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接受

    接下来的几天,江语凝一直维持着昏昏沉沉的状态,常常半天都不能醒来一次,有时候头昏的双眼都是黑矇。大夫给开的药一开始吃疗效还不错,眼看着都能下床了,现在又晕的厉害。

    “小姐又吐了?”青荇进屋便看见趴在床边伸着头的江语凝,小脸惨白着,本来就没有几两肉,眼见着这又瘦了。

    江语凝长舒一口气,瘫在床上,青荇忙着给她拍胸口顺顺气。

    “药来了,小姐快把药给喝了,喝了病就好了。”屋外传来红萼的声音,江语凝现在听见喝药就头疼,那药简直苦的反胃,还黑糊糊的,看着就令人讨厌,而且她忍着喝了这么多天,一点也没见好,反而更严重了,心里不禁暗骂,这大夫也是庸医。

    “我不想喝。”江语凝皱着眉,躲开中药那股冲鼻子的味道。

    红萼放下瓷碗,苦口婆心的拉住她的手,“不喝药怎么能好呢?”

    “那药我喝了这么多天,一点没好不说,现在还更严重了,不喝也罢,我睡一会就好了。”江语凝摆着手,坚决不去喝。

    红萼无奈只好看向青荇,青荇叹了口气,看见江语凝坚定的模样,“好吧,先让小姐睡一会再说。”

    红萼看了看药碗,又看了看青荇,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药又端回去。

    江语凝背着身,听着红萼像是走远了,心里送了一口气,抱着被子就想睡觉。恰好这一系列的动作落入青荇的眼里,惹的她轻笑,“小姐真是孩子气。”

    江语凝撇了撇嘴,“不信你去尝尝那药苦不苦。”

    青荇没有回答,可是心底还是有些疑惑,“小姐病了一场,比以前开朗许多。”

    听见这话,江语凝心里咯噔一下,别是被发现她是冒牌的吧。

    “那以前我是什么样的?”

    青荇想了想,眼底多了些心疼,“小姐以前不太爱说话,吃了亏也不知道说。”说着青荇又不禁想起了这次落水的事,看着躺在床上的江语凝,心疼的厉害。

    江语凝当然看到了她变化的神色,拉住青荇的手,“你别担心,我没事,只不过这一次大病让我明白了生命真是太脆弱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老天收回去了,与其一直懦弱到离开,倒不如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

    “嗯,小姐。”青荇想起了以前被人欺负的日子,不由得心酸,其实被人怎么欺负她都不怕,她只是怕小姐受到伤害,这一次就是她没有保护好小姐,才让人趁虚而入。现在听到江语凝的话,青荇终于放下心来,心里的疑惑也消除了,只好小姐好好的,变成什么样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语凝说话也确实是她的心里话,从上一世的车祸,在到现在的病重,她真的是体会到生命的渺小。既然老天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何不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

    只是这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老是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让江语凝很是心烦。

    江语凝想着等她们都不在,一定要自己瞧瞧,别碰到个庸医。

    “药放着吧,我待会再喝,你们去忙吧。”江语凝打了个哈欠,抬手示意她们出去。

    等到门关上,屋外再也没有脚步声,江语凝扶着床杆起身,把那碗药直接倒在了窗外,然后又悄悄的放回桌上。

    躺在床上,江语凝理了理自己的思绪,经过这几天的生活,她大致也清楚了这个家的状况。

    穷,穷的根本揭不开锅,连中午喝的都是稀粥,吃的也只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菜和圈子里自家种的白菜。

    虽说不算是富二代,江语凝在现代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她是一名战地医生,家里祖上三代行医,中医西医双项精通,前途一片光明。可是就是一场车祸,就把她带来了这个鬼地方。

    江语凝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她们会不会以为自己死了,这么多天肯定连丧事都办好了吧。

    “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把江语凝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行,这具身体实在太弱了,她已经死过一次了,不能再来一次。这里是古代,没有任何的仪器,只好把脉。

    只是这一次江语凝却感觉自己明显与前几天不同,前几天身体里只是有寒气,现在她却感觉身体是像是有一种慢性毒药,正在慢慢的侵蚀她。

    怎么会中毒?

    这里穷乡僻壤的哪里来的毒药?

    还是有人想害她?

