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5章 太子妃

    次日一早便开始准备进宫的事宜,长陵公主亲力亲为,我却闲了下来,看着一府的人一片忙乱,我心也是惴惴不安。

    提前用过午膳,未时便乘七香车从公主府出发,经过朱雀大街,到华顺门候着,足足候了一个时辰,出来一个内监,衣着华丽之人,尖着嗓子问道:“可是王相家的小姐到了!”

    随我入宫的长陵公主陪嫁的宫人清姨,十分懂得宫中的礼数,欠身道:“正是。”

    那内监打量了我一眼,目光越过众人,“都在这儿候着吧!”

    清姨忙将一个银袋子塞给内监,陪笑道:“公公辛苦,这些给公公喝茶。”

    内监拿在手里颠了颠,眉开眼笑:“姑姑客气。”

    清姨忙又嘱咐了我几句,才随了内监进入华顺门,飞檐卷翘,金黄翠绿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粼粼如耀目的金波,过了御街从夹道往东转去,两边高大的朱碧宫墙如赤色巨龙,望不见底。偶尔有迎面而过的宫人与内监,我不敢打量,唯低着头跟在内监的后面。

    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在一座宫室前停了下来,我偷偷觑了一眼,巍峨的宫室前悬了一块匾额,三个赤金大字:“修元殿”,殿前守着几个内监,见到我们过来,忙堆笑着迎了过来:“来了来了!黄公公辛苦。”

    我才知道为我引路的太监姓黄,黄公公挑高了声音,“总算是功德圆满,娘娘的事不敢不上心啊!”

    其中一个内监忙道:“娘娘早着奴才备好了茶水,黄公公辛苦了这半日,想必是渴了,请随奴才下去润润。”

    黄公公跟着一个内监下去了。

    又来一个内监笑吟吟:“总算来了,娘娘刚才还念着呢,可巧就到了!请随奴才来!”说着便往里走。

    我忙道:“有劳公公。”

    那内监笑吟吟道:“娘娘吩咐过了,正殿东暖阁又远,也怕拘束了小姐,索性就抛开那些虚礼。娘娘正在落红轩等着小姐呢!也是娘娘起居的地方,可见娘娘是极看重小姐的,极看中情亲家人的。”

    内监一番伶俐的说辞,我竟搭不上话,只默默的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便走到一个坐落的小院,院子前种着密密匝匝的晚樱,开的正盛,如团团的积云一片彤红,映衬透雕窗纸晕红,樱花花瓣落了一地,几个宫人正扫着落红。

    那内监见我步子略有踌躇,便也慢下步子,笑道:“娘娘心地慈悲,落花无情,香消玉殒,以免再染凡尘,实实的落了一会泪呢,所以特特命宫人将落红聚集在一起,埋在地里,筑成花冢。”

    我听着有趣,从来没有听说过筑成花冢的,亦笑道:“娘娘果然菩萨心肠。”正说着,抬头赫然“落红轩”三个字映入眼帘,心道,这三字正应景呢!

    内监忙禁声,腰弯下几寸,我亦不敢再做声,走到廊边,门楹两侧各站着两个年轻的宫人,内监向右边的一个宫人道:“玉姐姐,娘娘的家眷道了,劳烦通报一声!”

    宫人笑吟吟看了我一眼,福了一副,“娘娘早起就念叨着,可是来了,请随奴才进来!”说着我便随宫人进了落红轩。

    太子妃王越一身胭红妆花绣蝴蝶兰花的夹袍,歪在一张楠木椅上,支颐着额头,旁边的矮几上放着一本书。

    我进了落红轩,拘谨的看着脚边一射之地,在宫人的带领下,屈膝行礼,“民女王颐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王越一把将我搀扶起来,“妹妹快起来,姊妹俩无需这些虚礼!”只一声妹妹,便泪如雨下。

    我有些失措,四姐王越进宫那年我才八岁,四姐存在八岁的记忆少之又少,多年后,不曾铭记的记忆早就模糊了,依稀记得王越是个明艳气盛的女子,策马郊外,一抹红丽镶嵌在青山绿水间,自是另一番风景。

    “家里可好?”王越鼻子酸涩,哽咽难当。

    我想起进宫前长陵公主的所说的一番苦楚,我又如何不难过,字字句句犹在耳旁,不禁泫然:“好,一切都好!”

    王越拉我坐在她身旁,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一家子不在一处,叫我如何不思恋亲人,娘亲尚可见着,可是宫规森严,也不能好好说话。”说着王越轻轻啜泣,“爹爹与哥哥们每日能得到消息,想见一面就不能了。”

    我只得道:“娘亲也思念娘娘,每每提到娘娘也伤心落泪!”

    盈盈立在王越一侧的宫人劝道:“娘娘盼着姑娘来,姊妹团圆,该是高兴的事情,怎么反而哭起来了呢!”

    王越拭了拭眼泪,勉强笑道:“是了,好不容易见着颐儿,如何就哭了起来呢!”强抑悲伤。

    

吩咐道:“玉襄,把点心端上来妹妹尝尝!”说完又补充道:“把枫露茶沏了让妹妹也尝尝,三四次后才出色的,更清雅些。”

    王越面若银盆,长眉入鬓,眉头细拧着,略有忧愁,眸如秋水,有淡淡的萧索之感,胭脂如醉,薄施粉黛,一水的胭红宫衣衬如旖旎的晚霞,头上一方扁髻,珠钗镶玉,极是华丽。

    才落坐,玉襄殷勤的端上茶水及四样点心,王越含笑道:“这是宫里的点心,你尝尝,是否比府里的强些!”

