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5章 慕晴被冤枉

    慕晴见皇后娘娘并没有动怒的意思,但是慕娴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她也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上前回道:“在此期间慕晴一直和齐国公府的小姐在一起,不知道妹妹是什么意思。”她面上淡然,吟吟的带着坦然笑意对慕娴道:“既然妹妹这样提出来了,我倒是要问上一问,慕晴一直同齐国公府的小姐在一处闲谈着,偏巧娘娘的簪子一丢妹妹就说看见了姐姐在娘娘身边经过,到底是看错了。”她的声音陡然的一历:“还是故意的混肴视线,妹妹的用意何在,所说可有人证。”

    慕娴被慕晴这样陡然的一问,也是惊慌起来,不过是面上强撑着道:“姐姐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皇后娘娘的簪子丢了,慕娴既然见了,便说了出来。”

    齐馨也是被慕娴先前发难所震惊,当下回过神道打圆场道:“想来是慕娴看错了也不一定,后花园女眷这样多,一个打眼看错了也是有的。”

    没想到慕娴并没有顺着下,反而是不依不饶起来道:“慕娴没有看错,像是因为齐小姐和姐姐的关系好也不一定,可是现在是帮着娘娘早一日找到簪子。”她欲言又止,意思不言而喻。

    皇后娘娘也是实时的开口:“是这样么?”

    齐馨听皇后这样说,却也淡然道:“哦~是吗?那可有证据?”皇后一愣:“这……”,一旁的慕娴却急了,急忙道:“郡主,当时我们都与皇后娘娘一起赏花呢,哪里有空看顾旁的,又不是提前就能知道会有人要偷簪子。”慕娴说着目光若有若无的向慕晴的身上瞟,慕晴看的好笑,对着犹自愤愤不平还要开口的齐馨摇了摇头,齐馨只能勉强的克制了情绪,看着慕晴准备怎么做。

    一众人争的愤愤然,慕晴身为话题中心的当事人却是坦然,听了慕娴的话也没有生气,只是好笑的问:“既然妹妹是忙着同娘娘一起赏花,丝毫是分不出心来,又怎么断定是我从娘娘的身侧经过,且不说妹妹拿不出证据,只是一味的断定,就算是真的有人从娘娘的身边经过,妹妹既然觉得可疑看见了,当时为什么不言不语,却偏偏在簪子丢失后问责于慕晴。”

    慕娴被慕晴说的一顿,也确确实实是没有道理语句去辩驳她的话,一时张口结舌,又见皇后娘娘侧眼不太愉快的瞥过来,一时心理反复思量,最后还是坚定的不改口道:“你我同为姐妹,不是这样的时刻妹妹也是不愿意说出的,先前怎么能够就凭着心里头的疑惑就说出来反倒是害了姐姐,也不过是在心里头疑惑着罢了,只是现在既然娘娘的簪子丢了,妹妹却是不能包庇下去,不过是有什么说什么罢了,姐姐不要怨我。”

    她这样的强词夺理根本站不住脚,慕晴看了皇后娘娘一眼也晓得皇后娘娘的心思了,不过为了上位者的脸面,也为了真真正正的证明清白届时流言传出去还可以纠正,于是上前一步对着皇后娘娘拱手道:“既然是妹妹错眼看见,慕晴不能说什么,为了证明清白,还请娘娘命人在慕晴身上搜查一番才好。”

    其实是一定要搜的,不过是主动与被动的区别罢了,这样又能卖皇后娘娘一个好,何乐而不为。

    苦于没有实际证据,皇后让人在慕晴身上搜索一番没结果,便只好作罢。

    待皇后与众人散了以后,剪影心疼的扶起跪了许久的慕晴:“小姐,我们该怎么办?慕娴怎的如此狠心这样陷害小姐,”剪影含着泪水,“今日若是被四小姐冤枉了,小姐不知要受多大的罪呢,还好齐馨郡主也站在小姐这边。”慕晴摸摸剪影的头,心中开始盘算起来,此事绝不能就这样结束,若不能还自己一个清白,以后都要落人口实。

    慕娴走在路上,气的把一个石子踢的老远,她慕晴凭什么什么时候都能化险为夷,就是要看她被打败的样子,从什么时候她已经开始如此在意慕晴,从前的她根本不会在自己这里有存在感,因为现在她威胁到自己了,她嫉妒她,非常嫉妒,所以恨她,要看他摔的有多惨,想着又踢飞了一个石子,这次却踢到脚了,慕娴疼的大叫起来,婢女们连忙扶住慕娴,慕娴一直骂骂咧咧着回了自己的住处……

    

皇后也非常恼火,这个齐馨,太不懂事了,想来就讨厌这个慕晴,贴身宫女看出皇后不悦,便殷勤道:“娘娘,你千金之躯,不值得为一个丫头置气,”皇后只得叹息:“唉……”,贴身宫女又道:“娘娘,听说这慕晴平日里就是个笑里藏刀,诡计多端的人,贤亲王府的柳氏的孩子可就是她害掉的。皇后大惊:“竟有这种事,”宫女又道:“是啊,齐馨郡主为什么这样立保慕晴可就不得而知了。”皇后想来是更讨厌慕晴了,一个女子,年纪轻轻,竟如此蛇蝎心肠。

