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好看的小说 | 完本小说 | 小说库 | 小说排行榜 | 玄幻小说
背景:

字体:

第2章 严刑逼供

    领头狱卒目光闪烁,声音却十分镇定:“自然是被你所扒。”

    “笑话!我一个弱质女流,竟能徒手扒掉一个健壮男人的衣服?”陌清尘嘴角满是嘲弄,被披风包裹着的脊背挺得直直的。

    慕容竞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狼狈,扬声阻喝道:“够了,不要再狡辩了,陌清尘,看来你在牢里还是过得太舒坦。”

    他眼里闪着危险的光,仿佛动一动指头就能将陌清尘打入十八层地狱。

    陌清尘看到了慕容竞眼中毫不加掩饰的厌恶,心头一惊。看来原身一定得罪过他,所以他才对自己有这样的偏见。那么,要想摆脱这群苍蝇,只能靠自己了。

    陌清尘仰起头,细长的黛眉下一双俊眼幽深静谧:“既然殿下不信我,可否给我一个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

    慕容竞被陌清尘坚毅的眼神蛊惑,神色由不耐渐渐变成玩味,他薄唇微勾,看着陌清尘像是看着一只在箭下垂死挣扎的野兔:“若是证明不了……”

    陌清尘深吸一口气,叩首在地:“若是证明不了,民女以死谢罪。”

    反正前有豺狼后有虎,还不如拼死一搏。

    慕容竞眼神一暗,点头应允。

    牢房外间高大的刑架上绑着四个只穿着中衣的男人,陌清尘一袭黑色披风站在他们面前,苍白的脸上红唇明艳,眼尾微微上扬,像极了害人性命的精怪。

    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缓缓向上,领头的从心底里感到恐惧。

    “殿下,我们是被冤枉的啊!您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啊!”

    陌清尘面无表情地从旁边的刑具里挑了条鞭子,拿在手里甩了甩。

    “嚎什么嚎,打扰了殿下喝茶的雅兴。”

    慕容竞瞥了陌清尘一眼,手中的茶盏慢慢放下,“无妨。”这些狱卒都是些见惯生死的老油条,他倒要看看,陌清尘能拷问出什么来。

    陌清尘纤手一动,“啪”地一声抽在狱卒身上,狱卒不防,一下痛叫出声。

    这就叫了?还早着呢。陌清尘掂量着鞭子,眼神从旁边琳琅满目的刑具上一一溜过。在现代,她闲暇时最爱的事情就是严刑逼供组织里的叛徒,这些人犯在她头上算他们倒霉。

    陌清尘熟门熟路地将刑房里能用的刑具几乎都用了个遍。

    “啊!”

    “殿下,我们是被冤枉的啊!”

    “陌大小姐手下留情,不要再为难小的们了!”

    一时间牢房里鬼哭狼嚎,慕容竞忍受着耳边的聒噪,看着那个一脸镇定地往其中一个狱卒指甲缝里插针的女子,眉梢一挑。

    然而小半个时辰过去了,狱卒们虽然惨叫连连,但嘴里却依旧半句实话不吐。慕容竞脸上渐渐现出轻视之色。

    陌清尘失了耐心,扔掉手中鲜血淋淋的狼牙棒。

    “嘴硬是吧?很好。”

    她冷笑一声,从炉火正旺的炉中拿出一块红得刺目的烙铁。

    被缚在老虎凳上正疼得龇牙咧嘴的领头狱卒见陌清尘笑容冷酷地向他走来,登时吓得冷汗连连。

    鲜红的烙铁停在他的脚边,他不管不顾地大叫起来。他的膝盖快要错位了,再被穿个“红绣鞋”,这条腿废了是一定的。

    “冤枉啊,殿下!”

    陌清尘欣赏着他涕泗横流的狼狈模样,洛铁沿着双腿往上,忽然停在他的胯间。

    领头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慕容竞脸色也变了,姿态仍旧闲雅,可放在桌上的手指却微微蜷了起来。

    “不要,陌大小姐不要!”

    领头的惊恐地摇着头,奋力往后挪着身躯,可被绑得太紧了,半点都躲不开。烙铁的热气喷在他的胯间,他仿佛预先闻到了焦糊味。

    其余三个被绑在刑架上浑身是血的狱卒见到这般场景俱都吓得肝胆俱裂,其中一个肿成了猪头的颤声道:“大哥,招了吧!”

    招了免不了一死,可不招就要受比宫刑更残酷的折磨,没想到这陌小姐如此心狠手辣。领头的咬紧了牙关飞快地在心里权衡利弊,陌清尘见状冷哼,毫不犹豫地烙了上去。

    “啊——”

    领头狱卒的裆部升起滚滚白烟,脸上的五官扭成一团,指甲深深地嵌进掌肉。

    “我招、我招!”

    陌清尘这才露出一丝淡笑,将烙铁扔回炉中。

    领头的费劲地睁开眼睛,看了其他三个兄弟一眼,痛哭流涕道:“小的知罪……是小的们为了钱鬼迷心窍,受人指使,妄图对陌小姐先奸后杀,被殿下撞见后这才诬陷陌小姐。小的们知错了,求殿下饶命!”

