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季欢叼着一根细细的香烟,吐出的烟圈,在浓妆冷艳的脸上抹了一层朦胧的蓝色,在昏暗而暧昧的灯光里,显得颓废,还有一丝魅惑。

    吧台上泛着冷艳之光的鸡尾酒,已经喝了一半,有些醉意的季欢不时给面前帅气的调酒师抛个媚眼,惹得年轻调酒师一阵脸红,眼睛还起了火热的亮光。

    不过,季欢并没有看上调酒师,有刘禛一个穷鬼就够了。

    欲望与金钱相比,季欢很明智地选择后者。

    一想起刘禛,季欢脸上浮现鄙夷的冷笑,如果不是那段时间,她的客人很少,像刘禛这种上了床就趴窝的胖子,死了都不会让他碰自己。

    不过,刘禛的大方,也让季欢动了心。

    前前后后,刘禛给她花了近十万,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说实话,季欢还真有点感动,可惜,刘禛并不是她心灵的港湾。

    刘禛傻吗?

    能考上大学的人,怎能说傻?

    季欢心里很清楚,是男女之事,彻底埋葬了刘禛躁动的心。

    刘禛应该是雏,什么也不知道,床上那点事,还是季欢手把手地教个清楚。

    征服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下半身伺候好,之后就什么都有了,季欢很清楚这个道理,且屡试不爽。

    还有欲擒故纵,把男人吃饱了,并不是什么好事,晾一晾他,他会更痴迷你。

    这些手段,季欢就把刘禛的钱一点一点挤了出来。

    当刘禛把她和一个强壮的男人堵在出租屋内,刚开始,季欢有点慌张,随后就是理直气壮,直接把刘禛骂走。

    刘禛打不过那个强壮男人,很理智地退走,这一点,也证明他不是傻子。

    不远处也有个静静喝酒的女人,样子娴静,着装典雅,像一朵开在淤泥里的水仙花。

    没错,像酒吧这样到处都是黑暗交易的烂泥潭,埋葬了多少女人和男人的欲望和激情。

    季欢见过这个白裙女人,看她白净明媚的脸,完全是四下乱飞的目光焦点。

    季欢知道,这些饥渴的男人,见惯了她这样的骚狐狸,猛地一看到一朵怒放而静雅的水仙花,丑陋的嘴脸,表露无疑。

    这一会儿功夫,就有十几波被酒精熏晕的男人,走过去搭讪。

    缠得烦了,那女人还在一个酒鬼脸上留下一道清脆的巴掌印。

    那酒鬼骂骂咧咧地要还击,高高举起的胳膊,被一只铁钳般的手,紧紧地攥住,不等酒鬼挣扎,就被拖出酒吧,隐隐传来几声闷哼。

    没错,这是白裙女人的壮汉保镖。

    白裙女人并不理会身后一幕,依旧静静地喝着酒,就好像她醉了的灵魂在另一个世界飘荡。

    酒鬼的下场,让那些被美色控制大脑的寻欢者,望而却步。

    季欢端着酒杯,走到白裙女人身旁,她看得出来,白裙女人有些失落,知道她为什么失落,笑道:“我能在这坐坐吗?”

    白裙女人抬起醉眼惺忪的脸,看了季欢一眼,又低下头,有些冷漠,她不想自己的世界被别人打扰,不管是男是女。

    “我知道你是谁?”季欢呷了一口鸡尾酒,品着陶醉的酒味,扭头望着白裙女人,咯咯笑道:“你叫夏青,对不对?”

    夏青抬起头,眉头紧蹙,她不喜欢这种浑身散发着劣质香水味的女人,穿着暴露,恨不得把胸吊在红裙外边,问道:“你认识我?”

    “我见过你,那时你高贵清冷,有些不近人情。不过,我觉得你挺会装的,好像圣女一样高高在上。”季欢故意抖了抖胸,好像自己惊人的胸围能比夏青略高一筹。

    “我不认识你。”夏青放下酒杯,把一百块钱拍在桌子上,扭身就走。

    季欢眼睛一眯,她看得清楚,夏青无名指戴着一颗耀眼的钻石戒指,大得惊人,这一颗就有几十万,看来,离开姜觉那个衰仔,她过得很好,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出入有保镖护送,好一个名媛贵妇。

    “你不想知道姜觉的消息?”季欢的话,让夏青脚步一止,然后走得更快,转眼就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

    “好狠心的女人。”季欢这样评价夏青,话里的意味,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在嫉妒,羡慕夏青的好运,有了一个强大的依靠。

    季欢需要钱,那个喝她血的男人,好吃懒做,偏偏还染上了毒瘾,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去买白粉,他那点存款很快就花完了,就把自己赶出来,是出来上班还是出来卖,只要给他钱,就是戴多少顶绿帽子,他肖衍都不在乎。

    她对肖衍是爱情吗?

