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3章 洗去罪名

    慕容竞庆幸自己一查到陌清尘的身份便赶来了地牢,否则陌清尘以及她身上的价值便要一起湮灭在这地牢了。

    “收拾一下,待会跟本宫离开这里。”

    看着慕容竞走出地牢,陌清尘这才松了口气,连忙站起来揉了揉跪得发酸的膝盖。

    他,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

    陌清尘自认她的供述漏洞百出,定是瞒不住这位看起来心思深沉的皇子。看来,要想彻底圆自己刚撒下的弥天大谎,还得想想其他的办法才成。

    “小姐,大殿下让奴婢来伺候您穿衣。”

    陌清尘正出神,一个衣着朴素的婆子踏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套衣裙,话语恭敬,但眼神却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像是在探究什么。

    陌清尘不习惯换衣服时有别人在场,将她支了出去,自己摸索着换上了这件湖蓝色的广袖纱裙。

    “殿下,这是您的披风。”

    陌清尘将换下来的披风递给等在刑部大堂的慕容竞,慕容竞却看都不看,直接对着身后的人吩咐:“拿去烧了。”

    陌清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位皇子似乎对自己颇为嫌弃啊。

    她默默地跟在慕容竞身后走出刑部大牢,偷眼打量这个陌生的时代。一砖一瓦极尽古色古香之能事,天色虽然阴暗,但空气里满是雨意初停的清新,比之二十一世纪的雾霾天气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前面有一辆金碧辉煌的六驾马车,车夫跳下来跪在地上,慕容竞从容地踩着他的背踏了上去。

    “愣着干什么?”

    见陌清尘呆在原地不动弹,慕容竞不悦地掀帘望着她。

    陌清尘心一横,正要抬脚踩上车夫的背,忽然听到身后马蹄阵阵,一个面白无须的宫人拿着拂尘冲慕容竞行礼。

    “启禀大殿下,奴才奉皇后娘娘口谕,提陌清尘到凤仪宫问话。”

    宫人嗓音尖利,听在陌清尘耳中无比刺耳。陌清尘心下着急,才出狼窟又入虎穴,原身是进了牢房的待罪之身,皇后召见绝非问话这么简单。

    慕容竞也眉头紧皱。皇后的口谕到得那么凑巧,一定是一直派人盯着自己。

    “本宫与陌清尘一同前往。”说完,慕容竞放下帘子,面容隐在轻纱后,只露出清隽的侧影。

    陌清尘踏上马车,谨慎地挑了个离慕容竞最远的位置坐下。这马车内部看起来比外面还要豪华精致,立柜矮榻无一不全。慕容竞倚单手支着在矮榻上翻书,闲闲道:“离这么远,本宫会吃人不成?”

    如果是以前的陌清尘,肯定要惊讶慕容竞竟然允许她近身。可现在的陌清尘换了个芯,根本没有感受到慕容竞的异常,只推脱道:“民女刚进过监牢,身上污秽,不敢上前。”

    “民女?以前不都是自称‘清尘’的吗?何时这么生分了?”

    慕容竞似笑非笑地看着陌清尘,那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陌清尘满腹狐疑,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向前挪了挪。

    “清尘遵命。”

    马车行得飞快,不一会的功夫便到了皇宫。被风扬起的纱帘外不时闪现各种绝伦美景,但陌清尘却无暇欣赏。

    她不知道,接下来等着她的又是什么。

    马车一路上畅行无阻,经过几道内城门,竟然直接停在了一座巍峨的宫殿门口。不是说古代皇宫不允许车马直行的吗?

    陌清尘瞥了眼泰然自若的慕容竞,心里微讶。

    导引的宫人将二人引至正殿。陌清尘对路上那些不怀好意的打量一概装作看不见,眼观鼻鼻观心地跟在慕容竞身后。

    正殿内人影幢幢,宫人们俱都悄悄打量着恍如天人的大殿下。慕容竞面带微笑冲凤座上的皇后拱了拱手:“母后。”

    他姿态上无可挑剔,面容亦能蛊惑人心,可就算是陌清尘都从这声“母后”里听出了敷衍之意。

    陌清尘低着头,小步上前跪在地上,扬声道:“民女陌清尘参见皇后娘娘。”

    她话音落,就是一声厉喝响起,“陌清尘!你好大的胆子!”

    这声音威严中又有娇媚,一听便是出自居上位已久的美人之口。

    陌清尘头埋得更低。她不知道原身身上发生了什么,只好静观其变。

    “你身为陌将军嫡女,堂堂大家闺秀,竟在选妃可以留宫之际潜进大皇子宫中,做出脱衣勾引大皇子的丑事,你可知罪!”

    什么!陌清尘震惊地抬头。

    这原身竟然勾引慕容竞!