    江语凝初到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以前有没有树敌,心里不禁有些害怕。

    现下只有先把病治好,还好也不是什么太烈的毒药,常见的草药应该可以解毒。

    思索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江语凝就挣扎着下了床,虽然青荇二人并不让她起来。

    “再这么睡下去骨头都要睡散架了。”江语凝这么说着还是偷偷的扶着门框,毕竟多少天没起来,腿有些软。

    青荇笑了笑,端着水盆出去了。

    

江语凝看了看身边正在绣花的红萼,藕荷色的丝巾上面绣着活灵活现的鸳鸯,交颈而卧,情意缠绵。比起江语凝以前旅游见过的,红萼的绣工真是太好了。

    “真好看。”

    红萼笑了笑,“勉强看着还行,肯定不能跟人家绣娘比。”

    江语凝正想说话呢,青荇笑着从门外进来了,“你那叫还行那我的不啦根本不能拿出去看了。”

    “这么厉害。”江语凝看着那一根纤细的丝线在红萼手里应用的非常灵活,“这是谁叫你的?”

    “我们都是以前跟着府里的绣娘学的。”青荇说着数了数腿边篮子里已经绣好的。

    红萼听到“绣娘”一词,指尖不自觉的颤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

    “你们绣这么多干嘛?”

    “拿去卖啊。”青荇挎起篮子,“我和红萼也种不好庄稼,只能靠这点手艺糊口了。还好红萼的绣工厉害,镇子里很多绣坊都要,这都已经攒了好几天了。”

    红萼咬断手里的丝线,打好结放进篮子里,“你一个人行吗?”

    青荇笑了笑,“可以,你在家陪着小姐。”

    红萼咬了咬唇,“回来别指着省钱走路,坐牛车快些。”

    之前青荇一个人去,回来路上遇到了村里的流氓,卖来的钱全部被抢走了。

    江语凝听懂了她们的意思,“你们两个一块去吧,相互也有个照应。”

    “那怎么行,小姐病还没好,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家。”

    “什么小姐啊,穷山沟子里哪里来的小姐,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江语拍了拍胸口,看见她们两人依旧不愿意,随即又道:“要不青荇你先去,红萼把饭做好放在锅里热着再去找你,怎么样?”

    这样一说两人才点点头,青荇先走,红萼留下准备好午饭再去找她。

    等到红萼走后,江语凝又在门外待了一会,照例把药倒在了窗外。

    午饭后,江语凝收拾收拾出了门。

    这里的山林,应该会有许多草药,江语凝病还未好,她只好根据自己所学的来找点药,如果幸运的话,或许还能找到很多好的草药。

    果然,这穷山沟里啥都不行,只有草木长得好,走了有半个时辰江语凝到了一方水潭边,源于山间清泉的滋养,这里长了很多名贵的药材。

    江语凝心中大喜,一屁股坐在地上,哼着小歌采撷草药。

    “发了发了啊。”江语凝看着手里的起死回生草,虽然这草不能这么起死回生,但是对于重伤之人是最好的药物。

    “这得卖多少钱。”江语凝心里盘算着,卖了这一株她们就能吃好久的的肉了。

    没有带太大的背篓,江语凝摘了几株就装不下了,又带了些金钱草和蒲公英留自己解毒,临走的时候还在路边做了记号。

    回到家没多久,青荇和红萼就回来了,这次的刺绣比较多,总共卖了有十两银子,两人还买了些菜和零嘴带回来。

    “你们回来啦。”江语凝坐在桌边喝着茶水,看见她们两个立马又倒了两杯水。

    青荇正想答应,却看见江语凝本来干净的布鞋上满是泥土,又想起院子里多出来的“野草”,“小姐出去了?”

    江语凝也不掩饰大方的点点头。

    “小姐的病还没好,怎么又出去吹冷风。”青荇皱着眉说,连忙从里屋拿出干净的鞋袜给江语凝换上。

    “我出去采草药了,都在院子里呢。”江语凝笑的很是骄傲。

    红萼则一头雾水,“小姐那不都是些野草吗?再说小姐什么时候懂这个了?”

    江语凝一下被问住了,顿了顿,挠了挠头,“我,我以前看过书房里药材书,学会了点,现在就想起来了。”

    青荇还有些怀疑。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这些药材都是上乘的,拿去药房买肯定比刺绣赚钱。”

    “小姐……”青荇听见这话有些愧疚,“都怪我们没有用,让小姐受苦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江语凝拍拍她的肩膀,“既然我们在一起,那么生活的责任就应该一起承担,有了这些药材我们以后的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青荇和红萼擦了擦眼泪,看着江语凝信誓旦旦的样子,笑着点头。

医女无双:王爷请留步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