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天女李璇

    熙攘的朱雀大街,商铺林立,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号,粼粼而来的香车宝马,传流不息的人群,丝毫看不出大蜀的国力衰微,亦有挑担赶路,驾车送货的,各自忙碌着,久居深山的我看到一切都充满了新奇,红红绿绿看花了眼,特别是小商贩叫卖一些手工制作的精巧的小玩意儿,巧儿不俗,难得一见。

    王岳也是平常不便出门的,今日随我出游,自然高兴。

    我不禁感慨:朱雀大街这些年来也不曾有何变化,还是一样的繁华,恍若在梦中一般。

    王岳笑道:“怎么没有变化,小姐,你瞧,那天女演了这一场,下一场在哪里未曾可知呢?”

    我抬头,天空飘逸着细碎的白色花朵,如柳絮泼泼洒洒,妙曼的天女手提着花篮,将白色细花抛洒天空,飞扬满天如雪,迷惑在人们的眼帘,天女吟诵:“结习未尽,固花着身,结习尽者,花不着身。”凄美而迷幻。

    行人中三三两两的驻足观看,表情有些漠然,看过之后又三三两两的离去,而洁白的花朵散落在人群中,披落在肩头,有的轻轻抖落,有的悄然拂去。

    突然人群中呵斥乍起,几个亲卫模样的人从天而降,将台上扮作正在讲解佛法的维摩洁驱散,一时场面有些混乱,天女也愣在当地,那些亲卫动作迅速,神情森然,我细看,那些亲卫的服饰与我蜀国的服饰有所不同,胡服箭袖,却不知这是何人,竟然在蜀国公然行此不轨之事,全然不将蜀国放在眼里。

    王岳谨小慎微,见状忙拉了我就要离开,我却没有动。

    观看的行人唏嘘不已,急忙避走,剩下的几个胆大的,或是有猎奇心理的人,退出半丈之外,远远的观看。

    那散花的天女遇事不惊,将手中的花篮轻轻的绾在手腕,步下台阶,走到一位年轻男子跟前,我细细瞧了一眼,只见那男子华衣锦服,却不是蜀国的服饰,再看那男子的相貌,英武坚毅,伴着一抹的邪魅,眉宇间尽是讥诮的神色,我大约也猜到此人的身份,男子身边站着一位体态敦厚的男子,唯唯诺诺,身着蜀国官服。

    天女盈盈一拜,“民女李璇,敢为尊驾,为何无故驱逐我门下弟子!”

    男子冷冷道:“尽是些靡靡之音,扰人心智,难道蜀国的官员都不管管吗?”口气甚是凌厉。

    身边的男子早吓出一身冷汗,结结巴巴道:“齐王殿下息怒,这原是些江湖把戏,仅供民间传唱解闷的,实在也登不得大雅之堂,也难入殿下的眼,不如下官再陪大人别处瞧瞧!”蜀国官员神色惶恐,唯唯诺诺,全无蜀国朝臣气节。

    男子正是凉国的使臣齐王殿下,凉国国主的二弟,朱瑞,体态敦厚者是蜀国负责接待凉国使臣大礼丞官员,胡久。

    朱瑞面有不愉之色,“本王奉皇兄之命出使蜀国,临行前皇兄特意嘱咐本王,蜀国的民风淳朴,要本王多加观摩学习,以待他日王兄亲临。”

    胡久一听此话,差点没跌倒,朱瑞的话语中多有胁迫之意,是亲临还是亲征,值得让人咀嚼。胡久想了想才道:“蜀国偏安一偶,无意逐鹿中原,蜀国向来与凉国交好,如若凉国国主亲临蜀国,蜀国虽不富裕,也必然倾尽全国之力以国礼待之。”

    朱瑞眉头一挑,十分不屑,但也没料到蜀国官员竟不受胁迫。想罢,狡黠一笑,“王兄自然受得了蜀国国礼,只是不知本王受何种礼数!”

    胡久心惊肉跳,却是不好回话,冥想了好一会儿,“齐王殿下身负王命,出使我蜀国,又是身份尊贵的王爷,自然当得起国之重礼,奉为上宾。”

    朱瑞突然冷笑道:“奉为上宾,自然就有求必应?”

    “这……”胡久斟酌着回话。“只要不违背蜀国的律例,想来国主必定竭尽所能满足齐王殿下的诉求。”

    朱瑞突然笑道:“胡大人让心,我朱瑞不是宵小之辈,必不为难贵国国主的。”

    胡久松了一口气,说话底气也足了些,“单凭齐王殿下吩咐。”

    “我大凉重武轻文,骑射布兵尚可,民风民俗却不如蜀国丰富多彩,遂想请姑娘远赴大凉,将天女散花的真经远播大凉,也不至使姑娘的一身技艺埋没。”朱瑞话里话外都是对蜀国的不敬。

    胡久脸色颇为难看,却也不敢发作。

    没想到李璇出言讥诮,全然不将朱瑞放在眼里:“靡靡之音怕是污了尊耳清听,难登大雅之堂,我蜀国虽是地薄人稀,却民风鼎盛,天女散花人人皆可传唱,何来埋没之说!”

