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又一个坑掉进去

    此时的宁小真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不,是度秒如年的心情了。

    自家小舅悠闲的走在前面,还时不时的抬起胳膊,指指那个,点点这个,说着这是什么,那个房间又是干什么的。

    而宁小真此时的感觉却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全身都提不起来一点力气。苏印沉说的什么自己是一点也没听进去,只知道哦、恩的答应着。

    此时的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苏印沉没有回来,此时的她肯定在和夏柯小漫那撒了欢的玩,这逛逛那吃吃,没想到,现在却……无聊的跟着长辈乱逛,思绪乱飞。

    宁小真不甘心的囧着个脸抬头仰天长叹。

    “唉。”

    “你唉什么气?”走在前面的苏印沉像长了顺风耳,离的那么远也能听到。

    他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表情做了一半的宁小真,见她没精打采的样子不觉皱起了眉头。

    宁小真见苏印沉似是有些不悦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为了以后的幸福日子她还是勇敢的抬起头,正面迎视他。

    不能正面迎击,那就要从侧面打入敌人营区,宁小真动动小心思,想到什么贼兮兮的笑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露出狡黠的目光。

    她从苏印沉的身后噔噔噔的跑到他的身边,扮成十分熟悉的样子拽住他的臂膀,一改刚才的垂头丧气。随意的指了指身旁,瞟了一眼,根本就没看清长什么样子,笑嘻嘻的望着他:“小舅,这花金灿灿的真漂亮,还这么高。”

    苏印沉低眉看了眼身边这个小小的人,黑黑的头顶就在他身侧,还蹦蹦哒哒的跳个不停,就像一个……嗯,刚脱出牢笼的野兔。

    “油菜花你没见过?”

    “啊?”一愣,回头一看想起小舅好像说了桂嫂喜欢自己种点菜,这是自家的菜园子。

    她尴尬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鼻子:“见过,见过,油菜花怎么会没见过。”

    苏印沉睨了她一眼,轻笑一声,便转身往前面的香樟小路走去。

    宁小真撇撇嘴,跟上苏印沉的步伐,为刚刚的叹气解释到:“小舅,我刚才唉气是在为你担心呢!”说出违心话宁小真其实是有点,不,很心虚的。心虚到都不敢直视苏印沉的眼神,只敢假装无意的瞟一瞟。

    “哦?为了我?”苏印沉似是觉得有点意思,饶有趣味的看着她,似是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收到目光,宁小真越加感到自信,她张口就来:“我想啊,小舅你平时工作这么忙,这次回大院公司里肯定有太多事还等着你处理,想到这我就替你感到难受,所以就控制不住的叹了气。”为了表示说话的可信度,宁小真还特意的捂住了胸口,做出痛彻心扉的表情。

    “可是我这又想啊,这回大院休息是好事,但是工作依然还是很要紧的,您一定要以大局为重,我觉得如果您要回去工作,外公他们也一定是会理解的!”终于说出心里话,宁小真长吁一口气,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听完宁小真这一翻‘真情实意’的演讲后,苏印沉却是想笑,他深深的看着宁小真,却不说话。

    过会儿便转身就径直向前走,直到看见木椅坐下后这才回头看着小跑着的宁小真。

    宁小真微喘,果真腿长就是好呀,一步都快顶自己两步了。跑到他的面前也没有坐下就这样站在他旁边看着他。

    平复了一下气息,见苏印沉还没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思,轻咳两声,有些犹豫的出声提醒到:“那个……那个小舅你是怎么想的呢?”

    苏印沉目光对上她,却不回答,避重就轻,丢了个问题给她:“你觉得这里怎么样?”苏印沉像欣赏景色一样环顾四周,又问着身旁人的感觉。

    宁小真也看了看周围,点点头,没想别的只想快点打发这个问题,故作轻松的回答着:“挺好的啊,空气也好,环境也不赖。”

    感觉有些跑题,宁小真不屈不挠的还是绕回了之前的话题:“小舅,我刚才无意听到你讲电话,好像是公司有事,您还是要尽快处理的,不用管我陪我到处溜达。”她笑着,样子天真无害,眨着亮亮的大眼睛。

    看着宁小真这副模样,苏印沉哪能猜不出此时的她心里正在想什么,不知为何,心里就突然就冒出了想逗逗她的想法。

    他点点头,有点无奈的说着:“恩,是挺忙的。”刚说完这句就看见面前的小人眼里露出一种名叫'希望'的光。

    随即,话锋一转:“但是,人总是要休息的,正好趁着这个假期放松一下,你说呢?”