    

其余几个狱卒同样哀求道:“殿下饶命!”

    慕容竞眼里几番巨变,由最初的诧异变成愤怒,手中的茶盏重重放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你们竟然敢如此行事,还将不将王法放在眼里!”

    即使慕容竞常年因病而深居简出,可谁都不会忘记他是咏帝最为宠爱的皇子,他的雷霆之怒让众人心惊不已,其中一个瑟瑟发抖的狱卒控制不住,竟然当场尿了裤子。

    地上一滩黄液,仍有尿液从狱卒裆部淋淋洒洒地落到地上,陌清尘掩了掩鼻子,继续逼问道:“说!你们受何人指使?”

    “是……”

    领头的方才开口,忽然“呃”了一声,身体一下变得僵直,双目圆睁,嘴角缓缓流下黑色的血迹。

    陌清尘吃了一惊,正要上前,身后传来几不可察的利器破空之声,她急忙俯下身子躲到一边。

    闪着幽幽蓝光的银针“嗖”地穿透空气,直直地朝着刑架上的狱卒射去。

    狱卒们惊恐地瞪大眼睛,还未惨叫出声便魂归地府。

    “殿下小心!”洛商迅速抽出佩剑,挡在慕容竞身前,下意识地往地牢内唯一的石窗看去。

    不足一尺宽的石窗外,有一个黑色的人影一闪而过。牢外传来狱卒惊讶的呵斥:“什么人!别跑!”

    看样子凶手一直潜伏在牢内,出手之后便急着逃走。

    “哪里逃!”洛商大喝一声,不待慕容竞吩咐便追了上去。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等陌清尘回过神来,牢房内除了慕容竞,便只剩下五具尚还新鲜的尸体。

    她用布料包裹着手,从狱卒们的眉心拔下带血的毒针,迎着烛光细细端详。

    没想到古代竟真有这种一针毙命、效率奇高的毒药,可真是让她大开眼界,改日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

    慕容竞见陌清尘面不改色地在尸体面前把玩凶器,细腻白皙的脸上有疑惑,有惊叹,唯独没有恐惧。

    有意思,不枉他来这一遭。

    “看够了没有?”

    慕容竞忽然出声,陌清尘如梦初醒地抬头,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一位皇子在场。

    “殿下,这下您能相信我是被冤枉的吧。有人要害我,还请殿下护我平安。”

    先奸后杀,夺人性命之余还要毁人清白,这凶手到底和原身有着怎样的过节!陌清尘面上浮现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她在现代树敌不少,但好在手下有个组织随时护她平安,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世,她要如何自保?

    “我认为凭陌大小姐的本事,并不需要本宫保护。”慕容竞冷冷地看着她,眼里情绪莫名。

    她以受刑之身用簪子杀死一名狱卒,又逼问四名狱卒说出真相,还能察觉到洛商都察觉不到的暗器并利落躲避,事情发生后又如此镇定自若……这还是之前那个弱不禁风、怯弱木讷的陌家大小姐吗?

    伪装得竟如此之好,要不是慕容竞刚得的消息称陌清尘是已故红叶山庄庄主的外孙女,他都要怀疑牢里这个叫陌清尘的女人是别人假扮的了。

    “说,你一个闺阁弱女,如何会杀人审讯,身手又怎会这般敏捷?”慕容竞质问,言语中夹杂着愤怒。

    陌清尘心里咯噔一下,直叫不好。

    这让她如何回答?难道要交代说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盗窃集团头目,从小杀人防火、刑讯逼供是家常便饭?

    这未免也太不现实,保不准就被他当做巫女处死了。

    慕容竞见陌清尘眼珠子转得飞快,嘴巴却紧闭不开,不由沉下脸。

    “不说?那你就只能等在这里喂那些豺狼虎豹吧。”

    说完,他拂了拂袖子,转身欲走。

    “殿下!”陌清尘急忙出声阻止,差点站起身来拦住他,“我说,我说!”

    看到陌清尘脸上掩饰不住的忧惧,慕容竞唇角微扬,仍在原位坐好。

    “其实自小便有一位师傅教导我武功,为的是强身健体,必要时可以自保。”陌清尘眼睛也不眨的诌谎,抬眼偷偷打量了慕容竞一眼。

    慕容竞捕捉到陌清尘的眼神,嗤笑了一声:“那怎么之前未听你提起过?”

    陌清尘硬着头皮往下编。

    “我这位师傅是山野之人,来去神秘,除了我之外没人见过,不说也是为了免却麻烦。况且师傅交待,不到危急时刻不可用武功,也不许和旁人提起。”

    竟是这样。

    慕容竞眼神黯了黯,看来陌清尘身边卧虎藏龙,那师傅,应该也是红叶山庄的能人吧?如果能将这些人收为己用……

双面邪王:倾世冷妃霸龙床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