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之后的日子,苏印沉也有来过几次,但每次宁小真都会巧合的不在家,要不然是学校有活动要去班级开会,要不然就是和同学约好去图书馆查天文资料。

    这天宁小真又听到风声苏印沉要来的消息,于是就串通好友童思颖,向宁母打幌子说老师让班委到学校整理东西。

    “你们学校事也是真多,这三天两头的周末也要往学校跑。”

    宁小真讪笑:“这能力有多大,承担的责任就要多大嘛。”

    为了显出话语的真实度,宁小真可怜巴巴的用着一副没办法我也很委屈的表情看着她。宁母抱着怀疑的目光盯了她很久也没看出半点松动,最终还是同意了。

    宁小真长呼一口气,拍拍胸口临走时还向宁母保证自己一定会尽早回来,争取见到自家小舅。

    其实她自己也不想想躲来躲去,但是她是打心底里有些害怕她这个舅舅的。

    那天宁小真回到房间看漫画书,看的兴起的地方,捂着嘴巴强忍着让自己不笑出声,就在这时房门传来敲门声,在宁小真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宁母已经打开门朝屋里走来。

    “小真,你这书包还在外面放着呢,你怎么不拿进屋呢?”

    “啊?”宁小真大脑空档了好几秒,这才想起来,她昨天放学后直接把书包扔在沙发上然后就回自己房间倒头大睡,早上醒来就把这事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刚你小舅还和我说,你这书包在外面,我想着你屋里有书的但又想到你这没法写作业就给你拎过来了。”宁母把书包放在宁小真的书桌上,无意见瞟了眼桌上翻开的书,这五颜六彩的是什么?

    注意到目光,宁小真默默的漫画书往回抽想把它给藏起来。但宁母先以先一步发现了。

    “你这回房间看书是看漫画书啊?”宁母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我还想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看书,合着是漫画书。”

    宁小真吓的一哆嗦,把书收起来低着头不吱声,心想着完蛋了这要挨批了给自己做着赴死的心理建设。

    没想到,预料中的暴风雨没有降下来,宁母做着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声音有着怒意但却不发作:“今天你小舅在这,我就不说你什么了,你把作业好好给写了!”

    听完话,宁小真往客厅瞄去,见苏印沉坐在沙发上镇定的看着之前的杂志,脸上波澜不惊,只有嘴角似乎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宁小真恍然大悟,这就是报复啊,明晃晃的报复啊!

    这时起宁小真对苏印沉的印象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外表越是美丽但其实更是危险。

    回想到那一日苏印沉走后,宁小真那个周末真是过的苦不堪言,分秒钟都在宁母的监视下渡过,准惫的逛街也化为泡沫消失不见。

    宁小真想着在路上漫无目的的打转,看着时间这才出来一个小时,这个点自己老妈肯定还和小舅聊的正欢。叹了口气,这一直躲着也不是个事啊。

    想了想,宁小真决定到附近游戏厅玩一会消磨时间,这刚往游戏厅门口一站还没打算进去时,看见旁边的饭店走出来一个人。

    看着好生熟悉,一样的西装笔挺,一样的身材修长,一样的气质干练。这不就是她那个一直想躲的舅舅吗。

    天啊,他怎么在这,惊讶之下宁小真也不忘找个地方躲起来。转身就往旁边的车后躲去。此时的宁小真能明显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似乎下一秒就要从噪子口跳出来。

    宁小真心里默念没有看到我没有看到我又在边懊悔为什么自己想不开要来游戏厅,这万一被老妈知道了,自己一层皮也要掉下来了。

    宁小真低着头,看见远方一双擦的黑亮的皮鞋一步步走进,宁小真听着脚步都知道是谁,头皮一阵发麻,集中生智往地上一蹲摸索着,嘴里喃喃道:“在哪呢?在哪呢?”