    朱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胡久早已吓得不敢出声,李璇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接着道:“倘若齐王殿下对天女散花青睐有嘉,民女深感荣幸,齐王殿下何不遣人来蜀国学习交流,互通往来,民女一定倾囊相授,绝不吝惜。”李璇的言下之意是拒绝齐王朱瑞。

    胡久见要坏事,忙道:“齐王殿下稍安勿躁,不与女子一般见识,此事尚需禀明国主,相信国主自有定论,也必不让齐王殿下失望。”

    

朱瑞脸色稍霁,看了李璇一眼,心中却暗叹:没想到蜀国的女子也有这般刚毅的,看来想要灭蜀并非易事。遂道:“那是自然。”

    “这……”胡久心有不满,也不敢发作,只是小心的回话:“虽然要国主定论,也要这位姑娘首肯才好,不然……”声若蚊蝇,一分一分短了下去。

    朱瑞凌厉道:“想必蜀国国主不会拒绝本王,至于这位姑娘就随贡品一同入凉吧!”说着看了一看李璇。

    胡久听的心惊,擦了一把汗道:“战败赔偿蜀国已按条约分十年如数偿还,交割完毕,微臣愚昧,还请齐王殿下明示。”

    朱瑞低眉笑道:“胡大人误会了,两国交好,互通货物,再寻常不过,本王出使蜀国,不是也为蜀国国主送上了葡萄美酒吗?”

    “十年战骨埋荒外,空如葡萄入汉家。”王颐轻轻吟诵。

    王岳忙拉我的手要走,怕招惹麻烦。

    我挪不开脚步,朱瑞目中无人,字字压制蜀国,难道他是想用葡萄换取我蜀国的良民吗?如此嚣张跋扈如何能忍,想来国主也是不会同意的,倒要看看胡大人用何措辞。

    胡久是个敢怒不敢言的,惶恐道:“这恐怕……”

    朱瑞也不理会胡久,只是吩咐手下的亲卫将拘禁之人带到一处集中看押,毫无放人的意思,李璇脸色微变,微微一思索:“齐王殿下,既然要国主首肯,何必急着抓人呢,难道还怕我李璇跑了不成!”

    胡久不敢十分的劝,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左右为难。

    朱瑞见李璇说话并不将他放在眼里,怒从心来,他朱瑞何时受过这种怠慢,厉声喝道:“将一干人等全部抓起来,押解到云阳阁看管起来。”云阳阁是朱瑞出使蜀国下榻之地,本来打算安排在驿馆,国主怕驿馆简陋,怠慢了使臣,临时将云阳阁休整一番,作为使臣下榻之用。

    “殿下息怒……殿下……”胡久早没了主意。

    围观的民众看到这架势,早就避走了,王岳也拉着我走,小声说道:“小姐,没什么可看的,咋们回府吧!”

    我却摇摇头,愤恨道:“欺人太甚,难道是欺辱我蜀国无人么,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要关押蜀国臣民。”王岳一听,吓得忙来捂我嘴,几乎哀求道:“我的大小姐,您说话可得小点儿声,要是被人听去了,可如何是好。”

    我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

    胡久心里暗骂道:“还嫌事儿不够麻烦吗?这个节骨眼上还有人把脑袋往上撞的么?”

    我的话早已经引来了齐王朱瑞的侧目,朱瑞上下打量我一番,冷笑道:“看来蜀国是能人辈出呢,女子竟有这份心气,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也毫不示弱:“蜀国虽不是强国,但也容不得肆意欺凌,齐王殿下是凉国使臣,一言一行自然代表着凉国,今日齐王殿下在我蜀国横行无忌,目无法纪,难道也是凉国国主的意思吗?只怕将来天下人会说凉国欺凌盟国,再无国家敢于凉国交邦,从而孤立凉国。”

    胡久一听这话,吓破了胆,心道:又是一个不怕惹事的,不知今日之事会闹到什么地步,如何收场,忙偷偷的遣了身边的人去禀明国主。

    朱瑞脸沉了下来,看了我一眼,无意与我争辩,冷冷道:“既然如此,你也一同随行吧!”

    “这……”胡大人忙解劝,“齐王殿下息怒……殿下……”

    哪里容胡久解劝,朱瑞的亲卫早将我解押起来,我也不挣扎,王岳急坏了,一个劲的求饶,朱瑞一脸的傲慢,享受着岳儿乞求,我厉声道:“岳儿,求他做什么,你赶快回去。”

    “要抓就抓我,关她什么事?”李璇道。

    “当然关你的事,若是你束手就擒,便少了些无辜之人。”朱瑞道。

    李璇想了想,道:“我可以跟你走,但是你马上放了她!”

    站在朱瑞身后的一名男子上前凑在耳边说些什么,只见朱瑞脸色微变,想了半刻,问道:“确实吗?”那男子肯定的点了点头。朱瑞目光微垂,思索了片刻,深深的看了一眼我,目光越过我,落在李璇身上,半响才道:“抓起来!”

    李璇冷笑一声,并不看我,只是淡淡道:“我自己走。”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些的怎么样,请多多关注吧!

盛宠王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