    “啊?”怎么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宁小真有点蒙,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既然你刚刚也说这里挺好,那多呆几天也无妨。”

    套路,全都是套路呀!宁小真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遭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小舅,可是那个…我…就是……”宁小真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些什么,就见到小舅温文尔雅的抬起头臂,目光对着腕间的手表。

    “我们回去吧,这个点你大姨应该也到了。”根本就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苏印沉就站起身,理理袖子,自行往前走,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迟疑。

    宁小真张了张嘴却又无奈的闭了起来,懊悔刚刚没出息又暗自打气,没关系,来日方长,自己总是会有机会的。

    苏印沉和宁小真刚进屋里就听到客厅里传出嘻嘻哈哈的笑声和交谈声。

    望去便是常年不见的大姨和她的女儿尹疏然,她比宁小真大两岁,却比宁小真样貌出落许多,肤白貌美,身材玲珑有致,脾气品性也是温婉谦逊,一切都感觉落落大方,让人舒服。

    大家似乎都很高兴,一直在和大姨唠家常,连苏印沉回来他们都没发觉,还是一旁的桂嫂看见提的醒。

    外婆看了过来,对站在门口的宁小真招了招手,亲切的说道:“小真,你过来,这是你大姨,许久没见,估计你都忘的差不多了。”

    宁小真抿抿嘴,乖乖的喊了声大姨好,而苏印敏只是略微点头示意微笑了一下就当问后过了。但当看到自己身后的苏印沉时,这才喜上眉梢,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亲切的喊了他:“印沉,你回来啦!”

    苏印沉走上前,不着痕迹的把发呆着的宁小真拉到身后,对着苏印敏叫了声:“大姐。”

    “刚刚是去哪了,我回来的时候见你不在家。”苏印敏虽然四十有余,但保养极好,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小真很久没回来,便带她到处转了转。”

    听到苏印沉这么说,苏印敏才把视线再次投向宁小真,温柔轻笑:“小真,怎么躲在小舅身后呢?虽说好久没见,但总归不是外人,可别生分了。”说着便绕过苏印沉把身后的宁小真拉到沙发边坐下。

    前后态度转变的令宁小真有些诧异,转而想想,多年未见,不熟络却也是正常的。

    “来,小真这是你然然姐。”苏印敏指了指坐在沙发上浅笑温婉的尹疏然,“我还记得你们小时候一起在后院玩泥巴,一个个脸上都像大花猫,现在都长大了,乖巧懂事。”

    苏印敏似乎是想到当年那些糗样,掩嘴轻声笑起。

    玩泥巴?她倒是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和尹疏然玩过泥巴,她只记得小时候有和夏柯玩过,还恶作剧的把泥巴抹到他裤子上,然后跑到夏妈妈打小报告说他把粪粪拉在裤子上,结果害的小柯被夏妈妈臭骂一顿。

    一想到夏柯红着眼晴委屈冤枉的大喊着:“那不是粪粪,不是粪粪,是小真坏,把泥巴抹我裤子上了。”宁小真就一下子没惹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圆圆的眼晴弯成了月亮。

    由于宁小真突然的笑声,瞬间变成了大家的焦点,看着大家的目光,宁小真本还在弯起的嘴角愣是生生的停住了,满脸都是大写的尴尬。

    宁小真轻咳一声,呵呵笑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呵呵呵。”

    她打着幌子,当什么都没发生,看着苏印敏她们聊天,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自已身旁的小舅眼底有着淡淡笑意,眼神似有似无的从她身上掠过,转瞬又拿起桌前的茶杯轻抿。