    次日,皇后邀众大家闺秀赏花,慕晴也去了,她看到了皇后撇开的眼光,大家都有些故意躲开她的样子,慕娴一副得意的样子,慕晴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默默的跟在最后,没想到过了些时候齐馨也来了,说是没事想和大家一起赏花,就一直留在慕晴身边,这样慕晴也不显得那么孤独,慕晴心中暖意无限,不由得笑了,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两人忽的对视一笑,此时御花园的花正繁花似锦,万紫千红,鸟语花香,簇簇拥拥,两个少女美好的像一幅画。

    走了些时候,大家一起休息,慕晴和齐馨做在一起,其他人坐一起,皇后坐在一边,慕晴和齐馨说说笑笑,忽的听闻有人说:“你看她,一个偷东西的人还有脸来赏花”,“哎呀,你小点声,人家可是有郡主罩着的人,”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入了慕晴和齐馨的耳朵,慕晴收回了笑容,转身跪在了皇后的面前,诚恳道:“皇后娘娘,你如何以为臣女并不要紧,但这关系到贤亲王府的名誉,请求皇后娘娘允许我查明真相。”皇后一脸不悦,这丫头还真是让人头疼,还未发言,齐馨也跪下:“皇后娘娘,你就让慕晴查吧,不然以后让外人说皇家不分青红皂白,落人口实”,皇后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应允。

    得到应允以后,慕晴立马就想着从何开始调查起,好歹前世自己可是个政客,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她,她首先去了皇后的寝宫,问了宫女簪子是何模样,放在何处,大概何时失踪,那段时间宫中可来了何人,问的细致入微,宫女都差点答不出来。

    首先,她把细微的缝中都寻了一遍,不能放弃每一个细节,然而却并没有结果,宫女说那段时间并无人出入,无人出入,簪子会去哪呢,慕晴纤细的手抻住下巴,大大的眼睛出了神,眉头微皱,皇宫这么大,无人来过,那么,簪子难道被人早早的藏起来了,难道是慕娴藏的?

    应该不会,慕娴之前一直在讨好皇后,所以一直在皇后身边,并没有作案时间,只是在案发第一时间把事情嫁祸到自己身上了,也没有谁比她更希望自己出事了。

    这样的话,到底是谁拿了簪子呢?慕晴想着,维持一个动作许久,几个时辰以后齐馨过来了,齐馨过来的时候看着慕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眉头微皱,眼睛一直注视着地上,她默默的走过去,轻轻的唤她:“慕晴~,慕晴~~”

    慕晴猛的抬头,“啊~齐馨,是你啊,”齐馨笑道:“看你这么认真的样子,我都不敢打扰你了,刚碰到剪影了,着急上火的等你呢,说你几个时辰还没回去。”

    慕晴抱歉的样子:“都忘了告诉剪影一声了,”齐馨又道:“可有线索了?”慕晴无奈道:“还没,目前推测中还没有人有嫌疑。”齐馨不相信的道:“慕娴那么希望你出事,指不定就是她呢!”

    慕晴淡然道:“不是她,她一进宫就忙着取悦皇后了,没有那个时间来拿,宫女也说,那段时间,无人出入。”

    齐馨皱眉道:“难道簪子自己飞走了吗?”慕晴笑了往旁边撇了一眼,猛的发现地上有一根毛,猛的钻到桌子底下取了出来,她喃喃道:“这是,这是鹦鹉的毛,飞走,飞走,对,飞走了”慕晴的眼睛越来越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突然站起来,对,飞走了。

    慕晴自信的笑着问旁边的宫女:“养鹦鹉的笼子在哪里,带我去?”宫女领着慕晴和齐馨到了皇后娘娘散养的鹦鹉笼子,笼子里许许多多的鹦鹉,鹦鹉的羽毛呈黄、绿、黑三种颜色,高雅且别致,笼子的边缘露出了一个簪子的边缘,慕晴将簪子取出,问宫女,皇后遗失的可是此簪?宫女大喜,对,就是此簪。皇后平日最爱此簪,所以记得最清楚。只见那簪子通体莹白,簪身雕刻着展翅于飞的红凤,簪头一朵梧桐花悄然绽放,还有一个梧桐叶似的吊坠,真是秀雅绝伦,慕晴看了一眼齐馨,两人相视一笑。

    一行人带着此簪回到皇后寝宫,恰好皇后回宫,慕晴双手奉上,将簪子奉还,慕晴道:“娘娘,臣女已寻回你的簪子,是在您养的鹦鹉笼子里寻回的。”皇后听后道:“哦~本宫的鹦鹉还知道偷东西了”,慕晴笑道:“怕是太喜欢娘娘了,留个簪子以便时时记牢娘娘”,皇后见簪子已寻回,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这慕晴,确是聪明啊。

    慕娴见慕晴如此化险为夷,忿忿不平,到处散步谣言,说慕晴是个小偷,若不是齐馨郡主护她她早已被处置了,皇后虽知道此事不是慕晴所为,却也没有将真相告知天下,慕晴此事被传的人尽皆知,人们都对慕晴议论纷纷。但是好说歹说,在皇后这慕晴的偷簪子嫌疑是洗清了。

无良女帝太腹黑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