    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季欢愈发模糊了。

    如果有办法,谁想出来卖?

    该死的肖衍,季欢恨不得拿斧头剁碎他。

    刚开始,季欢并不想出来,从那个纯朴宁静的小山村出来的女人,做这行,能把祖坟都薰臭了。

    如果不是肖衍英俊的脸蛋,季欢也不会狂热地喜欢他。

    如果不是肖衍忧郁的气质,一头披散的长发,邪魅的眼睛,像夜空璀璨的繁星,季欢沉醉了,像一只扑向火焰的飞蛾,即使是死亡,她也要沉睡在肖衍的怀抱里。

    可惜,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就像名声,臭了,就不会只臭一个人。

    那一天,季欢忘记具体的日子,苍老的父亲找到了她们同居的屋子,没有质问,没有谩骂,只留下一巴掌和一句话,可怜的老人赶了几百里,一口水没喝,又回了那个永远没有变化的山村。

    

“从今以后,你不是我的女儿,永远不是。”

    季欢捂着通红的脸颊,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她看得清楚,老人猩红的眼睛,泛着淡淡的泪花,她的心早已麻木,即使还有感情,她又能说什么?

    也许,整个山村都知道老季家出了个做皮肉生意的闺女。

    倒霉的是,在这夜星酒吧坐了大半天,季欢并没有找到多金的主顾,倒是一些苍蝇叮了她几下,可惜,她只能报以浅笑,表示拒绝,虽然屁股被人占了不少便宜。

    没人敢在夜星酒吧闹事,听说这是金哥的产业。

    金哥是谁?

    季欢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正因为夜星酒吧乱而规矩,季欢一直待在这里。

    那些苍蝇也就过过手瘾,季欢并不觉自己会掉几斤肉,她没有保镖陪着,也就没有夏青的气场。

    失望的季欢,走出夜星酒吧。

    夜更深了,秋风更凉。

    一层秋雨一层凉,季欢总算感受到其中的韵味。

    双手在光洁的胳膊上搓着,好增添一些温度,该死的天气,季欢心里抱怨着,也想到该死的肖衍。

    因为太痴迷肖衍,连大学都不念了,做了肖衍的模特,滚了几次床单,季欢就怀孕了。

    肖衍不要,季欢也养不起,只好打掉。

    肖衍不喜欢做避孕措施,结局是季欢只能接二连三地怀孕,流产。

    现在,肖衍不碰她了,季欢知道是什么原因,妇科病太严重了,那事来得也不正常。

    想一想,季欢真希望一刀割断肖衍的脖子。

    等了很久,该死的出租车,一辆都不出现。

    季欢不喜欢坐三蹦子,那些下贱的老头,总色咪咪地瞅着她的胸,鸡皮疙瘩出了一身,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

    一辆银白色的大众停在季欢面前,车窗摇下,冒出一个肥胖的脑袋,是刘禛。

    “上车。”刘禛沉着脸喊道。

    季欢冷得难受,没有拒绝。

    反正不是外人,何必客气。

    “新买的车?”

    “嗯。”

    季欢不喜欢刘禛的性格,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问什么话,都是嗯、啊、是、对,多说一个字都好似会死。

    “你不是没钱吗?”

    “家里给的。”

    又是一阵沉默。

    死一般的沉寂,只听到窗外的鸣笛和该死的雨声。

    秋雨连绵,无休无止,讨厌得很。

    “以后出来,穿厚点,他不心疼你?”

    “别提他。”季欢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哪,你跟踪我?”

    “我可没那么无聊,恰巧碰到。”

    “哦,那可真巧。”季欢讽刺道。

    “到了。”刘禛把车停下,头也不回地说道。

    季欢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虹苑小区,长久的无言,她还以为刘禛睡着了。

    “你想我吗?如果……如果你没有女人,我可以陪你。”季欢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说道。

    “给钱吗?”刘禛冷笑道。

    “对,给钱。”季欢没想到刘禛说得这么刺耳,也有些羞怒道。

    “多少?”

    “一千。”季欢像头发了怒的母狮子,恨不得在刘禛身上咬一口,他故意的,说这些话,他在报复。

    “你可真便宜,不过,我不需要,请你下车。”刘禛拒绝道。

    “你……好啊,刘胖子,你长能耐了。我不跟你计较,你不配。”季欢骂骂咧咧地跳下车,刘禛就把车开走了,气得她狠狠地摔了自己的包,她没想到刘禛竟然敢跟自己说这样的话,他变了。

    发泄一通,季欢还是把包捡起来,往楼上走去。

伤心城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