把他从鬼门关带回来的时候。

    

    难道这次又是……

    

    “大傻,起来吃饭了。”

    

    秦怡摸摸额头,没发烧啊。再把把脉,也没事啊。

    

    那这个样子,大傻是要干嘛。

    

    睡意朦胧中听见有人在叫他,慢慢的就醒了。

    

    “起来收拾下,把饭吃了,我们今天去镇上买点东西。”

    

    要是说去镇上给他看病,他肯定会不同意,只有先说去镇上买东西。

    

    大傻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可秦怡还是觉得有必要带他去镇上看看。

    

    第二次来镇上了,感觉还是一样。

    

    完全两个世界。

    

    还是来了路大夫这里。

    

    路大夫一瞧见是她来了,连滚带爬就出来了。

    

    “来了,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了。”路大夫好像看见了神仙一样。

    

    “大傻,你在里面呆一下,我和路大夫说点事情。”

    

    秦怡把事情跟路大夫说了,还询问了哪家医术好一点。

    

    秦怡挑了件没有那么多补丁的衣服,可也进不了那些店。

    

    看路大夫犹豫不决,秦怡决定拿他最喜欢的东西做交易。

    

    “你要是帮我的话,下次我有好东西也不收你钱。”

    

    那东西是他最喜欢的,为了大傻,值了。

    

    五十年份的灵芝换大傻的一点希望,都值。

    

    “你是说灵芝?”路大夫简直不敢相信,她会为了外面那个人把灵芝送给自己。

    

    亲眼看见秦怡点头,他才安心。

    

    路大夫派人去把大傻请了进来,和秦怡坐在一起。

    

    顺便还去请了镇上最有名的大夫。

    

    其实自己没时间研究,有时间的话,秦怡一定能搞定的。

    

    好喝好茶伺候着,如果不是能灵芝,路大夫可能早就把他们赶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请了个大夫来,不过看这样子,都不老练。

    

    秦怡把路大夫拉到一边,询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

    

    这个大夫虽年纪看着不大,从小学医,也算是世代为医了,是附近最好的大夫了。

    

    秦怡这才放心把大傻交给他。

    

    看着他把脉和诊断,秦怡一边看一边学,毕竟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以后不能经常来镇上,得自己多学习学习,然后给大傻治病。

    

    大傻这才知道秦怡带他来镇上干什么了,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看大夫一脸愁愁的样子,秦怡就知道自己的判断应该没错。

    

    脑部确实伤的比较重,也许还不止脑部有问题,其他地方有也说不定。

    

    时间一滴一滴的过去,每一分钟都像煎熬。

    

    时常给别人看病,可是大傻就在我面前,都没能诊断出来,真是亏别人还那么信任她。

    

    路大夫在一旁陪着秦怡,因药结缘的,路大夫应该是第二个吧。

    

    诊断后,大夫起来了。

    

    “你们谁是家属?”

    

    人大了,当面他的面说也好,不然背着他还以为有什么大事。

    

    再着,听路大夫的人说这女子也懂医,只是在头脑方面不是那么精通,想带来看看。

    

    唯一一个亲人,自然得好好对待。

    

    “我。”秦怡知道诊断好了,可……

    

    算了,听听他怎么说吧。

    

    “他确实是头部受到了重创,不过不像兵器利剑所伤,倒像从山上滚下来的时候被石头砸伤。”

    

    对谁都不藏着掖着,当然,最好是自己了解更多好一点。

    

    天色渐渐的晚下来了,大夫来了点药,顺道就在路大夫的药铺里把药全抓齐了。

    

    那只玉镯给那个大夫的时候,大夫拒绝了。

    

    医者为人心,不是为财。

    

    这让秦怡感到很欣慰,要是搁在现代,钱收少了都觉得自己亏,人家还不收钱。

    

    真的是那句,人和人的区别比人和猪的区别都大。

    

    秦怡终于领会到了。

    

    再三推脱下,大夫收了一点银子,也只是那么二三两。

    

    他的医术绝不可能只要二三两,就如同现在的医生,稍有点名气,挂号费都得收专家挂号。

    

    原来这个年代的人们都那么纯情,当然也有懒心肠的,比如说他大伯们。

    

    想到这里,也想起来,好久没见他们了,村子里也没人,那去哪里了?

    

    难不成搬家了?就因为她把宅子要回去了?

    

    管他们呢。

    

    等药抓好,天已经完全黑了。

    

傻子相公绝宠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