    陌清尘总算知道为何慕容竞在听狱卒诬陷自己时会那般反应了。

    这一路上包括牢里那些探究的眼神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吧。

    

陌清尘感叹着自己的背运,怎么就重生到了这具身体上。

    座上的女子仪态万方,凤冠下一张俏脸明艳动人,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显然保养得极好,纵是色厉内荏,一举一动也尽显妖娆。

    她见陌清尘不答,不由冷哼道:“怎么,在刑部大牢里呆了两天就不会说话,变成哑巴了?”

    陌清尘无话可说,而慕容竞更不可能为她说话,只盼着皇后能看在她是将军之女的份上,放她一条生路。

    “民女知罪,请皇后娘娘宽恕。”

    皇后闻言眸光一转,就落到了站在一旁、毫无表示的慕容竞身上。

    不知怎的,每次看见他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她总要想起梅妃那个贱人。

    她在的时候皇上为了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她死后皇上对她的儿子极尽恩宠,不过一个病秧子而已,竟然让他随母姓,这可是建朝一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不过,那又怎样呢?慕容竞现在还不是个手无实权的闲散皇子?只要她在一天,就绝不会允许慕容竞有出头之日。

    皇后嘴角漾出一抹淡笑,修长的手指带着凤仙花染就的指甲,轻轻搭在宫人的手背,走下凤座。

    “既然你已经知罪,就应该知道,皇家决不接纳一个进过监牢的不洁之人做儿媳,所以你和大皇子的婚约,本宫看,也就算了吧。”

    皇后说得慢条斯理,但听在陌清尘耳中却是一道惊雷。

    她和慕容竞竟然有婚约在身!

    陌清尘惊愕过后就是惊疑,既然有婚约,那还在选妃时勾引他,这貌似有些说不通啊!

    陌清尘直觉地感到她入狱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但眼下事情已经发生,而且还能解除婚约,得到一个自由身,之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对她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了。

    陌清尘尽力控制住面上将要溢出的喜悦,刚想答应,不料这时慕容竞忽然开口。

    “母后,这件事原本就是个误会。”

    皇后吃了一惊,皱眉看向大皇子。

    “儿臣已将那天的事情查明。那天陌清尘之所以会在儿臣的寝殿宽衣解带,是因为殿中的熏香被宫人用错了,具有催情之效,陌清尘那般行事实际上是身不由己。儿臣已经严惩了值班的宫人,还去牢中将陌清尘接出来,就是为了澄清这个误会。”

    慕容竞声音平缓,有理有据,皇后和陌清尘不约而同变了脸。

    没想到这件事背后还有这般隐情,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陌清尘不知该怎么办,只好再次保持沉默。

    皇后沉着脸,阴阴地问慕容竞:“此话当真?”

    “母后以为儿臣会拿婚姻大事开玩笑?”慕容竞毫不客气地反问回去。

    皇后被噎住了,气得藏在袖子下的另一只手抖个不停,原本水意潺潺的杏眼似乎有火光喷出。

    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打压慕容竞,竟然又被他化解了去!

    她恨恨地盯着慕容竞带着陌清尘告辞而去的背影,银牙差点咬碎。

    陌清尘默默跟在慕容竞后面,浑身的不自在。

    她在现代可是黑寡妇一般的存在,从小到大从没有一个男人敢跟自己多说一句废话,怎么到了这里,还没反应过来就要嫁人了?

    虽然这慕容竞帅到惨绝人寰,但目光敏锐非凡,一看便不是等闲之辈,留在他身边迟早要暴露身份。

    陌清尘头疼地想着对策,一不小心撞上一堵人墙。硬硬的,还带着药香。

    慕容竞面色不虞地转身。

    “被皇后吓了一通,连路都不会走了?”

    这人看着清瘦,可身上的肉可真是紧实。

    陌清尘摸了摸撞疼的鼻子,连忙欠了欠身:“殿下恕罪。”

    “小姐!”

    斜地里传来一声激动的呼喊,陌清尘抬眼望去,宫门正前方的停着一辆青灰色马车,虽不及慕容竞的奢华,可看着也是十分气派。车前站着的梳双环髻的年轻女子,此刻正泪眼迷蒙地向自己奔来。

    “冰华见过大殿下。”

    小丫头匆匆行过礼,一把抱住陌清尘的手臂,微微仰头看向她,眼睛红红的,像只走投无路的兔子。

    “小姐,您总算出来了,奴婢接您回家。”

    陌清尘从来没跟别人这般亲昵过,下意识地便想要推开,但看见冰华情真意切的样子,心里竟莫名有些动容。

    慕容竞没工夫在这看这两人主仆情深,很快便带着侍从反身回去。临走前还意味深长地瞥了陌清尘一眼:“万事小心。”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霸龙床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