    她突然感觉有些狼狈,像是什么事都逃不过苏印沉眼晴,对于自己他似乎都是了如指掌,却渐渐的感到不自在。

    宁小真在客厅里干坐了好一会儿,越发觉得无聊,只是看着苏印敏和外婆聊天,再时不时的和尹疏然搭两句话,而小舅在很早之前就回到自己房间处理文件,根本就没什么自己的事。

    感觉越发无聊,便默不作声的起身,蹑手蹑脚的从沙发后面绕到旁边的楼梯往楼上走去,当路过书房时,听见里面发出响声,见门虚掩着,无意的从门缝里看了一眼,见母亲正弯腰捡起散落一地的纸张,桌前的外公一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扶住额头,面色铁青。

    宁小真从来都没见过外公如此愤怒的样子,似乎连整个人都有在轻轻发抖,而母亲一言不发,捡好纸之后也是站在一旁一动不动,这般模样僵持了许久,才听见母亲有些嘶哑带着压抑的噪音响起:“爸,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也不会后悔。”

    外公没有说话,身子虚晃一下,缓慢的坐下,用手支起额头。

    “我当初把她领养回来交给你,是想让你有寄托,而不是让她成为你一直忤逆我的借口!”外公低沉的声音在书房骤然响起,狠狠的砸向所有人。

    门口的宁小真沉沉的靠在门上,她低着眉,眼里却是一片的安静淡漠,没有任何的震惊失望。

    

是的,她知道,早在很早之前她便知道自己不是苏家孩子的身份。

    她不记得是在多久之前,在自己多大的时候,每每夜里她听到苏印茹一次次的低声啜泣,外公曾经一次次的找上门,两人一次次的争执。包括无意间的脱口而出。

    她明白了外公的不亲近,明白了母亲的哭泣,明白了从来不提的父亲。一切都在一瞬恍然大悟。

    她也曾大声哭过,埋怨过这不公的一切,也曾有想过冲动的向母亲问清。

    可是她的懦弱,她的胆怯,一次次把她推向谷底将她的所有想法毁灭。

    最后,她选择做一个乖孩子,接受现有的一切,努力的面对生活,感谢现在所拥有的所有,包括不敢有任何的期盼。

    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世,但她仍然不解外公与母亲间的纠结,她也不想问,她不想戳破现有的美好和安稳,所以现在的她只能选择沉默。

    满怀心事的宁小真回到自已房间,她并不想让苏印茹知道刚才她躲在门后偷听,她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宁小真坐在书桌前,双手撑着脑袋呆了一会,便抽出自己的数学作业放到桌上,既然不知道做什么,那就来完成这要人命的数学题吧!

    这么多年宁小真最擅长的就是忘却和装傻。

    她捏起拳,给自己加油打气,埋头就陷于题海中无法自拔。

    恩…这个射线是什么东西?

    恩…x等于几?

    恩…这个几和图形的面积……呵呵呵。

    “天啊,小平头怎么这么变态,布置这么多作业,这都是个什么题呀。”宁小真的头狠狠的磕在桌上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真是快要被这些题折磨疯了,以后分科一定不选理!

    终于做完一张卷子的宁小真活脱脱像被弄掉半条命,整个脑袋都已经被方程式占据的满满当当,根本没有剩余的空间去想其他事情。

    混沌的大脑迫使她来到阳台寻个清净,看到阳台上的躺椅,身子一歪倒在上面。

    天色已渐渐暗下,如泼墨般挥洒天际,空气中飘过淡淡的香气,她感到心神安宁,闲适。

    眼皮感到越变越重,像压了千斤石睁不开,迷糊之际却听见。

    “你在干什么?”

    清冷的声音恍如一道惊雷,硬生生的把宁小真拉回现实,她猛的睁开双眼,一个身型修长,姿态慵懒双手环臂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她一个激灵差点从躺椅上滚落下来,还好她紧握住把手才不至于太难看。

    宁小真悻悻的站起来,整理好衣服,轻轻喊道:“小舅。”

    苏印沉点点头,说明来意:“下楼吃饭,刚才桂嫂敲门你没应,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便来找了我。”眼晴在宁小真的四周扫了扫。

    看见苏印沉略带疑问的目光,不容迟缓的赶紧解释:“刚才做了几道题不会写,头有点晕想歇歇,没想到就有点犯困了。”

