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 遥遥吟唱醉风歌 第5章 路遇仙人

    “主,属下失职,没能查出那名女子的真实身份,只知道现在她人已经被宛帝给接入皇宫!”

    穿着白衫的男人,剑眉紧蹙,满脸困惑的跪在地上禀报着消息。

    雾神殿从来还没有查不出来的消息,那女人莫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黑暗的厢房中龙涎香扑鼻,古香古色的紫金嵌花木塌上妖娆的侧卧着一抹身影。

    男人一袭红黑色长袍松松垮垮的披穿在身上,露出比女子还要白上三分的胸膛,妖娆慵懒。

    “宛帝那边暂且先放着吧!如今主要给我盯着雪凌,东辕,还有西拓。”

    微弱的灯光摇晃在其身后,斑驳的阴影仿若一层细细的黑纱,根本无法看清他的容貌几何,清冷的嗓音,如从长白冰山上汇集而来,寒意侵肌。

    窗外月色青白,却难以映照潜藏在晦暗深处的人心。

    洛国——

    积雪漫天,宛渠洛城内外一派银装素裹,掩盖了平日的凄凉,多了一份纯净华美。

    阔别数年之久的宛帝今日终于上朝了,而且还带回了一个国师,这一消息,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明堂上,宛帝一身奢华黑色山河纹理龙袍,威武不凡,头顶夜明冠,鎏金雕刻着御兽图,端坐于宽大的金椅上,俯瞰着身-下一群衣冠整洁的大臣。

    “皇上,请您三思,这一国重任怎能交予一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妇人?!”

    身着深蓝朝服的左丞相站在大殿中央一脸愤愤,灰白的胡须不停的上下乱颤,而他的激昂话语也得到身后为数不少的大臣一致赞同。

    皇上离宫三年,一回来就要扶持一名女子入国师之位,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左丞相姚康是当今皇后的长兄,家族世代为宛渠尽忠,与九王关鸣寒又私交甚好,真可谓是权倾朝野,但现在却莫名其妙多了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国师,而且还是个腿脚不便的残疾女人?

    这让他怎能服气?

    “皇上,骁骑将军带伤请求进殿!”

    小太监走上殿,轻声在宛帝耳边禀报道。

    九弟?

    宛帝无奈轻笑,前日他就接到消息,说是九王在边疆负伤,所以要回宫内静养一段时间。

    可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哦,自己不在,他就平安无事,自己一回来,他就伤了??

    正想着就见一名莫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左手吊在胸前,红光满面的跨了进来。

    内穿藏青窄袖官袍,外披一件灰色宽大鹤氅,看似十分华贵。

    男人浓眉俊目,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长相有几分与宛帝相像,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底深邃间蕴藏的东西让人不容忽视。

    “微臣参见皇上,三年不见,您是越发的精神了啊,果然没有饿殍的地方就是能滋养人!”

    聋子都可以听得出这句话中讽意,就连宛帝也是微微一愣,失了先前的淡定,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九弟不在自己王府好好养伤,跑来上什么朝??”

    “臣弟只是听闻皇上要册封国师,所以过来瞧瞧,咦?我们的新国师呢?”

    关鸣寒装模作样的寻看左右,却不见半个新面孔,心中不禁跃出讽意,正当他要接着询问之时,宫人的通传声又再次响起。

    “国师到!!”

    这三个字,毫无意外的吸引了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大臣们都拉长了脖子,望向殿外,想要一睹这昼夜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国师”是何许人也。

    深蓝色的裹衣,绣着精致的兰花,随风飘动,银边勾出身体的柔美线条,袖口精心设计为四片花瓣状,雅致怡人。

    长发如男子一般用缎带束起,平添一抹庄重严肃,面容遮掩,只露出一双令人生畏的死色蓝眸,无焦无距,岑凉的,毫无温度。

    落欺颜坐在宛帝为她精心打造的白玉轮椅上,浑然若仙的驶入高堂,全程一句话也没有说。

    此时的大殿亦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揣着各类心思和奇异目光盯着轮椅上的女子。

    这……女子入朝为官,还是头一遭!

    “大胆,就算是国师,怎可如此目中无人?就连觐见皇上也不下跪?”

    姚康恨不得喷着满嘴的吐沫星子,怒目圆瞪射向那好不怕死的小女子。

    还以为是个什么角色,不过就凭着有双异眸罢了,难不成还会比上澜家那主更骇人?

    这般目中无人,看了就叫人怒火难耐。

    “左相,不必动怒,国师在宛渠的权利等同于朕,所以说,从今日起任何人不得对国师不禁,违者立斩无赦,懂吗?”

    宛帝扬起嗓子,睨着老者不以为意的说道。

    “皇上,请您三……!”