    眼前的皮鞋停下,宁小真抬头看着,夸张的表情浮上来:“小舅?你怎么在这。”

    苏印沉看着她,眉毛一挑:“你怎么在这。”

    清冷的语气反问的宁小真一阵心慌,结巴的回着:“啊,我这在,在……”宁小真低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四处看去:“唉呀,我东西丢了,我在找呢。”继而,宁小真又假意的在地上看着。

    “东西丢了?什么东西,我来帮你找。”说着苏印沉伸手就要解开衣扣蹲下来。

    看这架势宁小真连忙站起来摆摆手:“不找了不找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

    宁小真尴尬的看着苏印沉傻笑,拍着身上的灰,正想着以什么样的借口离开,这时从旁边走来了几个人向苏印沉打招呼。

    “苏总,您在这呢!我们上去喝几杯,先别急着散啊,我们再讨论讨论合作案的事。”

    苏印沉皱起眉,眼里露着不耐厌烦,待那人走到面前的时候刚才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转变成礼貌又疏远的样子。

    一瞬间的转换惊了宁小真的眼,这不当演员白瞎了,果然是深处社会的精英。

    “于总,实在抱歉,我要送我这外甥回家,这孩子离家出走可把她妈急坏了。”

    什么?我离家出走?宁小真在一旁可真是惊呆了,这不想应酬拿我当挡箭牌。

    那个于总看看宁小真不像那种会离家出走的孩子道:“没事,我一会叫司机送回去,苏总您不用担心。”

    宁小真看于总那个虚伪的样子一股厌恶从心里冒出来,看苏印沉越来越绷不住的神色,便知道他是有多讨厌这个人。

    眼睛滴溜溜的转,宁小真决定起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舅,你还送不送了。”宁小真不知什么时候从兜里掏出个口香糖嚼来嚼去,身子靠在车上双手怀胸,伸出一条腿抖来抖去,看着苏印沉不屑的说着。

    这戏做就要做全嘛。

    苏印沉侧眼一看明显愣了一下,佯装微怒,皱着眉头看她:“一会就送你。”

    “切……”宁小真瞟了他一眼,身子站直:“我看啊,您忙着您的,我还继续玩着我的,您老别废心。”抬手指着游戏厅就往那边走。

    “宁小真!”苏印沉抬手抓住宁小真衣领把她拎到一旁瞪着她。

    宁小真看他眼神,微微有点心里没底,好吧,她承认,她刚刚是真的想逃走的。

    但是,有这个想法,气势上却不能输,宁小真往前一站,也瞪回去:“怎么!不行吗!”

    

“给我到车上去。”

    车?哪个车,宁小真打着眼色,她不知道苏印沉开的什么车啊。

    “我就不上!”

    苏印沉拎过她,把她靠着的车门打开往里一塞,“坐好。”说完后便狠狠的把车门一关。

    明显这被粗暴对待的宁小真蒙了,她错了,她为什么要藏这辆车后面,就说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原来是车子选错了。

    宁小真隔着车窗看他和于总说着话,可见经过刚刚她一翻生动的表演,于总对她的印象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变。这次显然没过几分钟,苏印沉就已成功的坐上车,一副解脱的感觉,发动车子离开。

    当车子慢慢开动,驶出小路时,宁小真终于忍不住:“哈哈……!”离开时看到那于总灰头土脸的样子,莫名觉得开心,拍着手又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太好笑了,你看他那表情……”

    宁小真笑的忘乎所以,她转回身看苏印沉,脸上的笑一下子就停住了。

    此时的苏印沉正专心致志的开着车,脸上无一丝表情,宁小真也不再好意思打扰他,安静的坐在一边慵懒的靠着,看着窗外思绪乱飞。

    忽然想到什么,宁小真猛然坐正,想对苏印沉说什么,却又停住,回头看看他,又看看窗外,然后又看向他,几次这么来回,宁小真表情纠结为难。

    “你想说什么?”当车子停在路口等红绿灯时,早发觉异样的苏印沉开口了,他不想再为宁小真这怪异的举动而思索了。

    宁小真欲言又止,看到路口的交警,变的有些慌张,侧过身子捂住嘴巴低声说:“小舅,你先过了这马路。”