    宁小真指了指书桌,一片狼藉,忙走向前理了起来。

    突然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从中拎起宁小真刚耗尽半条命才做好的卷子,看了起来,随着看着时间越长,宁小真就发现苏印沉的眉头便皱的越深。

    看着他的表情心里直发虚,宁小真感觉自己都快站不稳了,正想伸出手想夺回卷子,苏印沉便已抬起头看着她,一只手指着卷子上的题目说:“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停顿了一下,翻了一面,又继续说着:“还有这几个。”

    苏印沉点完这几个后,把卷子放在桌子上,笑了。

    宁小真看的心里发毛,呵呵笑道:“小舅,我马上就改,马上就改。”

    “除了这几个,剩下的……全错。”

    宁小真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吧,做了这么久竟然错了那么多,她拿起卷子看起来,脸变的越来越红,像涂了胭脂似的。恩,的确都是自己不会的。

    她伸手拉住苏印沉的胳膊,这才几分钟,就把她卷子检查好了,实在是,实在是太棒了!

    所以……“小舅,你教我呗。”

    什么叫狗腿儿?这就叫狗腿儿。什么叫厚脸皮?这就叫厚脸皮。

    只见苏印沉摇摇头,淡淡的只说了一句:“我很忙。”

    言外之意就是他很直接的拒绝了她得请求,显然他没那功夫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

    宁小真撇撇嘴,如此高冷,果真是她小舅。还天真的以为是小舅转了性,其实那叫大发善心,是自己被俊秀的外表蒙蔽了双眼,蒙蔽了双眼呀!

    紧跟着苏印沉走到了楼下,见桂嫂已经在布置晚饭,宁小真一眼就看到苏印茹,屁颠屁颠的跑过去,越过了身前苏印沉。

    坐到沙发上依偎在苏印茹怀里,忽然她在苏印茹耳边说了什么,惹的苏印茹掩嘴笑起,眼角都带着愉悦的笑意。

    吃过晚饭后,宁小真坐在客厅和夏柯发短信,倾诉自已今天一天的经历,讲到自己的数学试卷时,语言越发激动。

    突然灵光一闪,哎呀!有小柯呀,小舅太忙没时间,尹疏然忙于自己功课也不会有时间,这正好有借口提前回家了呀。

    宁小真捧着手机傻乐,得意的给夏柯回着信息:“小柯,朕已有良策,爱卿切勿替朕担忧。”

    发完短信,宁小真坐在自己的角落,默默的管理好表情,一切准备就绪,开始。

    宁小真摆出一副特别焦灼的模样,转过头对着苏印茹,忐忑不安的说到:“妈,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嗯?”苏印茹头也不抬只看着手里的杂志。

    宁小真见状捂住了杂志,迫使苏印茹抬头,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妈,我数学老师留了好多作业,有好几题我都不是很懂,而且我们数学小组还有作业。”

    “所以呢?”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呢,我好找小柯,让他教我,另外我也可以完成我们小组作业。”终于将最终目的表述出来,感觉十分惬意。

    可见,苏印茹已经在认真思考,对于一切有关于宁小真学习的事情,她都是十分重视。

    看见苏印茹犹豫的样子,宁小真就知道自己有戏,尽管不会马上回家,那也会提前好几天,宁小真打算加把劲,再说说自己有多么多么无奈和着急。

    “我可以教小真。”一道清冷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

    是谁,是谁在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印沉已经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自己。

    “对呀,小真,你小舅可以教你。”显而易见苏印茹已从刚才两难的样子变的豁然开朗。

    感到事情发展逐渐脱离了正常轨道,连忙回复到:“妈,小舅工作很忙的,没空。”宁小真一个眼神看过去,刚刚不是说忙吗,现在怎么又有空了。

    “也是。”苏印茹看似有些遗憾,“那我们就……”

    “没关系,这么点时间还是有的。”

    平地一声雷,苏印沉的回答把宁小真炸的四分五裂,一眼望去,罪魁祸首还十分悠闲的靠在沙发上一脸坦然。

    不过十分钟,此时的夏柯又收到一条短信,只有筒短的一行话:“朕已亡,江山还需爱卿坚守!”

亿万总裁:丫头好鲜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