    “好了,既然九王已回朝,那也别闲着了,自今日起城中百姓与流民的安顿就交给你了,一个月内,朕不希望再看到那日抢夺粮草的暴乱,另外,姚爱卿。”

    “臣在……”

    姚康咽会刚刚喉间的话,沉声应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九王洛鸣寒脸上的神情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本想着来看笑话到头来却被反将一军,接到个烫手山芋,要知道城中的流民何止万人,想要个个安顿,简直就是强人所难,自己做的孽还非要他来善后,真是个昏君啊!

    “爱卿,城建这块就交给你了,需要多少钱直接拿着我的手谕去太府寺即可,朕不希望再有人说我洛国的王都像个乞丐窝,退朝!!”

    “臣遵旨!”

    宛帝有些不耐烦的站起身子,不待大臣们铺天盖地的抗议,便脚底抹油,溜了!

    落欺颜着实有些无语,这一大早穿衣打扮了半天,仅是为了来这露个脸,亮个相??

    现下自己已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来自身体四周的强烈敌意,和无数轻视与不屑……

    明堂之上,一片哗然。

    左相姚康气的差点厥过去,就连九王关鸣寒也是一脸吃瘪,这明明就是转移话题,只为不让他们去追究国师的事,就把他们一起拉下了浑水。

    安置流民和城建改造哪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好的,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下半年甭想再有什么清闲的日子了!

    “说,你这妖女到底给皇上灌了什么迷魂汤?!”

    姚康丝毫不惧先前宛帝的警告,指着轮椅上的少女,一派质问。

    一声轻到不能再轻的冷哼,在朝堂之上,格外刺耳。

    不顾众人那针扎似的眼神,落欺颜轻拨轮椅,转身,无比瞩目的消失在所有人面前,徒留下两条白色轮印,和满屋子目瞪口呆的大臣。

    见过目中无人的,可目的这么彻底的还是第一次。

    梦园被厚厚的玉尘所覆盖,这里是去末神宫的必经之路。

    中央的园型花坛中,栽种着几株血色腊梅,开的红艳,在这一片白色中尤为惹眼,冰凉的小花瓣上落着露水,越发莹润美丽,在冬日下闪烁着七彩的光亮。

    落欺颜小心翼翼的捡了一株腊梅,凑近鼻翼清嗅,温暖的霞光透过薄纱覆上那如玉的容颜,只那么一瞬,让百花都失了色彩。

    这种美,无人得以拥有吗?

    “这梅开的甚好,为何好端端的要折了它?”

    如泉水般清朗的嗓音从远处毫无预警的流出,好似珠落玉盘,动人的不行。

    不过也彻底打破了树下少女那难得的好心情。

    落欺颜不声不响垂下手中的梅枝,秀眉微沉,转身望向那不知好歹的人。

    北风卷起几片梅花瓣从空中穿过,香气瞬间弥漫至整个花园,也让时间彻底的停顿下来。

    清澈?

    干净?

    不,也许这些都不足以表达。

    好似从水墨中走出的人物,清绝似孤傲白莲。

    雪色绸缎不染纤尘,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乌眸,像浸在水中的宝石一般澄澈,皮肤白皙,光泽流动,眉峰中透着清秀,红唇诱人。

    墨发肆意飘散在空中,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整个一浑然天成的仙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龙潜凤采,丰姿奇秀。

    不经意间好似瞥见了什么黑色的物体,只是女子并没有放于心上。

    “你见到是我折了?”

    落欺颜摩玩着手中的梅枝,挑眉开口询问。

    听了这略带挑衅的反问,男人秀眉微动,打量起身前神情自若的女子,虽看不清容貌到底如何,但那双星眸,犹如一片万丈深渊,晦明不定,充满了神秘感。

    “对不住,许是我武断了。”

    男子无意间瞥见那株梅枝上细微的尘土,立马明白是自己错怪了。

    看着面前端坐于白玉轮椅上的落欺颜,男人的视线不禁落至那双白的毫无一丝血色,甚至有些泛青的赤足。

    霜叶落尽,浅香绕鼻,纤细的花枝被厚重的积雪压得低低,任坚持立于原地,随风摇曳。

    “残了。”

    知他疑惑,落欺颜大度解答,柔亮的嗓音好似诉说着另一个人的事情般漠然。

    此时就算这么坐着,双脚的疼痛也不减半分。

    虽非不能行走,但何苦为了走路,而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呢?

    既然碎片取不出,那自己就安心当个残疾人吧!

    落欺颜丢下手中的梅枝,徐徐转过身子,往右侧回廊驶去,纤薄的身影,渐渐地隐没在一片皑皑中。

    园中静谧沉淀。

    “叮铛!”

    铁器清脆的碰撞声打破了此时的宁静,套着锁链的大手从宽袖中伸出,自雪地中将梅枝小心捡起,望向少女离去的方向,精致绝伦的脸庞映照着一丝无人能懂的疑惑。

妖妃难宠:魔君别使坏!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