    苏印沉低眼看着身侧的人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有趣又不解。

    当车子终于离开路口,宁小真长呼一口气,看向苏印沉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左右犹豫了一会她觉得为了人生安全该问的还是要问。

    她把身子靠在椅背上,侧过身子看着苏印沉,小声不安的问道:“小舅,你知道酒驾是犯法的吧。”

    苏印沉一愣,侧过头看她,见她眼底的担忧,想到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到。

    “我没有喝酒。”带着无奈,苏印沉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答案。

    听到后,宁小真这才放下心,她看着苏印沉撇嘴心想,这不能怪她的,应酬饭局,邀约喝酒,那肯定会多想的嘛。

    “你今天怎么会在那?”

    宁小真这才想到今天苏印沉是在游戏厅门口见到的自己,连忙摆手解释:“小舅,我今天,今天只是路过,我没有打算要进去玩的。”宁小真举起手瘪着嘴委屈的说着。

    可是,苏印沉并没准备拿她‘路过’游戏厅的事当把柄,只是继续问。

    “路过?我怎么听你妈说你今天是去学校帮老师整理东西的。”

    天啊,他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一个谎话要用数个谎话来圆啊。

    “老师临时说有事,改天放学留下来弄就可以了。”心虚的摸摸耳朵。

    “哦。”

    “你们学校的活动办的怎么样了,就是上次我去你家,你妈说你去学校开会了。”苏印沉又问。

    “办的挺好的,增进同学师生感情,提高了学习热情。”再次心虚的摸摸耳朵,声音还有了一丝颤抖。

    “哦。”

    “和同学去图书馆查的那么久的天文资料找的怎么样,全吗?”苏印沉再问。

    “全,很全,第二天老师提问就我和同学准备的最充分。”又一次心虚的摸摸耳朵,气息都开始变的不平。

    “哦。”

    恐怕苏印沉再问下去,宁小真的耳朵都要被自己摸破了,自己的脸蛋也要被羞红成熟透的苹果了。宁小真决定如果他还问,自己就全盘托出算了,毕竟撒谎已经够没底了,还是对一个如此深藏不露的人。

    “你们国庆节有安排了吗?”这一次苏印沉没有再揭短了,问了一个让宁小真没有防备的问题。

    “没,没有啊。”宁小真没有多想,一脸疑惑的就回答了他。

    “哦,那行。”苏印沉点点头。

    行?行什么行?宁小真还是很疑惑,但是她不久之后便明白了苏印沉口中的‘行’是什么意思了。

    一个转弯,苏印沉将车子停下,他的样子看着有些疲惫,揉揉眉心对着宁小真说道:“我这次就不上去了,后面还有事。”

    宁小真心底雀跃不已,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她面不改色正经的回答:“好的,我会告诉我妈的。”

    解开安全带,宁小真回头想和苏印沉告别,看到他眼底的倦意,忍不住关心道:“小舅,你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啊。”

    “恩。”苏印沉似乎有了笑意,他突然伸出手揉了揉宁小真毛绒绒的头发。

    宁小真看着他慵懒的样子,脸突然就感觉有点热热的,她果然是爱颜的,不说别的,她小舅是真帅啊。

    “小舅,拜拜。”宁小真赶忙下车站到车后对着车子挥手。

    苏印沉透着车镜看宁小真的表情,轻笑着发动车子离开。

    见车子如离弦的箭开走,宁小真放下胳膊,感到筋疲力尽,觉得今天一天过的太戏剧化,用尽了力气。

    到了家宁小真先往沙发上一躺,宁母敷着面膜走出来看见宁小真:“今天回来的挺早,可你舅今天没来。”

    宁小真眼皮都不想抬一下,心里自言自语,她当然知道小舅今天没来,因为她今天一天都和小舅呆在一起啊!

亿万总裁:丫头好鲜甜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