    叫玉襄宫人的笑吟吟道:“桃仁山药糕、芙蓉脆皮、凌粉香糕、风干果子狸,茶是枫露茶,奴婢已经去过三次了,现在喝正好。”

    第一次进宫,有些拘谨,四姐的心意无法拂逆,这些点心在官宦人家算不得珍贵,也能常常吃到,既是娘娘的恩典,我少不得要尝尝了,我便将四样点心各捡一块尝了尝,到是比府里的更可口些,也精致些。

    我忙赞道:“果然比府里的爽口些。”又吃了茶,这茶却有些意思,甘苦带着风尘,唇齿不浸而散,我又吃了一口,风尘之味难以捕捉,笑道:“这茶名字有趣,吃着也别有一番滋味。”

    玉襄笑道:“是了,这茶炮制极费工夫,香枫嫩叶入甑,只滴取露,再将枫露点入茶汤中,即成枫露茶。”我也笑道:“入甑取露,可得多少香枫才出这一盏茶,而这枫叶唯有关门山仅有,这可又得费一番功夫不可。”

    王越笑道:“颐儿果然博学,枫叶可不是普遍的枫叶,这是唯有关门山一带才有的针叶枫,得来也是不易的。”

    我笑道:“常年在孤云庵住着,左右闲着也是无事,《华严经》、《法华经》、《愣严经》却是一概不通,不像个修行之人,闲缱之书倒是看了不少,不过识得几个字而已。”说着惭愧一笑。

    王越却赞道:“颐儿心性不同于闺阁中的女子,实属难得。”

    我暗暗称奇,没想到四姐是极随和的,细想四姐未出阁前行事作风,打马游僵,也是英姿飒爽,不知惊奇了多少眼球呢!一入豪门深似海,那些快活逍遥的日子也只能封存在四姐的记忆里吧。

    我抬头看见四姐的矮几前放着一本书,便问道:“娘娘瞧的是什么书?”

    王越将书拿在手中,略翻了翻,道:“是李白的诗。”

    我笑道:“原来娘娘喜欢李白的诗。”

    王越将书合上,表情淡然,“自幼我在诗书上就不甚用心,现在读来却有些力不从心。”

    我思索了片刻,“李白的诗清新飘逸,意境奇妙,讳莫如深,确实有难懂之处,不如选些意思浅显易懂的,循序渐进,方为读书之道。”

    王越凄然一笑:“左不过打发时间,读谁的诗又不一样呢?”

    我从四姐的眼神里看到恍然的哀凉,这深宫的漫漫岁月,活在一本诗集虚无缥缈的诗意中。四姐目光乍的惊喜:“虽然不十分的懂,唯有这三首也读出几分意思。”

    见到四姐兴致盎然,遂笑道:“我也是略懂得一二,四姐说来一起品评如何,我也好学学。”

    四姐笑着念到:“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依新妆。”

    我有些惊痛,这首李白的清平调,讲述的是楚襄王梦会神女与汉成帝与皇后赵飞燕恩爱缠绵的故事,不知是否在影射太子刘垣与江氏举案齐眉,缱绻恩爱,而自己备受冷落。

    四姐把重音落在了最后一句:“可怜飞燕倚新妆!”突然冷笑, “以色侍人。”

    我惶恐的不敢接话,四姐看了我一眼,冰冷的目光重蓄起了暖意,拉着我的手:“咱们颐儿也出落成大姑娘了。”看了我今日的装束,月白色妆锻绣荷叶暗纹,啧啧道:“只是太素净了,脸色也这样苍白。”

    我粲然一笑:“多谢谢娘娘记挂,颐儿自幼身子气血亏虚,患有不足之症。”

    四姐面上不自在,“如今吃什么药!也好在御医房抓些药,宫里的总比府里的强些。”

    我忙道:“不敢劳烦娘娘,如今吃着药膳,用珍珠粉做药引子,每日二钱燕窝,做个闲散人,将养着身子。”

    四姐道:“回头我让人拿了上好的珍珠粉与燕窝送到府里去。”

    我忙要跪下来谢恩,四姐一把扶住我,不令我跪下,抓住我的手道:“可怜见的!”四姐轻抚我的额发,目光怜惜道:“果真是楚楚可怜!”复有笑道:“宫里的胭脂水粉,我用这也不错,特别是逸阳粉,不是人间凡品,你饱读诗书,理应是知道的,这逸阳粉,取长在深海中的长生墨骨硅藻,提取黑藻精粹秘制而成,最是润泽肌肤,延年益寿的良品,回头我一并送到府上去。”

    我甚少傅粉,但是娘娘恩典不能推辞,又要跪下来谢恩,四姐不许。

    有略聊了聊,四姐终还是落泪了,“一别数年,今日相见,不过匆匆片刻,她日相见,今夕何夕!”

    四姐说的动情,不禁我也落泪了,我劝解了一番,有内监领着,汇合了在华顺门的清姨,乘车回府,一路无话。
作者有话要说:
天气冷了,小伙伴们记得添加衣物哟。

盛宠王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